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十二章 初步考核

  集訓營的考核分成兩個部分,其一是技能的初級考核,其二是之后即將要進行的試煉部分。

  初級審核就在為期十五天的百花嶺集訓營結束之后,是對我們這段時間的集訓成績進行考核,分為三個項目。

  第一項目為“鐵人三項”,也就是身負30公斤重物,全副武裝地在山路上進行25公里越野長跑(這個分兩次進行,一來一回),中間在江中進行無間斷5000米武裝泅渡,接著跑回,最后是蛙跳一千米,此為其一;第二部分為實彈射擊考核,分別是手槍和自動步槍;第三部分則是案情模擬推演,這里面囊括了我們學習的所有理論課知識要點問答,以及我們遇到事情時所需要表現出來的業務能力。

  這三部分的考核成績將會和我們平日的表現,以及后面的試煉成績一起疊加,成為我們在集訓營中的最終成績。而這成績將會落入我們的檔案中,成為以后升遷的重要依據。

  成績最好的人,將有機會直接加入位于帝都的總局,成為宗教局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

  我對第一項表示完全沒有壓力,而第二項,作為一個摸槍不多的人來說,沒有槍感實在是硬傷。

  至于第三項,我簡直就有放棄的沖動——雖然那個長相可愛的女教官尹悅主講的犯罪心理學、跟蹤、邏輯推理、化妝學以及辦案程序講義等,比僵尸臉拔志剛的格斗搏擊課要來得享受,但是對于我這么一個編外人員來說,實在是沒有什么用,所以我當時就偶爾會開一下小差,腦子一直還停留在了別的課程上面。

  枉尹悅還常給我開了小灶,時不時抽我起來提問。

  我慚愧了,又十分發愁。

  一想到若第三部分考砸了,尹悅臉上那殺氣騰騰的怒火,我心中就有些露怯。別看那個妮子是個柔柔弱弱、開朗陽光的女孩子,比我還小一歲,但是她可是將厲害到沒有邊的小黑天給圍困住的七劍中,其中的一員啊!這個母暴龍發起飆來,我想我多半是扛不住的。

  在進行考核的頭天下午,最后一堂講課結束后,教官們給我們放了一個小假,沒有再在晚餐之后讓我們負重五千米奔跑,而是給我們留下了充足的時間,享受這難得的悠閑。

  我想這應該是暴風雨來臨前的那一絲短暫寧靜吧。

  因為沒有了飯后運動,我們待在食堂的時間便顯得有些多了起來,遲遲不肯走。朱晨晨和白露潭愁眉苦臉地坐在我們的對面,抱怨明天的考核。和我這個家伙不一樣,她們大部分人都對第一部分的鐵人三項十分頭疼——這種強度,別說是我們這些雜牌軍,就算是紅龍的那些牲口,估計也要累得夠嗆。

  更可惡的事情是,后面的實彈射擊,就安排在“鐵人三項”完成的半個小時之后,一點兒喘氣的功夫都沒有。

  這加了料的鐵人三項是什么概念?

  幾乎每一個能夠完成的人,估計連手都會抬不起來,那還拿什么力量來握槍?雙手都快不屬于自己了,還拿什么東西來保證自己能夠在實彈射擊中,取得好成績?朱晨晨一邊吃飯,一邊狂抱怨設計這個考核項目的人,或許是個天才,但更有可能是個變態。

  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一直在角落埋頭吃飯的一個男人抬起頭,然后朝這邊望了過來。

  他臉上那全然癱瘓了的肌肉抽動了一下,然后低下頭來繼續啃著盤中的鹵醬豬蹄。

  那一瞥,讓人感覺心中寒光一現。

  朱晨晨渾身直打哆嗦,看著我們,我搖搖頭,表示不知道拔志剛是什么時候進來的。于是她看了看那個低頭吃飯的教官,又看著一臉無奈的我們,鼻子抽噎一下,眼眶中的淚水就滾落出來,嚇得白露潭和王小加等人連聲安慰,好是一番手忙腳亂。

  那一夜,很多人在恐懼和擔憂中度過,而我,則八字一擺,睡得跟頭豬一樣,呼嚕呼嚕。

  第二天,早上五點半,天邊僅僅只有一抹白,我們就被緊急集合的哨聲給驚醒了,一群人在操場上集合,然后在僵尸臉的帶領下,開始了第一部分的考核項目。

  經過一段時間科學的鍛煉,這里的每一個人無論在意志,還是在耐力上面,都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和發展,在調節一些力量輸出的方法后,并沒有一開始那么吃力了,咬著牙,在太陽初升的時候,我們已經陸續來到了河邊,將身上的背包綁上了許多木棍,然后推著開始了武裝泅渡。

  這里面的艱辛自不必言,每一個人都在跟自己心中的軟弱和懶惰在抗爭著,到了后面的游泳和折回,以及千米蛙跳,幾乎已經不是體能上面的因素起主導作用,而是關乎于意志。

  其實這里前面的每一項,都能夠將我們每個人身上的體能給榨壓干凈,何況是連續不斷地行進呢?

