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二十五章 窖門傳來的響動

  我知道煉制怨靈的訣竅——死者臨死前越絕望、越仇恨、越怨毒,所獲得的怨靈級別越高。

  無論科學、玄學還是神秘學,其實一直都在遵守著廣義能量守恒定律,只是相較于科學中的宇宙四大力來說,神秘學的范疇還囊括了精神力。宇宙是物質的,還是精神的,這是恒古不變的哲學辯論話題,而據我所知,怨念的確可以稱為力量,這一標準一直被宗教人士所知曉并利用。

  遠在緬甸受害的古麗麗,她便是這種理論的受害者。

  只可惜她太善良,所以不被薩庫朗所利用,而我和雜毛小道則不同。

  因為我們兩個,已經跨越了那個尋常人所看不到的門檻。

  青玄、青虛對我們百般虐待、拷打、精神恐嚇,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我們心生怨念,在情緒最濃烈、最繁盛的時候,步入死亡的殿堂,霎那間,升華為恐怖的怨靈。

  青玄捅向我的那把尖刀上面不知道抹了什么,居然讓傷口中的凝血因子聚攏不到一起來;細小的血順著我顫抖的大腿淌下來,一點一滴地匯聚在地下的一小攤血泊里,滴滴答答的聲音,讓我聽得格外真切。

  因為失血,我感覺到格外的寒冷,一陣又一陣的疲倦往我的腦海襲來。

  等地窖的蓋子被再次合攏,雜毛小道聲音沙啞地問我怎么樣,你這家伙可別死了啊?

  我搖搖頭,苦笑,試圖驅動金蠶蠱去將那血給止住,然而當我看到角落黑暗中那個老魯默默注視我的眼神,我卻猶豫了:金蠶蠱終究是旁門左道,天生受制于道家陣法,因為壓制,所以它離不開我的體內,我只有通過肉體觸碰而下蠱,之前我曾經有機會給青玄下蠱——我甚至在背上被那狗日的燙下“小雞啄米圖”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然而我終究是沒有。

  經歷了這么多事情,我已經能夠充分地計算好得失,權衡利弊了。圖一時之快而下蠱,并不能夠將他們所威脅,只能夠讓自己早死。

  我要忍耐,我要潛藏著自己的殺手锏,用在最準確的時機。

  恰如猛虎臥山丘,潛伏爪牙忍受。

  高手總是有一定的氣質的,我能夠感受得出來,這個木訥老實、如同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的老魯,他絕對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家伙。青虛之所以放心李晴留在此處,也正是因為此人。如果我這里一旦出現什么異常,他昨日用來割驢子的那把尖刀,定然會第一時間抹斷我的脖頸,毫不猶豫。

  出于對死亡的敬畏,我忍住了對這傷口的處理,讓它自然愈合。

  幾分鐘之后,血依然在流,在一旁捧著一本小說看著的李晴坐立不安,來回折騰了好幾次,終于忍耐不住這熬人的寂靜,從角落的箱子里找出了包扎繃帶和止血噴劑,走到了我面前來。

  一直在打盹的老魯這時候突然出言阻止,說讓李晴最好不要管。

  李晴轉過頭去,盯著老魯,說總不能夠讓他死在我們的面前吧?

  老魯嘴巴往旁邊一撇,說他死不了。

  李晴咬著牙,眼睛晶晶亮,說我做的事情,我負責。陳哥回來了,我跟他解釋吧,好么?見到李晴如此堅持,老魯顯然并不愿意為這種小事跟他產生沖突,于是點了點頭,說隨你,然后又恢復了沉默。李晴的手摸到了我手上的大腿處,他的指尖很柔,也很溫暖,他先找了干凈的毛巾將我的腿擦干凈,然后在傷口周圍涂上了紫藥水,將止血噴劑小心地噴在傷口上,然后給我包扎完畢。

  做完了這一些,他仰起頭,問我感覺好了一點兒沒有?

  我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然后趕緊調遣金蠶蠱移到我的傷口處,在繃帶的掩護下給我療傷。李晴溫暖地笑了一笑,然后繞過我,來到了雜毛小道的面前,輕輕地說道:“原來你姓蕭,叫做蕭克明,是茅山宗的高足,難怪我覺得你跟陳哥是同一類型的人呢……”

  雜毛小道苦笑,這笑容扯動了傷勢,疼得直咧嘴。

  兩人說起話來,雜毛小道開始用他那能把死人說活的嘴巴和獨特的男人魅力,跟李晴半真半假地交流起來,我知道他試圖通過言語來策反李晴,然而我卻一直在盯著角落里的老魯。我們能夠逃離此處最關鍵的所在,其實還是在這個不怎么說話的家伙身上。

