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三十二章 三守則,蠢豬一樣的隊友

  廬主李子坤血祭出而出的那團黑霧掙扎,與之拼搏的黑影子,正是萬三爺腰間那翠綠色竹筒中藏著的鬼靈。

  我一直不知道這鬼靈到底是怎么樣的存在,它跟我所知道的鬼在形態上,完全不同,而且它似乎在某些時候,十分暴戾,就像一個冷血邪惡的刀客,并不是很聽萬三爺的話,若不是老爺子時刻制約,只怕會傷了很多人性命。然而即使有種種不是,但它確實是十分厲害,與這讓所有人都為之頭疼的黑霧拼斗,三下兩下,竟然不落于下風,將廬主投影給穩穩地纏住了。

  兩股黑靈相斗,雙臂如刀,游龍驚鳳,路轉峰回,其中兇險,不足外人道。

  趁著鬼靈給我們爭取來的寶貴時間,虎皮貓大人也并不上前摻合,而是雙翅一展,開辟了一個可供呼吸的空間,然后急切地沖著我們,說傻波伊們,你們倘若想要活著出去,大人我現在說的每一句話,都必須要記牢了!接下來,我將用大人我“威震八荒、籠罩四野”的無上神力,在這陣中開辟出一條并不穩定的通道來,我將帶著你們這幫家伙走出黑竹溝,但是有幾點,你們必須要注意了:

  第一,任何人,無論看到任何東西,都不要驚慌,不要亂跑,不要說話;

  第二,任何人,都不得聚集精神,用你們的氣感、炁之場域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去看周圍的一切,記住,只能用你的肉眼,和那一雙穩健有力的腿;

  第三,跟著我,緊緊地,不要丟了!

  它說罷,又不放心的說:“再次提點一下,我將把你們的氣息給掩藏起來,欺騙這個法陣的探知,所以沒有我的命令,所有人,都他媽的給我閉嘴了,誰要是說一句話,大人我就把你打得你媽都認不出來,都聽清楚了么?不能做到的,滾出來!”

  它說得迅速,然而字字皆清晰無比,顯示出了往日鍛煉出來的良好口才。危機關頭,誰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我們不說話,只是狂點頭,差一點就把自家的脖子給整折了。然而小屁股卻舉起手,在征得同意后發言,說肥鳥兒叔叔,我們要跑多久才能夠走出這片山窩窩啊?

  虎皮貓大人簡潔有力地回答:不知道。

  顯然,虎皮貓大人之前的話說得雖然圓滿,但是對于這個陌生而神秘的遠古大陣來說,它也只是一個新手,并不知曉太多的具體布置,只是憑借著自己在這方面的造詣,給予我們方向和希望。負擔著這么多人的期望和身家性命,自命”及時雨”的虎皮貓大人,身上的壓力,比這里面的每一個人,都要沉重。

  然而大人有一個特點,耿直,從來不說謊,所以它說不知道。

  虎皮貓大人在等待我們都點頭表示知曉后,并沒有再與那個所謂的舊日老友扯淡,而是開始用左翅拔右翅、右翅拔左翅的方法,從它那一身油光水亮的羽毛中,拔下了九根帶血羽翅來,然后陸續地射在了我們腳下的土地,擺出了一個九宮八卦的格局,接著抬頭長嘯了一聲,眼睛變得金光閃閃,開始四處張望。

  而就在此刻,一直站立在旁念念有辭的萬三爺,口中突然吐出了兩口血來,我的余光一直在注視著前面的方向,看到那與廬主投影糾纏的鬼靈,胸口正好也被重重地擊中了兩次。

  擊中和吐血的時間,幾乎一致。

  萬三爺跟這鬼靈,難道是如同金蠶蠱與我一般的聯系么?

  我難以猜測,而那廬主投影似乎又重新占了上風,身形逐漸臃腫,開始又恢復之前的趨勢,我心急,掏出了震鏡,想要橫插一杠子。然而萬三爺立刻明白了我的想法,伸手攔住了我,很堅定地搖了搖頭。我發愣,不知道萬三爺為何如此,只見他將自家用慣的招魂幡往泥地上一插,雙手結印,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攏為劍,將咒文的最后一段,連珠炮一般念了出來:“……按行五岳,八海知聞,魔王束首,侍衛我軒,兇穢消散,道氣長存……急急如律令!”

  一語結束,那雙手立刻回翻,從懷里掏出了一張銀白色的金屬小網,光華閃耀。

  這金屬小網我以前從來沒有見,就其表面所蘊含的力量,比之地上那桿破爛的招魂幡,簡直是蘭博基尼與國產奧拓之間的差距——這么比或許有些俗氣,但是我已經無法找到更合適的語言來形容了。這是真正的法器,比我的這震鏡還要高上好幾個檔次。我看向了前方混戰成一團的兩股黑氣,只見當萬三爺將這銀色金屬小網祭出的時候,那鬼靈不顧廬主投影的全力攻擊,竟然將其緊緊抱住,不讓其做大范圍移動。

  “咄!”

