第十九卷 第三十一章 老朋友,廬主投影逞兇蠻

  看到之前逃入林中的小俊手提著一根枯木棍子,將陷入瘋狂的王麻子一棍擊倒,萬三爺第一個沖上了前去,跌倒在地的小屁股掙扎著爬起來,哭喊著太姥爺,鼻涕口水一起流出來,不過這哭聲僅僅是恐懼過后的情緒宣泄,比之前那壓抑不住的哭泣,要聽著順耳許多。

  這隔著兩代輩分的祖孫倆抱在一起,心情激蕩得很,而旁邊的小俊還有些不好意思地撓著頭,跟我道歉:“陸哥,對不起,剛剛那會兒人都嚇傻了,不管不顧地地跑進了林子里,到現在才被鳥大人呵斥出來,抱歉、抱歉……”

  頭頂上的肥母雞發出了故作威嚴的聲音:“什么鳥大人,跟你說了,要稱呼我的全名——虎皮貓大人!”

  “哦,虎皮鳥大人……”

  肥母雞:“……”

  我搖搖頭,對著好不容易鼓足勇氣沖回來的小俊說無妨,能戰勝了自己心中那膽怯的人,都是一名真正無愧的勇者,你做到了。小俊抱著手中還沾染著王麻子頭頂鮮血的棍子,望著天空翻卷的黑云,擔憂地問我,說陸哥,我們應該怎么出去?

  王麻子已經成功地把我們拖延在此六七分鐘,只見四周的景物都變成了虛線,讓人捉摸不透,仿佛是鏡中花、水中月一般,并不真實。只怕我們胡亂跑將出去,就會被那陣法中凌亂的時空切割,給弄得暈頭轉向,要么跌落崖間,要么掉入坑中或者溪流暗洞里去,不見生路。然而我并沒有太過著急,抬頭望著頭頂上盤旋的肥母雞,說萬能的虎皮貓大人,請你再一次承擔起了拯救我們命運的重任,希望你能夠再接再勵,繼往開來,將我們帶向成功的彼岸,走起!

  “嘎、嘎……”

  肥母雞夸張地叫喚了一聲,說小毒物,你當大人我是迷陣里面的GPS啊?這遠古大陣精妙復雜,威力巨大,非常人所能夠駕馭,這李子坤所懂的也不過是皮毛而已。不過,若是你將那可愛的小朵朵許配給我,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的……

  我勒個去,它居然還懂全球定位系統GPS?

  只是拿我那心肝兒寶貝朵朵作威脅,這個趁人之危的肥母雞在我眼中,瞬間就變得不那么可愛起來。人可死,節操不能掉,我扭頭就走,蹲地在檢查王麻子傷勢的雜毛小道站起來問我,說去哪兒?我說我這個人,向來都是個狗屎運,悶著頭跑出去,說不定也不會死。他一把給我拽住,說得了吧,在這黑云翻卷的迷霧森林中,你能夠跑到哪兒去?虎皮貓大人,別賣關子了,逃命要緊,其他的我們以后再說行不?

  虎皮貓大人一眼就看出我的這剛烈樣兒,是故意裝出來,大加諷刺,說得了吧,就小毒物你這個鳥毛兒,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你會拉什么翔。得了,我也不晃悠你們,朝西走吧,那里似乎是唯一的“生門”。

  我瞧向西邊那片枝繁葉茂的針葉林,疑惑地說你確定?

  西面可是我們剛剛過來的通道,從那里走,就能夠闖出這大霧彌漫的黑竹溝么?虎皮貓大人十分不屑地望著我,說你這傻波伊,愛信不信。它說得驕傲,萬三爺卻對這個神秘的虎皮鸚鵡推崇備至,拱手為禮,說多謝大人指點,便拉著臉上全部都是淚痕的小屁股,往著西面跑去。

  見此場景,我們也不再管這地上昏迷的王麻子,不作任何停留,跟著疾奔而去。

  萬家幾兄弟和萬勇見到我們擺脫了王麻子的糾纏,朝西面跑,也紛紛趕過來匯合。萬朝安望著這狂風大作的山谷,哭泣地喊三爺爺,怎么辦,我們要死了么?我還不想死啊?

  見他這沒出息的樣子,雜毛小道一邊跑一邊喝道:“誰他媽的想死,閉上嘴,節省體力!”

  我不知道雜毛小道為何突然爆發,瞧這左右的人,并沒有看到掌柜的,又見萬勇已經勉力醒轉,便拉住他,問老趙在哪里?萬勇迷迷糊糊的,說不知道,問旁人,也都說不知曉,這一連串的事情發生,讓人呼吸都喘不過來,哪里顧得了這些?惟有萬三爺答我,說中華去追你們口中的那個周林,隱沒在了山林里,不見蹤影了,后來廬主出現,便不曾見到他的蹤影了。

  時間緊迫,每一分鐘都仿佛世界末日一般,我們已經來不及再去找尋掌柜的了,惟有狂奔而已。

  匆匆跑到那針葉林的邊緣,再有十幾米就要到達那黑霧縈繞的密林里,只聽到身后那白骨尸坑中,發出一聲威震天地的巨吼:“想跑?沒那么容易,留下命來吧……”我們面前的那林子居然像走馬燈一樣,倏然一變,竟然化成了一道高高的懸崖。萬朝東逃跑起來頗快,第一個跑到那邊緣,神頭一看,那懸崖深不見底,竟然如同直通向了地獄一般,嚇得他連忙回轉幾米,驚魂未定地直叫喚。

