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九章 青春不老泉

  那死嬰并不算很大,好像是剛剛生下來不久的那種。

  因為浸泡得太久的緣故,皮膚皺巴巴的,腦袋大的出奇,小眼睛緊緊閉著,像個小老頭子;捆在他脖子上面的那根黑色麻繩有些古怪,還纏著花編金線,似乎是特制的,不斷隨著波紋蕩漾;周圍有管子不斷地往這池子中傾倒一些液體和原料進來,想來應該是混合溫泉水的硫磺等物。

  而在角落的陰暗里,有一個全身黑衣的道人閉目盤坐著。

  這種詭異的場景,讓我頭皮發麻,那個道人自然不是青虛,但是渾身卻有一種邪異的氣息,跟這房間的的氣氛十分搭配,我怕肥蟲子暴露了,打草驚蛇,趕緊把它給喚來。

  飛回來的過程并不用我操心,正當我剛想收回心神,跟雜毛小道通報這個消息的時候,我的肩膀突然被人猛地一拍,然后有人在我旁邊說道:“咦,你們怎么會在這里?”我睜開眼睛,一看,嚇了一大跳,只見唇紅齒白的李晴正站在我的旁側,熱情地跟我和雜毛小道打招呼。

  饒是我久經風雨,在那一刻,竟然膛目結舌,什么也說不出來。

  不過雜毛小道倒是久經風雨,他哈哈一笑,又手肘頂著我的肚子,說這個小子,嚷嚷著來泡溫泉,結果泡了不到二十分鐘,就頭昏眼花,胸悶氣脹,差一點兒就暈倒在那池子里,我把他扶到這邊來,離那水汽遠一些,呼吸才好一點。李晴說是這樣啊,難怪遠遠地看著刀疤哥閉著眼睛,像見到鬼一樣呢,你是不是有高血壓或者心臟病,還是你們沒有吃晚飯?空腹泡溫泉,很容易昏厥的……

  雜毛小道不想跟他糾纏這些,便問你不是說今天晚上有重要的事情么?怎么又出現在這里?

  李晴顯然也不太想說自己的事情,嗯嗯啊啊說了兩句,我有點兒心虛,便問這里的洗手間在哪里,我內急……李晴幫我們指了東邊的方向,然后交代了我們一番,善意提醒說這里是工作人員區域,前面有警告的,機房這里有電,濕漉漉的最好別靠近。

  我點頭稱是,不動聲色地把飛過來的肥蟲子塞進泳褲里,朝洗手間走去。

  等我在洗手間里放完水,將自己狂跳的心臟給調節回來時,看到雜毛小道走了進來。

  洗手間里面沒有人,我問雜毛小道說人走了?

  他搖頭,李晴說這里的老板是他朋友,他進那房間里去拿個東西。見我臉色不對,問我說你看到了什么?我將肥蟲子視野中的東西說給他聽,這個面容削瘦的男子牙齒咬得喀喀響,眼神頓時就陰沉下來。做我們這一行的,見慣了生死,本來對死亡、尸體看得都極淡,但倘若這只是一個小小的、還沒有真正感受這個世界美好的無辜生命的話,就容不得人不氣憤了。

  我問你知道這種把死嬰放在水池源頭的行為,在道巫兩派里面,有沒有類似的法術或講究?

  他搖頭說不知,這里人來人往,并不是一個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回去再談。這個地方,我們一定會回來,把它給端掉的。我點頭,跟著出去,返回最開始的那個池子,去找曹彥君。然而我們卻撲了一個空,并沒有見到他,也不知道這短短的四十多分鐘里,老曹跑到哪里去了。

  既然已經被李晴發現了,我們就當做自己是來玩的,于是開始一個往東、一個往西,順著兩條鵝卵石道路開始找尋。

  因為都光溜溜身子,找了二十多分鐘都沒有瞧見一個鬼影子,我和雜毛小道心中都有些擔憂。曹彥君雖然有些本事,但是要說有多厲害,自然是扯淡。我兩個心灰意冷地返回更衣室,掏出手機來撥打,結果儲物柜里面卻響起了鈴聲來——他沒有回來。

  我們默默地坐了五分鐘,終于看到曹彥君光著膀子,失魂落魄地走了進來。

  我和雜毛小道站起來,問你狗日的去哪兒了?

  他愣了一下神,然后很抱歉地回答說不好意思,拉肚子了,剛剛在廁所里掙扎了半個小時。我有些疑惑,但是卻沒有再繼續追問。我們三個人換回了衣服,裹得厚厚實實地走出了山莊,還沒有出那石牌坊門口,就看到李晴的那輛奔馳小跑從前方經過,透過窗戶間隙,能夠看到前座里有兩個人。

  開車的那個人被李晴給遮擋住,然而那隱約的輪廓,卻讓我們的心情突然一下子就激動起來。

  似乎就是青虛那個家伙啊!

