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三十五章 略擔憂,掌柜談及分離后

  聽到了萬三爺的招呼,我們自然快速收拾行裝,趕到了醫院,正好碰到在辦理出院手續的他。

  萬三爺的氣色比起最初要好上一些,他是神魂受傷,醫院也瞧不出什么毛病來,還不如回家仔細調養。

  他看到我手里那只蘆花大公雞,有些驚訝我的辦事效率,疑惑地問這雞有多大,我說三年零兩個月,萬三爺摸了摸它火紅色的雞冠子,說不錯,看著應該就是這年份,哪里弄的?我說谷城一家養殖戶的手里,花了點錢。萬三爺點頭,說第二件東西他找萬勇他爹來辦,他們那一帶有些土家族姑娘會留這個的習俗,應該不成問題,那么我們現在就回巴東吧?

  萬三爺的小兒媳幫著安排了汽車,我們等她辦完了出院手續,然后攙扶這萬三爺進了車子,雜毛小道坐在副駕駛位,而小屁股、我和萬三爺則坐在后面,司機是一個精明的漢子,開車很穩,后面還跟著一輛,是萬三爺的小兒媳、大兒媳,以及他大兒子,都是陸續趕過來的。

  車子啟動,我便連忙問萬三爺,掌柜的是個什么情況?

  萬三爺告訴我們,中華是在昨天傍晚的時候,被虎洞坑附近的村民,在一個山洼子里面發現的,整個人完全都垮了,昏迷不醒,現在還在縣醫院的病床上躺著,萬勇和朝新已經趕了過去,據說沒有什么問題,就是餓暈了。聽他這么說,我們擔憂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問怎么十多天過去了,才發現他的呢?

  萬三爺搖搖頭,說不知道,現在回想起來,那法陣真的是兇險萬分,若沒有你們這個……虎皮貓大人,說不定我們就真的回不來了,中華這次能夠撿回一條命,也算是福大命大。

  懶洋洋躺在雜毛小道懷里睡覺的虎皮貓大人,不由得意地叫了一聲,完全沒有高人模樣。

  確實,若沒有大人在背后的布置,我們此行真的是在兇險呢?

  說完趙中華,萬三爺又給我們通報了關于黑竹溝的事情:

  在我們到達保康的第二日,那溝里黑云密布,電閃雷鳴,如此折騰了幾天,沒人敢進。在第四天的時候,那里的天空突然晴了,縣里面組織了一次搜救工作,結果發現里面大片地方變成了白地,遍地都是動物的尸體,除了普通的山羊野兔,還有很多珍稀動物,比如白林麝、白鬣羚、金絲猴等,都死于這次災難。但是搜救隊沒有找到溪流上有水車的地方,還去神農架林區申請了森林直升機,巡航了兩圈,也沒有。

  當然,當地喉舌部門駐扎了村子,開始進行了消息封鎖,外界應該還并不知道里面的情況。

  不過據他小兒子透露的一個消息,說有人看過了那個地方,溝里面的陰氣和法陣,已然消失不見了。

  這也就是說,那個邪靈教神農架大鴻廬廬主李子坤和他的遠古大陣,都已經毀滅了。

  我不知道李子坤為何蟄伏在這黑竹溝中四十年,也不知道他所說的祭煉某物又被今年二月間的一場山脈震動所損毀的東西,到底是什么,在聽到了這么一個家伙死去,我在高興的同時,心里面又有一些淡淡的惆悵。

  這惆悵不知為何而來,其實那個李子坤也算是一個人才,憑著一己之力,將這黑竹溝弄得鬼影重重,無人敢進。

  雖然也是借助遠古大陣的威力,但是若他所說的那個東西沒有被毀,只怕我們是很難跟他抗衡的。

  厄勒德十二魔星,這樣的人物,邪靈教或許還有十一個!

  而似乎,我已經走上了與邪靈教對抗的道路了。

  這對于生性平淡的我,可不是一件好事。

  ********

  我們到了巴東縣城,直接前往縣人民醫院,去看望了掌柜的。

  在病房門口我看到了萬勇和萬朝新,畢竟是剛剛經歷過生死,此刻也沒有剛開始的生疏,彼此寒暄一陣,才知曉掌柜的已經醒了過來。我和雜毛小道簇擁這萬三爺來到了病房,病床上的趙中華想下來迎接,結果給萬三爺給按住了,聊了幾句身體狀況,他說沒有什么問題,只是營養不良,吊了一天的鹽水,已經好多了。

  談及這幾天所經歷的遭遇的時候,趙中華顯得有些疲憊。

  他說他在后門蹲守,結果發現周林破門而出,捂著下身往林子那邊奔走,而我們卻并沒有跟出來。萬勇想要開槍,結果突然栽倒在地,而他卻顧不了這許多,揮著藤鞭便朝那周林沖去。那個小子滑溜無比,明明受到了重創,但是疾奔起來卻如同獵豹一般矯健,越過屋子邊的果樹,越過有翠綠冬白菜和大蔥的田壟,朝著山林跑去。

