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四章 結下仇怨

  翻譯回到了車里,跟那個灰白頭發的男人問了幾句話,然后折回,說可以,那我們去附近的萬向會所談一下吧。

  我和雜毛小道莫名其妙地折回了車里,跟著日本人的車隊離開野驢島。

  路上的時候,老蕭跟我講,估計昨天偷東西的家伙就是這伙日本人,妥妥的。真神奇啊,一天工夫不到,居然就能查到我們,小日本子這情報工作,簡直就跟在自己家門口一樣。我說,聽你這意思說來,日本人已經懷疑我們在中間插了一杠子,奪了十年還魂草,以及那不知名的紅果子?

  老蕭點頭,說連昨天我們房間被偷的事情,都有可能是這幫孫子干的。

  我深有同感,心中也有些難過,在我大中國的土地上,這幫孫子如此橫行霸道,就沒人管了么?

  來到一個環境雅致的會所,那個白發中年人早已經在一個房間里等待,陪同的還有那個翻譯,日本小子加藤原二卻沒有在。我和雜毛小道進來,翻譯向我們隆重介紹了這個白發中年人,說是XX株式會社的駐中國區高級代表加藤一夫先生。加藤一夫坐著,四平八穩,像一個王者,霸氣側露。我和蕭克明,在對面坐下,蕭克明讓這翻譯廢話少說,為了你的美元著想,趕緊問。

  加藤一夫盯著我們,小眼睛有著細碎的光芒,他問:“兩位先生是否偷了我在植物園訂購的龍血還魂草?如果是,我愿意以同樣的價格,將它買回來。”他一說,那個翻譯立刻將他的意思同步翻譯給我們,讓我有點兒驚奇——真看不出來這猥瑣的翻譯,倒是有這等本事!那他看日劇,豈不是很爽啊?

  不過羨慕歸羨慕,我和老蕭還是異口同聲地說:沒有!

  我說這怎么可能?你這是什么意思?

  加藤一夫笑了,說咱們明人不做暗事,我們打聽過了,來找胡桑的人里,就陸桑你目的最明確,而且時隔一天,龍血斷魂草就失竊了,其實不用想都知道,是你們做的,對不對?

  我懶得理他,說你們到底是怎么樣的思維,都二十一世紀了,還搞盧溝橋事變那一招?

  加藤一夫他開始講起自己在中國投資,幫助了多少人就業,促進了江城經濟的騰飛,又講起了他向來對中國都是抱著友好的態度,多么受他工廠里員工的愛戴。我昂著頭,做認真傾聽狀。確實,大的道理我不會講,那是經濟學家的事情,但是我輾轉珠三角地區數年,見過一些日企,也曾經加入過一家,總體而言,日企的工資和福利待遇相對都會高一些,但是里面的規矩,簡直是嚴苛到讓人崩潰,日籍員工和中國員工的待遇、等級差別,森嚴,簡直讓人有重回80年前日偽的感覺——富士康就是沿襲了日企的管理風格,由此可見一斑。

  見我們沒什么反應,加藤一夫開始變得更動情了,他說他之所以要找龍血還魂草(日本人的說法),是因為他有一個十八歲的可愛女兒,因為一場車禍變成了植物人,在確定醫學上沒有突破后,轉而通過其他路徑來想辦法——龍血還魂草據說經過日本神道中的有能力的宗教人士的煉制,能夠找回他女兒的魂魄,所以務必請兩位歸還,以讓一個父親,重新見到他那可憐的女兒。

  他哭得淚眼婆娑,連我都感動得忍不住流了一公升的眼淚。

  我想起了池內亞也。

  然而當他再次問起時,我仍就是說,沒有。

  他的臉色開始變了,鐵青色,臉僵直,讓我想起了以前就職的那家日企禿頂老課長的形象來。他冷著臉問,你們確信沒有?中國人有句古話,叫做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可是有證據的,兩位是否想讓我送你們進大牢去?

  他說的證據,是我們那晚上的漏洞么?

  我霍然而起,哈哈大笑,說你們圖窮匕見了吧?在中國人的地盤,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怎么囂張?我轉身兒走,雜毛小道沒走,厚著臉皮找翻譯要“談話費”。我一出包廂的門口,就被一個瘦小的身影攔住了,是加藤原二。他站在我面前,被我身影覆蓋,但是就像倔強的草,孤傲。他冷冷地盯著我,臉上有著莫名的憂郁,他問我:“你到底拿沒拿龍血還魂草,拿了,趕緊給我,我給你錢,兩百萬!怎么樣,中國人?這草,我要來救琴繪姐姐的性命的。”

  我說滾球去,罵了隔壁的,看你一臉的衰樣,好狗還不擋路呢,知道不?

