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三章 劍名雷罰

  看著這個據說長得很像陶陶的女孩子,我實在有一些無語:這莫非就是前世注定的孽緣?

  然而小瀾并不知曉這些,當她見到頂頭上司居然是我和雜毛小道,興奮得差一點兒跳起來,眉目都舒展了,喜笑顏開,艷光四射。不過顧老板確實一個察言觀色的主兒,見我和雜毛小道變了臉色,而以雜毛小道最為尷尬,便在開工飯席間的空隙,在衛生間攔住我,問怎么回事?

  我并沒有全說,只是將這里面的一些緣由講明,顧老板十分無奈,問這人到底要不要用呢?當時招人的時候看這小姑娘又漂亮又機靈,只當是給你們發福利,沒想到還有這么一出戲……

  我也無法做主,便問雜毛小道,他沉默了一些,說紅塵因果,世事相連,既然已成定數,便不要再去刻意更改了。我點頭表示知道,但總感覺這小子似乎有一些暗喜——難道是我的錯覺?

  茅晉風水咨詢事務所位在CBD一棟高層寫字樓的十一層,空間還算很大,我和雜毛小道有專門的辦公室,還有財務室、會議室、咖啡茶水間,以及前臺接待處和辦公大廳,人少,便寬松一些,雖然因為工作性質的緣故,整體裝修有些偏老氣,也有一些宗教色彩,但是站在辦公室里往外望,居高臨下的感覺確實很爽,意氣風發。

  對于事務所的人員構成,我十分滿意:公共事務專員蘇夢麟負責處理政府、客戶以及日常的管理事宜,他是顧老板派來做聯絡的,相當于三把手,這個人我以前就認識,是個精明而知分寸的人,嘴也嚴,對于顧老板肯放他過來,我十分意外;簡四雖然看著年輕可愛,但在業務上卻是一個熟悉的老財務,相對于這個沉默寡言的行業作風來說,實在是不錯的妹子;小瀾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聲音甜美,說話有一股勾人魂魄的味道,無論是做前臺充場面,還是做客服接電話,都是一流的選擇。

  至于我們手下的三個事務助理,更是各有千秋。

  老萬這個老油條,因為興趣的原因,對珠三角幾個城市熟絡得很,又是個知趣的人精,知根知底,用著妥當;小俊雖說有一些前科,但這幾次生死下來,對我和雜毛小道倒是很崇拜的,會開車,也會開槍,旁門左道的東西懂得也多,對于古物的了解也不俗,辦事老練,最關鍵的是虎皮貓大人看上的,自然不錯;算命女先生張艾妮,外號鐵嘴張,是雜毛小道以前在街頭擺攤時遇到的朋友,無師承,自學成材,學得雖雜亂,但是口才不錯,忽悠人是一把好手,所以雜毛小道請她過來鎮場面,除了保底工資之外,還有分成,待遇一等一的好。

  事務所一開張之后,并沒有什么生意,主要還是因為我和雜毛小道這倆老大在這地界沒啥子名頭。

  不過我們也不擔心,做這一行,講究的是一個“悶聲發大財”、“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行業口碑這東西,需要用案子來慢慢累積,口口相傳的,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且也不需要搞得家喻戶曉那么高調,只要某些有實力又有需求的潛在消費者知道,便算是成功了。

  因為有這顧老板這個關系戶,我們高枕無憂,除了每日由雜毛小道給我們講些命理課程之外,便是對辦公場所進行風水改造,添置些行頭。

  如此晃晃悠悠到了二月中旬,雜毛小道講得煩膩,接到小叔的電話,說他托人做的那柄雷擊桃木劍,那老師傅已經加急完成了。小叔告訴我們,說老師傅做了一輩子的道劍,平生最得意的作品有三,這桃木劍便算是第三把。他制完這劍之后,意興闌珊,整個人都垮了,便決定收山不做了。

  雜毛小道興奮得很,立刻帶著小俊乘飛機北上,去取那雷擊桃木劍。

  我并沒有跟著一起去,畢竟家里面總還算是有一攤事情。小妖的身份問題已經得到了解決,這件事多虧了趙中華,這破爛掌柜的以前混跡于秘密戰線,多重身份是必須的,所以托了關系,幫小妖落了戶,孤兒院出身,由掌柜的一個戰友領養,大名叫陸夭夭。如此行走于市井之中,倒也不怯什么,只是說到上學這個問題,小妖朵朵無比厭煩,抵死不從,成為失學兒童,每日混跡于事務所里,讓人詫異。

  她不愿,可憐朵朵還想著上學,她在修煉和做家務的空閑之余,還拿著小學一二年級的課本在學習。

  小妖當學生不行,卻是個好為人師的性子,她也搞不定算術、英語什么的,然而古文卻是一級棒,整日督促著自己的小姐妹背誦百家姓、千字文,還有那弟子規,瑯瑯上口,真的不知道這個草木成精的小妖精,國學怎么這么厲害的。

