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七章 溫泉山莊

  看到雜毛小道推門進來,我們都對他上下一陣打量,他被我們看得有些發毛,不樂意地揮揮手,想要打我們,說你們這兩個吊毛看啥呢?我嘻嘻笑,說老蕭,我們在看你身上到底哪里會有口紅印呢。

  雜毛小道翻著白眼,說艸,今天真是太惡心了,你們剛剛聽到消息沒有?

  我說啥消息?雜毛小道指著駕駛臺上放著的耳機,說你們沒聽到?我把剛才碰到猴三同門好友的事情,講給了他聽,小戚這才知道自己被敲悶棍一事,原來是跟我們有著莫大的關系。

  雜毛小道聽我說完,笑了,說那你就這樣把他們給放了?

  我聳了聳肩膀,說我又不是警察,難道還要把他們扭送到派出所去不成,到時候一堆麻煩事,肯定脫不開身。而且,我心里面已經有主意了,說不定我們這一次,還用得著這幾個人呢。雜毛小道奇怪,說你要這幾個偷兒干嘛,難不成讓他們去把我們要的東西給偷回來?還是讓他們去蹲守,給我們做眼線?你這小子,就不怕給那些偷兒給賣了啊?

  我看現在的時辰,差不多是下午四點半的樣子,那個國字臉被我一嚇唬,事后肯定后悔,不一定會來找我,但是當過了今夜子時,第二天我起床的時候,中了二十四日子午斷腸蠱的他定然會在賓館前面守候的。偷兒不是血性的盜賊,不怕死的也有,不過基本上快絕種了。

  狠戾的漢子早就去搶劫了,有幾個能夠沉得下心來鉆研技術?

  雜毛小道也跟我們談起他今天收到的信息,說這幾天李晴正在跟那個“五克靈魂論”的仁兄吵架,處于冷戰狀態,所以想要通過李晴這條線找到青虛那家伙,貌似有些勉強。不過也不能丟,今天看到李晴接了幾次電話,雖然依舊是在吵,但是好像有了復合的想法。

  他低聲告訴我們,說你知道李晴的那車子、房子和平日里花的錢,是哪里來的么?

  我笑了,說你既然這么問了,那么應該就是青虛那個家伙給的吧?怎么了?

  說完我更想笑了,聽說過包二奶、養小白臉的,但是男人養小白臉,這傳統需得上溯到古代去了。

  一句話:青虛頗有皇帝和士大夫的風范。

  雜毛小道有點嚴肅,說天師道上承漢末的五斗米教,其中的陰陽和合之術更是直接延傳下來,天師五道中的第一道,便為“養精之道”,有治氣、致沫、智時、畜氣、和沫、積氣、寺嬴、定煩八種益處,是上層的功夫;天師道創始人張道陵便將房中術,列為道教徒修煉方法之一,道門談來并不以為羞恥,《老子想爾注》中“積精成神,神成仙壽”,講的也是節欲,而非縱欲。

  青虛這家伙雖然另出蹊徑,但也不是什么羞人的事情。不過我在今天得到一個消息,他掙錢快,花錢也快,估計最近要出售一批符箓,有紙符、有玉符,以供他開爐煉丹和生活的一切花銷之用。

  我心中大喜,我們現在的樣子,說不好聽點,根本就只能守株待兔,而且還找不到這兔子的三個洞窟。既然要賣符,我們自然就能夠混入其中,渾水摸魚了,只是不知道怎么混進去?雜毛小道笑了笑,說他曾說過自己想請一個安宅寧神的符紙,要有效的,價錢好商量,已經跟李晴說好了,到時候他會通知我們的。

  我哈哈大笑,說老蕭你這犧牲倒是物有所值,也只有如此了。

  小戚開著車往回走,我打電話給曹彥君,問他們那邊怎么樣?曹彥君告訴我們沒有情況,青虛這個人最愛泡澡,這個溫泉山莊他一個星期要來一次,從開業起,近十年來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還在影潭,雷打不動,只是今天沒有瞧見,也許是那小子這幾天沒在吧?

  雜毛小道突然一激靈,吩咐小戚拐彎,我們去東郊的溫泉山莊。

  我有些奇怪,問他怎么回事?雜毛小道聲音凝重,說他剛才本來跟李晴約好一起去吃晚餐的,結果來了一個電話,李晴告訴我很抱歉,可能要改天再約了,我問他怎么回事,他說他可能要去一趟東郊,不知道多晚才能夠回來,所以約會可能要推遲。

  我眼睛一亮,李晴也要去東郊,那么不就是說,他跟青虛有可能在溫泉山莊一起匯合?

