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三十七章 龍虎山,拯救小妖大作戰

  聽到了萬朝安他爹的話語,我忍不住放下了筷子,問起那草木成精的小妖怪,到底長著什么樣?

  萬朝安的父親叫作萬忠,在贛西省工作,負責的是贛北一帶宗教聯絡的相關事宜,前一段時間是因為進山后信號不通,所以沒有來得及趕回來,等聯絡上了,才知道家中發生了大事,自己兒子雖然安然無恙,但師父的修為卻是喪失大半,幾近廢人。他匆忙趕回家,將那正與女友卿卿我我過著二人世界的萬朝安吊在房梁上,暴打了一頓。

  可憐的朝安幾天都下不來床,在女友面前丟盡面子的他嚷嚷著要離家出走,萬忠卻并不顧這些,跑來跟萬三爺請安問好。

  說起來,我們也算是他兒子的救命恩人,而且萬三爺對我們也贊不絕口,所以對于我的問題,他也是知無不言,跟我們細細道來,說他在贛北工作,認識了一個居家的道人,名曰青虛。這青虛的來頭頗大,師父是龍虎山天師道的望月真人,可是當世道家里頂尖的幾個制符大師之一(符箓宗花開三支,分別為龍虎、閣皂、茅山,分傳天師、靈寶、上清三宗經箓,稱“三山符箓”),他可是與那茅山過世的符王李道子比肩的人物,弟子自然不差。

  他與青虛識得,但是知道此事卻是通過另外的渠道,據說那小妖精有半人高,渾身濃郁的青木乙罡之氣,是個挺漂亮的小美人兒。青虛捕獲此精,然后準備于明年開年起煉丹一事,本應是十分隱秘的事情,只是這個家伙好吹噓,酒桌上說了出去,結果就傳到了萬忠的耳中。

  這小道消息,孰真孰假,本不可辨,至于詳實的情況,他倒也未知。

  萬三爺眉頭皺起,說這草木成精之物十分難得,也珍稀,只是一般這些精怪并沒有什么作惡之處,就這般煉了丹,只怕有傷天和。阿忠,你怎么不勸一勸那個什么青虛?

  萬忠談起,說這個青虛雖為道門中人,但是為人卻重利輕義之輩,十分貪圖錢財,而且還是一個不肯聽勸的執拗性子,說好聽一點是性格鮮明,敢愛敢恨,說不好聽一點就是條瘋狗;我跟他交情泛泛,只不過因為在一個地界,彼此熟悉罷了,犯不著為了一個傳言,和一個不搭界的精怪,去與他爭執,并且得罪他后面的龍虎山。

  萬忠也是一個獨當一面的成年人了,萬三爺雖然不喜,也只是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然而這話聽到我耳朵里,卻打心底里拔涼拔涼的:聽萬忠這描述,不就是跟離開的小妖朵朵,一個模樣么?

  我本以為她離開了我會過得逍遙自在,快活得很,沒想到這個小笨蛋妮子轉眼就給一個叫做青虛的家伙給抓住了,還要煉成什么藥丹。一想到潑辣直率的小妖朵朵有可能會變成一顆供人吞服的丹丸,而不在這人世,我的心臟就像被一頭強壯有力的梟陽給猛地揪住,一陣又一陣的疼痛感,蔓延到了我的全身。

  雜毛小道也想到了這個可能,臉色變得有些白。

  不過我們也看得出來,萬忠顯然并不太想管此事,而且剛剛才見面,不知道人家底細,也不好追問,只是默默地吃飯。飯畢,在返回農家樂的路上,雜毛小道盯著憂心仲仲的我,說你怎么了,現在擔心了?我很坦誠地說是,我好擔心萬忠所說的那個草木成精的小姑娘,就是小妖朵朵。

  他笑了,說現在才知道擔心,早干嘛去了?當初你干嘛又放那小狐媚子離開呢?

  我說此一時彼一時,當時小妖朵朵執意離去,我自然不能強拉著她不讓走,現在她有難了,我能夠不相幫么?只是聽那個萬忠說青虛的后臺背景厚實,實力也十分強橫,師父是比肩你師叔公李道子的高人,而且他這人行蹤不定,這一點十分難尋啊——要不要去找那萬忠,好好問詢一下?

  雜毛小道一翻眼皮,說那你剛剛為什么沒有問呢?

  我說不知道為什么,我不太信任萬忠,生怕打草驚了蛇。雜毛小道點了點頭,說你這個人,眼光倒是蠻厲害的,而且也沉得住氣——那個萬忠跟萬三爺沒法比,不靠譜,凡事應該都是利益為先,瞧他把兒子吊起來打的那架式,跟摔阿斗的劉備有什么區別?說不得轉身就能夠把我們給賣了。不過話說回來,這種“可以和李道子并肩”的廢話,還是不要再說了,望月那個家伙,坐飛機都趕不上我師叔公的造詣,怕個毛?

