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三十五章 伏蛟道符,冰雪宮珠

  次日我從無盡的酸疼和虛弱中醒過來,疲憊得甚至都不愿意睜開眼睛,面對這世間的一切。

  虎皮貓大人賜予的大力金剛丸,吹得天花亂墜,但實質上就是一粒土方炮制的興奮劑,而且還不保質保量,有效期提前到來,實在是讓人頭疼——不過要不是這東西,遭受一番酷刑虐待的我和雜毛小道,估計也撐不了這么久。

  只是現在的我,虛弱得連一只小螞蟻都捏不死,渾身的肌肉和手腳都一齊罷了工。

  我努力地睜開眼睛,看到一張嫵媚中又帶著一些清純的俏臉就在我旁邊,瞪著一雙晶瑩剔透的大眼睛,看著我,像貓兒寶石一般,我這才放心,之前的擔心終于煙消云散而去。

  小妖朵朵回來了,而且這小狐媚子也沒有在我睡夢中悄然離開。

  見我醒來,小妖皺了皺小巧的鼻子,說你睡覺的樣子可真丑,像個沒有斷奶的娃娃,還老流口水……

  我一陣郁積,這什么人啊,居然偷看我睡覺?

  一番大戰之后的我自然顧及不了形象問題,能活下來已經不錯了,睡相難看這等小事,自然不做計較。我昨天睡去,夢里面都記得兩個小家伙在我的耳朵邊唧唧喳喳說了好久的話語,轉動腦袋,發現朵朵已然不見,回到了我的槐木牌中,便問小妖朵朵白天住哪里?

  小妖朵朵笑了,說你傻啊?我現在是麒麟胎玉身,可以正大光明地行走于陽光之下,為何還要躲起來?不過,你這槐木牌若是擠一擠,我倒也是可以住進去的。

  我驚訝,感嘆說雖然知道麒麟胎修煉是一等一的厲害,卻沒想到竟然將鬼物靈體的這么多弊病,都給消除了!

  小妖朵朵眨了眨眼睛,說你是不是后悔了,當初要是把朵朵的意識分過去,你的心愿就實現了?

  我搖頭,說不是,這天下間的事情,講的是一個因果,講的是一個緣分,這麒麟胎跟你有緣,所以你才能夠融合,若換了朵朵去,說不定根本就成功不了,煙消云散了。即使不是這般,你和朵朵在我心中都是一般無二的,換作是誰,我都是很開心、很高興的。

  小妖朵朵本來洋溢著笑容的精致小臉一下子就變得紅了一些,沉默了一會兒,將手伸出來,在她的手心處,有一滴水銀一般滾動的輕靈液體,本來還略有一些小妖氣息的她眼圈突然紅了,輕輕地說道:“朵朵昨天跟我說了很多,想不到在我離開的日子里,你們居然發生了這么多事情,每一次,都差一點兒沒有了小命,陸左哥哥,你這個混蛋,居然讓朵朵和肥肥差一點兒沒命,真讓人頭疼啊!”

  我看著這滴銀色水珠,這是在黑竹溝中萬三爺凝結之后給朵朵的,總共三滴,朵朵服用了一滴,金蠶蠱吃了一滴,還剩下一滴,一直留在蚩麗妹送給我的粗瓷瓶中,后來我們被擄,那東西就不見了,想不到居然被朵朵收了起來。

  見小妖朵朵用半責怪、半心疼的語氣嘮叨我,我心中突然一陣柔軟,說你離開的日子里,朵朵和肥肥可一直在想念你啊。

  小妖朵朵點點頭,說我知道。

  我沉默了一會兒,問她:“你走之后,過得怎么樣?為什么會跑到這里來?那葉子,還有丟了的翡翠項鏈,這些都是怎么回事?”小妖朵朵的眼角流露出了一絲悲傷,然后在一瞬間消失了,說我可以不說么?我點點頭,說好的,隨你吧。

  其實我能夠想象得到,無外乎小妖朵朵找到了她的好友糖糖,然后糖糖就被青虛給抓住了,小妖一路跟蹤至此……

  只是我仍然忍不住抱怨她,為何不跟我們聯系,讓我們白擔心了這么久?

  小妖朵朵的眼圈紅了,忍不住滴下了眼淚來:“說了不要問,不要問……我是有苦衷的嘛!”她咬著牙,一副難過得模樣,眼淚掉到地上,竟然凝結成了一顆顆晶瑩透亮的玉石,我忍不住心疼,拍了拍她的肩膀,說好了,一切都過去了,以后我們不要再分開了,不然你這個小惹禍精不知道又捅出多大的簍子來。

  小妖朵朵似乎對我給她安的這個外號十分不滿意,哭著鼻子,又在我胳膊上面,咬了一口。

  這小丫頭……啊,好疼!

