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十一章 集訓隊的那些日子

  09年4月的集訓營生活,對于我來說,是畢生都難以忘懷的一段日子。

  集訓營中的體能訓練課程,野蠻地生搬硬套了特種部隊的訓練項目。

  我們每天早上5點半爬起來,背負著40斤的重物跑步上山,回來之后開始進行數以百計的俯臥撐和引體向上,中午有暴曬項目和匍匐鐵絲網,晚上還有飯后五公里越野跑……

  當然,這些只是培養和鞏固我們的體能而已,集訓營的目的并不是把我們這一伙平民拿過來當成軍人一般操弄,而是給我們提供一些必要的培訓,關于格斗、關于槍械、關于宗教局在社會活動中的作用和執法手段,提高我們的野外生存能力,以及使我們養成團隊合作的習慣——這也就是我們當初十公里跑的時候,相互攙扶,而沒有被制止的原因。

  總共八個教官,每個人都會給我們講課,我們所學的內容很雜,涵蓋了以后工作中所需要用到的各個方面,譬如犯罪心理學,比如化妝,比如跟蹤以及反跟蹤……諸如此類的,才是集訓營中真正精髓的部分。除此之外,便是學員之間的相互交流。

  我曾經說過集訓營學員的三種來源,這些人都是一時之精英,他們有的人或許有某些短板,沒有經歷過系統而全面的培訓,但是在某一領域,卻有著讓別人、包括教官都難以企及的造詣。通過與他們之間的交流,能夠了解和對比到一些信息,這些遠遠比那枯燥的體能訓練,要來得有趣。

  集訓營,其實就是把存在于我們身上的木桶理論,給盡力補齊完整。

  我最開始被外婆龍老蘭下了金蠶蠱的時候,一個人在狹隘的世界里慢慢摸索,就如同坐在井底里面的青蛙,抬頭看,頭頂上面的天便僅僅只有方寸之間;而后我遇到了雜毛小道,我對這個世界大部分的認知,不可否認地說,都是來自于這個被茅山逐出門墻的棄徒;而后我陸續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奇人異事,見識了許多傳說中才會有的鬼怪和高人,整個世界才開始逐漸豐滿起來。

  然而知道得越多,我便明白,我對這個世界了解得越少。

  我從來沒有和這么多同道之人一起交流的經驗,在集訓營的日子里,感覺每一天都過得無比充實。雖然偶爾也會想起雜毛小道和虎皮貓大人,但是對現在這種生活卻也是十分滿意,因為我感覺自己每天都在進步,一點點地在提高,無論是認知,還是實戰方面,比之以前都有著讓自己驕傲的變化。

  談到集訓營,不得不說一說慧明和尚。

  哦,應該說是賈團結總教官,作為華嚴宗懸空寺出身的大和尚,他在關于佛法和修為上面的造詣十分高深,雖然沒有看到他顯露出什么本事,但是他那個人往前一站,便感覺如同一座巍峨的山峰,給人與十分強烈的壓迫感,仿佛他便是這天、這地、這世間的生靈,讓人透不氣來,不怒自威。

  我愁眉苦臉,倘若這個家伙翻了臉,要對付我,估計并不用費多少手腳。

  作為總教官,慧明也會給我們講課。他主講的內容是玄學、以及對于玄學力量的認知和運用,正是我所需要的。他曾經是華嚴宗的僧人,還俗之后參加了工作,一直待在西南局。就界限來說,天朝的西南局和藏區是神秘力量最頻發的區域,這或許跟我以前在火車上聽過、關于川地歷史上的幾次大屠殺有關系。

  這樣的背景,使得他迅速成長為經驗豐富的修行者,對世間的見解也十分獨到。

  就力量來說,這個世界里有著各種各樣的體系和存在,有人用古典物理的單位來核算,有人用形而上學的宗教理論來詳實,古時候還有人以一牛至九牛之力來說明,等級劃分,諸如此類,所謂道力、念力、巫力、魂力、神恩眷顧乃至戰斗力,不一而足;而至于階位境界,這個更是眾說紛紜,紛繁復雜得讓人跳腳,便比如華嚴宗,對此便有“次第行布”和“圓融相攝”兩層,而次第行布又由淺及深分為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覺、妙覺次第,圓融相攝則是指前后諸位相即相入,因果不二,始終無礙。

  鑒于此,宗教局曾根據危險程度,對轄下的成員采用了五級分劃制,又有先天后天之別。

  體內有感者,氣流轉動,行遍于全身,這就是后天,強身健體,通曉修身養性之術;能覺外物炁場者,溝通天地,能夠體察四面靈體,新陳代謝減緩,明曉陰陽,這就是先天。至于等級,最開始也只是針對于宗教局里一些榜上有名的通緝犯所排的級數,比如我們知道的邪靈教魁首小佛爺,便是五級危險分子,而尋常的小雜魚,便是一級——不過哪怕是一級,也能夠堪比尋常GA部普通A級通緝犯的危害程度。