  悠閑的時間總是很短暫的,到了三月上旬,顧老板那里就逐漸來了生意,不過都是些家居風水布局、八字算命、解夢轉運之類的事情,這些雜毛小道頗有研究,便都由他出面解決。

  然而因為都不是什么時效性的單子,風評的好壞,一時半會是看不出來的,不過人靠衣裝馬靠鞍,我之前對把地址選在這租金超貴的CBD辦公樓而不是尋常的街頭巷尾十分疑惑和不解,直到客戶來到事務所,看到這大氣中又帶著莊嚴沉重的裝潢,看著那些飛揚的黃符紙、五色令旗、旗幡以及讓人賞心悅目的玄學風水法陣布置和構局,都不由得高看一眼。

  當他們看到雜毛小道辦公室里那琳瑯滿目的榮譽證書、牌匾以及他自書的“道”字條幅,皆都深信不疑起來。

  一身白色唐裝的雜毛小道裝起波伊來,簡直是惟妙惟肖,寶相莊嚴,讓人信服。

  他一天只做三個案子,多了就排在明天,明天排后天。這便是易學大師的架子,必須端著,跟蘋果公司的饑餓銷售原理,是一樣一樣的。當然一開始自然不會有這么多,這便當作是一種規矩,先立在這里。他老人家畢竟不會整日坐班,除了那血虎紅翡之外,又多了一把名為“雷罰”的桃木劍,需要溫養。

  況且,東官這花花世界,無數銷魂羅帳、粉紅骷髏,需要他老人家去護理。

  然而讓我疑惑的也正是這里,放著小瀾這七分大美女在事務所里讓老萬和小俊垂涎調戲,自己卻每日晚上出去燈紅酒綠,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過這些都不是我所需要考慮的問題,香港那邊的市場已經呈現了飽和的狀態,整個行業都十分成熟了,顧老板即時是舌燦如蓮,也招不來太多的客戶,東官以及珠三角這邊也是高手如林,市場大多都已經被占領。不過這世界上只要有人,便會有鬼,也會有人疑神疑鬼,這便是商機,所以幾個星期下來,生意倒也還算是有,只是慘淡。

  現如今,酒香也怕巷子深,何況是這類講究口碑的風水咨詢行業呢?作為合伙人,面對著開張一個月來的慘淡生意,我開始有些頭疼起公司的經營狀況來,對攤子鋪得過大的現狀,心有疑問。

  然而真正的轉機出現了,應在了雪瑞的父親李家湖身上。

  當得知我們搞了這么一個事務所之后,李家湖后悔莫及,揚言要追加資金入股,顧老板自然不肯答應,兩個中年老狐貍一番交鋒之后,顧老板終于答應讓了一成的股份給李家湖,讓其做了一個名譽股東。

  得了股份的李家湖立刻開始發揮自己長袖善舞的手段,游說他們李家關聯的一部分家族企業和各子公司,與事務所簽署了顧問合同,給事務所帶來了第一筆真正可靠的大單,同時他還向東官一家正在籌資興建的樓盤極力推薦了我們,那家房產公司老板是李家湖的老朋友,迫于顏面,于是便答應了。

  這個時候的顧老板才算是真正的喜笑顏開,見人就說,像李先生這樣的戰略投資者,越多越好。

  于是三月份我們就開始忙碌起來,老萬跟著我,小俊跟著雜毛小道,四處跑,剩下鐵嘴張坐鎮公司,而小妖朵朵則也霸占了我的辦公室,將這房間弄得跟花房一樣,玻璃幕墻上裝著三層厚厚的窗簾,經常和朵朵留在這里,一起看鬼電影;偶爾她也會調戲一下這里的工作人員,讓他們的神經變得粗大。

  當然,如果碰到比較難纏的主顧,她也會出面來解決,往往一語中的。

  這樣忙碌的日子是充滿挑戰的,也是讓人懷念的,那個樓盤的風水策劃是我和雜毛小道一起做的,我跟著也學到了很多堪輿的學問和實踐,到了真正開建的時候,我們總算是閑了下來,松了一口氣。不過等簡四給我簽報銷發票的時候,這才發現我的辦公室這生機盎然,才發現這些好多死貴死貴的音響和投影機,花了多少錢。

  天啊,這小妖朵朵都學會網購了!這可讓人怎么活啊?

  三月下旬的一天中午,我握著一堆單據,對小妖和朵朵兩個小屁孩子進行了一番語重心長的批評,并且闡述了艱苦創業的必要性,說得口水快干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面有夸張的吸氣聲。我將門打開一條縫,看見一個扎馬尾的干練女人和兩個膘肥體壯的保鏢,正簇擁著一個戴著墨鏡的漂亮女人,出現在了茅晉事務所里。

1條評論 to“第二十一卷 第三章 劍名雷罰”

  1. 回復 2014/12/12

    陸夭夭

    這么窮還學人養鬼,傻波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