  我沒掛手機,馬上通知電話那頭的曹彥君,說你們要藏起來,然后注意一下李晴的那輛奔馳小跑,老蕭這邊得到消息,李晴和青虛有可能會在溫泉山莊匯合。曹彥君心情激動,說好勒,我趕緊把這車子挪開去,免得讓李晴給看在眼里,惦記上。

  不用跟蹤車輛,小戚顯得格外輕松,油門一踩,駛出了街道,往著東面行去。我看到在某個店鋪的旁邊,那個國字臉和中年婦女等人正站在寒風之中,神情復雜地看著我們。

  ********

  溫泉山莊其實只是一個叫法而已,并非真的是山上的一個莊子,而是在東郊的一處消費場所,所謂的溫泉,那咕嘟咕嘟直冒的熱水,也都是經過鍋爐燒出來的,再添加一些硫磺或者堿性碳酸氫鈉,讓其流過巖石布局構建的石坑河溝里,就變成了溫泉,而實際就是一個規模大一些的澡池子。

  這個溫泉山莊位于郊區,當我們來到這里的時候,并沒有看到曹彥君的黑色SUV,倒是看到李晴的那輛紅色奔馳小跑,華麗麗地出現在在了小坡上的山莊停車場上。

  正觀察著,我的手機響了,曹彥君打來了電話,說你們一直往前開,到了前面的路口往左拐。

  小戚照著做,當我們繞過前面的路口,看到曹彥君的車子停在了路邊,而左右也沒有什么人。車窗滑下,曹彥君朝我們打招呼,小戚將車頭并過去,曹彥君讓我們上了他的車子,然后回過頭來,跟我們說在十分鐘前,看到了李晴進到溫泉山莊里面去了,但是沒有瞧見青虛——他開的是一輛很普通的奧迪A6,黑色的,并沒有出現在這山莊里面。

  我們琢磨了一下,雜毛小道提議說讓我們一起進去瞧一瞧吧,即使遇到了,就說是過來泡澡的。

  曹彥君點頭同意,說那溫泉山莊說小也不小,足足有20多個溫泉池,分布得又散,我們注意一點,不一定會遇到,而且說不定就能夠在那里瞧見他們呢?當下讓老丁上了小戚的夏利,拜托他們照顧好熟睡中的虎皮貓大人,然后我和雜毛小道轉移到了黑色SUV上,驅車來到了山莊前面的停車場。

  這個地方曹彥君來過幾次,于是領著我們買了門票,一路穿行,走進了更衣間。

  更衣間是一個木格欄的大空間,屋子里面霧靄朦朧,全是溫熱的水汽,三步之內難以瞧見面目。我們換下了衣服,披上了白色的浴袍,順著木樓梯往前面走去,只見外面的假山堆砌,連環水池,到處都是霧蒙蒙的蒸汽,地下是拼湊有致的鵝卵石,有好看的菊花、八卦和動物圖案,溫泉池旁邊的是暖黃色的宮燈,散發則溫暖而安寧的光芒來。

  我們三個找了一個偏僻的池子,見左右沒人,便小心地探入腳,慢慢地讓身體接受這滾燙的高溫。

  加了料的溫泉是一種自然療法,除了可以清除身體的污垢之外,還可以刺激自律神經,內分泌及免疫系統,緩解疲勞,甚至可以治療皮膚病、緩解心臟病等等,長期的浸泡,確實可以讓人的身體變得健康。難怪青虛這個家伙能夠一直堅持過來浸泡,或許在這里,他更能夠進入感受天地的狀態吧?

  等我們先后浸入這池子中的時候,感受到這里面的熱力奔涌,突然覺得無比的愜意和自在起來。我感覺到身子里多了幾股熱氣,四處流竄,像小老鼠一樣,那是金蠶蠱在作怪,這個家伙以前老是在陰寒冰冷的陶罐子里待著,雖然陰陽兩性都有,但是比較討厭這種熱氣蒸騰的環境,有一種天性的厭惡。

  高溫消毒,也能夠殺蟲,看來脫胎于蟲子的金蠶蠱,也不能夠避免。

  我正好想讓它作為我的耳目,幫我去找尋李晴和青虛兩人,于是將它放了出來,讓它朝著高處飛去,自由活動。而我,則安心享受這片刻的安寧。有時候,不太刻意地去爭取、去想念,或許還能夠得到出奇不意的效果,這些天來我心力交瘁,是應該好好地讓自己休息一會兒了。

  金蠶蠱有消息就會通知我,所以哪怕是一會兒,也是極好的。

  正瞇著眼睛養神,突然雜毛小道偷偷地拍我肩膀,這幾天對這個防備頗深的我立刻往旁邊挪動,問怎么了?雜毛小道看到我的反應,先是遞給我一個中指,然后指著前方行路的幾個男人,說你看,他怎么會在這里?我聞言,抬起頭,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心中一驚,說怎么可能是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