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三十三章 下尸神,眾人圍圈齊拉翔

  驟然發生了如此的變故,我自然是驚訝萬分,像呆頭鵝一樣四處看。

  只見我身邊的所有人都捂著肚子翻滾,雜毛小道、萬三爺和萬勇還記得住虎皮貓大人的囑咐,咬著牙,額頭上青筋暴起,悶頭忍受這劇痛;而萬朝安、萬朝東等人卻熬不住這如同分娩一樣疼痛,大聲哭叫著,鬼哭狼嚎,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我渾身僵直,不敢動彈,看著周圍的環境不斷地變幻顫動,仿佛在放映著一場制作精美的4D電影一樣,光影流動,森林、峽谷、草地、溪流……無數的場景變換,黑暗與白晝在眨眼之間交替變換,呈現出一種十分不穩定的狀態來;而腳下的地皮在抖動,我身上那種過電的刺痛感,也在一波又一波地強烈襲來。

  顧不得這周圍發生的一切,我單膝跪在地上,扶起雜毛小道的身體,看到他口中的血沫子一股一股地冒出,腹中似有千百條蛔蟲蠕動,咕嚕咕嚕地直響,如同雷鳴,心中不由得焦急上火,問怎么回事?

  既然已經喧鬧成了這般模樣,也就無所謂禁口令一事了,雜毛小道強忍著肚中的轟鳴,說那狗日的廬主有后招——它化身霧霾鬼影的黑色霧團里,應該是沾染著劇毒的,只是這毒素隱而不發,或者被虎皮貓大人給斷然壓制住了,可惜萬朝安這個膽小鬼發出聲音,導致大人墜落,而所有人則全部都劇毒發作了,你沒事,只怕是肥肥的原因——別管這些,先看看大人有沒有事……

  我急忙跨過翻滾的人群,跑到了最前面,將肥碩的虎皮貓大人給抱起來。

  它渾身僵直,然而手摸在肚皮上,卻仍然還有著一絲心跳,我抱著它,手上和胳膊上染了好多血。這些都是肥母雞剛才在作法的時候,自拔羽毛所留下的傷口。雖然它有法門緊閉血脈,然而因為昏迷過去,導致了現在竟然流出了血來。不管它本事如何了得,然而承載著這偉大靈魂的,僅僅只是一只虎皮鸚鵡而已——盡管肥碩,然而卻也沒有多少血好流。

  于是,我趕緊喚出了它的好朋友肥蟲子和朵朵來。

  小朵朵一出現,立刻從我手中接過肥母雞,緊緊抱著,說陸左哥哥,臭屁貓大人怎么了?我沒有回答,而肥蟲子則直接鉆進了肥母雞的身子里。

  我又俯下身子來,察看旁邊萬三爺的傷勢,這才發現他除了大家所中的劇毒之外,生命力也游走到耗盡的邊緣,不知道是之前拼斗時受了傷,還是因為那只鬼靈消逝而起的效果——我想多半是鬼靈吧?廬主在最后自爆時所說的“下尸神”,不知道是不是道教中所言的三尸神之一。若如是,那萬三爺可真是頂端厲害了——《歷代神仙通鑒》卷八曾曰:“欲作地上真人,必先服藥,除去三尸,殺滅谷蟲。”

  “斬三尸”在《抱樸子》、《重修緯書集成》、《云笈七羲》、《宣室志》等歷代道家典藏中均有記載,我閑暇時曾讀過一些,略有所聞,然而此事太過玄妙,虛無縹緲,只當作是異聞傳言而已,卻沒曾想如今竟然有蛛絲馬跡可尋。

  看著這個臉若金箔一般枯黃的老人,再回憶起剛剛開始看他那鶴發童顏、精力充沛的模樣,我心中感嘆,即便不是傳說中的三尸神,萬三爺的修為只怕也止盡于此了。他此次為了自家后輩和我們所做出的犧牲,實在太大了,所以很多有真本事的人,并不愿娶妻生子,除了因為修身養性的緣故外,大多還是怕沾惹太多的因果,耽誤自身修行的緣故。

  肥母雞外傷并不嚴重,只是它的神魂受到了損傷,肥蟲子幫他處理完傷口,我立刻讓其飛進奄奄一息的萬三爺體內,讓它嘗試著給三爺解毒。然而肥蟲子沒一會兒,給我傳來了一個信息:這劇毒蘊含著極強的怨力,竟然是如同毒癮一般的精神劇毒,它雖然可解,然而卻很緩慢,時效要長達一兩個星期,而且照顧不來這么多人。

  我望著地上這翻滾的八個人,眉頭皺成了“川”字。

  空間終于穩定了,天色黑暗,我們身處于叢林之中,不時有貓頭鷹的叫聲從遠處傳來,我把背包放在地上,去找尋里面的手電筒。我這背包曾被猴孩兒斬出了一道口子,用繩子勉強捆住,掏東西的時候,先前放在里面的龍蕨草和果肉甜美的黃色果子,都散落了出來。跪倒在我旁邊的雜毛小道看到泥地上的那果子,金黃色的表皮上散發出水果的芬芳,忍得住心中的疼痛,卻忍不住果子的誘惑,抓住一個,擦也不擦就往嘴里面塞去。

  “好吃!”

