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十章 勝者不勝,敗者不敗

  我心中保存得滿滿的境界,被老光這個賤人不打招呼就踹過來的一腳,給踢到了爪哇島去了。

  那天紅龍特種部隊的一個小哥提醒我,說他們中隊最惡心和難纏的家伙,莫過于老光這廝——黑人跟吃飯一樣,凡事都得防著他一點!當時我跟老光正打得火熱,老跟他打聽部隊訓練的一些事情來著,感覺他的眉目和善得跟打小的伙伴一樣,是個實誠人。

  沒想到,他居然一上來就耍詐,給我來這么一招。

  我一落地,立刻往旁邊翻滾,然后一骨碌站起來,雙手往前抵,立刻迎來了重重的一記黑虎掏心拳。

  我渾身巨震,感覺到這個家伙不但力量出奇的大,而且爆發力十足,用勁兒的法子,是硬氣功的路子,跟李小龍的寸拳,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當我連著后退幾步,穩住身形的時候,這個家伙居然雙手抱拳,一本正經地向我行禮了。

  好吧,距雜毛小道之后,我再一次擁有了這么厚臉皮的朋友。

  果真是一個有趣的人啊,我臉上浮現了笑容,松了松筋骨,雙拳封住了頭部要害,開始緊盯著眼前的這個老小子,然后分出一小半心神,去感應空間中那無所不知的“炁”。霸王的落敗自然引起了老光的警惕,他一見我面露凝重,思緒好像有一些飄忽,便知道我又要搞那個女孩“天人合一”的那大招,當下也不猶豫,搶身便撲將上來。

  倘若說霸王是一頭猛虎,那么老光則是在叢林中奔行的獵豹。

  作為這個星球陸地上奔跑得最快的生物,用來形容老光,是再恰當不過。根本沒有修過道家養生功的他天賦卓然,身子幾乎如同閃電一般,刷得一下,身形一動就會出現在我的面前。這個家伙出手十分刁鉆,拳打腳踢頭棒槌,摔跤拳擊無影腿,幾乎所有的招數到了他的手里,配合他這驚人的速度,就變得神奇起來,讓人目不暇接,哪怕是多喘一口氣,都恐怕要跟不上他的攻擊節奏。

  在格斗的領域,老光畢竟是廝混多年的大師,而我,則僅僅只是剛入學一年的菜鳥。

  不過有一點,他的手硬,但是我的手更硬。硬碰硬,好幾下之后,我們兩個都往后跳開,不斷地揉手。

  疼啊,鉆心的疼痛讓我們兩個都忍不住叫喊起來,喊完之后,再次沖上去打作一團。

  雖然是朋友,但是上了擂臺,自然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倒對手,這樣才能夠讓人信服,才算是對朋友的尊敬。再次交上手的我和老光,越打越猛,幾乎是以一拳換一拳的方式在對耗,我們這么兇狠地打斗,引來了旁人們紛紛的側目,原來對我敬而遠之的同學們陡然發現,原來那個悶不做聲的陸左,居然還是一個拼命三郎的性子。

  他們沒想到我陸左這么能打,跟老光能打成了這種場面。

  紅龍特種部隊的領導臉色也變得越來越差。雖然以目前的局面來看,他們的勝出局面基本上已經定了,然而他們格斗第一的霸王被一個小女孩子給撂倒了,格斗第三的先鋒給那個乖張的道士給弄倒了,唯一剩下來撐場面的老光,是他們挽回顏面的最后一根稻草——要萬一他也倒下了,兄弟部隊一說起紅龍,便會被打上“格斗前三都被一幫雜牌民兵給弄翻了”的標簽,頭都不好意思抬起來。

  紅龍可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部隊啊,它的前身手槍隊,在舊中國的魔都,可是赫赫有名。

  領導的臉越黑,老光的進攻便越加兇悍起來,各種手段潑辣使出,水潑一般地招呼到了我的身上來,我頓時承受了莫大的壓力,拙于應付,防線幾近奔潰。

  老光瞅準我防守失衡的時候,一記“黑虎掏心”,重重地搗在了我的胸口來。

  雖然隔著厚厚的拳擊手套,然而巨大的力道一傳導過來,就將我打得騰空而起。

  然后,又重重地跌落在了地上。

  這一回我沒有逃過老光的撲擊,這個家伙就像纏郎的欲女,將我緊緊扭住,死勁兒壓著,讓我動彈不得。

  這個家伙人不高,但是塊頭很大,他身上充滿了濃重的雄性氣息,汗臭味直撲我的鼻子,要是個女人,也許會被這氣息給迷得頭暈,然而我卻是叫苦不迭。這家伙在我耳朵邊故意喘著粗氣,說陸左你放心,我不會欺負你的……說著話,他又去叫裁判趕緊十秒記數。