  我要自救,就必須想一想辦法,制服這個家伙。

  隨著聊天的熱絡,雜毛小道給我和他爭取到來不錯的待遇,一天一夜水米不進的我倆,終于得到了食物和水,李晴拿著一瓶礦泉水喂我,我咕嘟咕嘟地一口氣喝完,感覺干竭的體力開始如春天一般萌發了生機,因為我和雜毛小道的百匯、神庭、風池、膻中等七處穴位上都被刺有銀針,蓄不得力量,也碰不得,所以李晴給我們喂食的時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然而青虛他們并沒有想到的是,我除了會養鬼之外,還養得有蠱。

  這來自苗家絕學的金蠶蠱,并不是他這七支銀針所能夠鎖住的。

  到了中午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身體終于好了一些,看著開始做飯的老魯,綢繆已久的我突然出聲問道:“老魯,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是我們厄勒德的人吧?”我這一句話,讓專心致志地熬煮鍋底的老魯停下了動作,眼神變得驟然狠戾,盯著我,一字一句地說:“你知道你在說什么么?”

  見到他的這反應,我心中倒是長舒了一口氣,接著說道:“我父親王三天,是東官大鴻廬的人,具體的我不知道,只認識一個叫做許永生的人,還聽說他的老大叫做老王,你不信你可以查一查。我們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不認識自家人,你能不能夠聯絡到我的父親?我不想死,看在教友的面子上,你就幫幫我吧?”

  說著說著,我的眼圈紅了,眼淚也下了來,一半是痛的,另外一半是因為肥蟲子傷口處拱來拱去,癢麻得厲害。

  老魯猶豫了,將手中的勺子往鍋子里一放,然后站起來,他盯著我,說你們兩個,是廬主幫著青虛抓過來的。她老人家目光如炬,自然不會抓錯;而且我厄勒德根本就沒有什么東官大鴻廬,你小子莫不是在騙我?

  我急得直哭,說我只是聽我老爹在家閑聊的時候說起,哪里知道這些,他未必能夠透露教里面的信息給我。你不信,直接打電話問他便是了。

  老魯一步一步地走進我,左手掐住了我的喉結,一字一句地說道:“小子,你的謊言讓我生氣了,你知道許永生跟我什么關系么?他是我的表弟,早在五個月前,就死在了東官的一個商業廣場里,宗教局的人出馬,東官的厄勒德成員全軍覆滅,沒有一個能夠活著出來。你所說的一切,我知道都是謊言,而你卻一步一步地在挑戰我的忍耐力,你真的以為我會在乎青虛他們的計劃么?你真的以為我不會現在就殺了你么?你信不信我把你跟那驢子一般,凌遲而死?”

  他的手堅硬如鐵,讓我根本就透不過氣來,我翻著白眼,感覺黑暗就在眼皮子底下,只要眼睛一閉,便是剎那永恒。

  終于,我拼著老命從喉嚨里面擠出了一句話來:“我信……你老母!”

  老魯手上的力道突然松了,眼皮往上翻,然后后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不再動彈。他太大意了,肥蟲子驟然迷昏人的這一招,時靈時不靈,而且面對著他這種氣血旺盛的人來說,但凡有一點防備,實在是一點兒法子都沒有。然而面對著奄奄一息、全身都是傷痕、七針鎖力的我,他徹底放松了警惕。

  所以他被肥蟲子一擊即倒。

  正在擔憂地看著這一切的李晴被這超越他想象的狀況嚇呆了,沖上來,推了推老魯,發現他已經昏死過去,并沒有動彈,也不像是在開玩笑,頓時寒意頓生,慌忙地拾起地上掉落的尖刀,對著我們,一臉驚恐地問我對他做了什么?

  我急速地呼氣,一臉無辜地說李晴,你一看到了,明明是老魯想要殺我,不知道怎么就走火入魔了,跟我沒有半點關系,你看我這個樣子,能夠做什么?而就在這個時候,雜毛小道突然出聲,嚴肅地說李晴,你放了我們吧,青虛的做法已經天怒人怨,他逃不了了,你可不要跟著他陪葬啊!

  我也出言懇求道:“李晴,放了我們吧?”

  李晴臉色陰晴不定,突然瘋狂地大聲叫喊:“不要再說了,再說我把你們全部都殺了……”

  他雙手胡亂揮舞,情緒激動,似乎被我們的話語所逼迫得沒了主意。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雙雙都閉上了嘴巴。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地窖蓋子的上方,突然傳來了一陣細細索索的聲音,似乎有人過來了。

1條評論 to“第二十卷 第二十五章 窖門傳來的響動”

  1. 回復 2014/11/08

    風雪連城

    “李晴的手摸到了我手上的大腿處,”什么意思啊?說都不會話了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