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二章 酒店失竊

  這是我在2008年,第一次跟人民警察打交道。

我發現自去年九月份起,我就反復跟他們糾纏,不斷糾葛。

  我可以說我很倒霉么?——好吧,我很倒霉,當然這一次,是我主動招惹的他們。

  警察告訴我,說我昨天拜訪的胡先生一家發生了人命案,植物園被毀壞大半,而且當晚還有一株價值上百萬的花草被偷,這花草,正好是我昨天去找他探詢的那株,所以我有一些嫌疑,需要調查了解一下。兩人說明了來意,問可以進行調查了么?

  我說當然可以,這是每一個公民的義務。

  我們四人回到了我開的房間,然后在沙發上完成了調查。我言明,我確實于昨天在朋友的帶領下去找過胡先生,而且目的也是想看一下那株十年還魂草。但是胡先生藏得嚴實,并沒有見著,他昨天聲明這株草值一百萬,而且已經賣給了一個來自日本的商人。在提出見一下這植株未果的情況下,我把那個朋友送回鵬城,而我則在江城逛了一天街。

  “晚上你在哪里?我是指今天凌晨3點至5點這段時間里?”

  我和蕭克明對視了一下,那個提問的警察皺了一下眉頭,說有串供的需要么?我連忙搖頭,說不是,不是,怎么可能。我們昨天晚上去了附近的XX夜總會,一直玩到了凌晨4點半才返回的酒店。我對面這警察明顯就有些不相信,說你確定?

  我說我確定,我旁邊這個也在場。

  他看著我和蕭克明真誠的臉,摸了摸胡子,問除此之外,還有沒有別的證人?

  我想了一下,說有,就是XX夜總會的安保部主管劉明。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說我們會去調查的,我說沒事,盡管去問,但是事先聲明,我們只是去那里喝酒唱K,別的事情什么都沒干哦?他不相信,說鬼扯,但還是結束了談話,旁邊負責記錄的那個年輕一點兒的警察把記錄紙遞過來,讓我瀏覽一遍后簽字。我掃了一眼,沒有出入,然后龍飛鳳舞地簽了一個“陸左”,問訊的警察看了看我的簽名,說字倒是蠻飛舞張狂的。

  我謙虛,說沒讀過什么書,但是學過幾天的草書,后面的簽名都是在工廠里面打工時寫報告練出來的,為了效率,難免有些潦草,莫見怪。他見我說得陳懇,點了點頭,說了句XX夜總會那地方,藏污納垢的,最好少去。站起來,他跟我握手,說調查基本結束了,這兩天最好不要離開江城,要隨傳隨到。

  我心急回東官找配合的藥草和材料,哪里能等這一天,于是說能不能冒昧問一句,這到底怎么啦?我還急著回東官去照顧生意呢?再有,也沒幾天半個月就過年了,離家漂泊,總是要回家看看爹娘的,在這里晾著也不是這么回事啊?

  他沒理我,只說讓我等著,然后帶著助手離開了。

  兩人走后,蕭克明慫恿我一起去看一看昨天在植物園中間的那玻璃罩房里面,到底是什么怪物。他說你不是沒見過妖么?那玩藝紅光沖天,遍地都是小孩尸骸,養了一堆鬼娃娃,絕對就是妖。這時已經是晚上5點多,天色晚,我一見夜幕降臨,黑黑地,就想起今天凌晨那一片的鬼娃娃浮立著、面無表情的看著我,紅眼睛的還在說“帶我回去……”之類的話語,心中就打冷顫,不想去。

  正好劉哥打電話過來,說起了與他老板段叔吃飯的事,于是就推說了明天再去。

  傍晚七點,在江城某個最著名的海鮮酒店包廂里,我和雜毛小道見到了夜總會的幕后老板、也是江城很著名的民營企業家段天德段叔,陪客有夜總會的安保主管劉哥、夜場經理楊懷安以及一個一臉僵木、耍酷的英俊男子。

  段叔年逾五十多歲,眼睛炯炯有神,是一個典型的南方商人形象,說話聲音洪亮,精力充沛,喜歡用手勢,喜怒不形于色。他臉上一直有著笑容,和善、親切,但是我知道在這個城市最繁華的地段能夠開上這么一家規模的夜總會,必須是手眼通天的人物,暗自留心。入了席,基本都是雜毛小道在應酬這老狐貍,我只管吃菜。

  前面提過,我是一個吃貨,對食物的熱愛已經超過了一般人的境界。但是我不挑食,稀粥咸菜也吃得,山珍海味也吃得,尤其愛吃肉。上一次吃請,是在老家的局子里剛放出來,馬海波和楊宇請我吃的飯,當時還被黃菲給灌醉了,而后大魚大肉的宴席吃過幾次,都是請別人。面對這一桌子龍蝦扇貝、魚翅海鮮,我哪里控制得住手腳,一瞬間,面前的澳洲大龍蝦就被我消滅了一半,惹得與雜毛小道親切交談的段叔、楊經理不斷側目。

  我不管,只吃,因為太好吃了,我會告訴他們我平生沒吃過大龍蝦么?

