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三章 遭遇杯葛

  四下一片寂靜。

  被場中領導、學員、教員加工作人員,將近四十多號人齊刷刷的目光凝聚,說實話,這感覺并不是很好。

  而且這又不是演講,而是各種質疑、幸災樂禍和唯恐天下不亂的目光,是諸般強者和修行人的犀利目光,一時間,我有一種如坐針氈的緊張感。不過相較于旁邊兩位忐忑不安的女孩子,我的表情顯得相對從容和淡定一些——呼嘯山林的猛虎和潛藏草叢中的毒蛇,這兩者里我更加懼怕后者,因為我唯恐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慧明既然能夠把這矛盾挑出來,顯然他的決定是按照規則,來為難于我。

  這也是所謂“明槍易擋,暗箭難防”的道理。

  一個遵循規則的復仇者,有如戴上了一套厚厚的枷鎖,再可怕,我也有著諸般生機。

  說實話,聽到慧明這般大聲斥責我,我卻莫名地對他有了一絲好感來。

  當然,這好感便如同人類對于憨厚可愛的熊的感情,再濃烈,當碰到兇猛的熊瞎子,也要逃命。

  白露潭是個穿白色襯衫也很有味道的氣質女孩,而王小加則是一個干練的短發女生,年紀都不大,看打扮也不過二十來歲,正是鮮花般的年紀。她們雖然或多或少也有過一些社會歷練,但或許是太重視這次集訓營機會的緣故,當被點名站起來的時候,臉上仍然露出了小女孩子所特有的惶恐和驚訝。

  慧明的目光嚴厲如刀,從我們身上掃過之后,越過我們,看著在場的所有人,一片縮頸吸氣聲。

  他毫不留情地大聲說道:“你們三個,是集訓名單在總局確定之后,被人通過各種關系給加塞進來的。一般來說,這里面會有兩種情況,一是你們的關系很硬,硬到總局都需要考慮情面的程度;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你們很優秀,優秀到總局審核的人員都不得不動用額外的特權,將你們加塞進來——無論是哪種可能,我唯一要告訴你們的是,我會重點盯著你們,一旦出現任何差池,我將有理由追究你們,和那些罔顧推薦原則的家伙們。另外我真心希望你們是后者,不然這一期的死亡名額,也許會出現在你們三個人中間!”

  死亡名額!

  從慧明口中聽到“死亡名額”這幾個字,陡然間就有一股血淋淋的煞氣,迎面撲來。它再也不是虛無縹緲的詞語,而變成了伏地的死尸以及無神而空洞的瞳孔,白露潭和王小加不由得被這突然而來的威勢嚇得后退一步,臉色蒼白起來。

  見到我無動于衷地木然站立,慧明狠狠地剮了我一眼,然后高傲地吩咐道:“回列。”

  被當作雞殺了一回的我往回坐下,看到旁邊黃鵬飛那張幸災樂禍的賤臉,不由得拳頭捏得喀喀響。

  慧明繼續說道:“知道我為什么一開始就將事情挑得這么明白么?我是在為所有人負責,是了你們好!你們中間有很多人,都把這一次集訓當作是升職的好機會,當作是一次休閑的學習,當作是公費旅游……那么我現在就告訴你們,錯了,大錯特錯!這是一次與死亡親密接觸的盛會,會死人的!每一個活著走出去的人,都是最精英的戰士,而退出者,是懦夫,但是能夠活著——我最后說一次,你們有人想退出么?”

  場中一片寂靜,無人回答。

  慧明僵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莫名的笑容,說好,很好,我們三天之后見吧,兔崽子們!

  說完這話,慧明并不理旁邊的這些人,徑直走下了前臺,然后大步朝這門口走去。而林齊鳴等一干帶著藍色標識的教官,則跟著他一同走了出去。我看到了一個穿這火紅色衣服的女孩子,她叫作尹悅,在緬甸山林的時候曾隨著大師兄一同前來,救援過我們。路過的時候,她朝我調皮地吐了一下舌頭。

  我也笑了,心情一下子就輕松了起來,看來這一次集訓,必然是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目送著這七八人離去,小禮堂原先發言的那個領導略有一些尷尬地呵呵笑,然后解釋說賈老是打過仗的老革命,就是這么直接,但是他并沒有惡意,而是對于新學員們的負責和愛護。好了,集訓營在今天也算是正式開始了,首先是為期三天的理論學習課,希望各位學員能夠發揚“團結緊張、嚴肅活潑”的學習作風,好好學習,預祝這里的每一個人,都能夠從集訓營中畢業出來。

