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十三章 人的名,樹的影

  其實剛一出第一國際,我就有一種被人偷窺打量的感覺。

  一個人對空間中的“炁”感應多了,身體和神識自然會變得敏感——其實不光是修行之人,便是常年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戰士,特別是狙擊手,也會擁有這種對于危機的直覺,它是人潛意識對于自身的一種保護。然而觀察我的那個人十分警覺,當我裝作無意地四望時,他便隱匿了身形,不再出現,讓人直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這種感覺在我來到了乾美國際的工地上時,再次出現了。

  我裝作不經意地四處望去,映入我眼簾的,是成片的田野和忙碌的工地,堆積如山而又分門別類妥當的建筑材料,以及遠處的民房和小樹林,還有身后公路上穿行而過的車輛。我暗自留了心眼,將車停好,下了車,遠遠地走來了一個帶著安全帽的中年男人,這是乾美國際的開發商清意地產的負責人曾偉峰,我通常叫他老曾,三月末的天氣已然有了夏天的影子,老曾急得一頭的汗水,把具體的情況跟我作了說明。

  原來工地在打地基的時候,用挖掘機開工,碰到地里面有一塊巨大的石頭,磨了兩天,后來找了一個有經驗的老師傅,順著邊兒開始挖,結果第三鏟的時候,挖斗上面盡是紅色的鮮血,這老師傅沒仔細瞧,想將那大石頭給弄了出來,結果看到旁邊圍了許多人,才知道出了事,停了車子下來一瞧,好嘛,在那坑里面,居然有一條青幽幽的巨蛇,七八米長,從中間被一鏟兩段,沒了性命。

  這石頭下面有蛇窩,而這蛇似乎驚蟄之后還在冬眠,于是就被挖掘機送去了性命,很簡單的一件事情。

  然而這事情發生在東官,卻由不得人不害怕。

  為何?稍有一些年歲的老東官人都還記得,十多年前浩灣廣場開建的時候,也是這種情形,挖掘機從地基里挖出了好多白骨,三個開挖掘機的師傅當場就嚇得半死,晚上回去之后發的發高燒,說的說胡話,上吐下瀉的,有人還傳言說是病死了,邪門得緊。這天開挖掘機的老師傅,正好也知道那一件事,便說給了老曾知曉,老曾想起浩灣廣場蓋成之后一直鬧鬼,想著這傳言如果散播出去,他們這樓盤銷售定然慘淡,于是就火急火燎地打電話跟我們求助了。

  我搖頭,雖然我們已然在08年的時候,就將浩灣廣場里老王和許永生的諸番布置給破解了,但是長久以來,流言的力量卻讓它依然成為一個恐怖的所在,至今仍然門前冷落車馬稀。

  這或許也是國家一直不公布、不宣揚所謂“封建迷信”的原因吧。

  我問消息已經封鎖了么?

  老曾搖了搖頭,說沒有,來不及了,附近好多村民得知之后跑過來瞧熱鬧,那坑里面除了大蛇,還有好多蛇卵,雞蛋一樣大,結果被這附近的村民給哄搶走了,還有幾個老家伙帶著人堵在我們工地現場,說我們這個樓盤破壞了他們這個地方的風水,說我們挖到了地龍王,要我們停止動工……唉,反正麻煩事兒一堆一堆,陸師傅你快去看看吧。

  我嘆息,我最近不知道是怎么搞的,總是跟能蛇聯系到一起來:野三關碰到王麻子的青蛇蠱,青虛那家伙養了一頭怨靈巨蛇,泰國來的白巫僧巴剃身上紋得有大蛇,這會兒又遇到一條——不過話說回來,作為地球上最古老的生物之一,蛇在我們的生活中,確實還是占有了相當重要的地位。

  只是……那蛇蛋有什么值得哄搶的價值?這些人,還真的是重口味啊。

  乾美國際請我們是花了大價錢的,我當下也不耽誤,跟著老曾和幾個隨行人員往事發地點趕去,而老萬則幫我提著大大的工具包。到了現場,發現一堆人圍著施工方在爭吵,一個地產公司的女OL在大聲說著什么,而旁邊則三三兩兩蹲著一些工人,煩躁地抽著煙。

  我走過去,才發現那個女職員居然是清意地產乾美國際項目小組經理趙海玲,也是老曾的頂頭上司。

  她身邊還有好幾個穿職業裝的工作人員,有男有女,都在跟為首的那幾個老人解釋這事,老曾看到自己老大被圍,立刻上前大聲喊道:“別吵了,街坊們,別吵了,這是我們公司請來的風水咨詢大師,由他來解決這件事情。”

