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九章 瘋狂插班生,老光這賤人

  兩人重新回到了場中。

  霸王在左邊,這個一米八的漢子往場中一站,頓時又一股兇煞之氣,撲面而來,我有些相信老光那半真不假的話語,似乎有可能是真的了;而王小加則站在右邊,瘦瘦弱弱的她戴著黑色的頭罩護具以及拳擊手套,顯得格外的不合身,站立,搖搖欲墜,像根豆芽菜兒。

  就視覺而言,這是一場極不對稱的戰斗,我不明白王小加為何要拉住即將棄權的霸王,并且慎重地邀請他,參加比賽;也不明白霸王為何在片刻的猶豫之后,答應了這場比試。

  總之兩人相隔三米站立,然后在“鐺”地一聲鑼響,對抗開始了。

  霸王似乎對這場戰斗十分失望,他或者在期待著與我們這學員中最強者對抗——但這個人,絕對不是面前這個瘦弱的女孩兒。即使勉強答應了格斗,但是他在開鑼之后,并沒有主動進攻,而是將雙手豎立在身前,擺出了拳擊中標準的防守姿勢,等待著王小加的進攻。

  然而王小加并沒有進攻。

  她退了。

  她往著后面一步一步地退卻,一直退到了繩子圍繞而成的邊界。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過我由于視線的緣故,能夠看到霸王那雙習慣性瞇起來的狹長眼睛。

  那里面,滿滿的都是血腥的殺氣,即使漫不經意,但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也是足夠威脅了。

  王小加難道是害怕靠近霸王?

  那她用什么來格斗?

  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中,擂臺上這兩個十分不搭的對手開始長時間的僵持,三十秒、一分鐘、兩分鐘……時間長久得讓人無奈,裁判開始對兩人大聲催促起來,在經過了兩次言語警告之后,霸王突然動了,他雙足一蹬,龐大的身形一閃,立刻就跨越了五六米的距離,沖到了王小加的面前,伸出雙手,準備抓住這個短發女孩兒。

  霸王兇猛的攻擊,讓像是熟睡過去的王小加在瞬間,清醒過來。她那瘦弱的身子如同一根隨風飄蕩的蘆葦,一轉一搖,居然鬼魅一般地晃到了霸王的左側去了。

  所有人的眼睛不由得都瞪了起來。

  這效果跟前幾年熱播金庸劇《天龍八部》中的凌波微步一般,腳步轉移到了極致,猶如重影交疊一般。當然這只是在普通人眼中的印象,而在我的眼里,王小加她似乎已經將自己契合到了擂臺這整個的環境當中,自身如鏡,而霸王則僅僅只是一個貿然闖進的外物而已,他若強行攻擊王小加,只會被當作不和諧的產物,就如同被扔進了魚缸里的小鳥兒,遭受排斥,與這環境中,整個“炁”之場域在對抗。

  王小加,居然和小妖朵朵這般草木成精的精怪一樣,與自然有著如此親和的屬性。

  不過看來她融入這個環境的時間似乎需要很久,如果霸王一開始就主動進攻的話,此刻的王小加應該已經躺在了擔架上。然而時機便是這樣,一旦錯過了,縱然再后悔也總是來不及挽回的。霸王一擊不中,不但沒有惱怒,反而欣慰地大聲笑了起來,他能夠在戰場上出生入死,自然是反應極為靈敏之人,立刻回手一擊,手肘重重地拐向了在他身側的王小加。

  坦白的說,這一擊若中,王小加必然會喪失所有的行動力,可惜的是,王小加再次避開了。

  我的余光看到了教官們驚奇的目光,看到了慧明木然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動容,然而我沒有再去捕捉旁人的感受,目不轉睛地瞧著王小加的閃避動作,一切都如同行云流水般流暢,她仿佛能夠預見到霸王下一步的動作,并且提前避開一樣,兩人你來我往,仿佛在跳一場別樣而華麗的華爾茲,如同排演了無數次的一場演出。

  霸王和王小加是一對絕佳的舞者。

  不過舞會總是會落幕的時候,在王小加按著卦象方位隱約走了一個大圈的時候,她發動了攻擊。

  反擊的過程很簡單,王小加提前踏到前方,然后將自己躲閃、提臀、扭胯、收腰等一系列動作積累的勢能,用簡單的直拳往前擊去,而這個時候,霸王如同排演好的一般,將自己的前胸生生往這猛然的一拳,迎了上來。

  霸王即使也在憤怒,也在依靠自己所有的力量在奮力攻擊,他甚至不留一絲余力。

  但是他卻像一個被操控的木偶,怎么也逃不出王小加的預計。

  王小加的右拳擊中了霸王的前胸。

  空氣中仿佛出現了看不見的波紋,氣壓在短瞬之間收縮,被一拳擊中的霸王那一刻并不只是被王小加給打中,而是被整個環境給排斥在了外面。于是,他果斷地飛了出去,身子重重地跌倒在了場外,然后吐出了一口沉悶之極的鮮血來。

