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五章 江城事了,事了拂衣去

  我們聊了一會兒,又說到了妖樹的事情。

我頗為想知道那天夜里我走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加藤原二沒有死,那么胡金榮死了沒有呢?其他人呢?那滿地裝著尸骨的陶罐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密密麻麻的鬼娃娃,到底又是怎么回事?無數的疑問在我心頭升起,真的是百爪撓心啊!然而在這里我們沒有認識一個熟人,那個申警官,連我們被偷了東西都不管,我可指望不了他給我們提供什么消息。

  我突然想起來,雜毛小道說進入現場的那幾個人里,有一個是他師侄,于是讓他去打探一下。他一聽,裝傻充愣地說有這回事兒么?我怎么不知道?

  他不愿去,我也沒有辦法逼他,只好就此作罷。既然已經拿到了還魂草,于是我放下了好奇的心思,沒有再去關注。我只以為這只是我人生中離奇經歷的一件小事,放下心,過去了就過去了——沒想到,這件事情遠遠不像我想得那么簡單,我今后幾年的奔波,也只是為了這幾天的事情。

  當然,這是我當時所不知道的,這也是后話。

  我們返回了酒店,劉哥打電話過來邀我們去見段叔,我懶得去,就讓蕭克明去了,拉上窗簾,自己躺在床上,陪朵朵一起玩手拍手的游戲。“你拍一,我拍一,一個小孩坐飛機……”我念叨,然后她很認真地拍著,有時候我錯了,她就撓我癢癢——我特別怕癢;要是她錯了,她就一臉沮喪,嘟著嘴巴不高興,而我則很歡樂地把她的臉使勁拉長,做可愛的鬼臉。

  沒了金蠶蠱,我卻依然有一些“法力”,或者說是信念之力,依然能夠摸觸到朵朵——當然,前提是她也愿意讓我看見。

  她不甘不愿,但是卻并沒有躲開我的懲罰,因為她還是個好孩子,不會耍賴皮。

  沒了金蠶蠱,朵朵一個人時有些無聊了,就連看電視劇,都沒有往日那么高興。

  晚上蕭克明回來,跟我神秘地說想不想知道昨天凌晨,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問你有消息來源?他說然也,那個段叔你是不了解,他可是江城這地界的一尊大佛,坐南朝北,黑白兩道,手眼通天。今天說起此事,他便與我說了個大概,就準確度,也是八九不離十了。我來了興趣,說那你就說來聽聽吧。

  他弄來一杯茶,潤潤喉嚨,開始講起此事。

  這野驢島在古代是個敬奉媽祖的祭點,上面有一個漁民搭建的簡陋媽祖廟,上個世紀四十年代的時候被颶風摧毀,時逢年代動蕩,人民連填肚子都成問題,自然不會想著重修廟宇。而后又進入了新社會、新時代,辭舊迎新,破四舊,人們也就漸漸淡忘了此事。90年代的初期,這植物園的主人胡金榮,還是江城南城區林業局的一個技術人員,很偶然的機會結識了一個高人,這高人別的不精,專擅長賭術老千,名聲很大,又號名曰“八手神眼”,后來出入澳門何先生的場子,出千被識破,結果被挑斷了手腳筋,流落江城被胡金榮搭救。

  八手神眼生命垂垂,也來不及教予胡金榮平生最得意的賭術,只說起自己偶爾聽聞的一處秘聞。

  這秘聞便是關乎與野驢島媽祖廟的傳言。相傳古代,重男輕女,海邊的漁民尤其嚴重,經常碰見有人生下女嬰后,溺斃而死。南方迷信,尤其是常年在海邊漂泊的人,這輩子都寄托于海面上的晴雨,迷信,死嬰不敢隨便亂埋,必須把死去的嬰孩放入陶罐之中,收殮,然后埋葬在野驢島媽祖廟附近的樹林中。這一習俗極其惡劣(是說溺斃女嬰一事),泯滅人性,但相傳已久,直至民國時期還仍有漁民偷偷干起。

  八手神眼某日路過野驢島,去參觀了一下,發現埋嬰地里,居然長出了一顆綠色的青藤紅花。

  他久漂泊江湖,什么樣的朋友都有結識,奇聞軼事知曉得也多,雖然擅賭術,但是眼皮子也是一等一的利害,一眼就看出來這株植物,乃極陰之地、怨氣凝結的靈物,名曰修羅彼岸花。此花與佛家中的天降吉兆四華之一“摩訶曼珠沙華”彼岸花有著本質的區別,是吸取陰氣、怨氣而誕生的,劇毒,又名“死人花”、“地獄花”、“幽靈花”。此花雖為劇毒,但是十年結一果,紅色,大若榴蓮,異香撲鼻,味甘甜多汁,里面蘊含著總多靈力糾結的精華所在,佛曰,食此果,能達彼岸。

