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八章 倔強的插班生

  黃鵬飛所要面對這那個門板一樣體格的漢子,是個沉默寡言的人。

  我們沒有跟他說過話,但是印象特別深刻,在紅龍這個部隊算是個大胃王,一個超級能吃的家伙;而且他還是個內向害羞的家伙,上次被王小加盯了一會兒,臉居然紅了半天。他代號叫做先鋒,在特種編隊里面,好像是擔任機槍手的位置。

  一般擔任這個位置的,都是力大無窮的壯漢,手臂上可以跑馬的強人。

  因為保密的緣故,我們和紅龍部隊平日里的訓練,大部分都是錯開的。自從我們駐扎在百花齡基地之后,除了日常的訓練之外,老光他們部隊這幾天都在外面拉練,過幾天還要到怒江峽谷去野外生存,所以雖然大家看著眼熟,但是要有多熟悉,也是不可能的。

  黃鵬飛和先鋒兩人都穿上了格斗用的防護頭套和手套,光著腳丫子,走進了繩子圈起來的擂臺。

  有部隊教官臨時充當的裁判,正在給兩人宣布規則,這東西大概跟自由搏擊一樣模樣,也沒有什么好說的,部隊的戰士十分熱烈,蹲坐著的戰士們呼聲震天響,讓人瞬間就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反而是我們這里,稀稀拉拉地幾句鼓勵聲,也被對面戰士熱烈的情緒所淹沒。

  鐺!一聲鑼響,對抗開始了。

  黃鵬飛是茅山宗的子弟,自小就習得有內家養氣功,身手靈活多變,反應也靈活,底蘊十足,雖然與這先鋒在力量上面有一些差距,但是左右周旋,也顯得不慌不忙;而先鋒的進攻因為軍隊的原因,便顯得干凈果斷許多,目的性很強,刁鉆、準確、靈活……

  很難想象一個近兩米身高的大漢,身手居然會如此敏捷和快速。

  兩人一守一攻,僵持了好一會兒。

  然而這擂臺跟平日的自由搏擊一樣,并不大,所以無論怎么躲避,兩者終于狠狠地撞到了一起來。

  幾乎是在一瞬間,兩人貼身一起,手腳齊動,黃鵬飛的速度更加快一些,一下子就在先鋒的胸口上留下了三拳。這拳頭經過拳擊手套的緩沖,再打到先鋒寬闊的胸前,就顯得有氣無力許多;然而先鋒的左腳前扭,用肩頭狠狠地撞了一下黃鵬飛,竟然將這小子給撞飛倒地。

  雖然黃鵬飛很快就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但是看得出來,他的心神一下子就有些慌亂了。

  肉體力量差距過大,而某些致命的位置又限于規則,不能攻擊,所以黃鵬飛略處于下風。

  看著場中兩人激烈的搏斗,我心中有一些被震撼的感覺——當然這感覺是來自于大漢先鋒。

  我見過警察出手,也見過普通武警的身手,當時心中還是有一些鄙視的,覺得這樣的,我幾乎能夠一對三而不敗。然而見到國家的這種真實戰力,王牌特種部隊的隊員所表現出來的那種自信和敏銳的戰斗意識,確實讓人覺得有刮目相看的感覺——哪怕這人最擅長的并不是格斗,而是射擊,或者其他的東西。

  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本來被所有人看好的大漢先鋒在五分鐘之后的一次交鋒中,突然倒地不起,口中似乎有血液流出。

  我一直眼睛不眨地瞧著黃鵬飛,所以能夠發現這個小子用上了截穴術。

  所謂截穴術,其實也就是傳聞已久的點穴手。不過與武俠小說中截然不同的是,截穴術是采用截取與氣血流通相關的幾處大穴,通過手掌,將體內之氣打入對方的穴道中,讓這氣血流通不暢,然后導致對手行動不便的目的。黃鵬飛為人看著囂張,然而從小在茅山宗作為真傳弟子培養,卻不是一個蠢笨的人,他從一開始就在不斷地以傷換傷,朝著先鋒胸前的各大要穴攻擊。

  他打的力道不大,但是卻精準無比。

  在之前的周旋中,雖然總是被擊倒在地,但他卻能夠在第一時間爬起來,躲過接下來暴風驟雨般的攻擊,終于在最后的一次攻擊中,抓準機會,然后暴起,一拳擊中了先鋒因為出拳而空門大開的胸膛,完成了截穴術的最后一擊,將先鋒給擂翻在了地上。

  這個過程,簡直就是經典——在戰斗上,黃鵬飛是個厲害的角色。

  周圍歡呼如潮,幾乎沒有幾個學員能夠看出黃鵬飛在故意示弱,看到他的絕地反擊,都十分振奮。

  有一個從來未見過的中年道人出現在先鋒的身邊,幫著把脈,然后點點頭,招呼旁邊早已準備好的醫務人員過來抬走。黃鵬飛高高舉起黑色的拳套,昂起頭,享受勝利的喜悅,和旁人的歡呼。