  見到對手被擊倒,王小加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右手拳套,竟然沒有說什么話,在發愣。

  她也不敢相信自己擊敗了紅龍部隊中的格斗第一猛人。

  然而所有人的歡呼和鼓掌聲將她給驚醒過來,收獲了每一個人尊敬目光的她依舊有些羞澀,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后像個小兔子一樣跑到了學員群中來,受到了朱晨晨和白露潭等人激動的擁抱。老實人滕曉在經過一會兒休息之后,也隨波逐流地混了一個擁抱,笑得嘴也咧開了。

  在幾乎所有人都在熱烈鼓掌的時候,有兩個人沒有任何動作。

  一個是黃鵬飛,一個是我。

  黃鵬飛是因為自己的風頭被人搶走而不忿,小人心態自不必言;而我,則是在體會王小加剛才戰斗中,所帶給我的感悟。一直以來,我對于格斗的理解便是力量和速度,然而王小加這個看似平凡的女孩子卻給我上了最生動的一課,如此精彩的一戰,讓我明白了如何取勝的另一個渠道。

  那就是如何應對,如何增強自己的反應力。

  王小加是把自己融入環境,讓自己成為整個空間炁場中的一分子,讓炁的流動來主導自己的下一步動作,每當霸王的身體一動,空間中的炁便已然分辨出了他下一步的走向,并且讓王小加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所以說剛才并不是王小加打敗了霸王,而是這整個環境。而我雖然不能夠把自己快速融入那環境中,但是卻能夠感受炁的流動,比神經元傳導更加快速的反應,盡量模仿王小加剛才那種如同神跡的戰斗。

  天人合一。

  如果我能能夠成功,我將擁有向比自己更加強大的家伙戰斗的資本。

  果然,任何書上的真理,都不如親自經歷過的一場戰斗,要來得實在——哪怕這戰斗不是自己的。

  對抗仍然在繼續,或許是受了王小加的鼓舞,或許是因為紅龍后面派出的這幾個,都是新加入部隊的菜鳥,而我們這方出來的都是在格斗方面有過底蘊的家伙,所以連勝了三場,打出了一個小高潮。然而這奇跡在第四個人身上終結了,另外一個插班生白露潭在甩給了一個長得跟許三多那哥們一般模樣的小戰士一巴掌后,被一把揪住了脖子,毫不留情地甩出了擂臺上去。

  好吧,那哥們不解風情、不知憐香惜玉的性子,倒跟許三多那憨貨是極像的。

  其實接下來的戰斗我并不是很關心,我大概知道了慧明他們的總體思路,這便是打擊學員的信心,然后讓我們知恥而后勇,更加明了身體素質和實戰經驗的重要性。既然已經打算輸了,那么我們又有什么所謂的集體榮譽感,去追求呢?——好吧,原諒我這個看淡一切的家伙,事實上,我一直沉浸在王小加帶給我的玄妙感動中。

  我相信這種感覺,能夠讓我贏得接下來即將發生的戰斗。

  然后我聽到了我的名字。

  與我名字一同念及的,是紅龍的老光,那個自稱格斗第二名的老油條士官。

  他個兒不高,一米六八,眼睛靈活,骨碌碌轉動,他的人際關系很好,我們來了幾天,他便跟我們這里的大部分人認識,他高中畢業,能說三門外語,擅長中蘇各系槍械和部分美式槍械,會開直升機、國產坦克以及任何一種機動車——以上,全部都是聽他跟我們吹噓的。

  不過他真的很強,銳利的眼睛會發光。

  而且還有一點,他……是我的朋友,至少我當他是我朋友。

  我抬起了眼皮,安靜地看著對面從人群中走出來的老光。

  他嘴上叼著一根草梗,晃晃悠悠地從上一個人手上接過拳套和護具,一邊走一邊戴,還直搖頭,嘴里嘀咕著。我含笑走過去,兩個人來到了擂臺外面,他皺著眉頭,說沒想到還是要跟你這個衰仔一起搞啊,真郁悶,為什么不賜予我一個美女呢?老子一年多沒摸女人了!

  我翻身進去,說進來吧,我不會欺負你的。

  老光哭喪著臉,一臉的悲憤,說你能夠理解一個大半年沒有摸女人、而明明機會就在眼前又失去的男人的心情么?一會兒我要忍耐不住下重手,老弟你可要多擔待一點啊?

  我也有點兒喪氣,這個家伙雖然不是他嘴中的“霸王那個死變態”,但他本身也是個變態,一會兒打起來,肯定難纏。沒曾想他一翻過來,還沒有行禮呢,臭腳丫子就朝著我側身如閃電一般,飛踹而來。

  我被踢中,騰空飛起,心中不由得狂罵這個賤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