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三十一章 恐怖的魔,決戰

  “你們這些螻蟻!你們是在逼我……”

  青虛整個人都陷入了繚繞的黑霧之中,那黑霧凝而不散,將這個家伙撐大了一些,勾勒得如同濃煙滾滾的人形惡魔一般。如此拉風而恐怖的造型,自然不是正宗的龍虎山道術,不知道是他從哪里學來的,只見他將逃出圈子的雜毛小道給擒住,將衣領揪著,然后朝著我這邊緩慢而來。

  他的腳步沉重,每踏出一步,旁邊的泥土雜草便往兩旁吹開去,咚咚咚……氣勢驚人。

  我手上抓著青洞手上的這黃木小弓,使勁兒拉了一下,卻發現我根本就拉不動,俯身將青洞拉起來,擋在了我的面前。看著氣勢洶洶前來的青虛,我勒著青洞脖子,在他耳邊急問道:“你師兄這一招,叫啥子名字?”

  青洞咳著血,那血塊黏稠,直接流到了我的左手臂上,他笑了,說你們慘了,居然把我師兄壓箱底的“逆北斗黑魔變”都給激出來了,只怕你們這魂魄都要給吞噬,逃脫不得了!哈哈……

  “逆北斗黑魔變”?

  我眉頭皺起,城東溫泉山莊的那逆北斗奪煞沖陣,虎皮貓大人說是個蘊含鬼力、魂鎖陰陽的絕佳法子,如此大手筆的布置自然不會是僅僅為了那“青春不老泉”,只怕最終還是因為這功法。

  只是,這玩意兒,莫不是邪靈教的修煉方法?

  青虛提著雜毛小道,緩慢走到了我面前十幾米處,停住,籠罩著他臉上的黑霧稍微消退,露出一張僵硬兇惡的臉,鐵青、上面有著許多黑灰色的絨毛,寸長;他仰天狂嘯了一番,右手舉著雜毛小道,咆哮道:“為什么?為什么!你們為什么要逼我?逼我把這沒有練成的逆北斗黑魔變給施展出來,逼我將你們給全部殺死?”

  他的聲音如同鬼怪在嘶吼。

  我緊了緊青洞的脖子,手上是老魯剮驢的尖刀,而朵朵的臉色已然恢復了一些,白嫩的雙手上面全部是青黑尖銳的指甲,正抵著蛋疼昏死的青玄,我凝視著青虛,淡淡地說:“我們現在再談一次交易,把你手上的蕭克明和袋子給我,我把你兩個師兄弟交換給你;交易完成,我們大路朝天,各走半邊,如何?”

  喋、喋、喋……

  青虛發出了一陣怪笑,并沒有聽我的話語,而是一步一步地前行著,緩慢而堅定。

  青洞在我面前喃喃自語,冷笑著,說他現在還有一點點理智,再過一會兒,他肯定六親不認,非要把這里所有的生命全部都屠殺干凈了,方才罷休——黑魔變,而且還是未修煉成功的黑魔變,當他準備施展開來的時候,都已經不把我們的性命放在眼里了,你居然還想著跟他談條件?

  “是你們逼我的,是你們逼我的……”

  青洞的話語未落,青虛本來還算是正常的眸子里突然涌現出了一股狂熱的紅光,而在這紅光背后,則是一雙慘白無神的眸子。這樣的眸子,我曾在《怨咒》中見過貞子有,光看一看,都覺得渾身發冷打顫,心寒不已。而此刻的青虛已然沖到了我們面前五米處,將掙扎著的雜毛小道當做了流星錘,沒有半點商量地朝我甩來。

  瞧這力道,砸落在地上的話,只怕老蕭渾身的骨頭都要折斷好多根了。

  我自然不敢讓我這好友遭罪,將中了蠱毒、又被我暴打一頓的青洞往前一推,然后小心地將雜毛小道給接住。

  被當做暗器的雜毛小道有著巨大的沖勢,我攬著他的腰接住時,被這巨大的力道帶著往后面。

  啊……

  我和雜毛小道在草地上滾做一團,而就在此刻,我突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將雜毛小道往后猛然推開去,抬頭一看,只見青虛已然將地上跌倒的青洞踩得沒了氣息,右腳正朝我胸口一步踏來。

  我的反應還算快,立刻伸出雙手,托住了他的鞋子。

  因為要煉丹,青虛穿得是道家常見的黑布鞋,然而此刻黑霧裹挾,一腳踏下來,竟然如同千鈞重量。

  我雙臂上的骨頭都在呻吟,咔咔作響,然而更恐怖的事情出現了。

  那黑霧竟然如同流水一般,從我們接觸的地方開始流動過來,一股冰寒至極的陰氣開始滲透到我的身體里。我忍不住大聲叫喚起來,感覺靈魂都被猛烈地撞擊了一下,腦海里盡是冤魂鬼怪的哭泣聲。已經對青虛進行一次襲擊未果的金蠶蠱見我如此模樣,立刻往我的身子里面鉆來,這才有一股暖流涌入,神志頓清。