  我看到紅龍部隊的幾個領導眉頭皺起,十分不悅,而我們這邊的教官,則面無表情。

  主持人宣布了勝負,開始讓下一組人開始上場。

  仿佛是積累了許多的憤怒,后面上場的我方人員,均被部隊里的兵大哥以一種近乎瘋狂的格斗手段,在短短幾個回合KO掉,干凈利落,展示出了讓人恐懼的絕對力量來。這里面的我方成員,其實也有厲害的,比如來自帝都郊區的陳柯,就是一個厲害的八極拳高手,然后在對方殺氣騰騰的攻擊中,手忙腳亂,被對方一個快如閃電的左直拳,給崩飛倒地。

  氣氛開始凝重起來,我們這里的學員,畢竟都是在靈媒道術領域有所成就。用自己并不擅長的短處,去跟在天朝排名前十的特種部隊里的軍人比格斗,我實在想不出是為了什么。

  雖然,這些軍人中并非都是老兵,也還有一些新加入的。

  對抗還在繼續,不過我們這邊依然是勝的少,敗的多,秦振被一個沖膝頂到了腹部,昨天的飯菜都吐到了對手身上,憤怒的對手差點抓狂,要將他給弄點實質性的傷害來;滕曉依靠靈活的腳步,跟一個干瘦的士兵繞了好幾圈,每次都像泥鰍一樣的滑過,但最終還是被一把抓住,以一擊后背式摔跤法,弄得天旋地轉,一口老血吐出來;還有好幾個女隊員上了場,齊刷刷落敗,朱晨晨手掐法決,差一點就要將咒語給念出了口來,結果被僵尸臉拔志剛給叫停,犯規出場。

  不過她好歹也是沒有受到傷害,完整囫圇個兒的回來了。

  對抗快進入半程,依然沒有念到我的名字,讓緊繃著神經的我有些勞累。

  我伸了伸腿,開始來回地打量著剩下的軍人,想著我可能的對手是誰。黃鵬飛的勝利,讓我豁然開朗起來,雖然我們不能夠利用自家的巫術,然而這些也不是絕對的,如果做得隱秘不見,其實也是可以過關的,正如前面幾位勝利的家伙一樣。

  我正想著,接下來的對抗名單,讓我眼睛都差一點掉了出來。

  王小加VS霸王。

  霸王是誰?紅龍里與我們熟絡的老光,他一直自謂為格斗高手,牛皮吹得震天響,然而每當說到這里的時候,總是要將“霸王這個死變態”的定語給加上來。這個代號為“霸王”的黑漢子,是個真正厲害的格斗強者,有著蒙古族血統的他繼承了成吉思汗以及長生天的力量,是個連教官都能夠輕松打倒的家伙。

  跟楊操這個八卦男有得一拼的老光偷偷告訴我們,印度阿三的黑貓部隊厲不厲害?吹上天了都!前年子在帕米爾高原出任務,霸王這個死變態,一個人弄死三個,氣都不喘一下,你們不信?他狗日的屁股后面還有一道疤痕,是阿三那彎刀砍的!

  而王小加是誰?

  這個來自東北吉林的女孩子剪著一頭學生頭短發,瘦瘦弱弱,個兒卻還有一米七,象個麻稈兒一樣,胸平,容貌也不突出,若不是她總咬著牙不哭泣的可憐樣讓人有些印象,估計除了我們,都要被旁人所遺忘了。

  我們翻了一陣白眼,這個對抗名單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悶著腦袋想出來的啊?

  這何止是欺負人,簡直就是欺負人!

  我看向一直在旁邊默默不語的林齊鳴,他似乎沒有瞧見我,目光一直在霸王那壘塊分明的八塊腹肌上面停留著。尼瑪,八塊啊!我有些為王小加這個倒霉蛋兒悲哀。然而不能夠接受這個名單的,并非只有我們,揮著胳膊、興致勃勃走向擂臺里的霸王,看到自己對面這個瘦弱的短發女生,表情不由得一陣錯愕,二話不說便往旁邊走,找到裁判開始交流起來。

  他或許是殺過人,但他并不是嗜血狂人。所有的那一切,僅僅只是為國征戰,對于能夠匹敵的對手,他定然會全力以赴的,但是對于這種根本沒有對稱性的戰斗,他并不愿意出手。

  然而裁判搖頭,拒絕了他的請求。

  霸王凝視了王小加一眼,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做了一個決定——他將自己的手套脫下來,準備走出場外去。

  他要棄權。

  一個真正的強者,從來不會欺負弱小。

  霸王有著足夠的成績來承載自己軍人的榮譽,根本不需要用一個小姑娘的失敗來證明自己,所以他不顧自己領導和裁判的阻止,執意走出擂臺。然而在這個時候,他墨綠色背心被拉住了,扭過頭,他看到一個短發女孩子露出了燦爛若天上星辰的微笑,然后向他抱拳行禮。

  “開始比賽吧,我們!”

  那個女孩子羞澀地跟他說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