  ********

  前來求援我們的總共有七個人,兩人背尸,一人押送青玄,還有四個人則抬著全身無力的我和雜毛小道,在清晨的時候出發,一路上許多艱辛自不必提,走了一半路程,手機終于有了信號,于是林齊鳴總算又聯絡到了第二批救援隊,沒有了那么多辛苦。

  虎皮貓大人是我們這里最舒服的一個,它在昨天的大戰中被震傷了神魂,于是借故不想動,在所有人的艷羨中,被小妖朵朵捧在懷里,在隊伍的最前方輕快地走著。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比如那四個警察,就屬于不明真相的群眾一類。

  他們總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走在隊伍前面的那個小美女,他們不明白為什么昨天見到的那個乖乖小蘿莉為何就不見了蹤影,不明白這兩個一身重傷的小子是怎么堅持下來的,不明白前面那個身高不到一米的小女孩子,為何會有比成人還要火爆的身材——難道是牛奶喝多了?

  他們不明白的事情太多太多,然而出發的時候顯然已經強調過了行動紀律,不該問的不能問,一切行動都需要聽從兩位特派員的指揮,于是他們十分稱職,并不言語,只是默默地趕路。

  我們于中午兩點多鐘的時候出了山,由車子接著直接拖往了影潭市人民醫院。

  經過在醫院的全身檢查,我和雜毛小道身上有多處嚴重挫傷,肌肉、神經、血管受損,骨骼碎裂,內臟也有大出血的現象,特別是我,背上和大腿上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焦黑的烙痕,每一塊好肉,雖然暗里有著肥蟲子在,但是有的傷口還流出了膿水來。

  這模樣,簡直就是從渣滓洞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里面拖出來的一樣,看得旁邊的小護士直齜牙,一陣又一陣地害怕。

  接下來就是治療包扎,處于安全的考慮,我和雜毛小道住在同一間病房,一番忙碌,已是晚上。

  勉強吃過了醫院那沒有味道的晚餐之后,我任由朵朵、小妖和肥蟲子在房間里玩鬧,正準備閉目而眠的時候,病房的門被推開,身穿著黑色唐裝的大師兄陳志程與林齊鳴一同走進了房間里來。

  我連忙坐起來,想要下床,被他們攔住了,勸我好生躺著便是。

  朵朵和小妖都知道這個梳著大背頭的老帥哥來頭很大,乖乖地叫伯伯,又搬來凳子讓大師兄和林齊鳴坐下。大師兄見到兩個小家伙如此懂事,笑得眼睛都瞇起來。

  雜毛小道因為沒有肥蟲子,所以比我要困倦許多,早已睡去,迷迷糊糊被小妖朵朵給搖醒,見自家大師兄就在眼前,不由得百種情緒在心頭,一聲“大師兄”稱呼后,竟無語凝噎。大師兄微笑著摸了摸朵朵的西瓜頭,問我這兩個便是你的朵朵和小妖朵朵吧?上次見面匆匆,未曾留意,如今一見,養得真不錯,有大福運,看來你們兩個總是死里逃生,也不是沒有緣由啊!

  我給他介紹,這個西瓜頭小蘿莉叫做黃朵朵,這個身材一級棒的小妹兒,叫做小妖朵朵。

  這個賊頭賊腦、肥嘟嘟的小蟲子,是我的本命金蠶蠱。

  大師兄哈哈一笑,說有趣有趣。

  他從懷里掏出一張紅線纏繞的黃綠色玉牌、一顆晶瑩透亮的水晶珠子,說大師兄我走南闖北這么些年,也沒有留什么東西在身上,這枚伏蛟道符中鎮壓著一條未成年的小蛟之魂,可用來抵御正道五光之氣,適合妖精所用;而這冰雪宮珠乃慈禧墓陵中挖掘而出,口含之,可鎮神魂穩固,給你這朵朵也是極好的——這兩物,是以前繳獲的,我留著沒用,便算是我這做大伯的,給兩個小家伙的見面禮吧。

  我心中狂喜,這可都是十分實用而且珍貴的東西,也不矯情推托,催促兩個小家伙收著。

  兩個朵朵脆生生地說謝謝伯伯,接了過來。

  大師兄笑得臉上長了花兒,說看到這兩個可愛的小姑娘,讓我都忍不住想著去養一個小鬼了。雜毛小道出言嘆氣說我曾經也這么想的,不過這世上的任何事情,都講究一個機緣,陸左這不沾因果的法子,倒是任何人都學之不來的,所以也只是羨慕而已。

  大師兄拍了拍朵朵的肩膀,說去玩吧,朵朵和小妖便去了窗邊,他說師弟說得甚是,這都是機緣,強求不得啊!

  盡完禮數,大師兄也不再繼續繞彎子,直接開門見山地問,說陸左,你可知道這孫姨是何人么?

  我點頭,說之前便有過猜測,聽說是邪靈教的大人物。我和老蕭也算是久趟江湖的漢子了,竟然被她一招撂倒,別的不說,身手便是一等一的厲害。

  大師兄沉嘆了一口氣,說:“唉,你們倆個,算是捅了大簍子了!”

2條評論 to“第二十卷 第三十五章 伏蛟道符,冰雪宮珠”

  1. 回復 2015/02/08

    雷炙

    葉子叫糖糖,那花是不是叫果果。但我比較想問糖糖的性別。嘎嘎

  2. 回復 2016/02/22

    天上吊下這么大的餡餅

    砸著人怎么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