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二十九章 本能戰斗,猴子偷桃

  我和青玄像兩個剛開始學會打架的孩子,在地上相互拉扯、毆打、翻滾……

  然而我們的注意力,卻一直集中在了朵朵與飛頭的斗爭上。

  那飛頭甫一出現,鬼氣縈繞,黑霧裊裊,全身上下一股血光之氣,兇煞莫名,而在虎皮貓大人故意地勾引下,它并沒有跟去,而是懸停在了青玄身邊,顯示了一定的智慧;它的兇厲雖然不及巴頌那修煉經年的控尸降,然而尋常人等,卻很難跟這力大無窮、堅硬如鐵的家伙相斗。

  在我一貫的印象中,并不擅長戰斗的朵朵也不能。

  她也許還會被嚇得直哭泣。

  然而沒有,變成了兇惡模樣的朵朵并沒有了那小女孩子的神態,她是鬼妖之體,她精修著曾為鬼王遺留的白蓮教秘學《鬼道真解》,最重要的是,她最親的親人生命遭到了威脅,所以她豁出去了——在我的視線中,那猙獰恐怖的人頭被朵朵白嫩如玉的手掌抵住,然后一股讓人心悸的力量噴薄而出。

  飛舞人頭周圍的黑霧被吞噬,如潑入海綿中的水。

  在一瞬間,那黑霧消失無蹤影,而朵朵青墨色的臉上,則有許多小蚯蚓一樣的筋脈浮現出來。

  接著,那張狂恐怖的東西悄然摔落在地上,在草地上滾了幾轉,毫無聲息,完全不復之前的恐怖模樣——“鬼噬”,將支撐它作惡的所有邪惡源頭給吞噬分解,然后便如同最初一般,僅僅就是一個死人的頭。

  一招斃敵,秒殺。

  就在此時,我的胸膛已經被青玄用額頭撞了好幾次,疼痛欲裂,而我也用拳頭給他肚子擂了幾下。

  我們奮力地拼斗著,一通打,聞著青玄口中那讓人頭昏欲裂的腐臭味道,我無比難受。

  青玄自小便在道觀中修煉道法武藝,體格十分硬朗,而且并沒有受過什么傷,與我這般實打實的互毆,自然更占上風,然而當看到他的這人頭傀儡被我家朵朵一招擊斃后,便如滑蛇一般,從我的糾纏中掙脫出來,快步往著青虛那邊退去。

  我甚至能夠從他爬起來的那眼神中,看到了許多倉惶和焦急。

  他害怕了。

  然而朵朵已然攔住了他,小小的身子里有白色的氤氳游動,似乎隱藏著莫大的力量。

  平心而論,格斗實力我真的差青玄幾條街,若不是他的人頭傀儡被朵朵一舉消滅、心防大亂,我很有可能就被這個家伙給捉住,或者擊殺。不過,我始終是一個蠱師,雖然金蠶蠱還在鼎爐之處潛伏,但是我有朵朵在,心中便無所畏懼。

  被朵朵攔住的青玄沒有強行突擊,他已經明白飄在自己前面那個青面獠牙的小姑娘,是個他不得不打起精神來對付的角色,他寬大的黑色道袍里突然滑出一支小小的金錢劍,出現在了他的右手。

  這金錢劍是用一串滿是銅銹的古錢與紅線捆綁而成,樸實無華,就跟剛剛從墓中挖出來的一般,對普通人并沒有一點兒威脅,跟玩具一樣,然而當他一祭出,朵朵憤怒的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絲恐懼。

  在我的感應中,那金錢劍中,蘊含著一股濃重而鋒利的力量,對人或者無礙,但是對朵朵這種形態來說,確實如同硫酸一般的威脅。于是朵朵退了,往后急退數米。

  一道青黃色的光芒,從金錢劍第一枚銅錢處迸發出來,堪堪落在了朵朵的身上。

  朵朵避無可避,伸出雙手,與這股青黃色的光芒對上。

  她的小手上面,滿是濃郁的黑色癸水精華。那是虎皮貓大人斬殺了鮨魚之后,給朵朵留下的財富。

  而就在青玄揚出手中金錢劍對付朵朵的時候,我已然飛身過去,重腿踢向了青玄。這個黑衣道士身子輕輕一偏,避開了我這猛力的一擊。而我卻也僅僅只是虛張聲勢,爭取時間,第二擊,擺腿橫掃到了青玄的左腰。青玄往旁邊跌落,而我則沖到了他的上方,抬腳就踩。

  青玄一番滾動,避開我這大力一踩,再次翻身站了起來。

  他手中的金錢劍緩緩移動,指著臉色由墨青變得蒼白的朵朵,然后回頭盯著我,像受傷的惡狼,劇烈地呼吸著,然后冷冷地笑。他說早知道如此,昨天就應該把你給殺了,免得如此麻煩。

