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十五章 雞血大破猿尸降

  王初成襲向老萬,而不是我,在那一瞬間,我便明了了他的意圖。

  老萬是個南方百事通,市井中的老混子,特點就在于油滑和懂事,但就戰斗力而言,簡直就是個渣渣。王初成選他而不攻我,是為了速殺老萬,再將較為難纏的我給擊斃,不讓這次襲擊的影響擴大,讓他逃脫不得。如此看來,王初成雖然人已狂化,但是卻沒有決死一戰的意志和決心。

  為人清醒,有恐懼,這些既是優點,也是缺點,就看我怎么利用,將其轉化為我的優勢來。

  見這恐怖的人形金剛狂奔而來,老萬自然是嚇得哇哇大叫,然后忙不迭地想要爬起來跑開,我左移兩步,沉心靜氣,左腳抓地,右腳就從側面朝著前撲而來的王初成踢去。

  二目平視,舌尖微舔上腭,津液下咽,氣沉丹田,收腰扭胯,抬腿如風,落地如針,這是蕭氏彈腿的精要所在,我略有心得,一擊即中完成猿尸降之后的王初成左腰處。到底是享譽盛名的“護壇武士”,完成猿尸降的王初成渾身肌肉緊繃,力道大得出奇,下盤也穩,我這剛猛一腳,如同蹬在了石墻上一般,反震得生痛,右腳發麻。

  不過我已然有過如此的打斗經驗,知道一旦邪術灌體,這些家伙的身體如同鋼筋鐵鑄一般的堅硬,于是出腿也留了三分力,一觸即收,卻也沒有太影響腿腳。

  而就這一耽擱,老萬已經連滾帶爬地朝我后面跑去。

  他有一些崩潰了,大聲叫嚷道:“陸哥,陸哥,這他媽的是什么玩藝啊?動物園跑出來的大猩猩?”

  聽到這等話語,王初成低吼一聲,口中有濕淋淋的尖銳牙齒,揮手朝我擺動而來,這個家伙的力量奇大,我并不敢與其正面交鋒,往后連退幾步,右足酸疼,知道與其較量氣力,簡直是自取滅亡,于是便一拍胸口,早已按捺不住的小妖朵朵立即從我胸口閃現而出,揮手朝著王初成打去。

  一邊是毛茸茸、肌肉發達的巨手,一邊是白嫩如藕的小手,在那一刻撞到了一起。

  然后我聽到了有骨骼碎裂的響聲傳來。

  “嗷嗚……”

  王初成猿尸降成之后雄壯的身軀與小妖朵朵相比,簡直就是一堵不可跨越的高山,然而在這劇烈一撞之后,小妖朵朵固然臉色蒼白地飄退到我的身邊,而王初成也不好受,右臂不自然地往下垂起,恐怖的猿臉上面全是痛苦的神色,壓抑不住地仰天巨吼,布滿血絲的眼睛里,也不由得狂涌出痛苦的眼淚來。

  趁著王初成往后退去的這當口,我想這這家伙身上既有邪物,必然受制于震鏡中的金光,當下也不猶豫,揚手就是一照,口中“無量天尊”一聲大吼,只見王初成被這一照射,往后斜倒而去。

  我朝著小妖朵朵大叫,說快上青木乙罡,別讓這個家伙給跑了!

  這小妮子卻并不理我,嘴一撇,不屑地再次沖將上去,對著這個巨猩猩男一陣狂毆,慘叫聲不絕于耳。

  我先是一愣,爾后想起,小妖朵朵魂體轉移到了麒麟胎中,自行孕育,修為已然重歸于零,僅有麒麟胎的底蘊和體質。她本身自然有青木乙罡的修行之法,只是這麒麟胎身并不適合修煉木類的罡氣,故而成就有限,也正是如此,那個青虛方才能夠得手,擄走了她的那個青梅竹馬糖糖。

  小妖朵朵不比傻乎乎、完全信任我的朵朵,而且又比較低調,所以現如今她到底有什么本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今天一看,似乎這麒麟胎身的打斗能力十分的強,往昔那個擅于操作植物的小妖精,現在有向母暴龍發展的趨向……

  朵朵繼承了鬼妖之身,自然能夠放出那一團濃郁的青木乙罡,只是她現在是白天,這可如何是好?

  想不通,但是這并不妨礙我痛打落水狗,偌大猿尸降頭,居然被這小不點兒“一拳”給撂翻,小妖朵朵沖上去這一頓拳打腳踢,將王初成揍得惱羞成怒,大聲咆哮,我便也沖上去,一邊回憶起十二法門中對于此術的講解,一邊打著太平拳,朝著他折斷的手臂一通狠踩。

  王初成實在想不到,自己化身猿尸之后,本以為可以將我快速殺死,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然而結果卻和想象中差距太大——被突然出現的小不點一頓胖揍,然后被我當作草地踩,憋屈到不行。