  在雷聲如鳴的鼓掌中,這場冗長而無趣的動員會總算是結束了,而經過了剛剛慧明和尚的點名,使得我和另外兩個姑娘成為了學員中的異類,突然間獲得了許多人的關注。

  無論這關注是善意的,還是幸災樂禍的成分更多一些,這種聚焦感都讓我十分的不爽。

  我這個家伙,從來可都是很低調的啊,如此拉風的情形,實在不是我所愿意的。

  動員會結束了,接下來的就是理論課。

  然而大失我所望的事情是,第一堂理論課講的既不是如何感應空間中無所不在的“炁”,也不是描符畫道之類的符箓丹道,更不是如何鍛煉肉身的力量,在講臺上的那個身材瘦弱、帶著厚瓶子眼睛的講師,居然大談組織的先進性和正確性,大談各屆大長老的思想和理論模型,談及組織對人民力量的唯一領導性,與時俱進,社會各界在組織的領導下所取得的各種成就,歌功頌德,不一而足。

  我剛開始有一種小時候上思想品德課的錯愕和不解,而后感覺精神頓時一空,許是昨天晚上臥談會開得太晚了,疲倦像魔鬼一樣朝我吞噬而來,不知不覺間,困意浮現。

  不過這里我要說一點,我這個人有個優點,就是睡覺安靜,從來不打呼嚕。

  當我迷迷糊糊被人拍醒來的時候,才發現已經到了飯點。旁邊的秦振一臉困倦,打著哈欠叫我起來,說去吃飯了。畢竟是有過深聊的朋友,而且都已經成年,自有主見,秦振和藤曉并不因為我被點名批評而疏離我,一如尋常。我笑嘻嘻地揚起桌子上還流著口水的教材,說好久沒有享受這種待遇了,睡得太美了——話說,我們三天都要上這課么?怎么感覺我們好像上錯了學校了啊?

  藤曉笑了,把書皮攤開來瞧,果然還真的是某校的教材。

  他說你說你是半路出家,我這回真信了,看來你什么都不懂,剛才你睡覺我都推了你好幾次,要真的惹火了那些個老學究,他不講顏面地給你判個不合格,到時候你哭都沒地方哭去。這幾天應該是例行公事的先進性教育,真正的干貨估計要到高黎貢山里面的基地,才能夠有了——你沒看總局抽調的教官都先走了么?現在的理論講師,都是從附近某校里調過來的普通講師。

  藤曉的話把我唬得一楞一楞的,點了點頭,表示再也不敢上課睡覺了——這都是慣性,小時候養成的臭毛病,本以為這么多年已經改了,沒想到今天再次重逢,居然還在。

  見到秦振和藤曉一同往常地跟我吹牛扯淡,我原本以為慧明和尚的質疑并沒有起到什么作用,然而到了公共食堂,才發現昨天還笑容滿面跟我打招呼的同學,現在的眼神都變得有些躲閃了,本來還圍在一起熱鬧的聊天,結果見我們一進來,都閉口不言,低頭吃菜了……

  瞬時間,我心里有一種被孤立的感覺,心情就變得不那么美好起來。

  想來也是,被一個頗有權勢的老領導、在集訓營中一手遮天的總教官第一天就點名關注,實在是一件很蹊蹺的事情。

  這些能夠進入集訓營的人都是些聰明卓絕之輩,而且彼此間也沒有什么太深的交情,何必因為這寡淡的同學情份,去讓賈團結、賈老大注意到,并且嫌惡呢?如此這般,實在是沒有什么性價比,還不如遠遠觀望才是,不咸不淡地交往,這樣才算是最佳的選擇。

  同樣遭到杯葛的,還有白露潭和王小加這兩個女孩子。

  擁擠的食堂里,兩個人共占了可容六個人的長條桌子,周圍的人都像瞧到瘟疫一樣的,遠遠躲離。

  這可憐勁兒,讓我對慧明和尚的惡感一下子就升騰起來。

  我終于明白了這老家伙一開始的目的——集訓營本來是學員之間相互擴大影響力的一個重要地點,然而他以總教官的身份,名正言順地將我們插班生的身份點出來,并表示了惡感,讓所有考慮與我交好的學員都下意識地做一個選擇,考慮考慮這里面的后果。他最終的目的,是讓我在人際關系這方面,先輸一城。

  不過讓我憤怒的事情也在這里,這個大義凜然的家伙針對我就算了,為了我,居然把與我兩個毫無關系的女孩子也拉下了水,看著那兩個姑娘垂淚欲滴的模樣,我心中莫名就有了一些憤怒。

  憤怒之后便是冷靜,慧明和尚出了第一招,而我,應該如何應付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