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二章 見血封喉,潛伏中的福妞

  秦振的慘叫讓我的心頭一陣狂震,我本就知道隊伍間的斗爭定然會很激烈,但是沒有想到會來得這么快。

  我讓身邊幾人以防御隊形前進,而自己則快速越過林間草叢,接近事發地點。

  在一棵香樟樹下面,我看到了被倒吊起來的秦振,還有揮舞桃木劍驅除黑霧的老趙。見我跑過來,老趙眉毛一跳,說小心機關,話音一落,我便感覺到自己觸碰到了某根繩線,一支既短又細的木箭從暗處“嗖”地一聲,朝我的大腿處飛來。

  我右手反握的虎牙匕首立刻果斷下挑,將這只短箭給格擋彈開。

  這短箭僅僅只有二十多厘米,乍一看制作得稍微粗糙,但是上面蘊含的力道,卻是十分大,讓我手臂一陣發麻。也在這個時候,老趙從懷中掏出一個巴掌大的布囊來,左手掐訣一拍,被他桃木劍分割得齊整的黑霧立刻被收進了里面去。

  朱晨晨和白露潭等人也陸續跟了過來,而王小加和滕曉則并不用吩咐,便在周圍小心搜索。

  我摸到剛才發出短箭的那個地方,看到一個用樹枝和彈力繩構置出來的簡單彈射裝置,雖然表面粗糙,但是卻給人十分精巧的感覺。在確認沒有危險之后,我前跨一步,問怎么回事。老趙將手中那個繡著八卦陰陽魚圖案的布袋收攏,說剛才秦振踩中了一個機關,然后為了躲避暗箭,移動時絆到了繩套,并且觸碰了設置陷阱者在此處放的一團未成性型的帶翅蟲癭。

  我眉頭一皺,敢情剛才的那團黑霧,竟然是帶翅蟲癭。

  這種東西我曾經在緬甸薩庫朗的首領善藏法師處見過,中者如潑熱油,難受至極。不過見老趙如此容易便將這東西收下,說明它并沒有經過煉制,起不了多大的危害。當然,趙興瑞這個家伙確實厲害——我們在集訓營所學的只是一個方面,學員們真正厲害的,依舊是自己的本事。

  兩個女孩已經將纏在秦振腿上的藤蔓砍斷,將他小心放了下來。

  我走上前一看,只見秦振的右腿膝蓋往上兩寸處,釘著一根短箭,軍褲被鮮血染濕,烏黑一片。朱晨晨懂醫,將這褲子剪開出一個口子,看著傷口周邊的皮膚烏紫青黑,濃汁發臭,臉色劇變,轉過頭來說不好,這箭上有毒,好像是那“見血封喉”。

  我們的臉色都變得很難看了,見血封喉是生長在滇南山中的一種高大桑木,又名箭毒木,內含劇毒,中毒者心臟麻痹,血管封閉,血液凝固,以至窒息死亡。民間傳聞“七上八下九倒地”,跟七步蛇的命名道理,是一樣的。而根據個人的體質不同,人通常會在中毒的二十分鐘到半個小時,就會斃命。

  如此厲害的毒藥,竟然會用到同期學員身上來,果真是狠毒。

  “布置這陷阱的人,是個高手!”

  秦振那濃密絡腮胡子遮蓋的臉有些蒼白,他自認為在廣南山地里行走多年,身懷異術,并不懼怕這等陷阱,卻沒想到沒走多久就中招了,十分懊惱。我們自然知道精心布置這個陷阱的人,在叢林中,恐怕是個難得一見的敵人,只是不知道他為何這么篤定我們一定會經過這里,使得他在此處下了這血本,耗費許多手段。

  朱晨晨檢查了一下隨身所帶的急救箱,然后搖頭,說不行,我們解決不了,為了秦振的性命著想,我們還是讓尹教官聯系基地,派人過來救治他吧?

  用這法子,秦振就要被淘汰出局了。

  旁人皆以為然,雖然知道一開始就折損隊員,對我們今后的任務十分不利,但總不能為了這次試煉,白白浪費了秦振的小命。不過王小加倒是看向了我,滿含期待。金蠶蠱本身就是玩毒的大行家,見血封喉雖然厲害,但是并不在它的話下,于是我否定了朱晨晨的提議,讓所有人在外圍警戒,幫我清場。

  待人走光了,我笑著拍了拍秦振,說老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能幫我保守我的秘密么?

