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九章 肥蟲子再下一城

  李永紅的一聲“且慢”,將所有的人注意力都轉移到了他的身上來。

  我抿了一口茶水,只見這個面帶威嚴的男子站了起來,朝著我們拱手,朗聲說道:“前番曾聽人言,南城第一國際茅晉事務所的兩位主事人,雖然初出茅廬,然而卻是一身好本事,想要邀來給同行們長長見識,如今一觀,確實是名門之后,大家之言,實乃我們這個行業的福分;既然已經見過,那么我也就滿足了,風水青囊之道,講究的是天人合一,和諧自然,至于所謂‘推敲八字,進而識人’,此為小術,勝不足以驕,敗不足以餒,我們金星便不參與了……”

  他這一番話說得大氣,而且也承認了我們在此處開堂子的資格,我和雜毛小道都站起來,拱手為禮。

  李永紅說完這一番話,與我們回禮之后,便坐下來喝茶,直接就置身事外起來。

  朱能的臉色數變,十分難看,瞧向了吳萃君,這女人也是個好勇斗狠的性子,而且我們搶的也是她的生意,自然沒有弱這名頭的道理,冷聲哼笑,說這比斗雖說是小術,但是以小見大,也確實是有一番道理的,金星瞧不上,我萃君顧問公司在這方面,卻還是有一些自信的……

  好!好……周圍那些伸長脖子看熱鬧的人,紛紛起身叫好,激動地等著看好戲。

  有穿黑衣的工作人員開始下來收集八字,有人肯寫,有人卻猶豫,一時間好是一番熱鬧。

  老萬在旁邊看得著急,在我耳邊輕問,說陸左,你們可有把握?這些寫八字的人,你們根本就不認識,哪里能夠憑著年、月、日、時的數據,來確定是誰是誰?這些家伙看著都是四五十歲的樣子,就算是火眼金睛,想要找出這人,只怕也要頭疼啊?

  小俊也壓低聲音,說是啊,他們在這里開門做生意這么久,這里的客人估計都有在他們那里留有檔案,心中有數,無須卜卦算計,到時候只要對照一番即可,這樣子,實在太不公平了。

  我見雜毛小道不說話,穩坐釣魚臺,心中也有一些忐忑,猜想他要么就是身有神技,成竹在胸,要么就是表面風平浪靜,心中驚濤駭浪,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不過箭在弦上,不可不發,我們又不是李永紅這等老江湖,可進可退,此時蒙也要蒙一個了。

  頓時間,我有一種參加高考時的那種緊張感。

  有人已經把十幾個折疊好的八字紙條收集好,由白胡子李老丟入一個臨時的小紙盒中,一陣搖晃,相互混合,然后叫我們、福通源和萃君的人上前去抽取。這比試有趣,旁邊的圍觀者紛紛伸長脖子,翹首以盼,福通源站起來的是那個叫做翁天翔的中年風水師,萃君顧問公司的則是老板吳萃君親自上馬,我捅了一捅雜毛小道,問你有沒有把握?

  雜毛小道面帶微笑,卻低聲說毛,這事情就像你讀書的時候,告訴你一個三角形最長的一邊為四米,請問它周長多少,有解么?

  我眼睛一瞪,日,這怎么搞?虧得他跟虎皮貓大人一般淡定,原來是卻是在裝波伊啊?

  他剛才肯定是一直在埋頭想辦法,直到了這緊要關頭,才跟我說了實話。

  我問怎么搞?他雙手一攤,說剛才那一場我搞定了,這等小術,讓我上實在太浪費了,失敗了也有損顏面,你好歹也是主事人,這回你上……

  “茅晉事務所……你們誰來?”翁師傅和吳萃君已然站在了李老的身邊,見我們遲遲沒有動,而是在悄聲說話,李老等了一會兒,忍不住催促起來。

  朱能得意洋洋,說兩位莫不是并不擅長八字推理這種最基本的玄學,所以露怯了?若如此,便由我們福通源和萃君兩家作一場友誼表演,供大家一樂也無妨的。雜毛小道眉毛一跳,笑了,說我和我這伙伴剛剛在爭執,說這么弱智的游戲,我們一本正經在這里玩兒,倒像是群小孩兒一樣,還不如與李永紅先生一樣袖手旁觀,來得灑脫。不過既然朱老板如此說,我們不參加倒是要丟了顏面,便由我這兄弟陸左,隨便去露兩手吧,呵呵,呵呵……