  擦肩而過了么?頭頂上有監視器盯著,我們不敢露出太焦急的腳步,正常地走向了停車場,曹彥君則拿起電話,撥通給老丁,想讓他盯住李晴的奔馳小跑。結果他撥通了幾遍,掛掉了,罵了一聲本地臟話。上了車之后,我問他怎么了,曹彥君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這里好像開了信號干擾,打不通電話。

  啟動車子后,那奔馳小跑已經在了很遠的地方,就只看到一個點了,曹彥君把電話丟在駕駛臺上,然后奮起直追,大概出了一百多米,這時候的電話才打通,我聯絡到在路口蹲守的老丁和小戚,讓他們跟上來。

  然而行了一段路程,路過一個岔路口的時候,卻發現那奔馳小跑已經消失在了我們的視線里。

  “艸!”

  把車停在紅燈前面的時候,曹彥君忍不住拍了一下方向盤,氣憤之極。

  見到曹彥君有些失態的樣子,我忍不住安慰他,說開車的那個男人,說不定不是青虛呢?不要著急,我們都沒有急,你這樣上火能有什么用呢?曹彥君蒼白的臉這才好轉一些,冷冷地說便宜這混蛋了。小戚很快就開著他的那輛破夏利趕了上來,說怎么辦,要不要兵分兩路再去瞧一瞧?

  我和雜毛小道都搖頭,說算了,反正三天后有一個交易會,到時候也能夠碰到他,不急于一時。

  曹彥君這時候緩過情緒來,點頭,說你們的跟蹤技術不行,若給發現了,反倒是落了下乘,我們回酒店吧。

  于是我們往回趕,曹彥君打電話,便由我來開車,這時候華燈初上,一路的昏影朦朧。

  到了賓館,曹彥君直接奔服務臺,問有沒有傳真機。

  我們返回了房間,大家集中在一起,沒聊兩句,就見曹彥君拿著幾張資料推開門進來。他遞了一張紙給我,說他在派出所的朋友已經查到了李晴的住址,不過他這個“晴”不是晴天的“晴”,而是勤奮的“勤”。我默念了一遍資料上的地址,看到介紹,說哇,一百坪的大三居,這個家伙可真夠有錢的啊。曹彥君笑,說青虛在李晴身上投了很多錢,這個并不算什么。

  我揚著手中的紙片,說那我們今天是不是可以跑到李晴家去蹲守了?

  曹彥君搖頭,說他找盯老王記燒鵝的易文和老五去了那個小區,若有消息,他們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的。接著他又告訴我們,他還找人準備查了那溫泉山莊的建筑資料和背后的老板,估計明后天就會出結果。說到這里,我便將在那主控中心發現的死嬰說出來,問他們誰知道這是什么邪門玩意兒?

  眾人紛紛搖頭,這時候一直像個死母雞一樣的虎皮貓大人突然插話了,它說嬰靈泉流啊,好多年沒有見過了。

  聽到這肥母雞突然開口,小戚、老丁頓時嚇了一大跳,眼睛都瞪圓了,虎皮貓大人不屑地看著這兩個像鄉巴佬一樣的男子,撇著嘴說了一聲傻波伊,然后跟我們解釋,說這嬰靈泉流,是用那剛剛生下來的早產兒,溺死,然后用符文將其亡靈封鎮,然后放在山泉水源頭,讓下游的人喝水洗澡,漸漸地就開始損耗陽壽,將人生的氣運集中,然后由施術者將這集中在死嬰身上的生氣灌輸到人體里。用處很多,最明顯的就是美容養顏,青春不老。

  所以,這嬰靈泉流也叫做青春不老泉,早先是邪靈教從藏密一個覆滅的邪教分支手上學過來的,后來因為太過惡毒,性價比又不高,會的人就不多了。

  又是邪靈教?

  我回想起躺在那溫泉池中,確實有一種催人睡眠、飄飄然的感覺在,心中有些戚戚然。

  曹彥君更是覺得渾身癢癢,顧不得我們,直接跑到了洗手間去沖刷。

  青虛這個家伙,幾乎每個星期都要到溫泉山莊去泡溫泉,他若不知道此事,才是真的見鬼了。看來,那個大澡堂子還真的有些不簡單呢。虎皮貓大人又接著講,說那山莊地形陡然突出,他大人就看了一眼,感覺里面似乎有布置,十分蹊蹺,可惜它春困秋乏冬懶覺,懶得動,就沒有去好好看一看,不然好好跟你們漲漲知識。

  我們的臉頓時黑了,這個扁毛畜生,還真的不是一般懶。

  正說著,床頭的電話響了,在旁邊聽得津津入神的小戚說又是那種有償服務電話?沒完沒了了還?抬起來就掛了。雜毛小道說別掛啊,你不需求我還留著有用呢,哈哈。我們這一伙人頓時黑臉,而虎皮貓大人直接頭一扭,罵了一句:“哼,死流氓!”

  雜毛小道聳了聳肩膀,說得,連我的鳥都嫌棄我了。

  虎皮貓大人大罵,說你這個沒皮臉的家伙,玩自個兒鳥去,少惹我!

  這時候電話又執著地響了起來,小戚猜不準雜毛小道是不是開玩笑,于是接了,過了一會兒,他臉色奇怪,舉起來朝我說陸左,是找你的……

2條評論 to“第二十卷 第九章 青春不老泉”

  1. 回復 2014/12/03

    傻波伊

    故事不錯,絲絲入扣,

  2. 回復 2015/06/11

    泳褲

    不動聲色地把飛過來的肥蟲子塞進泳褲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