  憤怒之后便是爆發,他終于將小妖朵朵拍開,一骨碌地爬將起來,朝著我雙手捉來,瞧著氣勢,似乎是又想將我給生撕了。他這套路常用,純熟得很,然而我卻早有預料,低身一拱,避開這一摟抱,但是猛力撞入他的懷中,抓著他的腰盤,使用那鐵板橋的蒙古摔跤技法,四兩撥千斤,將這個雄壯的家伙一下子,就給重新摔在了地上,轟隆一聲響,全身的骨骼都在呻吟。

  人永遠都要用發展的眼光看待問題,王初成只以為我還是緬甸叢林里肉搏無力的狀態,頓時就吃了大虧。

  這一記后翻摔是應用了王初成自己的力量,偌大的身體栽倒下來,即使以他那狂化的粗壯神經,也不由得一陣頭暈目眩,口中鮮血橫流,腦子里仿佛開了個鐵匠鋪,哐啷哐啷響,嗡嗡蜜蜂飛。

  而這個時候我已然想起了洛十八闡述猿尸降時在文末犄角旮旯處的備注,說萬物莫過于生生相克,這山魈兇猛剛烈,然而天性卻最怕公雞血,古語云“殺雞給猴看”,這紅色乍現,立即捂臉不敢瞧,天性使然,至死不渝,故而用雞血潑之,當可將狂躁解去。一念及此,我立刻想到剛才出門時,工具箱里似乎還有一袋雞血,本來是用來鎮場面的,也沒有用上,正好拿來此處潑灑。

  我回頭朝跑到廁所后面的老萬大吼,說老萬你個龜兒子趕緊過來,把里面那袋雞血潑在他身上。

  老萬本來害怕得膽子都要跳出嗓子眼兒了,他想著跑去喊人,聽到我這話說得似乎很篤定,出于對我的信任,腿也不抖了,走著內八字步就跑了過來,哆哆嗦嗦地打開工具箱,拿出那袋雞血,閉著眼睛就朝著這邊甩來。

  那雞血是用密封袋包扎的,根本就沒有解開,一大袋歪歪斜斜地朝著站起身的我砸過來。

  我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這個老油條平日里跟小瀾、貓兒吹噓,那臂膀上都能跑馬,此刻的膽子卻小得如果針眼,眼睛都睜不開。不過我也不怪他,像他這般的普通人,看到這完成猿尸降變化之后的恐怖猩猩,能有膽量跑回來,也算是對我有著足夠的信任了。

  袋子歪歪,然而小妖朵朵卻是個眼疾手快的小妞兒,身手有靈活,手一攬即抓住,一解封口,將大半升冷卻的雞血淋在了王初成的頭頂和上身。

  這雞血對于用了猿尸降的王初成如同濃硫酸一般,立刻一陣濃黑的煙霧冒出來,可憐的王初成又是一聲大叫,這叫聲似哭,嗚嗚哇哇,也來不及翻身來打我,只是用手四處撓,一撓便是一撮毛,在地上四處翻滾喊痛,像個耍賴的孩子,無比可憐。

  我心中狂喜,萬物皆有克星,當日我思謀對付王初成的時候,因為MP4屏幕太小,并未曾看得仔細,后來幾次重讀,方才將這數十萬字背誦得朗朗上口,但洛十八備注中也只是作了猜想,卻未曾想道這雞血。還有如此奇效。

  一番鬧騰,王初成一開始還想著借最后的機會傷我,卻被我避開去,待那雞血漸漸生效,最后便縮成了一團,降頭祛除,回復了一開始瘦弱無力的虛弱模樣,一身雞血,精神萎靡不振,腦袋被揍成了豬頭。

  工具箱里有祭祀紅繩,現在我便拿來當作捆綁的繩子,將王初成手腳綁住,不讓他動彈得了。

  我看老萬嚇得癱倒在地,手還撫著胸口回魂,便走過去蹲在他旁邊,拍他肩膀,說老萬,你個狗日的沒事吧?他驚了一下,看著我,眼中充滿了崇敬之情,拉著我的手感嘆,說陸哥,我的親哥哥喲,我早就知道你的厲害,上回你們在浩灣廣場幫阿根找魂,我也帶過路,這次講數我也在過場,但總感覺這鬼神之事,虛無縹緲,信則有,不信則無,但是剛剛看這大猩猩兇猛像惡鬼一樣,心中害怕,卻終究證實了心里面的猜測——陸哥,你太威武了,我萬全勇這輩子都跟定你了。

  我嫌惡地甩開手,說我不搞基的!說完,我與老萬哈哈大笑。

  小妖朵朵走到老萬面前來,惡狠狠地說老萬,你剛才看到了什么?——小妖朵朵的身份是我的堂妹子(有時是小表妹),并沒有在他面前展露過這般憑空飛舞的厲害——老萬連忙求饒,哭著說姑奶奶,你饒過我吧,我就是做夢說話,也不敢亂講的……

  小妖朵朵揚起了小拳頭,得意地笑,似乎為了自己小魔女的威風而自豪。

  而正在此時,從我們后邊傳來了一聲詫異地疑問:“陸師傅……你們這是在干什么?發生了什么事情?”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