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十四章 暴露底細

  我順著那個方向瞧去,正是我上次發現死嬰浸池的機房位置。

  我之前吩咐國字臉那一伙人,重點查探的目標就是那里。現如今這如同鬼哭般的咆哮聲一響起,我心中立刻一陣狂跳,想著莫非國字臉他們偷摸進去的時候,被發現了?一想到青虛一伙人中,似乎還有一個黑衣道人一直沒有露面,我心中就焦急得很。

  中國人的天性就是愛熱鬧,這一點下輩子都改不了,所以周圍好多人紛紛站起身來,聚集在窗邊觀看。

  我和雜毛小道也隨著大流,往這木屋的窗柵欄旁湊去,只見本來已經排空了大部分水的池子下方,突然出現了幾個矯健的黑影子,一邊跑動,一邊大聲吶喊:“鬧鬼了,鬧鬼了……”離得雖遠,但是我卻一眼就瞧出了這失心瘋一般喊叫的男子,正是國字臉一伙人中,拿爛木棍子襲擊我的那個大漢。

  此刻的他哪里還有在胡同巷弄里敲悶棍的彪悍,不斷地揮舞著雙手,又哭又嚎,如同精神病院里逃出來的病人。

  而在他旁邊,還有兩個人,都是他們一伙兒的,不過并沒看到曾過來跟我接頭的國字臉和中年婦女吳金萍,以及那個黑小子二蛋。三人一陣逃竄,順著機房那條小道一路狂奔而來,正在主持拍賣的道人青洞則向外面大喊,說保安,保安。立刻從角落里沖出了五六個身穿藍色保安服的黑壯漢子,朝著國字臉的手下跑去。

  叫完人,青洞勸站在窗邊看熱鬧的我們,說各位,跳梁小丑而已,我們的保安很專業,會處理好的。請回到自己位置,請符會繼續開始,下面我們給出的是一件金光神符,這玉符乃是采用了昆侖山脈下面玉河中發現的羊脂玉,篆刻而成,經過我師兄青虛道長……

  他話沒說完,一直安坐著的青虛突然站了起來,也沒有見他怎么動,人便平移好幾米,出現在了那木門卷繩簾前,朝著那幾個保安喝道:“回來!”

  他話音剛落,只見從無盡的黑暗中,游出了一條渾身黑氣繚繞的巨蛇來。

  這黑蛇身長兩丈半,身子水桶粗,游動的速度十分快,甫一出現,刺溜一下就到了落在最后的那大漢后方五六米處,三角蛇口中一張,立刻出現了一道信子般的黑氣,將那大漢的后心給緊緊黏住。

  我瞇著眼睛,仔細一瞧,這哪里是什么巨蛇啊,分明就是由無數怨靈聚集在一起,撐起的一副巨蟒皮囊。那皮囊也并非一條,而是好多張蛇皮拼湊而成,內中充氣,緊繃如鼓,力道大得嚇人,那落尾的大漢一被黏上,立刻再難行進寸步,渾身動彈不得。

  他的兩個同伴哪里還管得了這些,分頭往兩邊散去,然而興致勃勃沖上去的那五個保安此刻卻有兩個剎不住腳,外加上心慌意亂,一下子沖到了那怨靈巨蟒的跟前兒來。

  這還得了?

  那鬼氣森森的畜牲將國字臉的手下先行甩開,巨口一張,將最靠近自己的那個保安給一口嚼進了肚中,囫圇個兒,全部都給吞了進去。

  我渾身發冷,這怨氣繚繞的黑霧,一般陽氣稍弱的人沾上一點兒,什么都不干,也會發燒感冒半個月,倘若被這一口吞噬,必然如同真蛇一般被腐蝕消化,而且連三魂七魄也逃脫不得,乖乖充實到這怨氣去。我無數疑問浮出,國字臉他們到底是弄了哪樣玩意兒,竟然將這貨給惹出來了?

  我這個家伙尚且渾身發冷,旁邊這伙暴發戶、普通人自然是嚇得屁滾尿流,“媽呀”一聲叫喚,頓時有的嚇暈過去,有的屎尿齊出,將這空氣給瞬間污染;更多的人,全部都慌不擇路地往那前后門奔去,連場內本來在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都嚇得直發抖,回過頭來看著臉色鐵青的青虛。

  場內全部都是女人的尖叫聲。

  青虛看到熱火朝天的拍賣會變成了這般模樣,而自己在這里的種種布置也都全部泄露,薄唇緊抿,不由得氣惱地大吼一聲:“牛志強,你他媽的怎么搞的?”

  那道號青洞的道人立刻跑出來,也黑著臉,說有可能是誰跑到陣中,去看到了什么,惹得青玄壓制不住陣靈。青虛氣惱地望著仍然留在場中的我們,面色陰冷,說這些人,一會兒灌碗“離落孟婆湯”,別把消息透露出去了!青洞點頭說好,拿起腰間的對講機,似乎在吩咐手下,不要放人出去。

  我兩邊都瞧著,也就在青虛、青洞師兄弟對話的時候,那邊憑空出現了一個黑衣道人,正是那天在機房角落里盤坐著的那個。只見他手持著碩大的招魂鈴,一搖又一搖,口中咒語高喝,將那頭黑氣縈繞的怨靈巨蟒給定住了,然后又將跌落在地的保安給拉了起來。