  單人匹馬將青虛所有符兵收拾完畢的虎皮貓大人驟然出現,厲喝一聲,猶如鷹啼。

  它從竹林東而來,展翅從青虛的頭頂掠過。

  一泡熱翔頓時落在了青虛煙霧繚繞的頭頂上,是稀的,嘩啦四濺,而青虛身上的黑霧便陡然淡薄了幾分。“呱……”我聽到它在頭頂大叫一聲,說逆北斗黑魔變?你竟然得到了黑魔的傳承,你……

  虎皮貓大人話還沒有說完,便被一道騰飛的黑煙擊中。

  這黑煙繚繞,將它一身艷麗多彩的羽毛熏成了鍋爐工,而也就是在這一刻,朵朵咬著牙朝著青虛撞來,卻被青虛揮手彈開,慘呼著跌落一旁去。

  青虛的渾身也被一片冰藍色的冉冉薄霧所籠罩,那是朵朵釋放出來的本源之力。

  我趁著青虛應付虎皮貓大人和朵朵,借著金蠶蠱涌入心肺的力量,將他的腳底推開,一番滾動,脫離了他的攻擊范圍。青虛正待追擊,之前出現的那股力量再次襲來,地上的野草、藤蔓和蕨類植物突然發瘋,將渾身黑煙的青虛給盡數纏繞,一路蔓延到了他的腰間來。

  一道綠色的身影從我們的對面出現,浮光掠影一般,由遠及近,終于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翻身起來的我和吐著血站起來的雜毛小道都被這個不速之客給震驚住了。

  她不是應該在青虛左手的錦繡卦囊中么?

  ********

  來人正是有著天使臉蛋、魔鬼身材的小妖朵朵。

  經過了鬼妖分離、麒麟胎孕育重生之后的小妖已然出落得窈窕動人,除了保持以前那美好身材和集清純妖艷為一體的精致面容外,皮膚變得格外的白,牛乳一般。此刻的她臉上卻全是悲戚之色,一雙璀璨若天空星辰的眸子里全部都是淚水,她咬著牙,雙手舞動如同隨風而動的楊柳枝條。

  纏繞在青虛下半身的植物根莖更加狂烈,居然長出了密密麻麻的倒刺,深深地扎進了青虛的皮膚里。

  扎進去了么?沒有!

  青虛之前便是依靠著逆北斗黑魔變中的黑霧,將這纏身的植物給腐蝕,此刻自然熟練無比,渾身一震,那些綠色、黃色的植物立刻消融,往下面開始回縮。小妖朵朵眼含熱淚,咬著牙,與青虛僵持著。

  我完全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腦海亂糟糟:我不知道小妖朵朵從何而來,我們跟青虛打的這一架也許是白打了——我甚至沒有時間跟小妖朵朵說一句話,因為我們現在面臨的,是魔化之后的青虛。

  我咬著牙,提著尖刀,飛身朝著行動受阻的青虛刺去。

  見到我這拼死一刺即將臨身的時候,青虛突然渾身一震,喉嚨中抖動,發出了如同魔鬼般的吼聲:“黑魔降臨……”這話音一出,立刻有力量從不可知的空間中灌涌而出,噴到了他的身上,而他全身的肌肉也開始糾結生長起來,如同電影中的那綠巨人一般,整個人膨脹到了兩米多高。

  我本來刺向青虛胸口的那一擊,妥妥地扎在了他的腹間。

  他的肌肉堅硬得如同大理石一般,僅僅進入一寸,便再難以前行分毫;而就在此刻,小妖朵朵指揮的那些瘋狂植物已然全部被青虛所崩開了去,他已經恢復了行動自由。

  一擊不成,我果斷后撤,一縱四五米。

  然而青虛并沒有朝我追來,而是伸手抓向了懸浮于空中的小妖朵朵。

  小妖朵朵依然和朵朵一般身高,如同縮小了一倍的美人兒娃娃,她臉色悲戚,往后躲閃,然而青虛身上的那煙霧卻如同觸手,已經先行將她給纏繞住,不讓其掙脫。眼看著變成畸形怪物的青虛就要抓住了小妖朵朵,我心中不知怎么的,疼得厲害,毅然翻身前沖,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喝念了一遍九字真言“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渾身驟然散發出金光與檀香,然后堵在了青虛的前方。

  青虛身高兩米二三,肌肉賁起,黑霧纏繞,鬼氣森森,有著巨大的、野獸一般的力量。

  我則擁有著王冠本命金蠶蠱,以及一年以來修持的全身之力,真言加持。

  我們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就在青虛將我撞飛,黑霧滲入我體內的時候,一股從我丹田中爆發出來的不可知力量,將他護身黑魔的煙霧給猛然一震,頓時消潰許多,而我在倒飛的半空中,看到了雜毛小道踉蹌地跑到了剛才青虛停留請魔的那個地方,撿起了一塊緋紅色的玉刀。

  他急速地念著什么,口中噴出的鮮血將這玉刀給浸染。

  一道震天的虎嘯聲從雜毛小道的方向響了出來,巨大的紅光重重地撞在了青虛的身后,轟然作響。

  我眼前一暗,感覺背部終于著了地,一聲嘆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