  我硬走,他拉著我的衣袖,大罵,說你這個粗魯的男人,該死魂淡(此處應該是巴格牙魯),我一掙扎,沒想到重心一偏,天旋地轉,居然被這小個子一下子給摔了出去,屁股著地,生疼,感覺盆腔骨都要裂開似的。被這一摔,我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我比他足足高出了十來公分,塊頭也比他大可一圈,居然一下子就被摔了個狗吃屎,這太他瑪傷自尊了。

  我一下子就跳了起來,發瘋似的沖過去,跟他扭打。

  沒成想這個家伙是個煉家子,好像是柔道,右手接住我的拳頭,左胯一扭,三下兩下,就把我按在地上制住,我肌肉酸疼,關節都用不了力,怎么掙扎都不行。我這時才發現,我居然用不了金蠶蠱的力量了,這小東西陷入了沉眠,而我,則變成了以前的那個廢材,雖然多了一把子力氣,卻也上不得臺面了,打得了群架王八拳,但是跟這種專業訓練過的人一比,就滿眼抓瞎。

  沒有技巧啊!

  我臉貼著地,動彈不得,憋屈得想發瘋。

  十秒鐘之后,加藤原二放開了我,淡淡地看著我,眉毛上揚,說或許吧,這么弱的家伙,怎么可能成為我想象中的對手呢?我高看你了,偷草者,或許應該是另有其人吧。滾,不要讓我再看見你了……他正趾高氣揚地說著,突然被人從后面一把掐住脖子,轟的一下,大力就把他死死按在了光潔的地板磚上,然后我聽到了一個男人的咆哮聲:“罵了隔壁的,你這個小日本子敢打我家兄弟!不想活了?”

  我爬起來,正好看見蕭克明死死壓住加藤原二,使勁掐,這會兒該他動彈不得了。

  我想起老蕭吹噓過自己有一牛之力,此次看來,果然不假。

  看著他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我心中不由得一陣感動。

  都說吃虧是福,我被這雜毛小道吃了這么多虧,果然沒有白吃。

  保鏢們本來就一直關注著這邊,一看到自己人都吃了虧,立刻圍了上來,沖突一觸即發。

  ********

  十幾個人,一下子就圍住了我和蕭克明。

  聽到這邊熱鬧,里面的加藤一夫和翻譯都走了出來,加藤一夫看見這個景象,冷冷地盯著雜毛小道,說都別鬧了,需要我報警么?我叫老蕭住手,他放開了加藤原二,然后站起來,拍拍手,說:“加藤先生,你倒是個闊綽的主顧,但是你的兒子,卻是個沖動的家伙。話不投機,我們就此別過吧。”

  雜毛小道和我一起離開,旁邊的保鏢想圍上來,但是那個白發的家伙嘆了一口氣,說不用了。

  我們兩個回到車上,驅車離開這個會所。

  老蕭見我脖子上有勒痕,問沒事吧?我說沒事,就被狗咬了一下,他哈哈大笑,說你怎么一下子就軟了?這可不像你。我愁眉苦臉,說我的金蠶蠱休眠了,我借助不到它的力量,那小子又會兩手,所以一下子就跪了。他很驚奇,說你的蟲子怎么會出現這種現象,不會是吃了那果子,掛球了吧?

  我啐他一臉唾沫,說怎么可能?我跟它在意識上一直有一絲聯系,吃撐了倒是真的。

  老蕭哈哈笑,說你這個家伙也是,金蠶蠱自從跟了你,就沒過一個好日子——金蠶蠱的食物不是帶毒的生物么?你天天給它喂什么,喂豬牛內臟拌二鍋頭!我的天啊,這么奇葩的食物,虧你想得出來。這一次見了好東西,它自然是先吃為妙啦。得,把我的份額也吃了,不行,你得賠我。

  我嘆氣,說這次的聊天費,我就不跟你分了。

  雜毛小道見我轉脖子,問很疼么?我說是。他問要不要找個機會弄一下那個小子,他昨天凌晨算是殺人了吧?要不然我們給警察舉報?我說要人家問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回答?他又出主意,說要不我們找個機會把他打一頓?話說出口,又覺得不對,人家那么多保鏢呢?他嘆氣,說你殺王洛和的時候那么牛B,現在怎么這樣了,干嘛不放蠱?

  我開著車,沒好氣地說金蠶蠱已睡,我下個毛的蠱啊?

  嘴上這么罵,心里不由得懷念起了體內這個肥蟲子,覺得它有的時候有點像權利,是毒藥的滋味,一旦沒有了,心里面驟然失落,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從高位上退下來的離休老干部。又想起了那個日本少年,這個人性格怪異、建議果決,連殺人都不眨眼,簡直是個狠角色,而且我隱隱感覺他有些不凡,對周圍事物有些排斥力,想必身上佩戴著什么東西,即使有金蠶蠱在,我也不一定有把握把他給滅了。

  好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忍了。

3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十四章 結下仇怨”

  1. 回復 2014/01/03

    兇悍冷酷的一米六日本人。。。。。兵長??!

  2. 回復 2014/01/15

    SB北陵

    不是肥蟲子睡了,是你遇到了兵長啊。。。

  3. 回復 2014/01/20

    煙閔

    兵長砍巨人絕對比砍蟲子厲害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