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十一章 揚名立萬慶功宴

  我握劍的手上一陣又一陣的麻顫,如被電擊。

  所謂溫養,便是讓自己的氣息,或者是所謂的“生命磁場”,讓這件有靈性的器物所能夠熟識,從而可以溝通,將其引為己用。這里面的法門很多,比如我對于驅邪開光銅鏡(又名震鏡、震一下),便是用縛妖咒與開經玄蘊咒一同進行,而后便直接以心意交流。

  “雷罰”原為黑竹溝桃花林中一株成了精的大樹,后遭雷劈,被制成劍,但是內里卻依然還是有靈性的,當初雜毛小道從句容拿回來時,我曾經拿來賞玩,就被這東西電到過好幾次,倒是老萬、小俊這樣的普通人拿著,一點無礙,跟普通的木棍子一般無二。

  它不喜歡我的惡魔巫手,自身有一種雷元素中正氣浩然的存在,我、朵朵和金蠶蠱都有些怯它。

  惟有麒麟胎化身的小妖朵朵,并不懼這等氣息,因為通體可化玉質堅身的她,不導電……

  然而此時的雷罰反抗意識并不太明顯,相比之我,地上的那條巨大的黑靈怪蛇,更能夠引起它的注意,包裹在黑色布套中的它被我驟然拿起,斬在了空檔處,一聲輕微的爆裂聲轟然炸響,在視線之外的感應世界里,那一條紋在巴剃背上栩栩如生、而后游下的附靈巨蛇,被一絲騰飛而去的藍色閃電給斬中,從中間斷開,開口處,無數符文和黑氣,從內里往外面傾瀉出來,然后如沙石一般的散落。

  巴剃顯然沒有想到他用精力和血氣苦心喂養的紋身蛇靈,居然被我一劍斬裂,臉上本來還有著殘忍的笑容,然而蛇裂消亡的時候,他突然喉頭一甜,仰天狂噴了一大口血。

  這血似霧,又急又快,竟然橫飛好幾米,落在了那條哈士奇身上;而那些黑霧,也都隨著這口血,融進了那頭四肢發抖、站立不穩的小狗兒身體里。

  巴剃前撲倒下,他后背那充滿玄奧符文的盤蛇依舊還在,只是十分黯淡,仿佛劣質的紋身貼,而且還被洗過了好多次的那種。而在他緊繃的后背上,陡然出現了一道貫通全身,從脖子到屁股的灼黑長印,仿佛刻上去的一般。

  圍觀的群眾們一下子就轟動了,紛紛地擁擠上來。

  在他們的視線中,整個過程簡直就是無趣之極:大概便是這黑瘦老外念了兩次經,然后吐血倒地,渾身抽搐;而另一邊的我則是揮了一下手,然后從桌子上拿了一個套著黑布袋子的東西又揮了一下——全場唯一的亮點,是我第一下有道金色的光芒打出,像手電筒一樣,第二下,有隱約的氣爆雷鳴之聲。

  這場面并不好看,不但沒有美國大片的特效炫目,連國產劣質武俠劇的那種五光十色的光效,都沒。

  醬油黨人們大多都是浮于表面的觀察,并不明了就里,見到剛才那兩下子,又那巴剃突然倒下,便自動腦補,仿佛瞬間明白了其中的奧妙一般,紛紛鼓掌,大聲叫好起來。吳萃君這會兒的臉色才開始變得難看,與旁邊幾人快步走過來,蹲下查看這黑瘦老頭兒的身體狀況。只見他雙目緊閉,顫抖一陣,仿佛在冷庫里面受凍一般,但是卻并沒有生命之險。

  巴剃這術法是泰國很流行的紋身附靈,用蜈蚣、蟾蜍、毒蛇、蜘蛛以及一些奇怪的草藥作汁,刺入體內,然后用咒法與信仰養靈,血肉祭祀,養出來的這紋身附靈級數并不算高,但是卻很實用。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這東西是有根源的,除非將這層人皮給扒了,否則是不會斷絕的。

  所以巴剃此刻雖然受到重創,但是并沒有遭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鬧劇終于結束了,巴剃被人扶著退了出去,三家聯盟對我們好是一陣恭維,各路豪雄也過來熱情攀談,在那一刻,我們仿佛成為了全場的聚焦點。小俊和老萬得意洋洋,拿著公司的業務名片到處發,臉上的笑容就沒有停止過。本著“做人留一線”的原則,我們并沒有窮追猛打,畢竟我們只是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可以自豪,并不能夠把所有的錢都賺了,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要好一些。

  亮了劍,也須得將那劍鞘露出來,讓旁人心安,不至于成為公眾敵人,所有同行的眼中釘。于是我們和三大公司、到場宿老相互吹捧,馬屁滿天飛,真的是其樂融融,火藥味淡去,而變成了真正的研討會。

  這種戴著面具的場合,雜毛小道應付最是擅長,我推搪了幾次關于我手中的那道金光和黑袋子里是什么東西之類的問題后,找到了茶樓的值班經理,告訴他要把那條奄奄一息的哈士奇處理掉——具體做法是將其殺死,然后投入焚燒爐中燒成灰燼,在之后將其埋在向陽的“歲寒三友”松、竹、梅樹下,如此方能將這晦氣驅除干凈,不沾因果。

  這個滿面笑容的值班經理有些意外,說您剛才不肯與那個泰國佬比試,是因為不想傷害這小生命,但是現在為何又要殺它呢?

