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二十二章 深夜被擄

  聽到這個消息,我不由得要吐出一口老血來。

  我對著曹彥君一通臭罵,撕破臉皮地呵斥,他一言不發,直到最后,我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彥君告訴我,昨夜他在溫泉山莊指揮處理完這些尸體后,將山莊給查封了,回來又參與了對青虛的審訊工作,忙到了凌晨。但是青虛那老小子的嘴巴十分硬,怎么撬都撬不開,還將他好一陣羞辱。他并不是本地的工作人員,只是協同,負責此案的是刑警隊副隊長于冠濤,老于沒有辦法了,就先送青虛回看守所,明天再查。

  結果,不知道青虛勾結了誰,反正那個家伙就在路上跑掉了,他是今天早晨得到的消息,立即通知了我。

  我日……

  我牙包谷咬得死硬,我和雜毛小道費盡千辛萬苦把青虛那個家伙給抓住,結果一夜的功夫,那狗日的就跑得沒蹤沒影了。不過這又能怪誰呢?曹彥君他并不是本地的辦案人員,若不是大師兄打了招呼,說不定他連參與的資格都沒有,而本地的這些警察,哪里會是青虛的對手?

  頓時間,無數的懊悔就浮到了我的心頭,我想起了青虛在添加池旁的狂笑,他說一切都沒有結束,說的是那么篤定,我當時怎么就沒想明白呢?這里可是青虛的主場,我怎么會如此大意呢?

  更重要的是,青虛已然知道了我們的目的,就是奔著小妖朵朵來的,這個家伙會不會不顧一切,提前把小妖朵朵給煉化了呢?

  要真如此,我們這一趟,可真的就把那小狐媚子給害了。

  這個時候小戚走進病房來,手上端著一碗煎熬好的湯藥,正是平和我雙手的藥,見我臉色鐵青,便把湯藥放在了一旁,問我怎么回事?我黑著臉,說青虛那狗日的逃走了。小戚嚇了一大跳,過了好一會,終于接受了這個事實,不由得擔憂地說道:“這個家伙向來都是個睚眥必報的性子,現在說不定已經開始著手報復了……”

  曹彥君的電話并沒有掛,他在電話那頭寬慰我,說陳老大已經聯系了龍虎山,讓他們把勾結邪教的青虛交出來,不然不要怪他不客氣,到時候他肯定親自插手了。相信那邊的話會傳到,你朋友應該沒有什么危險的。

  曹彥君并不知道我那所謂的朋友,并不是人,而是一個小妖精,所以才會如此。

  我閉上了眼睛,心亂如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中午的時候,雜毛小道也知道了此事,他穿著病號服來到了我的房間,見我臉色鐵青生硬,無盡的憤怒在胸中堆積,叫小戚和老五出了病房,十分嚴肅地跟我說小毒物,你這個樣子,不但對營救小妖沒有用處,而且會對你的傷勢,造成很大的影響,甚至對修為,都有著很深刻的干擾。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當你做到了真正的放下,你才能夠運籌帷幄,真正地決定自己的人生,而不是盲目的等待,你知道么?

  我長舒了幾口氣,說辛辛苦苦忙碌,一夜回到解放前,你叫我如何釋懷?而且現在小妖的處境,只怕比之前要危險百倍,我怎么能夠淡定?

  雜毛小道不語,從懷中摸索出兩枚帶著綠色銹跡的銅錢,一枚放在我手,一枚自己握著,然后讓我們同時拋下。

  兩枚銅錢在地上轉悠一會,一正一反,雜毛小道觀察了一番,抬頭看我,摸著自己的胸口,說小毒物,我老蕭以人格保證,小妖她現在還沒有事,至少這幾天并無問題,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趕快養傷,完了我們還有事情要做,知道沒?

  看著雜毛小道從未有的嚴肅表情,我點了點頭,說知道了。

  這個時候,門被敲響了,曹彥君和一個高眉深目、一臉滄桑的中年男人走進來。打完招呼,他跟我介紹,說這是案子的負責人于冠濤,老于,有些案情要談。我點頭,然后大家坐了下來。對于青虛的逃走,老曹之前已經給了我解釋,我并沒有再繼續追究的意思,這次來,老于問我認不認識郭天寧?

  我想了半天,記起來郭天寧就是那幫小偷的頭目國字臉,說知道,是這次溫泉山莊案的死者,怎么了?

