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四章 睡夢魂牽

  見我回望,雜毛小道走到我身邊來,低聲說道:“他走了,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我點頭,曹彥君已經結好了帳,過來招呼我們離開,路過吧臺的時候,那個長發男子朝我們揮手告別,說哥,你們要常來啊。雜毛小道并不言語,淡定地揮揮手,像足了上海灘的發哥風范。出了溫暖如春的酒吧,寒風撲面,頓時就是一陣冷顫,把我渾身的雞皮疙瘩都給好好清了一遍。

  這是我二十多年里出過最多的雞皮疙瘩,感覺比和那僵尸惡鬼搏斗,還要疲累,鼻翼上面還有汗,冰涼。

  在酒吧不遠的地方,有一輛紅色的奔馳小跑,正在緩緩地倒車,那是李晴的車子。

  曹彥君沒有跟我們廢話,直接跑到停車的地方去啟動SUV,而我和雜毛小道則遁入人流中,不讓李晴看到我們。很快,我們坐上了車,曹彥君遠遠地輟著不遠處的那輛奔馳小跑行駛。畢竟是特殊戰線上的人才,他開車的技術屬于一流的,穩當而靈活,像蚊子一樣死死地盯著目標,讓我這個僅僅拿著C照的家伙汗顏不已,也讓雜毛小道這個新手心生羨慕。

  談及今天的成果,雜毛小道說那個青虛雖然不知道我們的存在,但是他顯然已經覺察到重寶在身,而自己又太過招搖,所以隱匿了行蹤。我們畢竟不是地頭蛇,也不能夠借助官方的力量來大范圍搜尋,所以這個李晴,還真的是一個絕佳的突破對象。

  曹彥君望著坐在副駕駛座上面的雜毛小道,說那蕭兄你可得要犧牲一下色相了。

  雜毛小道苦著臉,說犧牲色相這事情,我向來都是樂意為之的,然而這對象如果是一個男人,我就真的有些受不了。小毒物,你怎么看?我摸了摸我左頰上面的刀疤,說也對啊?明明我比你帥好多,為什么李晴那死娘們沒有看上我,反而對你像蒼蠅叮翔一樣黏糊呢,難道是因為我的這刀疤影響了我的戰斗力?

  雜毛小道呸我一口,說你這好不要臉的家伙,老子渾身洋溢著男兒的陽剛之氣,哪里是你這個優柔寡斷的家伙,所能夠比擬的?

  我們幾個哈哈笑鬧了一陣,我嚴肅起來,問曹彥君,說老曹,我想到一個問題,你說你以前跟青虛那家伙是舊識,那么有沒有可能李晴也認識你?我就是覺得有些奇怪,你發現沒有,偌大的一個酒吧,李晴一出現,就直奔我們這邊,跟我們攀交情,是不是有些太湊巧了?我當然可以認為是我們幾個人氣質卓爾不凡,但是也有可能是那個家伙過來,探我們的底啊?

  曹彥君搖了搖頭,說不可能的,他們不會認出我來的,這一點你們放心。

  聽到了我的擔憂,雜毛小道眉頭一皺,說有可能啊,此事非同小可,老曹為什么這么肯定呢?曹彥君嘆了一口氣,從車臺上的盒子里取出一張照片來,遞到了雜毛小道面前,坐在后座和朵朵一起玩兒的我探頭過去瞧,只見照片上是一個穿著青色道士裝的粉嫩可愛小正太,這照片有些發黃,顯然是有一定年頭了,雜毛小道拿著照片和曹彥君作對比,疑惑地說老曹,你不會說你以前有這么英俊瀟灑吧?

  曹彥君穩穩地把著方向盤,盯著前方的奔馳小跑,說你們不相信?

  看著這個陽光燦爛的小正太,又看著臉型古怪如骷髏的曹彥君,我摸了摸下巴,說老曹,按理說我是應該無條件地相信你的,只可惜這差別也太大了,若我相信,簡直就對不起自己的智商了。曹彥君哈哈一笑,轉過臉來看了雜毛小道,說蕭兄,你也是符箓派的高人,可知《太上無極大道自然真一五稱符上經》一文里面,有關于“洞罡乾羅符”的記載。

  雜毛小道捻須,表示知曉,見我一臉茫然,給我解釋,說這“洞罡乾羅符”其實是融合了楚巫詛咒的一種符箓,配合著人的毛發、指甲和生辰八字燃燒詛咒,能夠改變人的氣機,如果抵御不住,重者心性大變,走火入魔至瘋癲,輕者容貌改變,滄海桑田。可那手段秘而不宣,是皂閣山靈寶道的不傳之秘,怎么會用到你的頭上?

