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二章 慧明和尚的下馬威

  來人正是在影潭分手不久的林齊鳴,算得上是大師兄的心腹手下。

  林齊鳴和我在影潭時便已然十分熟絡,我很驚喜地跟他問好,然后疑惑地問他怎么過來了?林齊鳴沖著里面三人點了點頭,然后拉我出來,說找一個地方敘敘舊,私聊。我們的宿舍在二樓,走過昏暗的樓道,踩著吱吱呀呀的樓板,來到了這棟陳舊樓房前面的一顆大槐樹下,兩人蹲起來。

  林齊鳴告訴我,大師兄當初回去處理好青虛的事情之后,抽空幫我報了名,便再次返回黎巴嫩去出外勤。

  結果等到他三月回來的時候,才知道局里面有人弄了鬼,將總教官定成了本來應該在青山界守林的慧明大師;大師兄胸有溝壑,自然知道慧明與我們之間的齷蹉,也知道這些矛盾的緣由,幾乎調解不了,于是就想了個折中的法子,派了手下的他和另外一個人過集訓營來做助教。

  這并不是幫我,只是監督慧明大師不要惡向膽邊生,忍不住順手就將我給結果了……

  我撓撓頭,說慧明大師與我本無仇怨,而且我在青山界屢次幫助他女兒賈微,似乎應該也有一些香火情分吧?

  林齊鳴皺眉,說結果呢?我無語凝噎,他冷聲笑道:“陸左,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不要這么幼稚好不好?現在的結果,是他老女兒死了,尸骨無存,你們待了那幾天的深澗怎么也找不到,即使慧明能壓下心頭這股邪火,他老婆呢?你可能不知道寧海玲那個老妖婆,嘶……

  林齊鳴似乎想到了什么悲慘的往事,深吸了一口冷氣,不再言語。

  我沉默了,果然不出我所料,這次集訓要兇多吉少了。

  我問他一個月的集訓大概是要搞些什么東西?

  林齊鳴告訴我,第一,要在這紅河培訓基地聽教員的講課,接受組織最新理論成果的培訓;第二,要聽取總局和泛宗教聯盟領導的形勢政策報告和有關當今世界的報告,了解世界大勢,了解宗教和民族政策制定的過程和執行這些政策需要把握的重點問題;第三就是學員之間的交流和探討——這是純粹的理論教程,上面的強制要求,思想教育部分,為期會在三天左右。

  而后,我們將前往設在高黎貢山無人山谷的集訓營里,進行業務水平的提高集訓,這一部分會有十五天,到時候將會進行學員的成績驗收,不及格者將要被淘汰;之后的十多天,是實踐部分,可能會是野外拉練,也可能會是出任務,或者是對抗賽。

  這些是大致的安排,但是具體的文件計劃,除了總局和集訓營總教官,其他人都不能提前知曉。

  我聽得入神,感覺似乎還是一件蠻值得期待的事情。

  在眾目睽睽之下,又有林齊鳴和另外一位叫做尹悅的助教幫忙,似乎也不用很懼怕這慧明,于是連番道謝,說多謝他和未露面的那位姐姐出馬了。林齊鳴笑了,說客氣,其實他們這一年也是忙亂,來到集訓營中,也算是空出了時間,沉淀沉淀,比常年出那緊張的任務,要輕松多了。

  我問他最近很忙么?林齊鳴點頭,說是,最近到處都很亂,不過還好,基本上都是些小事情。

  我與他交談了一會兒,除了談工作,還聊到了一些家長里短的事情,譬如結婚了沒有啊,哪里人之類的,拉近距離,增進感情。林齊鳴是個極為健談的人,也爽朗,不知不覺我們就蹲了小半個鐘頭,腿發麻。待天色已晚,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說好吧,以后有的是時間相處,我們回見吧。

  我與林齊鳴告別,返回了宿舍,發現秦振和滕曉對坐在床邊,正在用一根比木筷還要長半截的竹棍兒互刺,一刺一閃,十分靈活,而黃鵬飛則不見了蹤影。

  見我進來,兩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站起來,問我咋一進來就跟那教官這么熟絡?

  我詫異,說你們怎么知道是教官的?

  長相頗有粗獷之美的絡腮胡男秦振舉起胸前的學員牌,說喏,學員的都是白色的,工作人員是綠色的,只有那教官才是藍色的,剛剛領到的學員手冊,你沒有翻看么?我想起來朱軻似乎給了我一個小本子,但是太忙了,也沒有注意翻看。

  我回答說是以前出任務的時候,認識的,見到我在這里,過來打一個招呼而已。

  聊到任務,大家就有了共同話題,秦振他是百色革命老區的,家傳的古壯族演尸舞,祭祀拜靈的——廣南的癲蠱你曉得么?起源地就是在我們那里,好多山精野怪的傳說,危險得很,他便是捉住了兩頭水鬼,才進得這里的;滕曉卻是廣南民族大學神學班的應屆畢業生,也不知道什么緣由,就進來了。

  我告訴他們,我是南方省東官市局的一名編外人員,自己合伙跟別人開了一家風水咨詢事務所。

  兩個人頓時眼睛亮了起來,說哦,原來是個老板啊?