  他笑了,說郭天寧沒死,就是被鈍物擊中了后心,受了重傷岔過氣了,醫院已經搶救過來了;不過醫生說他身上有一種從來沒有見過的病毒,他們治不好。后來經過了解,郭天寧說你曾經對他下過蠱毒,只有你能解,所以讓小曹帶著過來跟你確認。

  如果是,請你幫忙解一下——雖然是犯罪嫌疑人,但還是要用法律手段來解決的。

  聽到老于的話,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之前看到國字臉躺倒在地上,口冒鮮血,而那個二蛋二話不說就跑了,我只當他是死了,絡腮胡追得急,生死關頭,哪里還來得及確認?后來回想起來,總覺得心中自責,認為他的死多少也與我有些關系,于是內疚得不行,現在證實了沒事,心中也放下了一絲負擔。我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說沒事的,我去或者他來,都可以,然后還要用黑木耳和銀耳煎服,三日即可解除。

  老于說這個急不急?若是急,還是勞煩你去一趟吧,他是613大案的重要嫌疑人,看管嚴密,一時半會不好轉移。

  我愣了,問什么613大案?

  見我不知情,老于跟我解釋,說郭天寧一伙人曾經在金陵犯過案子,一起很嚴重的入室強奸殺人案,一家四口人全部都被殘忍地殺害,這個事情六月份上過報紙頭條。我們本來也不知道,后來收斂尸身的時候,有個干警認出死去的吳金萍,跟六年前的一起拐賣婦女賣淫案有關,于是連番審問,由案犯成員相互攀咬,才知曉的。

  曹彥君接著說,這可是案中有案,目前已經抓獲了四人,確定兩名已經死亡,還有兩名已經在逃。

  我心中發冷,沒想到這伙人居然如此兇殘。我原本以為他們僅僅就是一個盜竊團伙,卻沒想到如此無惡不作。不過這也解釋了他們為何一見到我就敢殺我,而且二蛋暴起襲擊我的時候,殺氣和手段是如此的純熟老練。

  一般的盜賊團伙,哪里會有這般兇悍?

  老于告訴我,郭天寧是東北賊王周志佳的高徒,而且是最兇殘的一個,在東北三省很出名;后來帶隊南下,在金陵魔都一帶活動,因為一向都小心謹慎,聰明狡詐,所以很難有人知道其真實面貌。大概是因為613大案的風聲太緊,所以才到了我們這個小地方來,倒是讓我們得了這天大功勞。

  我并沒有心思關心那個跟我沒有多大關系的家伙,只問青虛現在在哪里?

  老于說已經開始全面通緝了,整個贛北的公安系統都在盤查,大規模掃網,而且上面也在派遣精兵強將前來,那個家伙蹦跶不了多久的。他說得篤定,而我卻心憂得很,交談了一番,因為同處于一個醫院,便由人推著輪椅,把我送到了國字臉待著的重癥病房,給他解了蠱。

  國字臉已然清醒,顯然顯然被審訊過了,看著我的眼神一片陰鷙。

  我問他怎么觸動的那陣法,搞成了這副模樣?

  他冷笑,說溫榮死了,金萍也死了,你就等著陪葬吧……我眉頭一豎,說你這是什么意思?你都被關押在這里了,還能夠對我怎么的?他冷笑,閉口不言。見他死鴨子嘴硬,我也不想多做糾纏,給他解了蠱,返回了病房。到了晚上,我才知道國字臉說的時候什么意思——我接到了電話,說曹彥君的同門師兄易文去我賓館的房間取東西的時候,遭到襲擊,差一點就死了。

  原來那國字臉一伙人里那兩個在逃的成員,居然潛伏到了我賓館的房間里,準備了一瓶濃硫酸,等著我返回之后,將我給解訣。

  還好易文是個練家子,反應迅速,然而手臂卻也沾染到了一些。

  雖然及時處理,卻也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傷痕。

  對于這件事情,我真的是十分內疚,易文本來好好的開著自家的香燭店,這次僅僅是過來幫忙的,結果還被硫酸燒傷,住進了醫院。好在易文雖然沒有什么修道天賦,但是十多年的基本功還在,那兩個家伙并沒有逃脫,被他下了重手,現在也住進了醫院,陪著國字臉一起。

  我和雜毛小道并非常人,所以在醫院住了兩天,便出了院,其間上面派了好多人來參與此案,我們也被無數次問詢,還來了兩個龍虎山的道士,都是青虛的師叔輩,拍著胸脯跟我們說一定會清理門戶,將那個勾結邪教的不肖逆徒給抓獲,然而兩天過后,依然還是沒有消息。

  事到如今,曹彥君的朋友們都散了,我和雜毛小道雖然心急如焚,但是卻也沒有辦法,唯有等待。

  出了院后,我們仍然住進了原來的賓館,那夜我和雜毛小道談了很久,相互愁緒滿懷,各自回房睡去。然而到了深夜,我突然感覺到心頭一陣悸動,剛一張開眼睛,就被猛然一擊,感到天旋地轉,昏死過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