  不過周林終究是受了傷,而且還是作為男人最柔弱的地方,難免會影響到行動,所以在最后關頭,踉蹌了幾步,使得掌柜的最終還是追上了他。

  兩個人在林子間展開了一場追逐戰,就純力量而言,周林遠勝趙中華,然而此獠一是受了“重傷”,二是心急逃逸,所以無心戀戰,而掌柜的出生于武林世家,就搏斗技巧方面來講,絕對完爆周林,而且他養精蓄銳,氣勁悠長,所以不但沒有處于下風,而且還將周林給追得滿地亂竄,甚至有一次還差一點兒把周林給活擒了。

  只可惜周林胸前總是有一股黑霧纏繞,每次到最緊要關頭,就跳出來搗亂,幫忙挽回場面。

  掌柜的純金符文鈴鐺對著那個東西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怎么搖動,都阻止不了。

  最后周林還是隱藏在了黑霧中,發出了一聲仇恨的尖嘯。

  說到這里掌柜的笑了,他說周林講就是因為他趙中華,使得他那狗日的耽誤了最佳的治療時間,這輩子就廢了,所以此仇不報非男人,周林說一定會回來報仇,將他給千刀萬剮了——你們這些家伙,我看周林一直捂著褲襠,不會是你們把他的命根子給廢了吧?

  我點點頭,指著旁邊老神在在的雜毛小道,說跟我沒關系,下手的是這位仁兄。說真的,爆蛋不如爆頭,我個人覺得某人有些惡趣味了。

  雜毛小道抱著膀子叫屈,說老子當時可是為了救你唉!而且當時出棍的角度,要么是小腿,要么是蛋蛋。按照常理來說,碎蛋的招式能夠將人一擊必殺,為了清理門戶,我才這樣出手的好不好?

  萬三爺已經從我們口中得知了周林的前塵往事,也知道了我們在保康西面耶朗祭殿中的事情。他之前提出過一個推測,那就是在黑竹溝和耶朗祭殿外的那道峽子,似乎有著斷層近路,這樣子也解釋了我們這次為什么會莫名其妙地橫越神農架林區,出現在保康境內,而猴孩兒和那梟陽又為何會出現在黑竹溝內。這次他又提到,說周林為何能夠在短短的一年時間里,就變得如此的厲害?

  這個答案其實很明顯,都是因為他戴在脖子上的那件黑蝠雕老玉佩。

  而他之所以變得如此厲害,大概和木屋灶房里的那些死人有關系吧。說不定,入魔了的周林已經知曉了如何從活人的身體里,借得力量和其它的什么東西,使得自己變得力量驚人。

  掌柜的繼續說,他跟丟周林之后,發現自己迷路了,感覺四處都是黑霧翻涌,天地在震動,到處搖晃得不行,而且他感覺到有災難將要降臨,所以當他無意跌落到了一個暗坑之中的時候,并沒有急于爬起來,而是在里面待了幾天,以坑中的老鼠、樹根和樹葉上的露珠為食,過了幾天,感覺到了震動停止,才敢爬出了土坑,走了一下午時間,突然天旋地轉,暈倒在地。

  掌柜的說得很簡單,但是我卻能夠想象得到,一個孤獨的男人,在那個駭人的地方,在一個深坑中待了幾天時的恐懼和害怕,以及徘徊不去的孤獨感。

  看望完了趙中華后,我們遵循了醫生的建議,讓他多多休息,于是離開了。

  萬三爺讓萬勇通知掌柜的老婆和兩歲大的女兒,讓她們過來陪著自家徒弟。在這種劫后重生的時刻,最美好不過的,就是家人的陪伴了——雖然簡單,但是溫暖,沁人心懷。

  萬三爺的病情,在來的路上我們已經知曉了,他坦誠地告訴我們,在溝中死去的那個鬼靈,確實是他的下尸神,不過并不是他自己依靠大智慧、大意念斬出來的,而是被那張范蠡網給逼出來的。范蠡網的出處十分蹊蹺,是來自于洞庭湖畔的一農戶家中,他往日行走江湖,曾經到過那洞庭湖畔,給一個村子捉拿過河中水鬼,然后在村中發現了這網,以其當作了報酬,于是帶于身上。

  一日,萬三爺帶著那范蠡網住宿一家荒村野店,結果碰到了黑店——有時候,人比鬼恐怖,結果夢中的萬三爺差一點就著了道。然而結果出人意料,三爺醒過來的時候,發現野店中的人已經全部死了,尸塊散亂,鮮血四濺,他卻發現了身體里空了一部分意識……

  下尸神時常有惡念,幾十年來,萬三爺一直勉力控制,現如今他一手將其毀滅,自己大半生的修為,也全數報銷了。

  他本無病,回家調養一番,參透道力便是。于是便不再住院,返回林中小屋,自己調養。

  而我和雜毛小道也前往,開始準備著治療這被詛咒的雙手。

  惡魔巫手。

4條評論 to“第十九卷 第三十五章 略擔憂,掌柜談及分離后”

  1. 回復 2015/01/12

    若清

    營養不良應該吊糖水好不!葡萄糖!哪有吊鹽水的!

    • 回復 2015/01/23

      匿名

      你也在這個嗎

    • 回復 2015/02/07

      虎皮貓大人

      營養不良 是葡萄糖和生理鹽水都要吊的…葡萄糖供能, 生理鹽水維持滲透壓

  2. 回復 2015/04/24

    虎皮貓大人

    你們這群傻啵依鹽水是一個地方對掛水和掛水種類的統稱,不知道別瞎逼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