  我謙虛地直擺手,說加一個“小”字,瞎混混而已。

  通過交流得知,參與這次集中營的人大部分都在三十歲以下,是新一代的精英團體,至少秦振和滕曉這二位,都是身有所長的人士,更不用說拽得上了天上去的黃鵬飛,雖然性格不怎么討喜,但是實力我卻曾在浩灣廣場的地下室見過,算得上是個厲害的家伙。

  聊了一陣,我指著他們兩個手中的竹棍,問剛剛在干嘛呢?

  他們告訴我在練習反應力,這是科班出生的滕曉所講到的一種修行手段,一刺一往之中,涵蓋了諸多套路劍法和最簡單的格斗技,這東西就像《笑傲江湖》中令狐沖和田伯光坐著比試的橋段一樣。滕曉告訴我,他在學校的一位教師,曾用這么一跟竹筷,靜坐于一間放滿蚊蟲的小黑屋,一晚上的功夫,用筷子刺死了五百多只蚊子,尸體堆疊在他身周,厚厚的一大層——這便是境界。

  除了雜毛小道,我很少有跟“同齡人”這么交流,感覺進入了一片新天地,聊得十分暢快,不知不覺就到了傍晚。

  這大院里有公共食堂,我們晚上六點多鐘跑去吃飯,伙食不算太好,但是油水管夠。我見到了許多人,二三十個吧,有男有女,通通不超過三十來歲的年紀,精神抖擻,斗志昂揚,十分富有朝氣。我認識的人不多,找了一圈,跟我同來自南方省的黃鵬飛和朱晨晨,都沒有見著。

  不過這里面有好多人都是相互熟識的,看到他們聚在一起聊天扯淡。

  匆匆吃晚飯,我們回宿舍洗完澡之后,躺在床上夜談,不知不覺都到了深夜。

  因為人多,擠在槐木牌中的朵朵和小妖朵朵都沒有出來,肥蟲子也乖乖地沉眠無動靜。黃鵬飛不知道跑哪兒去了,直到了晚上十二點熄燈了,才返回來,默默地睡覺。

  靠,澡都不洗,真的是個邋遢鬼,還裝個毛的貴族范?

  第二天早晨,我們在久違的《運動員進行曲》中醒了過來,朱科長(朱軻)挨個宿舍敲門,叫我們起床用餐,然后參加集訓營的動員大會。都是修行之人,自然不會賴床,我們很快就搞定了自己,去食堂里吃完了有稀飯油條和過橋米線的早餐,然后在八點鐘的時候,準時在西側大樓的小禮堂里面,參加了動員大會。

  在會堂上,時隔半年,我又見到了久違的慧明和尚。

  和我平日的稱呼不同,慧明和尚并不是個禿頭,而是一個有著濃密黑發、濃眉大眼的硬朗老者,身材魁梧,表情僵直,他據聞快80歲了,但瞧這外表,說只有50歲,常人也信。主持人介紹,說是西南局的創立宿老,是西南民族學院的榮譽教授,西南局的副巡視員(享副廳級待遇),為了培養新一代接班人,所以才過來的——賈團結賈教官,是本次集訓營的總教官!

  動員會一開始是一個總局下來的領導在講話,重要意義和影響之類的,昏昏沉沉說了大半個小時,而后便是一層一層下來的各級領導,作為最后出場的重量級領導,慧明和尚被請上去說話的時候,長相有些跟***有些相似的他板著臉,往著臺下這三十幾個學員瞧了一圈,目光最后鎖定到了我的身上來。

  他沉聲說起了這一次集訓營的意義,除了前面各領導所講的,還有一點,便是要挖掘人才,應付逐漸迫在眉睫的危機,是什么危機呢?這個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但是我想跟你們說,很嚴重,要死很多人的。所以呢?這個集訓營里,是不要廢物的!我聽說在這次選拔,為了混資歷,有不少人加塞——白露潭、王小加……陸左,你們三個人出列!

  他說出這三個名字的時候,幾乎是在用了如同佛門獅子吼一般的音量,整個小禮堂里一片嗡嗡響。

  所有的學員,齊刷刷一片瞧了過來,看著兩個怯弱弱走出來的女孩子,以及……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