  在我被壓的那一刻起,我體內的肥蟲子立刻就有了反應,暴躁且瘋狂地吱吱叫,想要給我幫忙。

  然而我壓住了它的想法,沉心靜氣地思索著。

  在裁判不緩不急地報數聲中,我開始感覺起老光施加在我身上的所有力量,然后通過炁的運轉軌跡,推測我下一步的行動計劃,會導致怎么樣的后果……

  裁判還在數,當他數到了第八聲的時候,我動了。

  渾身猶如一條巨蟒,我以身體的各處關節為支點,扭動,然后將老光的反應計算在內,順勢推舟。這是一件極其美妙的事情——老光每一步的動作都落入了我的計算中,許多動作以大概率事件的可能性得到預測,并且發生,而我則以最快的速度提前一步解決。

  當裁判數到第九聲的時候,我已然擺脫了老光的掌控,并且給了這個家伙的腦門上,重重打出一拳。

  邦!

  老光往后面連退幾步,腳步錯亂,神情恍惚,猜不透我是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在瞬間就擺脫了他的控制——要知道,他的這制服手法,可是最標準、最嚴格的擒拿術!在他失神的那一剎那,我抓緊機會,重拳再次出擊,一連三拳,將老光的腦袋給打得暈乎,天旋地轉。

  按常理他并沒有這么菜的,然而在我那如同王小加一般奇跡的逃脫之后,他愣神了。

  所以我得手了,毫不猶豫。

  老光在我最后一連串葉問式小幅度、多頻率的攻擊中倒下,而我雖然沒有真正融入環境,但是已經初步學會了如何利用炁,融入到格斗的進攻和閃避中去。這對于我來說,才是真正的勝利。

  裁判高高舉起我的手,再宣布我贏了的時候,我收獲了大多數人真誠的掌聲和歡呼。

  而我和王小加的表現,也對慧明一開始對我們走關系、混資歷的斥責,給予了狠痛的回擊。

  我們讓他見識到,插班生也可以是十分優異,甚至比他所說的原定名額者,更加厲害。

  接下來的結果我并不關心,但是除了兩個來自豫南陳家溝的家伙,和之前在第一堂課中自言行走西南數省、最后于樂山大佛處頓悟的趙興瑞,宗教局以大敗的成績,徹底地輸掉了這一次所謂的友誼對抗賽。

  不過取得這樣的成績,紅龍特種部隊的幾個領導,依然是一副別人欠了他幾百塊錢的表情。

  我猜想一會兒老萬他們將贏來暴風驟雨的痛罵,估計這幾天都不會有什么好心情了。

  而慧明這邊的臉色也不好看,他甚至沒有對我們進行任何訓話,只是黑著臉,點了點頭,然后返回了他的辦公室去。比完賽后,我們集中在了梅花樁前,僵尸臉對我們一通暴喝,說看看你們,一個二個拽得二五八萬一樣,現在輸得褲子都沒了,你們好意思么?那些都只是些學得硬氣功的普通人,而你們呢?自詡是學得天地至理的有道之士,現在呢?我真替你們感到臉紅啊!全體都有,還能夠動的人,向左轉,圍著操場跑十圈,中午十二點沒跑完,不要吃飯了……

  我勒個去,好像我是贏了的吧,為毛也要跑?不過沒等我發作,一直得意洋洋的黃鵬飛舉手,說拔教官,我們打贏了的人,也要跑么?

  僵尸臉眉毛一瞪,兇神惡煞地罵道:“你贏了,但是我們輸了,你明白么?集體意識,懂不懂?不懂么?加跑5圈!”

  看著黃鵬飛像吃了翔一般的表情,我心中狂笑,頓時就感覺腳步輕快了許多,嘗試著將自己融入到這環境中,讓緩慢流動的空氣將自己的身軀推動,感覺十分的輕松。不過這一次的對抗賽,讓很多集訓營的學員開始意識到了自己身上的差距。他們來這里之前,是原來所在環境中的翹楚,然而當自己被普通人(其實是排名前十的特種部隊)所輕易擊倒的時候,一直藏在心中的驕傲,也開始動搖了。

  惟有打開自己的內心,方能夠接受新鮮事物。

  對抗之后,我們身邊的這些人都開始發生了看得到的變化,他們更加積極了,在僵尸臉主持的搏擊格斗課上面,更加主動了,求知欲也變得格外強起來——一個月的集訓并不能夠讓人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但是可以讓人的意識和心態,以及長久以來形成的習慣,得到矯正和提高。

  當天下午,老光他們部隊除了部分受傷人員,其他人都被拉到山谷外去進行生存訓練,營房頓時一空。

  老光走之前過來跟我告別,淚水漣漣,說他們這回慘了。

  特別是霸王、先鋒和他,可能要被操弄死了。

  我一陣竊笑。

  這次對抗跟以前發生在這附近的中法戰爭結局一樣,勝者不勝,敗者不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