  朱能一陣氣結,倒是被暗地夸了一番的李永紅臉上露出了愜意的笑容,而我則在雜毛小道這大言不慚的笑聲中,面無表情地站起來,走向了正中的舞臺。

  李老見我走到近前,將手中的紙盒再次一陣攪動,請來兩個公證人察看這箱子沒蹊蹺,然后讓我們三人各挑出一張紙條出來。他仿佛把這場較量當作是推廣玄學風水的講座,并不忙著讓我們打開,而是將八字測算的原理、法門和淵源講了一遍,然后讓我們同時打開,開始測算起來。

  福通源的翁師傅用的是羅盤配合《五虎遁年上起月歌》,吳萃君則高級很多,一打開那黃色紙條,便手掐心算,并且不斷地掃量起場中填寫了八字的各人來。

  而我則在李老剛才那長達五分鐘的講話中,已然判定出手中的這紙條,是出自誰人之手了。

  是的,我在沒有打開這紙條,觀摩八字,查詢那天干地支的時候,就已然了解紙條來自于哪里。這當然不是我有多么神機妙算,而是每一個人都有著他獨特的味道,而這味道雖淡,我卻能夠分曉清楚——去年我在坐火車去金陵的時候,便是憑借著這原理,幫一名叫做古麗麗的大學生找到被偷的錢包,沒想到今天我又要用到它……

  沒錯,紙條上面會留下書寫八字之人的氣味,雖然這里還會摻雜了工作人員和李老的味道,但是這點難度對于金蠶蠱來說,都不算是事兒。

  我瞄準了在大廳角落束手靜立的服務員,她穿著一身青花瓷一般的修身旗袍,靜靜矗立著。

  沒想到李老他們還加了一些手法,讓這些服務員避開了我們的視線,也參與了進來。難怪我剛才摸到了二十幾個紙條,范圍擴大了一倍,也增加了許多不確定因素。所以在翁師傅和吳萃君正皺著眉頭排算的時候,我僅僅只是將紙條裝摸作樣地瞧上了一眼,便大步朝著樓梯旁的那個服務員走去。

  我這舉動將所有人都鎮住了,驚詫之后,紛紛地議論開來。

  在所有人驚奇的目光中,我將那位長相秀氣的女服務員帶到了李老前面來,而這個時候,翁師傅和吳萃君還在焦頭爛額地測算著。在經過大概十分鐘的時間,吳萃君和翁師傅先后找出了一個人來,當作是手中八字的所有者。肥蟲子告訴我,翁師傅找對了,而吳萃君則大錯特錯——她找的是一個大腹便便的商人,而那紙條卻出自于一個年長的侍應生。

  看得出來,福通源這邊也是用了取巧的法子,使得翁師傅找對了人。

  結果經過李老一宣布,整個二樓頓時一陣轟動。這本來如同天方夜譚一般的任務,我居然一點兒猶豫都沒有,直接就選中了結果,這怎么叫人不驚訝?吳萃君臉色蒼白自不必說,提出這比試的朱意也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愕然地看著面帶微笑的我,說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呢?

  雜毛小道朝我眉毛一挑,這小子原來早就想到了,只是并沒有告知于我。

  見他的眼神,我知道現在是我裝波伊的表演時間了,于是我淡淡一笑,攤開手,說誠如我的伙伴所說,這本來就是一項無聊之極的比試,你既然知曉玄學風水,也閱讀過諸多名家著作,定然知曉《金篆玉函》一書,我在五歲的時候,用買糖果的零花錢從小販手中得到后,便一直勤加研讀,至此終見成效——天道酬勤,一切成功都皆非偶然!

  《金篆玉函》?

  一聽到這四個字,那些板著臉的老家伙全部都深吸了一口氣,引得這茶樓中一片齊刷刷的“嗤”。學過玄學的人,自然知道《金篆玉函》這本書的重量,卻不知道我能夠學到上面內容,若是真的,我的表現是再正常不過了。看著這些家伙投過來尊敬的眼神,白胡子李老也是一副恭敬的表情,我不由得飄飄然起來,然而旁邊的那個女服務員卻“噗嗤”一笑,這笑聲立刻引發了連鎖反應,大廳各處都傳來了抑制不住的笑聲。

  好吧,星爺的電影老少咸宜,看過《功夫》的人并不在少數,自然知道我在調侃朱意。

  不過此番比試結束,今天這場名為講數,暗地卻是想將我們驅逐出東官的鬧劇,也已經接近尾聲了。朱意或者他后面的張偉國本來是想讓我們難堪,然而卻間接地成就了茅晉事務所的名頭,讓這個本來默默無聞的小公司,一下子就浮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中——難道朱意是無間道么?

  看著這個肥頭大耳的家伙憋得臉通紅,我心中一陣快意。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坐在吳萃君桌子上的那個黑瘦老頭突然站了起來,將衣服脫下,露出刺滿青色蜈蚣的上身來,骨瘦如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