  萬三爺一語出口,人即往后吐血倒下。

  那金屬小網像一片輕薄的云彩,朝著兩團緊擁的黑霧籠罩而去。明明看著十分細小,然而偏偏就落在了它們頭上,一覆蓋,立刻緊緊束扎而起,那廬主投影即刻潰散,化作了漫天的黑霧鬼影,而那鬼靈,則驟然消失無蹤跡;連那皎潔如月的金屬小網,也都變得黯然失色了……

  這金屬小網到底做了什么,所有的一切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天地之間突然傳來了一陣恨之入骨地尖叫聲:“天啊,你們這幫人到底是什么來頭啊?范蠡網?你怎么會有兜盡神念的范蠡網?以你這區區道行,怎么可能憑空斬出了下尸神?不公平啊,這太不公平了,你們這幫家伙簡直就不是人啊……同歸于盡吧!”

  這聲音連綿著天邊的雷鳴,此起彼伏,當最后一句落下的時候,從那白骨尸坑中,突然爆發出了如同太陽的明耀光華來,剎那間就有吞吐天地的趨勢。也就在那白色光芒爆發的同時,肥母雞也是渾身一抖,大叫一聲“走”,雙翅一展,往前飛去。

  而在它經過的地方,居然出現了一條隱約的石道,從這懸崖間,往著懸空的前方延續而去。

  因為事先早已有了招呼,所有人都選擇了毫無保留地信任虎皮貓大人,急急忙忙地朝前涌去,我和雜毛小道一左一右,扶著萬三爺走。我看著遠處那張被重重鬼影所籠罩的銀色金屬小網,邊走邊回頭,十分不舍。

  當我走上了那石道,感覺到一股具有毀滅性能量的巨浪一直飆到了后背心,然后被那些翻卷的濃霧,所減緩,直至隔離,消失不見。我心中感嘆:范蠡網啊范蠡網,這東西一旦跟那古代名人沾上了半毛錢關系,甭管是真是假,肯定都是寶貝一件,然而就丟在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實在可惜。

  身背后那火辣辣的疼痛,提醒我剛剛與死亡擦肩而過。一想到即使把那所謂的“范蠡網”找回,也不屬于我,心中才沒有那么肉疼。

  呵呵,我果然是一個并不高尚的普通人啊。

  一路行,即使走過了虎皮貓大人開辟出來的石道,這左右依舊搖晃不止,劇烈的動蕩讓我們行路困難,有要跌倒在地的感覺。然而現在誰也不敢放松,事關性命,大家都是咬著牙在堅持,按照之前與虎皮貓大人的約法三章,不說話,也不敢做任何出奇的舉動,只是盯著虎皮貓大人那肥碩的身子,埋著頭趕路。

  兩側皆是濃霧,我們眼前只有三四米的可視距離,一旦跑動起來,便只有緊盯著前面的幾個人走。我們先是走過了一片幽綠秀野,然后是無盡的山林,四面都是樹,各種各樣的溫帶植株,漢白楊、紅坪杏、光葉珙桐……但幾乎沒有見到什么動物,連地上的螞蟻都難以找尋。走了大概十多分鐘,天地之間的那搖晃,這才開始減緩下來。

  然而我們的腳步卻并不敢放松,因為虎皮貓大人,依然在前面領航著,罕有的沉默。

  我和雜毛小道扶著萬三爺,走在隊伍的最后面,雖然扶著一個人,但是在這所有人里面,卻是最輕松愜意的,體力完全沒有問題;其他人也還好,小屁股甚至開始在前面領跑了,而是萬朝安這個唇紅齒白的家伙,卻落在了我們前面,氣喘吁吁,仿佛精力不濟的樣子。

  聽到他那沉重的喘氣聲,我有些擔心,倘若分貝再大上一下,是不是就要違反大人的約定了?

  我們馬不停蹄,時而跑,時而走,足足行了兩個多小時的山路,上坡下坡,一路沉默。在出來的半個小時后萬三爺就醒來了,沒有說話,但是很堅決地拒絕了我們的攙扶,抿著嘴獨自前行。

  行走在這霧蒙蒙的世界里,我感覺在自己的皮膚上面,有一種被電流輕微擊中的刺激感,刺痛,而且讓我的身體疲憊麻木。終于,在行完了這兩個小時的山路之后,霧氣散去,而我們的面前出現了一片坡地,上面盡是些青黃的野草和小花骨朵兒。這美麗的景象讓我們所有人都放松了心情,腳步輕快,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前面的萬朝安突然踩到了一塊石頭,身子斜斜地跌落在地上,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哎喲”的呼痛聲。

  這聲音仿佛如同魔咒一樣,前面奮力飛行的肥母雞立刻搖搖欲墜地斜飛幾米,最終跌落在地。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周圍的景色突然一陣扭動,四下都變得黯淡無光,我身邊的所有人都發出了聲聲慘叫,滾落在了地上,捂著肚子哀嚎著。唯獨剩下我一個人,發愣地看著這陡然驚變的一切,手足無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