  我走上前去,老萬在后面提著東西,眾人襯托,顯得我格外突出。

  然而村民們見我長得年輕又面嫩,哪里信任,紛紛撇嘴,說你們哪里找來的大師哦,看著像個學生崽。

  南方省是改革開放的前沿,不比內地,這里的村民十分有維權意識,也敢鬧,而商家除了少數靠灰色勢力起家的公司,大多不敢像內地某些城市一樣簡單粗暴的處理類似事件,也不敢將這些村民趕出去,所以都指望我能夠說服村民。趙經理跟我也認識,見我過來,松了一口氣,說陸師傅,你來了就好,幫忙看看這事情吧。

  我不理會村民們的嘀咕,徑直走到了出事的地方,中間是幾人抱的一塊大石頭,旁邊斜斜停著一輛大挖掘機,而在挖掘機前面的深坑里,里面有一條分為兩截的蛇尸,從中斷開,血肉模糊,蛇身是那種罕見的碧青色,頭呈三角,尾鈍,蛇頭唇邊成白色,大約有個七八米,像是竹葉青,但是竹葉青哪里有這么大的?

  莫非是個成了精的大蛇?

  我摸著下巴瞧,發現周圍吵鬧的村民聲音小了一些,回過頭來,見到一個兩鬢斑白、戴著厚厚眼鏡的老頭兒朝我拱手,人以誠待我,我自然抱拳為禮。老頭兒說既然是茅晉事務所的陸師傅出馬,看來我們是不用擔心了。我奇怪,說老先生認識我?他笑了,說上個星期六,陸師傅在錦繡閣力挫那泰國降頭師,堪比那霍元甲拳打俄國大力士,名聲甚大,老朽安能不識?

  聽到他拽文,我有些頭疼,我可不敢跟精武英雄相比,恭敬請教他名號。

  這老頭兒說他叫做吳玉豪,是這一片瞧風水的老把式,上個星期也有參加錦繡閣的講數,所以才知曉我的厲害。當時場面混亂,我并不是很記得這些,于是跟他好言相商,說這蛇并非那地龍王,它似有靈,然而并不成型,度化了便是,之后再布置一二,定能夠扭轉形勢,逢兇化吉,請村民們不要妄自謠傳,倒是讓人為難。

  吳老頭點頭,然后扭頭跟這些個村民舉著大拇哥,說你們莫看這陸師傅年紀小,卻是和霍元甲一樣有本事的大人物,且莫鬧,看看陸師傅給我們破解這東西。

  他說得言之鑿鑿,而似乎在村民中又有些威信,于是四下都安靜了起來,而那些垂頭喪氣的工人,精神也振作了許多。趙經理和負責人老曾見我一過來,樹的影人的名,這旗幟一豎起來,頭大如斗的事情便安然解決,不由得心生贊嘆,簇擁到我身邊,看我有何解決之道。

  我從老萬的工具包里拿出了統一定制的紅銅羅盤,祭在手里,表面盯著天池,心中卻在感應周圍的氣場。

  有黑氣,也有怨靈,微弱而執著,附在這石頭上面。

  我笑了,太弱,實在好解決,便燃起一張常用驅邪的“凈天地神符”,青煙裊裊中有形意勾勒而出,我依照《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里面的法子念咒超度,將其勸歸地府。這風勢既改,我便找趙經理拿來圖紙,問這個地方建成準備做什么?也巧了,這個地方設計用來做綠化的,我便提出,這大石頭干脆就不用動了,我們在此處弄一個聚財生源、驅邪防災的“三合寅火納甲局”,便能化解這運勢,反而越加紅火。

  老曾便是設計師,與趙經理合計了一下,說這個沒有問題,具體的到時候商談便是。

  我點了點頭,看著這只巨蛇的尸體,說這蛇已然快成了精,雖然沒有意識,但是留著也無用,不用做什么處理,托人把它的尸身焚毀即可,老曾他們也連忙點頭。我找來開挖掘機的老師傅,跟他好言開導,他也表示不會懼怕了。便這般,見我處理的井井有條,村民們滿意離去,我與那老頭兒吳玉豪互留電話,也算是交個朋友。

  處理完這些,之前一直關機的雜毛小道終于打電話過來,問明情況,我說我基本搞定,他長舒了一口氣。

  至于“三合寅火納甲局”,這局是雜毛小道的看家好戲,曾經在香港章董家中布過一個小的,不在話下。

  見村民離去,工人開工,趙經理、老曾和幾個工作人員都圍著我,好是一番恭維,我坦然接受,突然覺得肚中憋緊,便問衛生間在哪里,老曾給我指圍墻那邊,并熱情地要帶著我去。我自然不允,將手中的羅盤交給老萬,走了過去。等我越過幾百米的工地,快走到藍棚彩鋼的廁所時,我猛然一轉身,冷聲說出來吧。

  那天在朱能桌旁的那個蒼白臉色的男人,從轉角處出現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