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十二章 背后傳來的目光

  慶功宴一直進行到了下午三點,醉酒的老萬和小瀾我讓小俊給送回家去,趙中華等人也相繼告辭,而顧老板、李家湖等幾個主要的合伙人則回到了事務所,商談起今后的發展。

  說句實話,茅晉事務所今天出了大風頭,相信生意定會賓客盈門,但是雜毛小道是個懶散的性子,我以前勤勞得跟老牛一樣,到現在沒有了生活的擔憂,也便開始想著享受生活起來,所以我們商議還是得多找幾個如同張艾妮一樣,可以鎮得住場面的風水師來,不然我們可要被這事務所的事情,給活活累死。

  不過成名的風水算命師,要么是自己單干,要么都掛靠在各個事務所里面,哪有有那么好找?

  說起來,雜毛小道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這個鐵嘴張艾妮,確實是個一等一的人才,在雜毛小道的指導下,有獨當一面的趨勢。我有一種撿到寶的歡喜,但是總感覺這個女人有一些不簡單,瞧著雜毛小道對她的態度也不一般,十分尊重——就她的本事,倒也沒有什么值得雜毛小道如此看重的地方啊?

  也都是閑聊,講起那天關知宜的事情,顧老板撇了撇嘴,說你莫驚訝,演藝圈就是一個混亂的名利場,你想到多骯臟,它就有多骯臟——我們不是說沒有德藝雙馨的藝術家,只是魚龍混雜,泥沙俱下,讓人看不出白的來——你們若是肯搞種生基、養小鬼、追魂術這些東西,生意一定會火幾十倍,你信不信?

  我搖頭笑,說這等事情,做了有違天和——常人只以為老天在上,并不管這蒼生,然而卻不知道,天道昭昭,總是無處不在,相互牽連的。比起這些來,我更喜歡幫助一些平常普通的人,解脫恐懼,哪怕沒有什么錢——這或許就是小時候看武俠,所期望的那般快意吧?

  顧老板和李家湖對我們的工作十分滿意,在他們看來,生意賺不賺錢這倒還在其次,主要是找一件事情,把他們和我、雜毛小道栓到一塊兒來了,以后求上門來,也沒有不幫的道理。

  兩人離去之后,我和雜毛小道站在他辦公室的幕墻邊,看著腳下穿梭擁擠的人群和車流,心中感嘆。

  我問老蕭,說你還懷念以前四處漂泊的日子么?

  他點點頭,又搖搖頭,說怎么說呢,誠如錢鐘書老先生所言,這世間的一切事情,都是一座圍城,外面的人羨慕里面,里面又想出外面去,世事難以兩全。我們先暫且在這里待著吧,每天走走看看,晚上夜場盡歡,也不失為一種愜意的人生。

  他問我下個星期五去怒江集訓營,一個人吃不吃得消?

  慧明的事情,雜毛小道已然知曉,不過他顯然比我明白體制內的事情,說那老和尚即使想要下黑手,至少也會利用規則,而不會蠻干的。他活了快八十歲,人老成精,絕對不會晚節不保——不過話說回來,這老和尚親自來當總教練,吃相實在太難看了一點兒,要不我陪你去吧?

  我笑了,說我又不是沒斷奶水的孩子,再說了,磨煉越狠越成材,家里面,還有虎皮貓大人需要照顧呢,自己多留一點心——我總感覺福通源朱意旁邊的那漢子,有些危險,而且似乎在哪里見過一樣。

  雜毛小道眉毛一跳,說他也感覺不對勁,那個家伙雖然盡力壓制了自己的眼神,但是仍然能夠感受到他濃烈的敵意。

  我們齊齊嘆了一口氣,凡事都有利弊,人怕出名豬怕壯,果不其然。

  星期天的時候我又去了一趟局里面,跟那個看門老頭打了招呼,在二處處長辦公室談了一陣,處長告訴我,讓我做好準備,今天來了就先填單,然后周五的時候,過來拿證件,去南方市總局與其它人匯合,然后直飛春城,開始進行集訓。

  這個氣質像大學講師的二處處長說話激情洋溢,他告訴我,這集訓營是國家總局對各分局和宗教協會的精英成員,進行深造的重要手段,一般從這里面出來的人,都會被優先安排到更重要的崗位,成為我們這個秘而不宣的隱秘戰線里,最中堅的力量。所以,小伙子,加油啊,我看好你喲……

