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二十章 同歸于池

  腥風臨體,鬼氣森森,我手結“外獅子印”,感受著那宇宙之間游離的能量,口中高喝一聲:“統!”

  陡然間,我的身體由內而外地迸放出金色的光芒來。這光芒我肉眼不可查,然而卻感覺自己好像充滿氣的氣球,渾身膨脹,將這衣服撐得緊緊。然而這架勢并不能夠抵擋那兇猛沖來的怨靈巨蛇,而在我旁邊的雜毛小道卻還不慌不忙,從腰間摸出一把造型古樸的玉刀,巴掌大,通體紅潤油亮,冉冉發光。

  雜毛小道念咒的速度永遠是我所仰望的,舌頭上面好像可以開花一般。

  他念的是《開經玄蘊咒》,“沉痾能自痊,塵勞溺可扶;幽冥將有賴,由是昇仙都……”如此這般,十二法門中有所記載,我曾授于雜毛小道,對于法器開光,是一等一的法門。大道三千,達者無數,雜毛小道以此經作為對磨玉、篆刻、打磨足足花了四個多月的血虎紅翡玉刀開光之用,所實話,應該是綢繆已久。

  最后一個字的咒文念完,紅光大放,而那條黑霧繚繞的巨蛇已經沖到了我們的面前來。

  那獠牙已經快碰到了我的鼻尖。

  “破……”

  雜毛小道體內受了些傷,郁積著血氣,只見手上托著的血虎紅翡玉刀開始發出了光亮,于是渾身震蕩,熱血沸騰,一口灼熱的血就噴在了雙手之間。血液浸透了那玉石的表面,它天天被雜毛小道的肌膚所溫潤,光潔圓滑,血沾上去,按理說只會順著表面流下來,然而沒有。

  這血虎紅翡玉刀變成了干燥的海綿,將體表上所有的鮮血給盡數吸收。

  怨靈巨蛇已然與我結著外獅子印的雙手接觸了,一股龐大到無可推卸的巨力從我的雙手處狂涌而來,我仿佛跟《莊子》中擋車的那螳螂,脆弱得不行,感覺迎面而來的不是這巨蛇,而是一輛重型東風卡車。

  僅僅一停頓,我就往后面重重跌飛而去。

  在空中的時候,我有些絕望了,如此強悍的巨蛇,我落下之后,會被吞噬,然后變成一坨翔么?

  我的意識,會被無盡的陰風洗滌,然后變成里面糾結的怨靈么?

  然后我聽到了一聲蒼涼的、洪荒的、肆無忌憚的、狂放的虎嘯聲,這聲音綿長而悠遠,驟然爆發,讓人耳膜嗡嗡直響,心生恐懼,血液都沸騰起來。重重跌落地上的我強忍著全身的劇透,趕忙爬起來,抬頭一看,只見一頭紅光四溢的遠古巨虎,蠻牛一般龐大,從雜毛小道的手中噴涌而出,與那怨靈巨蛇重重撞在了一起。

  這頭從血虎紅翡玉刀沖出的刀靈渾身火焰滾滾,毛發炸立,那健壯的肌肉紋理中,布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它與那水桶粗、七八米長的怨靈巨蛇相比,依舊顯得弱小。

  然而力量的對比,并不僅僅是依靠體型來做評判標準的。

  那條聚集了青虛多年心血的蛇皮怨靈與這來自洪荒遠古的血虎猛然相撞,它身上那濃黑得散化不開的顏色在一瞬間,居然變得十分黯淡,拼命嘶嚎一聲,才將那被震出體外的黑氣給收斂了一些回來,猛地與這血虎纏盤起來。口中吐著鮮血的雜毛小道狂喝一聲,將手中這血虎紅翡玉刀往前一遞,竟然插入了怨靈巨蛇的額頭之處。

  青虛站在門口,本來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然而此刻卻扭曲成了一團。

  他的眼睛瞪得滾圓。

  他對眼前這顛覆性的變化吃驚不已,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他的眼睛瞪得越大,對這悲催的現實就認識地越加深刻。那怨靈巨蛇敗了,仿佛鼓脹的氣球被一根鐵針給捅破,剩下的事情,只有盡情地宣泄這難以受控的內壁壓力。

  砰……

  那精心縫制的蛇皮驟然間碎裂成了千百塊,四處飛散,如同天女散花,蔚為壯觀。身處爆炸中心的雜毛小道和青虛都被這爆炸的怨力所波及,雙雙往后跌退而去。那將怨靈巨蛇逼得無路可走的血虎十分機靈,在關鍵時刻,幫雜毛小道擋了不少沖擊波,而且自己還將迸射的血虎紅翡玉刀給捉住。

  這時候的我,已經開始了人生中好久沒有的沖刺。

  盡管我頭昏腦漲,全身像個漏了的篩子,然而在恐懼和仇恨面前,我卻迸發出了巨大的力量。被爆炸的氣波推翻之后,勉力站起來的青虛迎來了我的一個大虎撲,他和我直接就滾進了機房里面,囫圇轉,我們兩個重重地撞在了幾根粗大水管構成的墻壁上。背部撞上鐵管的,是倒霉的青虛,他還沒有弄清楚什么狀況,便被我撞得差點要把隔夜飯都吐出來,睜開眼睛,雙手合攏成拳,就要砸在我的頭上。

