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五章 再跑二十里

  這個被命名為“總參與宗教局第二十二培訓基地”的集訓營,坐落于青藏高原南部的高黎貢山深處,橫斷山西部斷塊帶,印度板塊和歐亞板塊相碰撞及板塊俯沖的縫合線地帶中。

  與我的家鄉青山界那種連綿起伏、群山無盡的十萬大山風貌相比,此處的山顯得更加巍峨聳峙,山高坡陡切割深,垂直高差達4000米以上,形成極為壯觀的垂直自然景觀和立體氣候。我們頭頂是云霧繚繞、寒氣逼人的皚皚雪峰,身處則是溫和的林木和草地,而越過群山往那河谷里瞧,一年四季,烈日炎炎。

  這便是“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的名俗俚語的由來。氣候條件的多變性,也是當時上級選擇在此處建立培訓基地的考慮。

  第22基地位于一處鳥語花香的斜行山谷中,方圓三十里渺無人煙,唯有喬木樹種巨大的板根,大型木質藤本以及野芭蕉、穿鞘花等綠色滿眼的植物,映入眼簾,當我們從山下緩緩走入培訓基地外圍的開闊地時,才發現在基地邊緣的叢林中,有不少身披偽裝網、臉上涂得花花綠綠的軍人在潛伏著。

  這種嚴陣以待的氣氛讓我背部肌肉忍不住地緊張,立刻有一種鴻門宴的不安感。

  我用盡量沉穩的語氣,跟帶隊的朱科長詢問,得到的答案讓我不禁莞爾:為了節省經費,此處基地是我們局和總參同建,共享資源;不過這里僅僅只是我們局備用的培訓基地,而總參下屬一個小規模的特種部隊,卻常年在此處集訓,用得更加頻繁一些。

  如此這般,才會有這么一個不倫不類的基地名稱,不過士兵們通常喜歡親切地叫它“百花嶺基地”。

  大隊人馬靠近,相隔不到200米,便有一行三名持槍軍人靠近,驗明手續,然后繼續前進。穿過開闊地旁邊豎立的鐵絲網,我跟著大部隊,開始走進這座占地甚廣、建筑風格頗為古老的建筑群里。

  陳舊而粗曠的紅磚墻、木籬笆、足球場一般寬闊的大操場、黑色中帶著青苔的斜瓦,還有遍地的軍營綠……眼中的一切,讓我對面前這個基地的期待值,降到了水平線以下。看得出來,這里的大部分建筑是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建立的,旁邊塊壘一般的綠色營房,卻是后來陸續擴展的,顯出了兩個時代的風格——每一個走進營地的人,心中恐怕都會忍不住抱怨“條件可真不怎么樣”這樣的話語。

  說好的“士兵突擊”式的優等條件呢?

  不過我們并沒有說話,因為在操場的中間,我們看到了一群身穿藍色短袖衫的人,縛手而立。

  他們是在此處等待我們的教官,為首的,正是本次集訓營的總教官慧明。

  不用吩咐,我們便迅速跑到了教官們的前面站定,然后依著前些天的順序開始站立整隊,差不多兩分鐘之后,我們便已然集合完畢。

  看著身穿白色集訓服的我們,慧明的臉色深沉,左臉上面的老人斑不斷抖動。

  而在我們站齊整了之后,一個僵尸臉中年教官突然指著背后不遠處的綠色軍營大喝道:“看到那綠色沒有,這里是軍營,而你們,則是預備役的戰斗人員,瞧瞧你們這散漫樣?這么點山路,你們居然比我們預計的時間,晚了半個小時?要萬一戰爭來臨了,你們的下場只有一個,就是死!操蛋家伙!全體都有,向左轉,圍著操場二十圈,不準停下!”

  我眉毛一跳,心中頓時有一種怪異的穿越感——隨著《士兵突擊》在2007年開始熱播,特種軍旅的訓練也開始逐漸步入了普通人的視野。片中王牌特種部隊老A的教官,就是這種簡單粗暴、蠻不講理的作風,樹立起絕對的權威,將下屬的士兵不斷淘汰,選擇真正的強者加入。

  難道說,這種野蠻的風格,在整個軍隊或者集訓系統里面……很流行?

  然而不管怎么說,為了不被集訓營淘汰,走了幾十里山路的我們不得不背負著厚重的行囊,圍著這比足球場還寬闊幾分的訓練場開始跑動起來。這一圈就差不多一里路,二十里路對于平日體能儲備充足的我來說自然是小菜一碟,然而在爬過一座又一座山峰后的我,卻是一個艱難的距離。

  不光是我,我身邊這三十三位同學,也都露出了難受的表情來。

  突破總是在極限的盡頭徘徊——這句話是體能訓練中最常用到的一句話,如果說在春城郊區的紅河培訓基地里,慧明對我和白露潭、王小加的喝斥是他對我使出的第一招亮劍的話,那么今天這個連續20圈負重奔行,則是教官群體對我們學員的第一個下馬威。

  它的含義在于:無論你來自哪里,有著怎樣的成就和本事,在這里,都得聽藍衣老大的!

