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三章 重返事發現場

  我通知了雜毛小道,當晚就整理行李,轉了另外一家酒店。

  而之前這家XX酒店給我的優惠則是免了我的房錢,并且由值班經理及主管一起,誠心向我道歉——他們怕我去網上亂說。

  第二早上,雜毛小道神采奕奕地聯系了我,又問要不要去野驢島看一下稀奇?我心中也牽掛著這件事情,于是說同去。我們兩個在口岸附近的華潤廣場匯合后,驅車前往野驢島。車行不遠,大概四十多分鐘,我們過了橋,來到島上。這島不大,很快來到植物園附近。然而前方有穿制服的人在執行封路,不準人過去。

  這里隔著二十多米,路口一堆人。

  無奈,我們只有下車,聽到眾多好事者在那里論是非。我越過去,準備走,被警察攔住,說不能走了。我問為什么,他說前面昨天凌晨發生了爆炸案,正在調查,閑雜人等趕緊走開。我無奈,和雜毛小道折回來,問那些伸長了脖子的人們,怎么回事。

  一個四肢短小、通紅酒糟鼻的中年人笑了,他悄悄地說:“那些警察哄鬼呢,告訴你也無妨,前天這里發生了一起UFO事件,天上有紅色云彩出現,十米長的漩渦在半空中停歇了幾分鐘呢,被人拍到了……”

  另外一個人立即打斷他,說屁啦,他就是這附近的人,是這里的植物園出問題了,他們這里以前就經常鬧鬼的,前天、啊,是昨天凌晨的時候,平地響起一聲驚雷,然后地上冒出好多陶罐子,里面全部裝著小孩子的骨骸,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呢,這陰雷一響,無數的小鬼鬼魂就爬出地里來,然后找胡金榮那個家伙索命呢……

  另外又有一個人反駁,說植物園里面,玻璃罩房里面養了一顆妖樹,專門吸食血肉靈魂為生。這妖樹開的花直徑都足足有一米五,長得又妖艷又香,是蘭花一樣的誘人香味,這妖樹,每吃十個人的血肉靈魂,就開一朵花,一年開一朵,開了十年之后,會結一個果實,先是綠色,而后才會從綠到褐紅,再熟成滴血的赤紅,這一過程又要十年。這果實,就是世間珍品呢,相聞能夠延年益壽、白骨生肉,起死回生呢!

  真真地堪比人參果!

  一堆人唧唧喳喳的議論,好不熱鬧。

  這時,一列車隊行了過來,打頭的是一輛行政級別的高級轎車奔馳S600。那車隊停到了這里,門打開,下來一群人,為首的一個,灰白頭發,西裝革履,氣度儼然,旁邊立刻有人迎上前面,在跟警察交涉些什么。然后我看見一個瘦小的男孩子靜靜地站在不遠的地方。

  他不高,身體瘦弱,跟旁邊那群膀大腰圓的黑衣西裝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只有一米六。

  然后,他轉頭頭來,看到了我,以及我身邊這個穿著青色道袍的雜毛小道。

  *********

  他是一個少年,年紀不超過十七歲,瞳孔呈淡藍色,輪廓偏西方,應該是個混血兒。

  他看過來的眼神里面,有一種淡淡的憂傷,是逆流成河的悲傷。我與他對上,只是覺得,這是一個從偶像劇和漫畫里走出來的人,跟我這種凡夫俗子有著本質的區別。他看著我,我便看著他,四目相對,過了一會兒,他笑了,居然走過來跟我們打招呼:“你好,我叫做加藤原三,初次見面,請多多關照。”

旁邊的人紛紛驚呼,喲,日本人哦!——在2010年釣魚島之爭前,很多普通國人對日本人還是有些好奇和友好的。

  (PS:講到這里,其實我不太怎么想講接下去的事情。為什么呢?上面講到2010年釣魚島之爭,今天又有中日東海摩擦,這兩個被宣傳為“一衣帶水”的國家現在已經相互看不對眼了,如今,所有的中日話題,都是民族話題——現在講,有些嘩眾取寵,有些不合時宜……但是08年的我在這里,確實是一道坎,不講,就少了很多東西。所以,請大家理性對待,就當看個故事吧。)

  我點了點頭,卻沒說話。雜毛小道也是,斜著眼看他。

  他沒在意,嘰里咕嚕說了一堆話,我們只是禮貌點頭,也不講姓名。過了一會兒,那邊有人來叫他,他禮貌的鞠躬離開。我們兩個到了人少的地方,雜毛小道問我哪天夜闖植物園的,是不是他?我說是的,看著柔柔弱弱跟個女孩子一樣,但是心狠手辣起來,勝過很多人。