  雜毛小道連果肉帶皮,豬八戒吃人參果一般地狼吞虎咽著。

  而在吃的過程中,他臉上那如同犯了痔瘡一樣的痛苦終于舒展開來,露出了笑容,仿佛食物帶來的快樂,已經沖淡了所有的一切。然而當他想伸手再拿一個的時候,突然肚中轟鳴,咕嘟嘟作響,雜毛小道臉色立刻變得很奇怪,接著一聲“布……”的聲響出現,整個空間里的空氣質量,立刻下降了兩三個等級。

  我想說,這是我聞過的最臭的屁,沒有之一。

  看著甚至來不及走開遠一些的雜毛小道,用連綿不絕的炮火轟擊地上那些可憐而又無辜的小草,旁邊那幾個陷入無邊疼痛的人都忍耐不住心中的惡心,盡量翻滾得遠一些。這一番排泄足足持續了一分鐘,因為太過于惡心,我便不作具體描述,只是用身子擋住了這里面唯一的女性小屁股的視線,不讓她瞧見這一丑惡現象。

  事實上,幾乎沒有多少人關注雜毛小道的情況,在腹部一陣又一陣猶如潮水的劇痛之中,很少有多少人能夠分得出神來。也就在這個時候,雜毛小道突然欣喜地喊道:“小毒物,你包里的這果子是解藥,趕快給他們吃下……”

  與這聲音同時響起的,還有一聲沉悶的“呱……”

  聽到雜毛小道的這話,本來手足無措的我終于找到了事情做,連忙俯下身來,撿起那些黃色果子,遞到了萬三爺他們手上。聽到是能夠治解這病癥的解藥,也不管真假,萬三爺毫不猶豫地吃下,而旁邊的幾個人也掙扎著爬過來,紛紛從我手里搶過去,我手上的三個很快就沒有了,又在包里翻了一下,終于找出三個來,遞給了爬過來的萬勇、小俊和小屁股。

  發完這些,又有一只手伸到我面前來,萬朝安的臉色白得像撲滿香粉的日本藝妓,顫抖著嘴唇說道:“小陸,不,陸哥,給我一個……”

  我掃量了一下地面,然后又把破爛的背包騰空,卻再也沒有發現,唯有無奈地攤開了雙手,說沒有了,我當時就摘了這幾個。看到我認真而又沮喪的表情,又看著吃了果子之后圍成圈拉翔的同伴,深陷痛苦中的萬朝安立刻抓狂了:“怎么會沒有了?為什么他們都有,就我沒有?你對我有意見是么?你他媽的怎么不多摘幾個?多摘幾個會死啊?”

  萬朝安這一連串的怒吼讓我有些錯愕,我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文弱的男子會爆發出這么強大的怒火,與他對敵時的那種沒斷奶的孩子般的怯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心中雖然不喜,但是畢竟是萬三爺的侄孫,不看佛面看僧面,而且一個陷入死亡恐懼的人,所做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于是跟他耐心解釋,說放心,我可以幫你治好的,只是可能會慢一點……

  “艸!”

  萬朝安咕噥一聲,扭頭看向了也在撅著屁股拉翔的萬三爺,悲戚戚地喊了一聲:“三爺爺……”

  “等等,這里還有一個……”

  雜毛小道用右手大拇指和中指,捻著一個金黃色果子的枝梗,遞上前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到:“剛才果子滾在地上,結果我又忙著解決,所以、所以……”他沒有把話說得很明白,但是我看到這果子金黃色的表皮上面,似乎有一層濕漉漉的……熱翔!

  看到這散發著溫熱新鮮氣息的果子,萬朝安的眉頭,糾結成了倒八字。

  ********

  萬朝安終于抵不過腹中的疼痛,將那表皮揩干凈后,剝皮吃掉,然而果肉并沒有什么效果,這個可憐的孩子又把丟在泥地上面的果皮撿起來,閉著眼睛吃掉。

  我實在沒有想到在林中隨手采摘來充饑的果子,竟然還有解毒的功效,而且更加讓人驚訝的是我居然剛剛好就摘了八個,仿佛冥冥之中自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在掌控著一切似的。一行八人除了小屁股外,圍攏在一起拉翔的場面也十分壯觀,路邊的青草都被揪得禿溜了不少。虎皮貓大人并沒有醒過來,這讓我的心情有些不好,等待眾人處理完畢,我們繼續前行,而虎皮貓大人則被放到了我的背包之中。

  一路上雜毛小道和我都沒有說話,心中仍然在為萬朝安的冒失氣惱。

  萬三爺是個厲害的奇人,但是他的家人卻未必如他一般值得人尊敬。

  翻山越嶺,我們在黑暗中打著手電,相互攙扶,跌跌撞撞又走了一個多小時,終于看到了遠處有一個村子寥寥的燈光。興奮的我們加快了速度,終于在二十分鐘之后來到了村口的第一戶人家,敲門一問,主人家居然告訴我們,這里叫做牛角沖,竟然是在保康縣境內。

  天啊,這怎么可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