  我們兩個商量了一陣,感覺趙中華應該還是蠻可靠的,而且南方省與贛西省靠得近,雙方部門之間的聯系也是蠻緊密地,讓他幫忙查探一番,似乎更加靠譜一點兒。

  撥通了掌柜的電話,很快就回復了,我把從他師兄這里得到的消息告知了他,作為曾經和小妖朵朵并肩作戰的他表示知道,并且立刻通過關系,幫我們查詢到那個青虛的落腳點。最后他安慰我們,說不要急,更不要輕舉妄動,他看看能不能夠通過行政手段,從那個青虛手中把小妖要回來。

  我有些擔憂,讓他小心行事,不要打草驚蛇才好,他表示知曉。

  在等待掌柜的回電的時候,我們開始收拾行李,準備著離開的事情。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是要前往龍虎山一趟的。雜毛小道本來打算在我的病情好轉之后,便前往句容去找尋幫他三叔制劍的老師傅,將這桃木劍弄出來的,然而出了這檔子事情,古道熱腸的他自然不能不管,連虎皮貓大人都心靈感應一般飛了回來。

  大人的皮毛有些暗淡,顯然是前傷未好,但是卻仍然囂張地喊叫,說罵了隔壁的,居然敢動我的大姨子,簡直就是不想活了,殺過去,將那傻波伊給弄得死去活來,欲死欲仙,大人我方才肯罷休。

  即時此刻的心情十分郁積,然而聽到虎皮貓大人的叫罵聲,我也不由得笑了起來。

  越是焦急,越要有大人這種睥睨天下的霸氣和精神。

  狗日的算個毛啊?我左道組合再加上虎皮貓大人,還怕這個家伙?

  等待是漫長的,當得知小妖姐姐有可能被壞人給抓起來了,朵朵急得直哭鼻子,這些天在農村里吃得肚滾腸肥的金蠶蠱浮在空中,想起往日經常欺負它的小妖朵朵,想起自己老是賴在人家飽滿胸前的愜意,一雙黑豆子眼睛,不由得露出了悲傷的情緒來。

  它的朋友并不多,我一個,朵朵一個、虎皮貓大人一個,雜毛小道也算一個,還有就是小妖朵朵了。

  我的世界里,有各種各樣的朋友和敵人,然而對于它來說,上面數到的,幾乎就是它的全世界了。這樣的小冤家,見到了會煩,離開了,卻是貼心貼肺地想念。

  過了有半個小時,掌柜的就又打了電話過來,把青虛的相關資料和具體住址告知了我們。掌柜的告訴我們,經過側面了解之后,和平協商的希望十分渺茫。因為這個家伙有一個同門很厲害,在總局混得很開。我們問是誰,他遲疑了一下,說你應該認識的,是小蕭大師兄陳老大的老對頭,袖手雙城趙承風,他是龍虎山天師道的開山大弟子,來頭比茅山宗還要厲害,在過去的老朝代里,掌教算是國師一樣的人物。

  陳志程和趙承風,因為名字里都有一個相同的發音,又表現出色,故而一直在總局里有“雙璧”之名,就如同武俠小說里面的“南喬峰、北慕容”一般,在界內也是威名赫赫。然而或許都是頂尖兒的絕代人物,或許上面搞平衡縱容所致,故而性情并不相合,向來都有齷齪,現如今我們要從青虛這個家伙手里面討東西,真的要費上一翻功夫了。

  況且,作為望月真人的弟子,青虛也是一個天才型的人物,并不是軟柿子,任我們拿捏。

  在結束的時候,掌柜的突然問我,還記得不記得一個叫做曹彥君的家伙?

  驟然提起這個名字,我自然是有些印象模糊,回想了一下,似乎是在南方省有關部門的某一個職員,那次浩灣廣場事件后有一個漏網之魚,是個養廣南壯族癲蠱的蠱師,引我至垃圾場里搏命,收尾的工作似乎就是他做的,算是個知趣的妙人,便問怎么了?

  趙中華說曹彥君是他的好友,也是龍虎山貴溪古鎮的俗家弟子,對青虛了解頗深,算是個知根知底的人,可以信賴。他找到了曹彥君,已經得到了小曹的同意,到時候返鄉,配合我們的行動。

  趙中華說這件事情,最好讓老蕭告訴他大師兄,這樣子我們好獲得最大的支持。

  掛完電話,我們的心情終于沒有一開始的焦急,于是收拾了行李,前往林中小屋,與萬三爺告辭,又到村子里挨家跟相處了大半個月的萬家諸位告別。在離開村子的時候,看到有好多人朝著王麻子家里跑去,抓住旁邊認識的小屁孩高昂問怎么回事,他告訴我們,王麻子的老娘在得知自家兒子葬身于黑竹溝之后,絕食而死了。

  在那一刻,我和雜毛小道的心中,五味雜陳,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