  慧明一開始就說明并不喜歡我,在前面與紅龍特種部隊的友誼對抗賽中我將老光給KO掉,給集訓營掙回了面子,但是卻給他之前的表態給狠狠扇了一巴掌,使得他更加不喜歡我。不過我不管,公事公辦,修行上面碰到的所有問題,我都一古腦地經過再加工,求他幫忙答疑解惑。

  好為人師,自然需要給人解惑,而且也有其他助教在,他也不能胡說,于是便給我細心解釋。

  因為慧明和尚給人的感覺高高在上,而且十分威嚴,所以即使我們這些學員有的已經有了足夠的社會閱歷,但是能夠鼓足勇氣請教他問題的人,卻少之又少,而我則是詢問得最多的一個,積極勇敢,使得旁人都對我刮目相看,覺得我跟慧明的關系有所改善了,被這位西南局的大佬賞識了。

  這樣的看法讓我開始在學員群眾熱絡起來,大家見到我的時候,臉上的笑容也多了。

  再加上我之前將老光這個大伙兒所熟悉的紅龍強者決斗逆轉,一時間,我成了集訓營中的風云人物。

  連秦振、滕曉和白露潭幾個人在吃飯的時候,也忍不住問我,那個賈總教官是不是對我青睞有加?我得意地笑,說是啊,是啊,作為教官,自然喜歡勤奮好學的人嘛——其實他們并沒有看到慧明在回答我問題的時候,眼角處流露出的那種如同吃翔一般的痛苦。

  同樣受到大家關注的,還有將傳聞中紅龍特種部隊第一格斗高手霸王擊敗的王小加。

  這個來自東北吉林的短發女生在完成了那次轟動的比試之后,一時間名聲大噪,讓所有人都刮目相看。然而她依舊是和往日一樣,愛笑,性格倔強,也有一股子不肯認輸的勁頭。然而她在之后的集訓中,并沒有表現出一開始的那種驚艷,顯然她擊敗霸王的那一場比賽,實在是巧合。

  不過她的體質是很特殊的存在,能夠與自然以及周邊的環境迅速溶為一體,這幾乎堪比精怪。

  看來這集訓營中的學員,還真的是藏龍臥虎啊。

  集訓營的日子一天天過去,暗流潛伏。

  林齊鳴毫不掩飾對我的熟絡——與慧明的高傲冷漠、僵尸臉拔志剛的嚴厲冷酷不一樣,他在學員里充當了心靈導師的作用,事實上他跟集訓營里面的每一個學員都十分熟悉,如同朋友。我聽給我們上刑偵和化妝、跟蹤課的尹悅告訴我,老林這個家伙在陳老大手下并不是最厲害的,但絕對是最會來事兒的一個,所以才會被派來這集訓營中來。

  這個家伙平日里的工作,除了出常見的任務外,更多的是協調各門派之間的矛盾。

  聽到尹悅跟我說的這些,我瞬間就將帥氣成熟的“大師兄第二”林齊鳴,跟居委會大媽聯想到了一塊兒來。而林齊鳴這個家伙之前說大師兄派他和七劍中的尹悅,過集訓營來,是給我保駕護航的,這個說法,實在是要打折扣的。

  就我看來,這個家伙現在所做的事情,似乎是在給大師兄一系拉攏親近力量。雖說我們都屬于宗教局領導,但是“黨內無派,千奇百怪”,常凱申如何能當上前朝偽帝?不就是因為他乃黃埔一系永遠的校長么?大師兄雖然沒有這個野心,但是支持的人多一點,總是個好事。

  話說回來,尹悅這個教官,居然比我還小一歲,真的叫我汗顏。

  不過我真的有點奇怪,這個女孩子總是穿著又長又厚的衣服,將自己的屁股遮住,不知道是什么道理。

  時間就這樣一點一滴地過去了,這段日子我覺得有趣,因為我感覺自己得到了系統的、正規的沉淀和凝練,讓自己的想法提升了,力量加強了,更加清晰地認識到了自己,明了真我,不過若見諸于文章,其實并不出彩,故而略去。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為期十五天的集訓內容已經即將要結束,而我們即將面臨了嚴格的考核。

2條評論 to“第二十二卷 第十一章 集訓隊的那些日子”

  1. 回復 2014/12/23

    集訓營

    其實就是把存在于我們身上的木桶短板,給盡力補齊完整。

  2. 回復 2019/09/24

    豪情

    尹月要把狐貍尾巴藏起來,呵呵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