  我跑到懸崖旁邊,看著那黑黢黢的無底深淵,心中膽寒,見小俊跑到我旁邊,便扯下他手中那根還沾著王麻子鮮血的木棒子,往前一扔,竟然并不是幻象,回旋著往下跌落而去。

  那狂躁的巨吼之后,驚天動地的一聲響,有什么東西破碎了一般,白骨尸坑中突然黑氣狂涌,稍一停留,就朝著這邊席卷而來。

  這氣勢驚人,先行的風如刀刮來,吹得我的臉頰生疼。

  我心中膽寒,定是那狗日的王麻子拖延了寶貴的時間,使得廬主的生魂得以融合凝聚那白骨尸坑中的怨靈鬼物,最終擁有了掌控這法陣的力量。

  無盡的狂吼聲如那天邊的滾雷,連綿不絕,我們被這迎面而來的黑氣威逼著,心中生寒。背后是絕路,前方卻絕非坦途,于是我們只有咬著牙強忍著這威勢,做最后的掙扎。

  萬三爺捉了一輩子鬼,到底是個閱鬼無數的江湖老手,瞄了一眼遠處這恐怖蔓延而來的黑氣,一邊搖動著招魂幡,一邊大聲跟我們鼓勁兒:“你們別害怕,水車已倒,這法陣已經激發到了極致,挺過這段時間,自然消散。而這黑氣,它只是憑著最后的怨力和執著凝成的一口意志存在,倘若這法陣崩潰,它自然就消失于這天地之間,不足為懼……”

  我們都很著急,說老爺子,敵勢洶洶,怎么辦?

  “硬挺……朝安你們幾個,趴在地下!”萬三爺閉上眼睛,抬胯前伸,將手中那面短幡搖動,正面撞上了那一股黑色氣浪而去。

  呼——

  那黑氣如同十級臺風,從我們身邊席卷而過,一種如墜冰窟的寒冷立刻蔓延到了我們的全身,在那一刻,腦漿子都仿佛僵停了一般。我被吹得往后踉蹌幾步,差一點掉落山崖,不過我揮動雙手,好歹穩住了身形,剛一站定,旁邊的小俊竟往懸崖邊跌去。我快步上前,一把拽住已然跌下了山崖的小俊,“嗤”的一聲,他的衣服承受不住這下墜的巨力,立刻損壞。我又伸出另一只手,將小俊的手給抓住。

  這時的我,半個身子都懸空到了懸崖邊緣。

  周圍有無數拖著黑煙的怨靈盤旋縈繞,它們不比陰兵,不能像在白骨尸坑中一樣吞噬血肉,也作用不了實物,固然傷害不了我分毫,但是在我耳朵邊、鼻子前猖狂地咆哮著,變幻出各種各樣古怪的形象,試圖讓我神志喪失,跌落山崖。

  我猛一咬牙,舌抵上顎,猛然吼出九字真言中的一聲“解”,將這一切困擾都摒棄在心神之外,然后猛地一拉,將小俊給拖上了地面上來。回頭一看,只見萬三爺搖動旗幡,正在與那鬼哭狼嚎的怨靈戰作一團,而雜毛小道則把手中那桃木棍當作劍,口中念著茅山宗《登隱真訣》密而不傳的下半闕,渾身竟然有紅光附體,暗香浮動,兩人燃盡了全身所有的精力,口中吐血,與這股魔風僵持著。

  萬朝安、萬朝東、萬朝新、萬勇雖然出身于荊巫世家,巴東大族,自小耳聞目染,然而卻都是普通人的體質,并不能與這魔風鬼影所抗衡,唯有伏在地上,在萬三爺和雜毛小道的庇護下,不讓風把自己吹落到山崖下去;反倒是小屁股,一邊趴著,一邊露出了好奇的目光,看著這恐怖的一切。

  此魔風鬼影并非廬主一人之力,而是聚集了那坑中不知死去了多久的無數亡靈的力量。

  情況危急萬分,風力逐漸加強,似乎有將所有人都卷于山崖之下的企圖。

  我召喚著體內的金蠶蠱,準備讓它來幫我避開這些煩人的冰涼怨靈,而盤旋于空中的虎皮貓大人突然一聲長嘯,如同鷹啼,清越激昂,劃破那長空,我們身邊圍繞的那濃稠如墨的黑氣居然一震,清澈了許多。大人那肥碩的軀體之中,竟然有一股股無形的氣息逼出,將這清澈的空間,給擴散了四五米。

  它威風凜凜地站在了我的頭頂,朝著那虛空猛喝道:“李子坤,故人來訪,你還不趕緊收去這一套鬼把戲?”

  那些黑霧旋繞,不斷地游動,最后停留在了我們面前七八米處的地方,變幻濃縮成了一個游離的黑色人形,死死地盯著虎皮貓大人這副癡肥如母雞的身軀,喃喃說道:“老朋友?我李子坤隱居四十年,哪里還有什么老朋友……嗯,不對,不對!你是那個挨千刀的大叛徒?你是……”

  這話還沒有說完,一個同樣的黑色影子,朝著它撲將而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