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五章 媽媽與孩子

  關知宜是一名老戲骨,演繹過很多膾炙人口的角色,最常出演的,就是天真無邪的純情少女。

  然而在說到自己從來只吃素的時候,我卻從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慌亂。

  對于一個演了十幾年戲的演員來說,這簡直是一件很離譜的事情。唯一的解釋,是關知宜其實自己知道答案,而且這個疑慮一直壓在她的心頭,所以才導致了她如此失態。我沉默了一會兒,沒有說話,隔著寬大辦公桌的我和她之間便有了一些距離,這氣氛凝重,如死水一般。

  過了好幾分鐘,我才沉聲對她說到:“關小姐,你既然能找到我,說明你對我也還是有一些信任的,你應該也知道,諱疾忌醫這種事情,最受傷的恰恰是你自己。我坦白跟你講吧,你身上的黑氣很濃重,凝而不散,倘若不及時解決,只怕你不但星途坎坷,而且還會有性命之危——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從來不像普通風水算命先生一般亂打誑語,讓你恐懼,你若不信,自可以找別家高人,也能一知。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放下自己心中的負擔,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我說清楚講明白,這樣我才好幫你。”

  關知宜看著面嫩的我,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

  我見她這般模樣,沉吟了一下,說你是不是在最近的一段時間里懷了一個孩子,然后又因為某些情況流產了?

  關知宜渾身一震,難以置信地看著我,說你怎么知道的?

  我搖搖頭,說這些并不重要,你所有的事情我都不關心,不過既然你過來找我了,我就有責任提醒你:你說你吃素,這個我相信,然而在近期內,你應該吃過了一些不太干凈的東西,所以才會導致一系列情況的發生,至于是什么,我自己或有猜測,但還是需要你來跟我講明,不然出來的結果和處理方法,南轅北轍,到時候反是污了我的名聲,實在不美。

  見我一副言之鑿鑿的表情,關知宜覺得自己所有的偽裝和面具都被我一下子給撕開,心中的防衛頓時失守,又或者是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于是痛哭失聲起來。

  聽到關知宜的哭泣,她留在外面的助理頓時一陣緊張,連忙敲門來問小宜,怎么回事?關知宜失態地朝外面大吼,說滾啊,不要在門口偷聽。敲門聲立刻停止,腳步遠去,我從抽屜里掏出了一盒紙巾,推到了她的面前,關知宜的淚水將臉上精致的妝容沖花成了一團,趕緊抽出紙巾來擦眼淚和鼻子,一邊喃喃自語,說我其實是很想要那個孩子的,我不是故意的……

  我嘆了一口氣,說關小姐,我們不談這些,你跟我把事情談一談吧?

  關知宜終于控制住悲傷的情緒,深吸一口氣,開始跟我講起她的故事:關知宜在演藝圈中廝混了十來年,與這許多藝人、相關從業人員和所謂的上流名媛形成了一個既開放又狹窄的交際圈子,這里面的故事許多,暫且不談,在一次酒吧聚會里,她認識了一個叫做舒嬌的富商女公子。這女公子是英國留學回來,花樣繁多,很快就成了她們這個圈子里的潮流人物,關知宜和舒嬌一來二往,便熟悉了。

  玩得久了,關知宜就漸漸地發現舒嬌跟往日的姐妹淘,有一些很大的不同來:比如舒嬌很少白天出現,即使出現也總包裹得厚厚,戴著寬大的太陽鏡,比她還有明星范兒……當然,她們在一起,大部分都是派對或者酒吧,并不是很在意這些細節。

  關知宜有一個緋聞男友杜宇峰(化名),也是一個明星,雖然一直沒有承認,但是兩人其實已經同居了。

  在今年九月份的時候,關知宜的月事沒來,通過檢查知道自己懷孕了。這個消息對于一個當紅女明星來說,無疑是一件驚天噩耗,更重要的是杜宇峰根本沒有做好結婚的準備,在得知消息之后一直推諉,甚至責問她為什么沒有做好安全措施。于是兩人為此大吵了一架,陷入了冷戰狀態。

  關知宜想打掉這個妨礙她事業發展的孩子,然后將那個負不起責任的男人給一腳踹開,。

  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就傳到了舒嬌的耳朵里——這個圈子,本來就不大。

  舒嬌在某一天夜里找到了關知宜,跟她說有一個辦法可以讓她容顏常駐、保持青春,問她愿不愿意干?

