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十四章 為叔報仇的侄兒

  我的瞳孔驟然收縮,凝聚成一個點,全部都集中在了這個男人的身上去。

  因為角度的關系,我們這邊被大片的建筑材料和房屋遮擋,而開工時間,也沒有多少人過這邊來,使得我和他成為了此處獨立的存在。這是一個身材削瘦的青年,臉色出奇的白,如同日本戲劇里面的藝伎,皮膚松弛不緊繃,有許多皺紋,這使得他看上去有些老態,不高,瘦弱,像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晶狀體里布滿了血絲……以及無邊的怒火。

  我不知道這個家伙哪兒來的這么多怨氣,估摸著他也許是朱能請過來偵查我的,于是摸了摸下巴,問:“閣下從第一國際的廣場跟蹤至此,到底所為何來?有事請請直說。”

  “陸左,看來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了……”

  那人搖搖頭,又是遺憾,又是意味深長地說道。

  聽到他這么說,我的心不由得猛跳了一下,開始認真打量起眼前這個男人。雖說人的記憶力相當于1500億臺80G的電腦,但在心理學范疇中,人的記憶分為無意記憶和有意記憶,因為沒有目的性,所以我們通常會對忽略的東西和事物會有熟悉感,但總是想不起來,所以這個男人,一定是被我忽略過的什么人——即使以我被金蠶蠱溫養而全面提高的記憶,都不得知——他到底是誰呢?

  我猶豫了,然而從他的這臉型輪廓中,一個沉入了心海中許久的人物,突然浮現了出來。

  這似乎是一個導火線,許多被我放在心底的人物和事件都井噴出來:小美、雪瑞、賓館里的初見、塔特原狐猴、醫院后花園的戰斗……畫面最后定格在了那個被我用靈蠱詛咒而死的王洛和身上——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殺人,積蓄了無盡的憤怒和悲哀,生命中最濃烈的情緒,在那一刻噴薄而出。

  一切都是因為那個曾經自稱為我師叔的男人,將我所喜愛的女人給殘忍的殺害。

  我眼前的這個男人,跟我那便宜師叔王洛和,眉目之間長得極為相似,神態也幾乎如一,更重要的是,他與王洛和修煉的,是同一種邪術——猿尸降;而不同的是,他是青出于藍的那個。

  然后我喊出了這個男人的名字:“王初成!”

  他點了點頭,似乎很高興,說你終于想起我來了。他微笑,笑容里有些蕭瑟和落寞。我記起來了,我們曾經在緬甸的原始叢林中交過手,當時王初成還在薩庫朗的陣營中,帶著兩頭兇猛山魈出現的他如同魔頭降世,而他那恐怖的猿尸降化身,差一點就將我撕碎成了兩半,是個一等一的肉搏高手。

  然而這個在猿尸降狀態還保持清醒的男人,在那時并沒有上演傳奇。

  他在囂張地登場之后,還沒有將自己的實力淋漓盡致地展現,便在轉瞬之間,被我、雜毛小道、小妖朵朵和肥蟲子毫不講究臉面地一通圍毆,最后在小妖朵朵神奇的青木乙罡打擊之下,從兩米多的金剛大個兒,回復成現在這般模樣,然后被我一把扔進了溪水里。

  而后在牢房里解蠱,當時我心焦逃獄,也未曾留意這相貌。解了蠱,而后便再也沒見著。

  算一算,是有大半年沒有再見了——薩庫朗基地已然被我們搗毀,剩下的即使不被摧毀,也被窮得耗子哭的緬甸軍政府征收了,善藏死了,黎昕杳無音訊,護教的金山大神被雜毛小道含憤襲殺,費盡心力召喚出來的小黑天被般智上師、七劍和大師兄連番圍攻消亡,整個組織都差不多已經崩潰了。

  不知道這個王初成,是怎么逃出來、并且出現在這里的。

  當然,我此刻最關心的,是王初成到底是一個人,還是一伙人?

  于是我故作輕松地跟他打招呼,說嗨,好久沒見了,最近過得還好吧?

  王初成瞇著眼睛看我,說其實我不知道該感謝你,還是該恨你——感謝你,是因為你幫我擺脫了薩庫朗的束縛,幫我徹底逃出了善藏那個魔鬼的掌控,這一點,我應該向你表達我的謝意;然而,摩羅上師在那一戰中也死了,他們承諾給我找尋延命的秘方失傳了,之后我流落輾轉,一路漂泊到了香港,又來到了這里,準備開始我新的生活,安享剩下的殘生,然后命運又讓我遇到了你——你坦白跟我說,陸左,你認不認識一個叫作王洛和的老者。