  我嘆氣,說“生而樂,死而怨”,據說人在死去的那一瞬間,腎上腺素便會大量激發,然后變成致命的毒藥,而這毒藥,則是怨力的來源。這小狗兒在剛才的時候,已經沾染到了一些不干凈的東西,而且深入靈魂,不可剝離,如果不處理,它就會變成不可控的邪物,危害無辜的人——這世間就是有著這么多無奈,明明不想它死,但它終究還是要死了,這便是命啊。

  我說得嚴肅,而剛剛又展現出了神奇的地方,那值班經理很恭敬地跟我道謝,然后叫人帶著這狗下去。

  接下來的時間里,了然無趣。我雖然曾經是一個小個體戶,但是實在膩味這種戴著面具裝笑容的場合,然而生活便是這樣,你愿不愿,它都是這樣,或者妥協,或者撞得頭破血流。于是我不得不打起精神來,勉力與之周旋。不過話說回來,這次講數對于茅晉風水咨詢事務所來說,確實一次絕佳的推廣機會,正如我之前跟老萬、小俊他們所言,也算是在東官這個地界,正式地揚名立萬了。

  有所失,也有所得,便看我們怎么想了——不過作為一個二十來歲的小伙子,面對著一群中老年人簇擁著恭稱師傅,滿口子夸贊,要說心中不爽,這話實在是很假、太能裝了。

  差不多到了早上十一點的時候,各人散去,蘇夢麟半路趕來,收了許多預約,笑容滿面;我們與組織者拱手為禮,告辭之后直奔附近的餐飲會所,舉行慶功宴。參與的除了事務所所有工作人員之外,自然還有顧老板、李家湖等合伙人及隨從,以及趙忠華、曹彥君,還有兩個跟隨他倆的小弟。

  揚名立萬,一炮打響,顧老板和李家湖十分開心,他們兩個家大業大,自然不指望靠事務所來賺錢,不過風水咨詢和律師事務所一樣,都是能夠提升社會地位和檔次的事業,所以他們才會如此上心。

  慶功宴雖然是中午進行,但畢竟是星期六,而且我們宣布值班的人員也全部休息了,所以都不再拘束,推杯換盞,各人皆盡歡。陸夭夭和黃朵朵這兩個神出鬼沒的小鬼頭,大家都已經熟絡,玩鬧得很,特別是小妖朵朵,拿著滿滿的紅酒杯,纏著事務所第一美女小瀾玩“兩只小蜜蜂”,誰輸誰喝酒。

  這小姑奶奶特別能夠把握人心,小瀾哪里是對手?

  輸了不喝不行,即使你死命抵抗,她也敢用迷魂法忽悠著你喝,于是沒半個小時,便把這美女前臺給灌得俏臉如同滲了血,醉眼朦朧,坐在凳子上都感覺要往下滑溜。

  老萬心疼得不行,一邊替小瀾求饒,一邊親自上馬替著喝,結果沒過一會兒,這個酒精考驗的老油條,自己個兒就鉆桌子底下去了。

  小妖朵朵這個小魔女眼睛滴溜一轉,又盯上了財務簡四。嚇得這個戴眼鏡的可愛小女生只打顫,一陣求饒,說小姑奶奶,下次你網購的發票,貓兒一定立刻馬上報銷,絕對不猶豫,小妖這才放過她,去找鐵嘴張艾妮。沒成想這回碰到鐵板,那個長相清秀的算命女先生竟然把小妖朵朵倒灌回來,讓一眾飽受小魔女欺壓的苦難者揚眉吐氣,喜笑顏開。

  有了鬼妖之身的朵朵能夠吃到食物中的味道,她坐在一邊吃冰淇淋,看著這些叔叔阿姨們,開心極了。

  看到事務所的同仁們相處得如此融洽,我也很高興,這也許跟我們平時寬松的管理有關系吧。

  小公司,朋友之道和管理之道如果能夠均衡好,那么必定會歡樂多。

  席間趙中華跟我提起,說他剛剛接到通知,說春季集訓營的地點已經確定下來,在滇西怒江,我們將會在群山逶迤、綿亙起伏、雪峰環抱、雄奇壯觀的世界第二大峽谷中,度過為期一個月的集中訓練。

  他讓我下個星期五到局里面報道。我一臉愁容,完全沒有開心的感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