  我一陣無語,難怪趙中華對我想要退出集訓營的想法這么奇怪,看來這個培訓營還是十分搶手的。

  就如同體制里走上重要崗位,都要去黨校進修一般。

  出了二處處長辦公室,我左右無事,便在單位食堂里混了一餐飯。雖然共同隸屬于東官宗教局,但是機關里面的人,并沒有幾個人認識我,連管理餐盤的大娘,也要看了我的工作證,才肯給我餐具。我一個人默默地在角落吃飯,享受這難得的福利,旁邊突然坐下一個人,我一扭頭,卻是門房大爺。

  我恭敬地叫了他一聲“張伯”,他點點頭,招呼我吃,不要客氣。

  然后在短短的三十分鐘里,這個讓趙中華敬畏的門房大爺一口氣吃了八個雞腿、兩盤河蝦、十塊澆汁咖喱豬排和三大碗白米飯,其余小菜無數,豬骨頭和蓮藕紅豆熬的高湯,他一連喝了兩大碗。

  我嘴里塞著飯,看著這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兒,腦海里全部都是“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那個典故。我昨天贏了三家聯盟的講數,心中還暗自得意,卻沒想到這宗教局里臥虎藏龍,高手在民間,怎么敢小瞧這東官英豪呢?

  至少我敢肯定,我到了這個年歲,是絕對吃不了這么多的——便是這時,也沒有這等飯量。

  飯后,我和張伯聊了一會兒,他和別的老頭兒不一樣,不怎么喜歡講自己的光輝歷史,是個極為低調的人。倒是對于我的個人修行,他提出了一些寶貴的意見:他說我既然已經進入了能感應“炁”的先天境界,又將身體修煉至了虎豹雷音,那么就要對自己的心志進行磨礪了——肉體的容量終究是有限的,而天地之間的能量卻是無限的,要想成為真正的高手,必須要感應天地,溝通天地,將這天地間的能量,化為己用。

  或許是因為傳承的原因,修行的問題他并沒有跟我聊太細,然而他這高屋建瓴地指點,卻讓我豁然開朗起來。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世間修煉之法,如是而已。

  一席話結束,我站起身來,朝著鎮虎門張伯長揖到底,感謝他無私地指點。

  回去的路上我一身輕快,感覺這天地的顏色都精彩了幾分,誠如張伯所言,人作為力量的容器,如果沒有大機遇,實力想要得到短暫而飛速的發展,除了像周林那般喪心病狂,通過殺人盈野的邪術來改造自己外,就必須站在一個高度,將這周圍永恒的物質和能量,化為己用才行。

  如何化?朵朵吸收天魂與月亮潮汐之力,肥蟲子嘗遍萬毒,小妖朵朵青木乙罡,操縱草木,這些都是;而我也可以與那天地間活躍的能量達到平衡,感受領悟,在需要的時候,如同泄洪的堤壩,一放即開,沖破所有的阻礙——便如同大師兄那種依天勢而為的氣度。

  而這些,我必須要在集訓營中,學會方法。

  之后的幾天,我都在忙著將手上的事情移交,事務所正如同我們所預料的一樣,顧客逐漸增加,口口相傳,甚至有鵬市、洪山、江城等地的富商慕名而來。對于這樣的變化,我們從開始的欣喜,到后面的頭疼,于是也將架子給端了起來,不重要的事情,便由鐵嘴張艾妮來處理,而我們則負責把關,而且還確定了會員優先制,收年費,其他的客戶則需要預約時間、排檔期……

  這些都有蘇夢麟這個公關事務專員來負責商業運營,并不用我們操太多的心。

  關知宜離開之后又給我打來電話,說要幫我們事務所介紹給她很多圈內好友。平心而論,關知宜在演藝圈和上流社會的交際圈里,還是有一定影響力的,所以茅晉事務所開始在泛珠三角地區逐漸開始有名起來——當然,這是后話,而我需要面對的,依舊是三月末那為期一個月的集訓。

  肥蟲子是我的本命蠱,自然要跟著我一起,朵朵對我的倚賴甚至超過了肥蟲子,所以也必須要一起,那么陸夭夭這個失學少女自然也跟著,反正她天生玉體,可化靈,槐木牌擠一擠,還是可以住的。

  好吧,別人都是只身前往,而我這拖家帶口的,也算是奇葩一個。

  星期三的時候,蘇夢麟告訴我,他接到乾美國際打來的電話,說他們打地基的時候挖出來一條冬眠的大蛇來,蛇死了,但是施工人員卻嚇得半死,讓我們過去看看。雜毛小道當天給人看陽宅去了,乾美國際是我們接手的第一個大盤,我自然不敢疏忽,于是帶著在家的老萬一同前往。

  然而到了工地的時候,我卻發現自己被人盯上了,后背麻麻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