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二章 誤入主題酒吧

  貴溪市屬于影潭下面的一個縣級市,到影譚市區并不用多遠,當我們到達了月湖區的酒吧一條街時,正好是夜場剛剛開始熱鬧的時候。曹彥君把我們放在了街邊,然后去找停車位,站在這冬意漸寒的街頭,一路上人群稀少,然而在這里卻是熙熙攘攘,看來再冷的天氣,也阻擋不了年輕人好動而燥熱的心。

  哦……我看到了幾個肚肥腸滿的中年人挎著漂亮妹子走過,在此收回“年輕人”這三個字。

  每一個城市都有著自己的城市名片,也都有著自己的特色,只不過我們心急如焚,行色匆匆,并沒有把太多的心思花在流連盛景中去,漫步在這樣的街頭,看著霓虹燈閃耀的招牌和人群流動,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找出那個留著三撇飄逸胡須的男人來——青虛的照片,我已經從曹彥君手中得到,是一個長相俊朗飄逸、形容威嚴的美男子,倘若比較而言,跟09年末風靡天朝的電視劇《蝸居》里面的宋秘書,真的很像。

  額外說一句,我個人很喜歡張嘉譯這個演員,演戲十分出彩。

  然而我卻并不喜歡青虛這個家伙,在我手里的照片是一張生活照,青虛側著臉,斜瞟過來的眼神中,有一種桀驁不馴的驕傲,和不顧一切的瘋狂。這種人很可怕,他從來不尊重權威,尊重別人的看法和建議,在他的心中,永遠只有隨性自我的妄為和追求自己極道的執念,像一把沒有刀鞘的鋒寒尖刀。

  按常理說,這樣的人雖然可怕,但是因為不知收斂,很容易遭受挫折而隕落,然而他卻橫行無忌到如今,除了本身的實力過硬之外,恐怕頭腦也是十分精明的。

  一個人,可以猖狂,但是一定得知道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可以得罪,這樣子才能夠活得長久。

  而根據資料上顯示,青虛跟自己的師父望月,以及很多同門長輩的關系都十分要好,而且跟袖手雙城的交情也是極好的,每年都給趙承風輸送許多的符箓——這樣的人物,我們通常也能夠在偶像劇里面,看到某些富二代反派飾演這種角色,一邊在父母長輩面前裝純潔,一邊翻過臉來,對著通常是主角的那個人各種毒辣。

  也正因為如此,趙中華才一再地跟我交代,說過這邊來,行事一定要小心。

  說實話,我們確實不想惹這樣辣手的角色,可是奈何他手上有一個疑似小妖朵朵的小妖精,而且還準備把那狐媚子給練成丹丸,吞服入口中,增強道力。這事情我就不能忍了,小妖朵朵在別人眼中是一個異類,然而在我們心中卻如同親人一般,我怎么能夠忍心她變成如此模樣?

  在街頭聊了幾句天,曹彥君停好車走過來,然后帶著我們前行,四處張望夜店的招牌。

  說句真心話,我在珠三角南方市、東官、鵬市、江城和洪山都混過,早年間沒什么機會接觸這些,后來自己做點小生意,總是要和工商稅務打交道,所以也出入過這種場合,與那些繁華之地相比,影譚只算是個三線城市,夜店并不算好,從外面看,跟一線城市90年代末的差不多。

  曹彥君也不是很熟,走了一段路,終于來到了一家酒吧前停下。

  我們站在這霓虹燈光閃爍的招牌下,看著這門口出入的好多男人,有些摸不著頭腦,說就是這里么?

  曹彥君點頭,說是的,我們進去吧。

  說到逛夜場,曹彥君這個有關部門的家伙竟然有些放不下架子,倒是雜毛小道駕輕就熟,直接就推門而入。里面的氣氛很熱鬧,放著勁爆的DJ舞曲《耶耶耶》,讓人一進去就覺得渾身不自在,非得要搖上一搖,才覺得骨子里暢快。

  我們找了一個臺桌,點了一些啤酒應景,聽到我們普通話的口音,那個侍者不斷地跟我們推薦他們這里的芝華士,還有招牌雞尾酒,雜毛小道接過瓶子來,瞄了一眼,然后遞給曹彥君使眼色。曹彥君是個相當精明的人物,一瞧,知道是假酒,便遞回給他,用當地話跟他說拿真酒過來的話,就來一瓶吧。

  被識穿之后的那個侍者也不害怕,嘻嘻笑著點頭,說好,問還有其他特殊需要么?我怕雜毛小道這個家伙泡妞誤事,提前伸手攔住他,說我們自己可以了。

  侍者離開后,我們窩在沙發前喝酒,然后在迷離絢爛的舞臺射燈中打量這里間的人群。

  酒吧開了暖氣,所以里面溫度不低,妹子們穿著都比較顯露身材。然而我瞧了一下,就發覺出有些奇怪來:這里的人雖多,然而常見的那種濃妝艷抹的職業酒吧女,卻并不常見,而且奇怪的是,作為尋求艷遇、消遣作樂的場合,這里的人除了少數一些外,居然大部分是男的跟男的、女的跟女的在一起,有一種井水不犯河水的奇怪現象。