  要知道,對于她們這些女明星來說,沒有什么比“容顏常駐”這幾個字更讓她心動的事情了——享受了萬人歡呼崇拜的虛榮,倘若如那些過氣女明星一般變得默默無聞,無疑是一件讓人痛苦的事情。而這些年來,為了讓自己保持美麗,她暗地里做了許多手術,對自己的身體進行了破壞性的開采,付出了超出常人的想象。

  聽到這個消息,關知宜的第一反應,便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在一番女人之間的交鋒后,關知宜終于得到了這個能夠讓自己容顏常駐的法子,便是在把自己的胎兒打掉之后,將其用十多種秘藥進行炮制,合湯服用,將其濃郁的生命力,轉移到她自己的身上來——如此這般,毫無一點兒排斥感。關知宜在得知了這個方法之后,十分震驚,根本就不相信,然而舒嬌卻告訴關知宜,說她是英國靈學研究會克魯克斯先生的學生,這法子絕對靈驗。

  關知宜翻來覆去考慮了好幾天,終于忍不住誘惑,在一個星期天,喝下了由海龍、虻蟲、鹿角、瓦松、狼背蜘蛛毒囊、葶藶子等十幾種藥材炮制出來的湯藥。

  當然,這里面最主要的一味食材,是剛剛從她子宮里刮出來的那未成型的小生命。

  服用之后,關知宜感覺自己整個人都煥然一新,精神奕奕,一下子都差不多年輕了六七歲。她對舒嬌感謝不已,緊緊抱著這好姐妹哭泣。舒嬌告訴她,喝完這湯僅僅只是第一步,她還需要經常找些新鮮的胎盤來,與花椒、蜂蜜、青米和長流水同燉,如此這般吃下,定會越來越年輕,到了五十歲都如同鮮花一般的年紀。

  關知宜照著做了,發現自己的容顏煥發,皮膚如同少女一般嬌嫩,眼角的皺紋也逐漸消失了,緊繃,乳房也上翹了……她開心極了,人氣越來越旺,片約不斷,經紀人那里的通告堆疊如山。

  于是她忙了起來,兩岸三地到處跑,片場、商演、錄音棚……關知宜開始愛上了胎盤,她知道這東西學名叫作紫河車,是大補的中藥,她通過黑市,總能夠從醫院里購買到新鮮的胎盤,然后用舒嬌的法子燉著喝;有的時候還會加一點兒冰糖,或者人參,她還會不動聲色地把這湯,分享給家人和朋友。

  一直到12月份,她開始頻頻做噩夢,出現了她跟我說的那種種跡象。

  然而這個時候,她想著去找舒嬌,卻發現這個富商女公子已經去了英國,不管她通過什么手段,都聯系不到她。這個時候的她才開始慌張起來,四處找人,卻沒有用。不過她所遇到的倒也不是很嚴重,而且實在難以啟齒,工作又太過繁忙,所以她只當作是隱憂,不做追究。

  ********

  關知宜說完這一切,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如釋重負。

  整個過程中除了作導引的話語,我并沒有參與太多,而在這美麗女明星性感紅唇的一張一合間,我有一種錯覺,這貝齒銀牙似乎變成了無數細密而尖銳的牙齒,如同那鬼娃娃一般。沒有敬畏,所以人才會如此放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而關知宜在法律上來說,并沒有什么大錯,我也不好多做評價,安心地聽著,等她講完之后,我對她說你躺下吧,我幫你問靈。

  關知宜問我什么是“問靈”,我回答說據我大概地估計,應該是你那個未曾來到這個世間的孩子,懵懵懂懂中殘留了一絲怨力,本來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消逝的,然而因為你吃了太多的胎盤,里面蘊含的先天生靈之氣,將這絲怨力給留下,并且茁壯成長起來,所以你才會經常聽到哭泣,聽到小孩子玩鬧的聲音,我將會通過一些手段,把那怨靈從你的心靈中激發出來,問詢因果,然后將其超度。

  關知宜又驚又疑,問這就是我聽到小孩子哭泣的原因,也是我老是被鬼壓床的原因?那么,我為什么總是會夢見有一個和我一般模樣的女人,在床下面冷笑呢?

  我嘆氣,說你后悔過么?

  她哭了,說后悔。

  我說這便是了,那個女人,就是你的后悔。她又問,說既然那嬰孩兒已經成形,又是哭又是鬧,卻為什么沒有來害我?我沉默了,這一次的沉默顯然有一些長,讓關知宜顯得十分疑惑。見她這般模樣,我長嘆了一口氣,說雖然你從來沒有把它當作是你的孩子,但是它……卻一直把你當媽媽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