  見他一副篤定的表情,我知道隱瞞并沒有用,于是點頭,說認識。

  王初成神色哀傷地回憶起來:他出生于撣邦老街一個貧困的華人家庭,十三歲就沒了爸,在老街上給人打零工,供養他母親和兩個妹妹,受盡欺凌;后來緬北戰亂,他母親和大妹死了,就剩下一個小妹,才六歲,就在他絕望的時候,他叔出現了;王洛和與他父親自小離散,一直在跟隨一個中國來的老巫師,在山林里做苦修,但是資質有限,直到那個老巫師行將朽木,都沒有能夠學成什么東西,便回家來了。

  是王洛和,把他和他小妹從死亡邊緣線給帶回來的,他叔雖然沒有什么錢,但是卻有一身本事。他叔帶著他和他小妹輾轉四處,終于在他叔一個師兄的介紹下,加入了薩庫朗,衣食無憂起來。

  然而可惜的是,好日子并不多,他叔和他都被教里面的摩羅上師給看出有修行猿尸降的資質,于是他們便被善藏挑中,做了那老鬼的試驗品——他叔是自愿的,他卻不是,然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一同浸泡那山魈鮮血和腦漿、涂抹腐爛皮毛的十個人里,就有八個先后感染死去,就剩下他和他叔成功了,卻需在每個月圓之夜的前后幾天,飽受那如被萬蟲蠶食的痛苦……

  他叔后悔了,真的后悔將他帶到那個鬼地方來,但是他們卻不敢怎么樣,第一是因為這猿尸降每個月那幾天都要忍受著無盡的煎熬,沒有摩羅上師配的藥,只有靠鴉片來緩解痛苦,第二是因為他小妹被送到泰國曼谷最好的學校讀書、工作和生活,一直都被薩庫朗的人所嚴密監控。

  后來他叔悄悄告訴他,說他叔的師父那一脈,原來是來自于苗疆,祖上還曾經出現一個被稱作“漢蠱王”的大人物,但是后來他師祖帶著幾個師叔伯去洞庭龍宮的時候,慘死了,就剩下一個人逃回來。他師父一直懷疑自己的二師兄,便是害死師祖的叛徒,只可惜后來一直在打仗,而后戰敗,流落到了東南亞,渾身傷病,便再也沒有提及。

  那二師伯一脈,定然繼承了漢蠱王的一本奇書,名曰《鎮壓山巒十二法門》,當中應是有解脫猿尸降的記載。他叔思慮了很久,說他自己老了,不要緊,但是王初成卻還小,總不能這么過下去,十年死亡,于是決定孤身前往中國,去找尋那本書的下落……從此他叔再也沒有回來過。

  王初成盯著我,說你知道我為什么要跟你講這些么?

  我默然,之前那個在我心中一直扮演著丑惡角色的王洛和,形象頓時豐滿了一些。不過也許是立場不同,所以我們看到的側面也不一樣——王初成心中滿滿都是他叔對于他的付出和慈愛,然而在我心中,對那個屢次要致我于死地、并且當著我的面將小美殘忍殺死的家伙,卻實在喜歡不起來。

  每個人都有著善良和丑惡的一面,即使是法西斯希特勒和獨裁者斯大林,對待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也是一個讓人感覺溫暖的人,他們的朋友感恩,但是讓那無數慘死于屠殺和大清洗的人,情何以堪?

  王初成見我不說話,以為我心虛了,又問:“如果你最親近的親人被殺死在異國他鄉,而你又有報復的能力,那你會不會動手?”

  我抬起頭,看著這個成竹在胸的男人——他還真的不是很了解我,他見我一個人孤立無援,又才大半年過去,那個劍法高明的小道士不在,能夠發出恐怖青光的小妖精也不在,便覺得能夠戰勝我。這么說來,他或許真的是如他所說,僅僅只是碰巧了——若如此,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我笑了,說你的意思,是想怎樣?

  王初成臉色越來越冷,說我不知道我叔是怎么死的,后來我叔的一個師兄告訴我,說我叔死在了東官,所以我才來到這個城市。一年半了,他的尸骨只怕是早就已經寒冷如冰了,不過,若是你能夠下去陪他做伴,我想他一定會十分安慰吧?

  我摸了摸鼻子,說你不想要那猿尸降的解法了么?

  他搖搖頭,咧出一口潔白的牙齒,說殺了你,一切都有了。這話說完,他那潔白的牙齒開始變長,猙獰恐怖,然后全身裸露出來的皮膚鉆出了一叢叢又粗又硬的黑毛來,身體膨脹,寬松的衣服開始變得緊繃,像吹氣球一般,變成了一個兩米多高的黑猩猩,滿臉的痛苦和難受,眼神兇悍地盯著我。

  我后退一步,正想如何對付這人猿泰山呢,突然從我后面傳來了一聲恐懼的大叫,我一回頭,竟然是過來找我的老萬。見到這恐怖情形,他嚇得手中的工具包都掉落,一屁股坐在沙石地上。

  王初成動了,他竟然沒有找我,而是沖向了坐在地上的老萬。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