  我仍然記得穿著一身黑衣的加藤原二,用槍逼著植物園那個壯漢進玻璃罩房去拿赤紅果子,然后又用噴霧罐把壯漢噴灑得幾近融化,眼睛都不會帶眨一下。我本以為他昨天凌晨死掉了,或者被警察給逮起來了,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又活生生的出現在我們面前。

  他坐著豪華汽車,跟著一批趾高氣揚的日本人一起過來。

  一個西裝革履、皮鞋颯亮的眼鏡男在跟設警戒線的警察交涉,他的語氣比較激動,不斷地說加藤先生怎么怎么牛逼,讓他們趕緊讓開路,他們要進去找這家植物園的主人完成一樁價值上百萬的交易。警察顯得很為難,在解釋,后面有一個年輕的在打電話請示上峰。

  正在這時,又來了一輛奧迪。

  車停,下來三個人,穿著普通,容貌普通,比較特別的是第三個下車的,他也是留著長發,打了一個發髻,跟我身邊的這個雜毛小道幾乎一模一樣。我轉過頭來招呼他,沒想到這老蕭居然不聲不響地溜到了人群中去,找了一會才發現他。

他貓著腰,鬼鬼祟祟的。

  我走過去問他這是為毛?遇到仇家了啊?

  他搖頭,把右手食之放在嘴唇上,然后噓,讓我不要作聲,我被他鬼鬼祟祟的樣子弄笑了,說你偷雞了呢?他搖頭,說碰到一個熟人,有過節,不好出面。我望著那個挽發髻的男子正朝著日本人走去,說哦,看這打扮,那是你師兄還是師弟吧,混得不錯啊?

  蕭克明嘴往旁邊撇了一下,很不屑,說狗屁,就一師侄而已。

  我肅然起敬,說你真能吹牛B。

  后面來的三個人確實很牛,找在場的警察問詢了一下,為首的一個矮個男人把手中的證件亮了出來,然后幾個警察立刻就高舉右手,敬了一個標準的禮。然后那個男人就義正言辭地對這伙日本人(含翻譯)講了幾句話,神情威嚴,日本人便悻悻地撤離。我認識的那個申警官和兩個警銜比他還高的男人跑了過來,熱情地拉著三人一陣寒暄。

  幾個人熱情地拉著手聊了幾句,然后就往植物園里面去了。

  奔馳往回走,停到了我和蕭景銘面前,然后那個精英打扮的翻譯跳下來,走到我面前,說陸桑、蕭桑,我們的加藤社長有事請找你們,能不能找個清靜的地方聊一聊?我心中一驚,為何?按理說,此時此地我和老蕭就是個打醬油的角色,這個家伙一口就叫出了我和他的姓,顯然對我們已經有了一番認識。

難怪那個日本小子還跑過來跟我們寒暄。

  可是,我根本就不認識這一伙人啊?

  雖然我知道,這一伙人,里面定然有哄抬十年還魂草市價的那個日本人,也有昨天凌晨盜取“妖樹”果實的日本小子,但是,我們真的就沒有打過照面。僅僅就翻譯這一句話,我就有一種被曝光的感覺,好像沒穿衣服出門一樣,被人看個通透。

  這人有些盛氣凌人,我本來不想答應,然而旁邊的蕭克明卻果斷地答話:“陪聊可以,按分鐘收費,一分鐘10塊錢,價錢公道,童叟無欺,兩人打八折。”翻譯明顯愣了一下,扶了扶眼鏡,說蕭先生你沒開玩笑吧?蕭克明聳了聳肩,說大家都很忙,咨詢費什么的,自然還是要有的——哦……

他頓了一頓,補充了一下,是美元哦。

6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十三章 重返事發現場”

  1. 回復 2013/12/04

    妖道

    好看 頂贊!

  2. 回復 2014/01/03

    匿名

    一米六。。。。呵呵

  3. 回復 2014/01/15

    SB北陵

    一米六。。。 。。呵呵呵呵呵。。

  4. 回復 2014/04/16

    疑問

    加疼元二,加疼元三

  5. 回復 2014/08/25

    蠱王

    工藤新一在此妖孽快現形

  6. 回復 2014/12/15

    楊郁思樹

    開始懷疑他真是來自哪個隱世的道觀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