  我盯著他,一言未發,后面是冉冉燃燒的火把,我在等,等著青虛或者青洞過來救援他。

  引蛇出洞,這樣才好將青虛那錦繡卦囊給趁亂拿到手。

  然而然我沒有想到的,那兩人并沒有過來一個,而是沖過來兩道高大的黑影子——怨靈符兵。刀風響起,我往旁邊猛地一躲,發現兩個比上回還要濃郁的家伙,已然悄無聲息地沖到了我的后面,一把陌刀、一柄三尺青鋒,身著明光鎧,鱗甲鐵片,如同移動堡壘。

  它們與之前一般強大,也和之前一般弱小。

  然而我的懷中,并沒有震鏡存在,與雜毛小道的血虎紅翡一般,都被青虛給收去。

  看著被符兵逼得東躲西逃、狼狽不堪的我,青玄臉上浮現出了慣有的獰笑,欺身而上,左手燃符逼開朵朵,右手以最兇猛的黑虎掏心之勢,朝我猛撲而來。他顯然是對我這個曾經柔軟的羔羊恨透之極,這一番攻擊,竟然用盡了畢生精華,不留一絲回旋余地。

  這一拳在我的感應中,就如同出膛的炮彈,將周圍的空氣給拉扯收縮,即將印在了我的胸口。

  時機、氣力、身法都呈現出了青玄的巔峰狀態,這個黑袍男子,有信心將我給一舉擊殺。而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我的腦海突然轟地一震,漫天黑暗,像是被某種意識所接管了一般,無比冷靜。

  我也無法形容當時的感受,只感覺在那一剎那,心堅如鐵。

  每天堅持形如瑜伽一般固體鍛煉的我做出了一個古怪的動作,將臨加于我身上的一刀一劍給果斷避開,然后蹲身下躬,右手向大風車式的由后往前擺動。青玄帶著詫異的表情一拳擊空,而我晃蕩的右手則已經準確無比地擺動到了青玄寬大道袍中的褲襠處。

  我捏到了一串肉乎乎的東西,其中有兩個雞蛋形狀的東西。

  然后我毫不猶豫地使勁一捏——恐怖殺招之“猴子偷桃”!

  不可一世的青玄渾身一顫,如同魔神在世的他捂著褲襠跪倒在地,然后像個無助的孩子,大聲地慘叫著。而我則用帶著血漿濃汁的右手朝青玄的腦后一抹,往前疾走幾步,避開了那兩個符兵的追殺,猛然回頭,在我的視野中,竟然有整整八個相同模樣的符兵朝我沖來,而遠處的青虛則在狂叫著:“殺了他,殺了他!”

  渾身濃煙的伏兵持刀或劍,或者長矛,一同沖上前來,這個時候的我渾身一震,恐懼之心重回心中。

  我望著手上這滑膩的血漿,腹中作嘔。

  我轉身就朝著茂密的竹林子中跑去。

  后面幾乎沒有踩地的聲音,但是我知道,符兵們已然就在我的腳后跟處。

  咔咔咔……

  我聽到茁壯高大的竹子被砍倒跌落的聲音,越發覺得恐怖,沒有震鏡給我緩沖的時間,即使我有克制此類惡靈的惡魔巫手,也不能夠從這一群怨靈符兵的手中,輕易逃脫或施展。朵朵緊緊跟著我,時不時往回甩一道冰藍色箭狀氣體。

  這氣體被符兵以刀劍破之,雖然凝滯了一下身形,但是旁邊的卻立馬補上。

  短短幾秒鐘,我已經沖進了黝黑的竹林中十幾米,腳下盡是落葉、野草和蕨類,青虛他們所布符陣已然被我遠遠甩開。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的頭頂突然飛過一道黑影,有著我熟悉的味道。我聳了聳鼻子,霍然轉身,只見一道肥碩的黑影劃過了洶涌而來的符兵群落。

  我仿佛看到了蒼鷹在俯瞰地上的獵物。

  對付人類或者別的實體,除了我并未曾親眼所見的請神附體,虎皮貓大人通常的做法就是果斷跑路;然而當遇到這等邪惡靈體,大人卻跟打了雞血一般,有如游戲中50級玩家虐刷10級小怪的快感——雖然這個比喻并不是很妥當,但是當我看到虎皮貓大人斜斜掠過,一個兇猛斬刀的符兵居然被它整個都吸到鼻子里去的時候,忍不住心中感嘆。

  肥碩虎皮鸚鵡一只VS怨靈符兵8個——后者一觸即潰。

  青虛雖然為人冷酷無情,但是這自私只是對于旁人,對于他身邊的人,卻也還是放心不下,見到青玄捂著褲襠伏地,鬼哭狼嚎之后昏倒在地,立刻叫青洞過來接應他。而剛剛緩過一口氣來的我猛然回頭,只見一個隱約淡然的影子正在飛快地接近青虛布置鼎爐的法陣——若不是我與雜毛小道極為相熟,我甚至都不能夠用肉眼看出。

  于此同時,我突然感到在竹林后方,有一股極為熟悉的氣息,正在朝這邊飛速靠近。

  當我發現那條淡然若無的影子之時,青虛也驟然回頭。

  一個身影驟然從黑暗的空間中浮現出來,朝著那并不算大的銅鼎猛然撞去。

  “嗡!”

  整個空間都隨之搖晃,牽扯氣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