  曹彥君聳聳肩,說鬼知道?我對曹彥君表示慰問,他笑了笑,說沒事,好女嫁挫男,你們要是看到我老婆的照片,就不會這么說了,哈哈。聽到他這么肯定的答案,我也放下心來,不再說話。

  朵朵睜著一雙迷蒙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月亮下溢滿的井水,呢喃地問我:“小妖姐姐什么時候回來啊?”我捏著她肥嘟嘟的可愛小臉兒,說放心,我們一定會找到小妖的。

  我心里也在給自己說道:“一定要找到這個胸大無腦的小妮子!”

  車行了二十多分鐘,很快就來到了一個居民小區,紅色的奔馳小跑馳進了滿是大槐樹的停車坪里。這種居民小區跟大城市有保安的小區不一樣,老建筑,是可以自由通行的,而我們則在外面停留著,曹彥君準備了望遠鏡,看著李晴走進了一棟七層小樓里。

  有了金蠶蠱的改變,我的視力十分好,沒有用望遠鏡,而是默默地觀察那一間的燈光亮起。

  然而就在我們凝神靜氣觀察的時候,突然車窗的玻璃被人敲動,咯咯咯地直響。

  我轉過頭,見到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太太倏然出現在駕駛室旁的車窗外,正瞪著眼睛往里邊瞧呢。

  這神出鬼沒的老太太,把我們都嚇了一大跳,曹彥君連忙收起望遠鏡,我也不動生色地將朵朵藏起來。老曹搖下窗子,問這個滿臉皺紋、但是極為警惕的盯著我們的老太太,說您有什么事情?老太太用蒼鷹一般的眼神,仔細地打量了一下車子里面的空間,然后有些猶豫地問你們把車停在這里干嘛?

  兩個人說的都是影潭本地話,不過我們好歹都能夠聽懂,但是不敢吱聲。

  曹彥君也猶豫了一下,斟酌著詞語,說大媽,我們是過來這里找朋友的,打電話通知他了,在這里等一下,他一會兒就過來,有問題么?老太太用一種疑惑的態度瞄了黑暗中的我們幾眼,然后自豪地把左手上面的紅袖章展示給我們看,淡淡地說:“最近小區老是有陌生車輛出入,都是些年輕男女在車子里面,做些個不要臉的事情,前兩天剛剛開完會,不能再有這種破壞精神文明建設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們社區查得嚴。不過你們都是些小伙子,我就不說了,這里不能停車,你們趕緊走吧。”

  不要臉的事……說的是車震么?

  古人常言,行走江湖,有四種人不要惹:老人小孩,和尚道士,因為你不知道他們里面,會有著怎樣奇葩的高手存在。高手在民間,我們自然不敢跟這個較真的老太太說道理,曹彥君連忙一口子答應,說我們這就跟那朋友打電話,讓他在小區外面等著,就走、就走。說完發動車子離開。

  車子緩緩地駛離,曹彥君臉色復雜,說你們有誰看清楚李晴住的地方了?

  我和雜毛小道都搖頭,苦著臉說都被那個神奇的老太太嚇得魂飛魄散了,哪里還有心思估算亮起的燈光?一想到三個本事滿滿的家伙,妖魔鬼怪都不怕,卻被一個居委會老太太嚇得心跳一百二十邁,頓時覺得丟臉無比。曹彥君看了一下手表,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多,他安慰我們,說無妨,他有個發小在這附近的派出所作戶籍警,很容易就能夠查到的,明天再來吧。

  我們點頭,也只有如此了,急也急不了一時,打草驚蛇了可不好。

  當晚我們并沒有返回貴溪,而是就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我們三個在酒店房間里商量接下來的行動計劃,曹彥君告訴我們,那三個地方,同志酒吧是一處,還有東郊的溫泉山莊又是一處,再有就是城西的老王記燒鵝,青虛行蹤不定,但是這三處地方,是怎么都戒不了的,實在不行,他找三五好友過來,幫忙盯著就是了。

  我們問是否可靠,這種事情雖說人多力量大,但是知道的人還是越少越好,可別真的打草驚蛇了?曹彥君說無妨,都是知根知底的老伙伴,跟青虛也有著芥蒂,算得上是天然的盟友。

  我考慮了一下,點頭同意。

  當晚我睡下的時候,腦子里滿滿都是小妖朵朵的影子,怎么都揮散不去。在將睡未睡的迷蒙時刻,我突然有一種明悟,感覺那個愛惹禍的小妮子就在我的身邊,附近不遠。我猛然驚醒,坐起身來,看著在窗邊獨自修煉的朵朵,感覺渾身一陣汗,再想起去體驗那種玄妙的感覺,卻再也捉摸不到。

  我想到了我當初給小妖朵朵分神麒麟胎的時候,似乎已經建立了一種天然的聯系。

  這種聯系很奇妙,就跟朵朵、跟金蠶蠱的一般模樣。

  小妖朵朵就在這影潭,這讓我心中不由得沉重了幾分,之前所有僥幸的期盼頓時消失無蹤。我翻來覆去,到了凌晨幾點才勉強睡著。第二天中午的時候被敲門聲驚醒來,雜毛小道告知我,李晴打電話過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