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二章 茅晉事務所的那些人

  對于成立風水咨詢公司(或者事務所)一事,雜毛小道一開始也并不是很樂意。

  他是一個習慣了漂泊的男人,離開茅山之后的八年里,除了少數地方,幾乎逛遍了祖國的名山勝水,精力總是沉浸在路上的風景、或者沿途大姑娘裙底的風光里,卻從未有駐足停留在某一個地方的想法。然而現在虎皮貓大人得有一個相對較長的沉眠期,長期的漂泊,對于它來說實在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便勉強答應了。

  老蕭唯一的意見,便是若開,便開在東官這地界——雖然相較而言,南方市屬于一線大城市,鵬市是改革開放的門戶,江城乃風景極佳的所在,洪山則是日益蓬勃的新興城市,但終究不如東官來得方便。

  所謂方便,這僅僅是指他個人的特殊愛好,這……我便不好多做評價了。

  這都是小事,顧老板提到了關于風水咨詢公司的股份問題:

  由他負責整個公司的架構、運營、場所、大部分資金和客戶的來源,但是他只要四成,而我和蕭道長以技術入股,平分那六成股份。這個是一個相對合理的股權結構,因為這類公司倘若能夠出名和賺錢,技術和人才,才是最重要、最根本的地方。

  當然,新手上路,所謂的經營和客戶來源,也是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顧老板常年在兩岸三地、東南亞一帶跑,認識的關系都不少,出手闊綽的老板數不勝數,在一開始名氣還沒有打響之前,這些都是咨詢公司穩定收入的保障。我之前就已經把城郊那套房子掛到了房產中介去,這幾天都有電話打進來,如果真的確認的話,我可以將那套房子賣了,把這筆錢和手里的余錢投進來——既然是股份制公司,自然沒有讓顧老板一個人出資的道理。

  談到經營項目,這跟雜毛小道金陵那個朋友郭瞎子所辦的公司相似,又有所不同。

  最開始自然是扯起虎皮拉大旗,弄幾個什么“全球著名職業風水學家”、“全球易學百強精英”、“全球人居環境風水高級策劃師”之類的金字牌匾,然后搞些中國周易學院的榮譽教授證書,這些軟實力搞完之后,再開辦一些陰陽宅風水布局、擇吉選日、八字算命等和雜毛小道擺攤算命一般的項目,只不過游擊隊變成了正規軍,而且還在工商局注冊,成為了有執照的忽悠大師。

  這些自然是雜毛小道所擅長的,除此之外,還可以承接一些比較特殊的項目,比如辟邪驅鬼、兇宅異靈、開光祈福、破妖解降之類的,這些都是可以發展、而我又能夠勝任的。

  再有一些易學培訓項目,這些都是需要成名之后,才開始慢慢進行的。

  所謂項目,都是我和雜毛小道擅長的,而且我們也算是經歷過風雨的人,談起這個來,滔滔不絕,頭頭是道,至不濟,我們還有時睡時醒的虎皮貓大人坐鎮,更有吉祥三寶相伴,跟組織的關系也還算是親密,自然也不會出什么問題。我們和顧老板聊得投機,時不時發出一聲聲大笑來。

  顧老板新任的助理阿洪是東北人,三十來歲,我聽顧老板提過,曾經在拱衛京畿的萬歲軍中當過兵,具體什么兵種不知曉,阿洪這個人嘴嚴實得很,而且拳腳實在不錯,平常一個人對付六七個古惑仔,是十分輕松的事情。就因為如此,秦立走后,便提拔成助理,隨時跟著他辦事。

  萬歲軍是我軍戰斗序列中第一支機械化部隊,里面出來的人,自然不是大老粗,所以他也能夠勝任文職工作。

  不過聽到我們這些封建迷信的東西,飽受熔爐鍛造的他忍不住流露出了一絲鄙夷的神色。

  當然,他也是個知道輕重的人,這神色一閃即逝。

  當晚我們相談甚歡,一直到了半夜兩點多才散去,顧老板在山莊租了一棟木屋住下,離開的時候阿洪忍不住地感嘆,說老板,你這兩個朋友精力充沛就算了,那兩個小孩子鬧了大半晚上,還沒有睡覺,倒是讓人覺得奇怪啊……

  聽到這話,顧老板臉上的肌肉一陣跳動,不解釋,只是呵呵、呵呵地笑著。

  與顧老板最終敲定了整個方案,我們這個即將成型的風水咨詢公司正式更明為“茅晉風水咨詢事務所”,以工作室的形式成立,由顧老板出大部分資金和人員,我投入少部分資金意思意思,事務所掛靠到顧老板名下的貿易公司,股權為顧老板四成,我和雜毛小道各三成,駐地租用了東莞南城第一CBD中的一處剛剛倒閉的小外貿公司,人員構成除了我和雜毛小道之外,還有工作前臺一名,事務助理兩到三名,公共事務專員一名,財務一名。