  何謂彼岸,沒有人知曉,但是這益壽延年、返老還童的功效,歷史上還是有記載的。

  八手神眼本待自己來享用,但是年歲已老,此番所受災劫,怕是避不過去了,那段日子胡金榮待他極好,于是便認了這個義子,將自己往日的財富從異地取出,全部贈與胡金榮,翻了年后就撒手人寰了。而胡金榮這正是好心做一事,沒想天降下橫財,他本身不信神,但也敬畏某些莫名的東西,遵了八手神眼的遺愿,花錢盤下埋嬰地,建了一個私人植物園,收集些花草樹木,偶爾涉及花木市場,也是有所結余。

  二十年過去,當年的綠蔓藤,如今已經長得大如華蓋,胡金榮遍訪高人,以血肉喂食,居然把這修羅彼岸花培植成一罕見的食人妖花,催熟,然后用敏靈八卦陣建起一玻璃房子,鎮壓之,只待再過兩年后,就享用這傳說中的靈果。然而他自以為此事做得詭秘,但是他這些年來的作為早就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比如段叔這個黑白兩道都混跡的大人物,就極為眼饞,只是顧忌這果實成熟期未滿,沒有出手搶奪而已。

  然而此次,死了人,連胡金榮也被某個黑衣人捶成重傷,至今仍躺在醫院里面昏迷未醒。事情鬧大了,很多垂涎欲滴的幕后人物都急紅了眼,想要找到那個心急的死家伙,把他往濁江里栽荷花的心都有了。

段叔說起此事也連連搖頭,說那人太可恨了,暴殄天物。

為何?那修羅彼岸花之果若不完全成熟,一身靈力全是毒,這毒比工業化學上的氰化物還要毒上千倍,要之何用?

  我聽到此節,心中一陣抽痛。

  蕭景銘哈哈大笑,說我往日喊你小毒物,還多有幾分不準確,現在看來,老子勘命之術還真準啊!

  他笑完,神情嚴肅,說段叔這些人已經盯上了加藤一夫這伙日本人,嫌疑很大,不過我倆也有嫌疑,真的是抓賊抓進賊窩里,我們兩個居然白癡到找段叔的人做不在場證據。你別看他好像只是個夜總會的小老板,你知道他真是身份是什么嗎?XX房地產開發集團的幕后董事長!牛B吧,后面還有一連串頭銜,要不要我跟你擺一擺?

  我搖搖頭說不用,我聽不起驚嚇了,此地太危險,接澳門臨香港,高人輩出,國際巨鱷爬來爬去,幕后黑手層出不窮,我玩不起,我是什么人?我就是一個小小的個體戶,現在更是個社會閑散人員,玩不起,稍不留意就粉身碎骨了。我要回去了,回東官,再過幾日,要過年了,我得回家去了。你呢?

  蕭克明拉著我,說別介啊?他今天跟段叔說起我早上受辱一事,段叔還準備給我出頭呢……我說不必,我自己的仇怨,自己了結。現在我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子,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會,太過計較仇恨榮辱,只會在這泥潭里越陷越深,能力好無寸進。

仇,總是要報的,但是,不是今天,不是明天,要論持久戰,長期堅持,總有一日,會讓這小日本子低頭,后悔今日作為的。

  他笑,說你這人,總是姑息養奸,不果斷。那小子,一看就知道是個日本神道的信徒,看著還是個天才呢,不扼殺,終究是麻煩。我四海為家,也沒有個牽掛,你不搞他,我搞他。正好段叔這里說缺一個師傅助陣,我便在此地盤恒一段時間,先把這加藤龜孫子伏法了再說。

  我說你這算是攀上高枝了吧。

  他嘿嘿的笑,說貧道四海為家,只為捉鬼降妖、開世間之太平,其實說來說去,在那里總是不自在的,不過是借了那段叔的勢力,辦幾件讓貧道心安的事情而已,別妄言,別妄言。

  我與雜毛小道攀淡半晚上,聊了許多事情,有不盡興,后來實在太困了,沉沉睡去。次日,我與他相互交換了QQ號碼,郵箱地址等聯絡方式(手機號碼以前有了),然后依依惜別。之后,我又打電話給申警官,談及離開江城一事,也許是案件的注意力轉移了,他并沒有說什么,就是不行,我試探著說起我跟東官市局的歐陽警官認識,他掛了電話,過了十分鐘又打過來,只說可以,但是需要時,要能隨時聯系到我。

  我說好的,這個沒問題,我這個人,最喜歡跟人民警察打交道了。

  我退了房出了酒店,出來時有人盯著我,自以為很隱匿,我把行李都放到車子后備箱,然后兩手空空的去逛街,然后找機會把他繞暈。大概下午,我提著大堆的江城、澳門特產返回,中間還包著我抽空去挖出來的十年還魂草(也就是日本人所說的龍血還魂草),我上了車,然后離開江城。

  路上我本來還想打個電話給我那堂弟陸言的,結果最后還是免了這心思。

  我總感覺自己能夠帶給人噩運,還是不提為好。

  自小美死后,我一直這么想著。

  還好,有朵朵陪著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