  場面混亂,雜毛小道輕輕拉了一下我,示意我跟著人流朝門口跑去。

  待我沖到門口,才發現青虛的人并沒有追出來。

  青虛并沒有管我們,而且直接走到了小俊他們面前,對著那個頷下留黑須的男人說將木箱打開,我要驗貨。那男人眼睛一瞪,說先把錢給付了,青虛哈哈一笑,仿佛聽到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般,眼中滿是蔑視。小俊卻將那木箱子的暗扣給解開來,提出了一個青綠色的銅鼎,臉盆一般大,高高舉起,說給錢,不然我就把這老古董給砸了。

  青虛面容不改,而旁邊的李晴則出言制止,說你們別沖動。

  青虛旁邊一個黑胖漢子沖出來,膀臂寬壯,指著小俊,說你他媽的要敢砸鼎,小心沒有命活著出去。他說得狠戾,一看就是個刀口喋血的家伙,然而“豫北十七羅漢”帶著血仇,哪里會懼怕他的威脅?一個矮壯漢子跨前一步,從小俊高舉的那銅鼎里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槍來,獰笑著說:“活你媽的波伊!”

  “砰!”

  著名的大黑星貫通力極強,在所有人都沒有防備的情況下,青虛這個囂張的保鏢被矮壯漢子一槍崩死,白生生的腦漿子從后腦殼中噴涌而出,仰天倒下。而就在此刻,一直冷笑著的青虛居然在剎那間移動了,他的渾身猶如白光籠罩,一瞬間就出現在了持槍的矮壯漢子左側。

  青虛左腿單立,右腿猶如炮彈出膛,標準的側身上踢,轟的一下,重重射在了矮壯漢子下巴處。

  那本來一臉橫肉的頭顱,居然陡然炸開來,一地的腦漿飛濺。

  青虛的這一腳,居然有如此殺傷力,竟將矮壯漢子最堅硬的顱骨給踢碎了好幾塊兒,毫不猶豫,干凈利落。他的這一下,將旁邊的幾個武裝土夫子給嚇愣了,小俊哭喊了一聲“羅厲哥……”,急速往后退去,而那個頷下留須的男人眼睛瞬間紅了起來,渾身肌肉一漲,竟然跟青虛對拼了一拳。

  青虛驚艷的表現,讓我以為那個土夫子頭領陽哥會吃虧,然而兩者一拼,居然雙方都往后面連退幾步,不分伯仲。

  躲在門口埋伏的我和雜毛小道皆吃了一驚,沒想到這個陽哥居然還是個橫練的高手!

  什么是橫練?武術中有文練、武練和橫練三種說法,前兩者不講,后者是以人體極限強度的方式直接鍛煉筋骨,從而達到快速成才的法門,必須身體健壯且恢復力強悍的人才能夠練成,我們常說的“金鐘罩”、“鐵布衫”即是如此,一旦練成,渾身筋骨強健,肌肉賁起,如同人形坦克一般。

  陽哥便是憑著這一聲皮糙肉厚的本領,與青虛對抗著。

  青虛旁邊的青洞和兩個道童朝著抱著青銅古鼎的小俊撲來,他轉身急退,而旁邊的兩個漢子則迎了上去,雙方打將成了一團,我正琢磨著上去敲那青虛的悶棍,突然聽到左邊有人朝我大喊,我扭過頭去,只見在坡下冒出了國字臉和他的小弟二蛋的身影來,手中高舉著一個小抽屜一樣的木匣子,上面布滿了黃色紙符,在黑暗中,流光四溢。

  我心中狂喜,那里面,莫非裝的就是被封印的小妖朵朵?

  我讓雜毛小道在這屋外盯著青虛,自己則扭身朝坡下跑去。三步并做兩步走,很快就來到了國字臉的身前,伸出手,高興地說你們在哪里找到的?國字臉緊緊抱著這東西,并沒有交給我的意思,他旁邊的二蛋快速地說道:“快給我老大解蠱,這個木匣子就歸你了……”

  我讓他把這木匣子給打開,我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小妖,不然我肯定不會應承這事的。

  二蛋見我這樣,頓時眼圈就紅了,說狗日的,為這破東西,我們死了一個兄弟,你怎么說話不算數呢?我搖搖頭,盯著國字臉,說把匣子打開,他搖搖頭,說不行,他剛才逃出來的時候試過了,這匣子里面好像有很大的吸力,鎖得緊緊的,弄不開;趕緊走吧,要不然我們把這東西拿出去,到時候一手交木匣子,一手給我解蠱,成不成?

  我急于確定里面到底是不是小妖朵朵,哪里會聽他說這麻煩事,伸手說給我,我來解開。

  國字臉往后一退,十分著急,說這里實在太古怪了,鬼氣森森的,別在這里鬧了,快跑。他話音剛落,只聽到那居酒屋里傳來了一聲巨吼,那青虛氣急敗壞地大喊道:“青玄,把大陣啟動,別讓任何人給我跑了……”

  遠遠傳來了一聲應承,說得嘞,沒幾秒鐘,四周突然濃霧翻滾,景色移動,不知方向起來。

  一個滿臉絡腮胡的那人在我們附近不遠獰笑,說想走?你們誰也跑不了,乖乖等死吧!

1條評論 to“第二十卷 第十四章 暴露底細”

  1. 回復 2014/12/21

    匿名

    果然精彩啊@又高潮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