  小公司,人也就只有這么多了。

  在得到我們的準確答復之后,顧老板開始動用起他的人脈關系開始辦理公司的注冊登記。按理說他多少也是一個身家不錯的大老板了,然而對這件事情的熱心程度,著實有些超越他的身份,不過我和雜毛小道有傷在身,也不樂意多動,自然也便樂得自在。

  我們在那休閑山莊足足待到了二十幾號,感覺身上行氣不再滯澀,通體舒透,而兩個朵朵受到的創傷也終于舒緩過來的時候,終于在阿東的催促下出了山門。

  跟往日一樣,樂不思蜀的肥蟲子讓我們好是一通找,最后還是小妖朵朵親自出馬,揪著這家伙腫脹的尾巴,回到了車子里來。看著自由行走于陽光之下的小妖朵朵,我心中那讓朵朵重見光明的心思便如野草一般,更加地蔓延起來——雖然有大師兄贈予的伏蛟道符隱匿氣息,但是小妖這模樣實在太過扎眼,所以她早在影潭的時候便在我們要求下,變成了一個八九歲的漂亮女孩子,對外便稱是我的小表妹。

  依舊精致嫵媚,只是那波濤洶涌變成了可停可落的飛機場。

  不過她這一番改變,依舊是讓人覺得眩目,而且這般美艷嫵媚的蘿莉模樣,似乎更加……可人?

  阿根帶著新女友回老家過年了,而我則和阿東、孔陽、阿培以及苗疆餐房的一眾工作人員在洪山過了春節,08年的除夕雖然沒有在家中,但是過得還算熱鬧,我們這些在異鄉漂泊的人在餐房里推杯換盞,不少人喝得酩酊大醉。酒宴過后,許多人圍在一起看春節聯歡晚會,而我則一個人坐在餐房門口,給家里打完電話之后,望著滿城絢麗的煙花,突然間就想起了某個女生來。

  不知道她在哪里,不知道她過得怎么樣……開心么?快樂么?還是如我一般,黯然神傷?

  我們的愛情便如那絢爛而又易冷的煙花,如此美麗,如此短暫。

  ********

  感傷只是暫時的,它總發生在你寂寞的時候;回到現實,依舊還有著大把的事情需要去做。

  年后的我每天都收到許多聯系、不聯系的朋友的短信電話,家鄉的朋友一切安好,那些同學依舊忙碌,萍水相逢的工友們早已杳無音訊,而最近認識的生死朋友卻熱烈了許多。因為同城的緣故,我和掌柜的走得很近,隔個把星期就要聚一下,大師兄也在百忙之中打電話過來,告訴我集訓營的事情,大概集中在三月末,他已經幫我填交申請了,到時候通知我過去。

  還有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是雪瑞打電話給我,說她考慮了很久,決定在翻年過后,去一趟緬甸寨黎苗村,去見一見蟲池繭人蚩麗妹,將她的眼睛治好,問我意見怎么樣?我自然說好,問要不要我陪著去一趟?雪瑞沉默了一會兒,說不用了,她師父會陪她一起去的。

  我想了想,說如有可能,還是不要帶你師父去的好。

  雪瑞冰雪聰明,知道我話里面的意思,說她會仔細考慮的。

  日子一天天過去,以雜毛小道和我的籍貫為名的“茅晉風水咨詢事務所”,終于在正月初八悄然開張,財務、公共事務專員和前臺都由顧老板負責招聘,而跟我們跑腿打雜的三個事務助理,則是由我們親自找的。

  聽說我自立門戶,以前在飾品店的老萬(萬全勇)立馬過來投奔,都是老手下,而且他跟雜毛小道又臭味相投,于是便算了一個;豫北十七羅漢剩下的獨苗苗的小俊在影潭接受了幾天調查之后,回到家鄉,無事可做,因為跟我們有聯系,便過來幫襯一二,算是第二個;最后還有一個,是雜毛小道去街頭拉來的一個四十多歲的算命女先生,叫做張艾妮,算是擴充一下主要業務。

  隊伍算是拉起來了,就等著開門做生意了,然而當顧老板帶著他招聘的三個人過來的時候,卻是讓我大吃一驚——財務叫做簡四,是個綽號叫作貓兒的萌妹子,公共事務專員是個三十多歲的精干男子,叫做蘇夢麟,是顧老板以前身邊的馬仔,而讓我驚訝的,是那個漂亮的前臺美眉。

  居然是我之前的房客張君瀾。

2條評論 to“第二十一卷 第二章 茅晉事務所的那些人”

  1. 回復 2014/12/12

    茅晉風水咨詢事務所

    好挫, 想改個拉轟的名字

  2. 回復 2014/12/18

    大師兄

    張艾妮 莫非是老鄉小妮?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