  一雙粉嫩的手將他這兇狠的拳頭給托住了。

  一個剪著齊劉海西瓜頭的小娃娃緊緊抓著他的手,眼里面充滿了怒火,一托成功之后,小蘿莉眼中滿是眼淚,揮手就是一巴掌:“叫你欺負陸左哥哥……”,打完這一記,她更加傷心了,又甩了一巴掌:“叫你欺負雜毛叔叔……”,完了她越來越傷心,“叫你欺負小妖姐姐……”、“叫你欺負……”

  啪、啪、啪……

  被我緊緊抱住的青虛道人在幾秒鐘之內,被朵朵甩了六七個大嘴巴子,別瞧這小丫頭一副柔弱樣,下手沒輕沒重的,黑得很,當我抬起頭來的時候,被血迷住的眼睛里,看到了一個腫脹通紅的豬頭,嚇了我一大跳——這、這……尼瑪這是成熟俊朗的青虛么?這個是氣質七分神似張嘉譯的那個老帥哥么?

  從震驚中恢復清醒的青虛終于火了,他大喊一聲“咄”,從胸口的掛墜里騰起一團金光來。

  這金光如電,將我給震開到一邊兒,然后朝著朵朵射去。

  朵朵不擅長戰斗,但是不代表她實力弱,對于危險的預知,她遠遠比我厲害,一閃身,躲得遠遠去。

  青虛掙扎著站了起來,然后奮力穿過身邊的巨大容器,朝著側面的小門奔去。

  被震得遠遠的雜毛小道終于沖進了機房來,他喘息著,胸口仿佛安裝了一個破爛的拉風箱,見到青虛想要逃走,踉踉蹌蹌地沖了過去,直奔小門。門的那頭,是我曾經見過的巨大添加池。在那里,我曾經見到過被朵朵超度的那嬰尸,在水中輕輕飄蕩,然后將尸水提供給來山莊泡溫泉的每一個人。

  虎皮貓大人說這是嬰靈泉流,也叫做青春不老泉。

  被二蛋捅到的大腿又在撕裂一般的疼痛了,而我咬著牙站了起來,踉踉蹌蹌地跟著雜毛小道追了進去。越過門,只見青虛站在了那巨大添加池旁邊,渾身不斷地發抖,眼睛卻出奇的明亮,嘴唇微抿,似乎在笑。然而被朵朵一番胖揍之后,他這模樣顯得并不好看,反而有一種滑稽的感覺。

  青虛修為十分高,我剛才抱住他的時候,嘗試著給他下蠱,然而卻被他表面上的一層保護力給屏蔽了。

  當我準備把肥蟲子放出來,給他咬上一口的時候,人卻跑了。

  我知道金蠶蠱對于道巫高手來說,很難以種下蠱毒,因為他們體內的新陳代謝和周天運作與常人不同,但是我仍舊想再試一下,見他進來之后,并沒有逃走,而是站立在池邊不動,緊張的心情終于有了一些放松,扶著墻壁,渾身都在發抖。這一番拼斗,我渾身的力量都在潮水一般消退,感覺吃不消。

  青虛凝望這站都站不穩的雜毛小道,說你剛才那東西,到底是什么玩意?

  他的表情有些扭曲,充滿了恨意和不甘。

  雜毛小道右手拿著血虎紅翡玉刀,刮了刮嘴邊的血跡,笑了,說一個朋友送的,貌似很好用吧?青虛咬著牙,說你這玉刀上面的篆刻手法,是不是茅山的?雜毛小道哈哈一笑,拱手為禮,說上清派茅山宗第七十八代掌門的親傳弟子,茅克明,這廂有禮了。

  青虛撇了撇嘴,說原來是茅山那個被逐出門墻的天才棄徒啊,我倒是久仰了,沒想到居然是這么厲害的角色。

  雜毛小道嚴肅地盯著他,說這玉刀,你若要,給你便是,換你上次抓獲的小妖精,你說如此可好?

  聽到雜毛小道的話,青虛有些驚訝,不過他很快就笑了,說你們把我這十年來的心血給毀了,現在何必來誆騙我?我這個人,自己得不到的,便把它毀滅了便是,哪里啰嗦這么多?你們別妄想從我口中得到你們所要的一切。哈哈哈……

  青虛瘋狂地笑著,雜毛小道渾身一震,斂容,移著沉重的步子往前逼近。

  我咬著牙,也在走,一步又一步,感覺每走一步,右腿就像被人挖了一道口子,筋骨抽痛。青虛笑著搖了搖頭,說沒用的,我并沒有輸,你們也沒有贏,哈哈,一切都沒有結束……他雙手突然結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勢,準備驅動起最后的殺招。也就在這個時候,雜毛小道開始動了,我也是。

  我們兩個,費盡所有的氣力,飛身撲向了青虛。

  三個人,一齊跌入了添加池內。

  我和雜毛小道緊緊抓著青虛的手,不讓他有任何動作,落地并不堅硬,我轉過頭來一看,頓時毛骨悚然。

  這添加池的池底處,居然堆積了許多嬰兒的尸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