  秦振點點頭,說陸左,我欠你一條命。

  我搖頭笑,說不至于,小事而已。

  這話剛一說完,我趁著他不注意,右手已然將那支短箭給猛地拔了出來,鮮血飆射。秦振猝不及防之下,一陣劇痛之后,便感覺大腿一涼,原本火辣辣的疼痛就減輕了許多,如同敷了薄荷葉一般,然后又有東西在自己的身體里游動,說不出來的感覺。他眼睛一瞪,說陸左,你這是……

  我含笑不語,拿著手上這支短箭瞧。

  這是一支近二十厘米的木箭,用樺樹制成,箭身修長,圓潤無痕,而箭頭則削得尖銳,用火將黑色白漿的毒液烤干,顯得十分專業。我在思索,除了我們之外的那二十四個學員中,到底是誰有這等本事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并不知道,不過在經過了一番換位思考之后,我得出一個結論——這東西劇毒,那個在此布置的人,就在這附近觀察。

  因為即使是比斗,他應該也不敢做得太絕、太過分,一定會在附近觀察效果,并且隨時準備支援。

  一想到這里,我立刻朝著遠處的幾個隊員打手勢,讓他們擴大搜索,小心防備。

  任由肥蟲子在秦振體內清毒,我站起身來,朝著四處望去。我們處于高黎貢山的低海拔地區,跟滇南的許多地方一樣,這是一片茂密的熱帶雨林,各種各樣的綠色植物將我們的視野占據,高大的喬木、茂密的藤蔓以及低矮的草叢,滿眼皆是。

  我們在林中,前方則是一條小溪,再往前走,則是一條茶馬古道的支線,下一站的必經之路。

  我緩慢移動步伐,思索著如果是我在這里潛伏,哪里會是我藏身的地方呢?

  它首先要干燥、隔離蚊蟲,其次要視野廣闊、明了四周,再則還要能夠有足夠簡單的退路,讓我見機不對,能夠第一時間撤離。在進行了一會兒的淘汰之后,我終于發現了斜坡二十米遠的一個荊棘草叢里,跟我這三點要求似乎有些契合。而在那里,王小加瘦弱的身影已經在緩慢靠近了。

  顯然她也感覺到了那團草叢中,有一些不對勁的東西在。

  不,王小加雖然身手不錯,但是她未融入氣場之前,反應力并不是很快。她一個人會有危險,我快步搶了上前去,想要趕在那個有可能存在的人暴起之前攔住她。然而也就是在此時,一道黑影從林中竄出來,手中的匕首朝著王小加的腿上抹去,動作利落之極。

  好在王小加本來就已經有防備,立刻往后疾步退去,避開這一下。

  那人也只是虛招,在逼退王小加之后,迅速往后方的樹林中退去,行云流水,干凈利落。

  我已然沖到了近前,看到那個穿著吉利服的身影,正想前追,卻被王小加一把拉住:“小心……”我一愣,這才想起那人最擅長布置陷阱機關,此時現身,除了被我們發現的原因外,更多的,也許是想引誘我們跌入陷阱吧?不過留這么一個人跟我們耗上,既延誤時間又耗費精力,我定然是不能放走的。

  于是我聚精凝神,仔細地回想起那人剛才撤退的路線,然后按著追去。

  不過凡事總有差池,我追了十幾米,便感到左耳風聲一響,來不及反應,我急忙蹲身,一截腰身般粗大的樹干就被藤蔓蕩著秋千,斜斜地砸下來,從我的頭頂幾厘米處,刷地一下刮過去。

  嚇得我一身的小米汗,全部都冒了出來。

  后面跟進的王小加果斷揮出一刀,將系在木樁子上面的一截藤蔓給斬斷,失去平衡的樹干跌落下來,砸起了一堆青草碎屑。

  我站起身來,看到那個身影即將要沒入了幽綠的叢林中去。

  不過早在變故發生的那一霎那,所有的隊員立刻就行動起來,在外圍搜索的滕曉幽靈一般地出現在了那個潛伏者的逃路上,在接近時,一把抓住了她,使出了學自軍中的格斗擒拿手。這個來自廣南民族大學的高才生雖然面相老實,而且脖子上面還長了一顆大痦子,但卻是一個全面發展的家伙,他雖然沒有一招制服,卻將其死死纏住,給我們爭取了寶貴的時間。

  就這短短的十幾秒,我們已經將這個家伙給圍堵在了狹窄的山道里,而滕曉也承受住了對手近乎瘋狂的進攻。

  當看到這個被我們圍住的人時,我們都不由得一陣詫異。

  出乎我們預料之外,潛伏者居然是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女人,身形略為肥胖,腦袋上盤著一條油黑粗亮的大辮子。她在集訓營中是一個幾乎沒有什么存在感的人,我都不知道她的全名,只聽人叫過她“福妞”,好像來自魯東。沒人想到,這么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學員,居然是弄得我們焦頭爛額的叢林戰高手。

  我的心情變得很復雜,似乎是期待,又似乎是擔憂,而我周圍隊員的臉色,也變得奇怪起來。

  因為福妞所在的隊伍,其中的一員,就是黃鵬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