  好吧,麻辣小龍蝦我倒是吃過一些,拉了一個星期肚子(那是有金蠶蠱以前,而后,我除了與人拼斗受傷外,基本不會生病)。

  雜毛小道淡定地聊天飲茶,臉色平淡,仿佛得道高人,但是他的余光可恥地出賣了他——這廝不斷的瞟著我前面的大閘蟹,喉頭微微蠕動。他也餓,但只是偶爾飲湯、吃一筷子的素菜清湯,就是為了表現自己的清高。我心中暗笑,說這廝連色都不忌了,好裝個什么大尾巴狼?——不過,貌似道士是可以結婚生子的,這比經過道學家改革過后的佛教,要顯得有人性多了。

  在佛教的發源地印度,寺廟里,貌似也有廟妓一說。

  聊休閑養生、聊教派傳承,聊命理學究,聊畫符念咒、驅鬼降妖、祈福禳災……雜毛小道端的是好口才,這人要是投胎到了美利堅合眾國,說不得也要混個議員之類的大人物,段叔見多識廣,精明果斷,也難免不被他所吸引,頻頻點頭。其與人皆被侃得頭暈,唯有那個冷臉帥哥一如平常的淡定。他是段叔的安全助理,像是當過兵的人,不說話,但是跟常人不一樣。后來劉哥在席間跟我介紹,說是個脫北者。

  他看了我一眼,眼神銳利如刀,只一下,我的后脊梁骨就生出涼意來。

  是個殺過人、見過血的厲害角色啊。

  宴席過半,段叔轉而朝向了我,問我的一些事情。我只說我是跟蕭大師打雜的,學習學習。他點點頭,說陸左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小劉跟我講過了,你的道行還是蠻高的。

  飲宴完畢,我擦了一手油,吃得肚子生疼,撐得慌。段叔與雜毛小道相談甚歡,十分投機,然而他是個日理萬機的大忙人,于是約定日期,改日再談,他由那個叫做樸志賢的男人陪著,先行離去。段叔一走,雜毛小道便松了一口氣,問被我吃完的澳洲大龍蝦,能不能再上一份,陪著的楊經理和劉哥自然說沒問題。

  吃完飯,雜毛小道被邀著再去逛夜總會,而我則推辭,趕回酒店睡覺。

  回到房間,走進去,行李、床、柜子被翻得一片散亂。我大吃一驚,居然有人在這里來偷東西?我立刻叫來酒店方,責問怎么回事。來的是住房部的經理,也很吃驚,連忙問我丟失什么貴重物品沒有,我查了一下,我錢包手機鑰匙都是隨身攜帶,行李里都是些衣服襪子洗面奶,散亂丟棄,丟倒也沒丟什么。

他問有沒有得罪什么人,或者丟了什么東西?

  我立刻想到是不是被人盯上了,還在我還夠謹慎,早上就把十年還魂草栽到了公園里。

  是誰呢,警察么?

  不可能,他們要是想搜,下午那會兒就直接看了,或者偷偷的搞不讓我知道,這不更好?

  難道是植物園的主人胡金榮?我倒是沒有聽到關于他的消息。又或者是別的什么人?我不再想,立刻撥通下午那個申警官留給我的號碼,給他說起失竊的事情。他哦了一聲,過一會兒,說失竊的話還是報案吧,不用找他們,找附近的派出所。

  我勒個去,這個申警官搖身一變,成了有關部門了。

真不負責!

  我問這個客房部經理,說能不能查一下樓道里的監控錄像?他說可以,但是要等派出所的民警過來,我立刻不干了,跟他講,你就說行不行?行,好,那我們去看看到底是誰偷了;不行,那么我就給這酒店所有的住客講一講酒店失竊、你們不作為的事情。

  他果斷選擇的第一方案,連說好、好。

  我們來到監控室,調取資料,結果沒一會兒,他們的工作人員很遺憾地告訴我們,監控的資料被刪了……

  我坐在沙發上,閉上眼睛,感覺頭上似乎有一張大大的網,朝我身上撒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