  十圈之后,我咬著牙,邁動自己疲憊發酸的雙腿,感覺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天地都在搖晃,一會兒黑,一會兒黃,空氣開始變得稀薄了,使得我的胸膛不得不像是拉風箱一般的抖動,眼前一陣又一陣地發黑,汗水濕了干,干了濕。然而即便如此,我也不讓金蠶蠱向我傳遞一絲的暖流,緩解此刻尷尬的境況。

  此次前來集訓營,從開始到結束,我的目的都是讓自己變得更強。肥蟲子的存在,就如同給我開了一個外掛,然而即使我是蠱師,肥蟲子是我的本命金蠶蠱,但是在激烈的戰斗中,我們總是有分離的時候,被它緩慢增強的身體已經足夠了,所以在訓練的時候,我便決定盡量不讓它來延遲我的身體極限。

  這是一場戰爭,我,與我身體中的軟弱意識,在決斗。

  很拗口的一句話,不過這便是修行,如修禪者面壁,如修道者閉關,他們用這一輩子的時間,都在做這么一件事情——與自己心中的魔在戰斗,斬除三尸,可見光明。

  我疲累欲死,然而發現身邊的這些人比我也好不了多少,盡管他們或多或少都掌握了一些修煉的法門,但人的身體都是肉做的,除了少數在前面領跑的怪物外,大部分學員的身體都經受不住這種毫不停歇的持續性運動,開始處于崩潰邊緣。

  不斷有人倒下,又掙扎著站起來,朱晨晨倒下了三次,被我扶起來,臉色蒼白如雪,肌肉都在不自主地抖動。

  秦振、滕曉、白露潭、王小加和我、朱晨晨自覺地跑到了一起來,相互攙扶著,跌跌撞撞前行。

  這種類似于作弊一般的攙扶并沒有受到教官們的警告,使得體力較弱的朱晨晨和白露潭、滕曉得以堅持下來,跑到第十五圈的時候,我們幾乎都要崩潰了。

  白露潭一邊跑一邊傷心地哭泣,有一種幾乎要放棄的沖動。而我則毫不顧忌地指著場邊的那個威猛老人,數落她,說你看到沒有,人家在看好戲,看你這個插班生的好戲,你若是放棄了,躺下了,只會迎來“哈哈”的鄙夷一笑,然后便是輕描淡寫的“果然如此”,果然是個走后門的,真是個孬種!你要放棄么?我不會,這世界上,除了我心中的道德和生我養我的父母,沒有任何一件事情,值得我去妥協!沒有!

  我斷過氣了的話語,給了旁人倔強堅持的力量,也給與我走下去的勇氣,當極限過去,我感覺渾身在麻木的背后,開始有了一些輕松,以至于我跑到最后兩圈的時候,腳步居然輕快了起來。

  我看見在遠處,一些穿這短袖迷彩服的年輕軍人三五成群地或坐或站,朝這邊好奇地望來。

  不過這三十四位學員中的十一個女生,明顯是他們重點關注的對象。

  我心情不錯,朝人民子弟兵們揮了揮手。

  我身邊的伙伴們也朝著他們揮手。

  子弟兵們熱情地回應,聲音此起彼伏,加油和鼓勵聲不斷,這讓我們感受到了炎熱天氣中的一絲清涼,沁人心肺。當最后一圈陸續跑完之后,幾乎所有人都栽倒在地,有一種長睡不醒的沖動,立刻有身穿白大褂的醫生過來給我們打針,不知道是葡萄糖還是別的什么藥物,過一會兒感覺就好了一些。

  然而還是有三個人,沒有跑完最后的幾圈,趴在了地上。

  他(她)們被醫生用擔架抬了下去,而后面的集訓中,再也沒有見到這兩個女生和一個男生——集訓營在一開始,就展現出了毫不留情的殘酷。

  跑完步之后我們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了十來人的醫療小組,給我們捏肩捶背,放松身體,而站在東倒西歪的學員中間,慧明用簡單、直接、冷酷的開場白,給一臉慘白的我們訓了話。

  當天晚上我們被扔進一個又一個放滿藥材的木桶中熱水浸泡,感覺身體在逐漸地恢復。

  傳奇小說里面的這種橋段,原來真的在現實中有存在。

  只是這種烏黑發臭的藥水,實在難聞,一股又一股的尿騷讓人直想把晚飯吐出來。不過效果不錯,晚上神清氣爽地躺在老建筑8人一間的宿舍床上的我,開始憧憬著第二天訓練的到來。

  好吧,我承認我有一些“受虐”的期待。

  因為我要變強。

2條評論 to“第二十二卷 第五章 再跑二十里”

  1. 回復 2014/11/19

    高黎貢山有那樣的地方么,我作為貢山人但不知道有啊。

  2. 回復 2014/12/22

    蠱王王十八

    衛星測繪和直升飛機都看不到,你看的到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