  二十多人的教官和后勤團也一起出動了,河面上有浮艇來往,朱科長在上面神情緊張地四處望,唯恐學員的體力不支,就一聲不吭地沉入了江底去。

  極限的體能較量中,唯有意志強悍者,方能夠奪得頭名。

  在沒有依靠金蠶蠱的情況下,我也遭受了平生最疲倦欲死的挑戰,我每一秒鐘,都在告戒自己,要讓自己變得強大,就必須要經得起考驗;然而肥蟲子這個小畜生卻不斷地勾引我,來啊,來啊,我可以賜予你力量……

  它的意識如同魔鬼,讓我淚流滿面,終于被表面憨厚地它給欺負了一次。

  最后的結果,第一名被西南行者趙興瑞奪得,這個似乎是個居家的道人在結束之后盤腿打坐,不悲不喜;第二名,八極拳高手陳柯,這個年輕人雖然打架沒有多少實戰經驗,但是耐力卻是一等一;而我,則是第三名,沒有依靠任何外力,一步一步地咬著牙苞谷,硬頂了過來。

  后面的人陸續到達百花嶺基地,雖然時間長短不一,但是沒有誰中途退出。因為經過這么一段時間的培訓,大家都知道了如果運用自己的氣感,來維持如此高強度的體能消耗。我在休息了半個鐘之后,就被一個黑臉教官揪著,拖到了靶場,然后給我槍,讓我立刻進行速射。

  長的是95式自動步槍,而手槍則是通用QSZ92式半自動手槍。

  這兩款是我國列裝的常用裝備,而我們訓練時用的,也正是這兩款。我平日很喜歡射擊這門課程,然而現在拿起來,卻感覺手里面拿著千斤鐵塊,怎么也舉不起來。手顫抖,兩臂發酸,三點一線的對焦,總也完不成,然而旁邊的教官卻并不管你這么多,不斷地大聲叫嚷,讓你在一分鐘之內,將彈夾里面的子彈傾瀉出去。

  我一瞬間,有一種將子彈射入這個黑臉教官腦袋的暴戾感。

  這情緒不知從何而來,然而卻瞬間被我的理智給掐滅。

  總共射擊了45彈,我獲得了三百環出頭的成績,不好不差,排在了所有學員的中等偏后。而后是午餐時間,飯后則開始了案情模擬推演和行為辯論環節,這個是我的弱項,所以成績基本排尾。當綜合成績最終出來的時候,我有些羞愧,當初說好要讓慧明和尚大吃一驚的,結果自己的成績,只能算是中等。

  不過對于我所得到的那些收獲,我個人認為還是蠻值得的。

  這所有的一切,比慧明和尚這個讓我并不喜歡的人的悲喜而言,更加重要,更加讓人高興。

  不過王小加倒是給我們插班生掙了面子,在三項考核成績出來之后,我發現她居然排在了第三名,而白露潭因為后面兩項的分數比我都高了好多,居然也排在了第十五名。我在集訓營結交的諸多好友里面,成績比我差的也就只有秦振一個,連朱晨晨都比我高了兩個名次。

  當然,這跟她們之前就已經有這樣的基礎有關。

  比如第三項,作為從來沒有出過宗教局正經任務的我,實在沒有什么代入感。

  所以我在學習的時候,遇到感興趣的東西,還算認真,不感興趣的,精力就有限了。

  考核結束之后,我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不管成績如何,都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在。食堂里少了霸王、老光這一票跑去野地里吃昆蟲的家伙,伙食也改善了許多,那天晚上居然還提供了桶裝黑啤,讓我們由不得慶祝了一下。當天晚上教官們也參加了飲宴,在結束的時候,慧明和尚宣布第二天休息一天,第三天,開始正式的試煉過程——我們最重要的成績展現,便在這此試煉中,具體內容,明天下午的時候會有宣布,初步決定是小組對抗。

  雖然知道這試煉就要來臨,但是在宣布的那一霎那,我們都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

  這情緒莫名,似乎是期待,也似乎是失落,至今我也回憶不起。

  而小組,是怎么分?自由組隊,還是抓鬮?還是教官隨意攤派?若是后兩者,我只有祈禱黃鵬飛這個讓我心情郁悶的腌臜貨色,不要跟我分在一組了。

1條評論 to“第二十二卷 第十二章 初步考核”

  1. 回復 2015/02/08

    呼嚕

    陸左你不是說睡覺不需要我的嗎?咋的又打起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