  抿了口30塊錢一瓶的科羅娜啤酒,我把這個疑問提交給領我們過來的曹彥君。

  曹彥君的臉色有些奇怪,他左右打量了一下,然后低聲說道:“這里是影譚比較有名的主題酒吧……”

  老曹的低聲述說,讓我們有些吃驚,原來這里居然是一家隱而不宣的同性戀酒吧,這家老板就是一對百合,整個影譚地區的同性戀都慕名而來,十分的火爆。這個消息讓我們十分無語,難怪剛剛進來的時候,吧臺上幾個純爺們看著我們,眼神怪怪的。這種主題酒吧我也聽過,我在東官的住處附近就有一個藍宇酒吧,虎窗那邊有個寶貝灣,不過要么是GAY,要么是拉拉百合,少有混合一起的,彼此都別扭。

  面對我的疑問,曹彥君也很無奈,說小地方,也就這樣子吧。又不是帝都、魔都、南方市這些一線城市,將就點,要求不要太高……

  我和雜毛小道一頭的冷汗,我們有個毛線的要求啊——只是,老曹你說青虛有可能會在這里,莫非那個家伙……曹彥君點頭,說是的,青虛就是一個玻璃男!這個消息讓我們徹底震驚了,之前老曹說這個家伙沾花惹草,流連于夜店,我總是把他當成是雜毛小道一般的好色。

  沒成想,這家伙居然好的是男色!我有點不相信,說那今天下午你怎么不跟我們說起?

  曹彥君有些遲疑,但還是咬著牙說你們知道我為何與青虛那個家伙交惡么?

  我和雜毛小道一同盯著長得跟網絡巨子馬云一般模樣的曹彥君兄弟,十分無語——這是要講訴一段因愛生恨故事的節奏么?掌柜的跟我說這個曹彥君是個可靠的人,然而我卻總感覺有些被忽悠了,我并不想對這件事情深究下去,與雜毛小道抿著酒,四處找尋青虛那個家伙的蹤跡。

  這不看還好,一看就出了事情。

  兩個打扮得很娘氣的男人扭著虎背熊腰就走了過來,手中端著杯子,朝我們“嗨”了一聲,打完招呼之后就坐下來,跟我們攀談起來。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個油光水滑的長發年輕男子,他盯著我左臉的疤,說哥們兒,不常見啊,第一次來么?

  和我印象中的斷背山不一樣,這個男人雖然身上有淡淡的古龍水味道,但是他的言談并沒有如他打扮的那種娘氣,而是很直爽。我點了點頭,結果發現這是一個老手,三言兩語,沒一會兒就開始主動進攻起來,讓我的后脖子上面,一層又一層的雞皮疙瘩冒起來。正當我想要發飆的時候,雜毛小道突然攬著我和曹彥君的肩膀,對著這兩個端酒而來的男人說道:“我們今晚是一起來的,你們還是到別處去吧……”

  長發男子有些猶豫地看著囂張霸道的雜毛小道,眼色迷離,含情脈脈地說哥,我不介意的……

  雜毛小道很霸氣地回絕他,說我介意。

  “哼!惡心……”

  兩個人橫了我們一個白眼,扭著屁股離開了,而我趕緊把雜毛小道放在我肩膀上面的手拿下來,各種毛骨悚然。我和雜毛小道都盯著曹彥君,十分不滿,說老曹你妹啊,你在玩我們是么?

  曹彥君很無奈,說青虛有個相好的,叫做李晴,也叫做晴妹兒,具體住址不知道,但是經常在這個酒吧出沒,他們兩人感情十分好,時常黏糊在一起,這幾天還在此處出沒過。所以我第一就想到來這里,無論是找李晴,還是找青虛,都能夠摸到他們的住址。

  我說這么重要的事情你干嘛不早說,老給我們弄突然襲擊?不帶這么玩兒的!

  曹彥君也無奈,說我怕你們對這里膈應,不肯來……我和雜毛小道都不厚道地笑了,說我們不歧視同性戀。突然我看到曹彥君的眼睛突然直了,鋒利起來。我們回過頭去,看到有一個穿著黑色緊身皮衣的男人,從酒吧里面的過道中走了出來。

  這個男人長得十分漂亮,秀眉櫻桃嘴,跟文萊的人氣演員吳尊一樣,都有著一種莫名的妖媚。

  我們低聲問那李晴是他么?曹彥君點了點頭,說對。

  我朝著晴妹兒后面看去,卻發現是孤身一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