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四章 黃鵬飛的陷阱

  白露潭說得言之鑿鑿,而綜合她剛才的行為,我認為她說的應該沒有虛假。

  不過那四男一女之中到底有沒有黃鵬飛,白露潭也不能確定,她只能提供具體的方位來。

  既然她不愿提起自己的這門手段,所有的隊員也并沒有追問起紅潮滿面、媚眼如絲的白露潭,關于剛剛術法的事情,而是商量著如何將那幾個埋伏者給一網打盡。我在計算我們這里的戰力,從人員配比上來看,如無意外,那埋伏者定然就是和我們同路的黃鵬飛等人,那么我們將要面對的,是包括黃鵬飛在內的三個道門真傳弟子、八極拳高手陳柯還有一個來自江浙的女子。

  拋除那個叫做孫靜的女孩子不算,黃鵬飛他們那邊四個爺們,全部都是從小習武,歲月打熬的糙老爺們,打架自然不會發怵,而且道門手段,也是一等一的嫡傳功夫;而我們這一邊,除了老趙這個家伙深藏不露、王小加偶爾爆發之外,似乎都不是主戰的角色。

  那么我們只有智取了,但如何智取呢?這個就需要大家獻計獻策,將自己壓箱底的本事給亮出來了。

  盤坐在一片芭蕉樹后面的我們開始商談起來,首先發言的自然是我,我說我是一個養蠱人,這個大家或許都有知道,不過道門防蠱,各有絕招,像黃鵬飛他們這些真傳弟子,身上莫不都有一些浩然正氣的玉簡,將蠱毒給排斥于體外。十年修得同船渡,相聚是緣,各位有什么好本事,都亮一亮吧。

  緊要關頭,也藏不得拙,依照順序來,秦振說他的這一身本事,是小時候得自鄉間一野和尚所傳,那野和尚也吃酒來也就葷,來者不拒,自言乃迦葉尊者一脈。這迦葉尊者,便是十八羅漢中的第十七位,也喚做降龍羅漢,坊間傳聞的南宋高僧濟癲和尚,正是他們這一脈的師祖。而傳至他這一代,所學不多,區區誦經念咒之事,倒也做得。

  滕曉說他在學校所學的,是劉貴珍老先生所傳的狹義內養功,平日不作數,爆發起來,并不比那黃鵬飛差,而且他腳力驚人,有佛家神足通的潛質;老趙所言不多,他自言乃川南一居家道士的弟子,捉鬼拿妖,連番打斗皆可,一會兒那八極拳高手,便交由他吧;朱晨晨說她懂醫,會原始五禽戲,會飛針,暗中傷人,專破人護體氣場。

  至于白露潭和王小加,一個是請神上身,一個是身化自然,皆有保身之道。

  大家說得謙虛,不過顯然也都留有一手。既然知道了大家實力,我也好作安排,將各人的對手都羅列清楚,七打五,我發現我們的勝算其實非常大,但是要不折損一人,這難度其實還是有的。白露潭給我指著山口轉坡處那里,在那幾株密榕后面,便藏著那幾人在。

  他們居高臨下,若是弄些滾石機關,我們定然招架不住。而如何將他們引下山來呢,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難題。

  不過我們頭頂上突然傳來的一片動靜,將我的這個疑惑給解開了。

  那是好幾只紅毛猴子,它們好奇地看著突然闖進自家地盤的我們,十分不解蹲在這里商量詭計的我們。見我們抬起頭來,便從樹上面扔下了些青色的果子,狠狠地砸在了我們的頭頂上,我中了個正著,吧唧一下果子爛了,糊了一臉。

  猴子們見我狼狽的模樣,哈哈地笑,紅色的臉上滿是得意;我也笑了,伸出手,一道暗金的光芒射了出去。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最雄壯的那個野猴子渾身一震,突然嗷嗷地叫喚起來。

  旁邊的小弟并不懂它的意思,去撓撓它的腦門和咯吱窩,被一巴掌拍到了一邊兒去,委屈地直叫喚。然后,那野猴子將四五只小家伙攆著,朝山口的那條道路旁的樹枝攀去,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了我們的視線盡頭。秦振看了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說陸左,你這就把那幾只猴子搞定了?

  我點頭,他一臉詫異,說你們蠱師不是下蠱毒人的么?什么時候轉職成了馴獸師了?

  我含笑不語,而老趙則若有所思地看著我,不說話。

  我說過一會兒那幾個猴子定然會將埋伏在樹林中的那幾個齷蹉家伙給鼓搗得直跳腳,跑出來,我們怎么對上他們才好呢?滕曉笑了,說我們潛伏上去,前面的一截路在那個方向,是瞧不見的,等他們稍一不顧及,我們便直接沖上去就是了,只要不是仰攻,我們這些人未必會怕他?

  我轉頭看大家伙兒,詢問意見,然而王小加的臉色突然陰沉下來,仰首望天。

  我抬起了頭,發現頭頂烏云卷動,山風呼呼地刮起來,嗚嗚吹響,將周遭的植被吹得一陣亂晃,天色頓時黑了下來,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情形。

  屬于熱帶雨林氣候的此處,本來就是一個氣候多變的地方,看著這氣勢,估計要真的下起雨來,定然是暴風驟雨,麻煩得緊。我們的地圖上,爬鬼坡那里有個老寨子,是原傈僳族的聚居地,后來政府將這些深山中的山民給搬出了大山,也就留下了這么一個空寨,正好用來避雨歇息。

  見到這天氣,所有人都急了,集訓的時候我們見過這山間的暴雨,打在頭上像敲悶棍一樣,嗡嗡響,若沒有一個避雨的地方,那就真的是十分難熬了,說不定還要感冒生病,然是后虛弱無力,如何前行?

  于是我們都肯定了滕曉這個并不成熟的方案,伏低著身子,盡量靠近山道內側的林子,然后往上爬行。

  等我們接近了山口的時候,聽到一陣嗷嗷的叫喚聲,那六只毛猴正跟黃鵬飛等人玩得愉快呢,他們被果子扔得惱怒,見這邊也沒啥子動靜,也顧不得隱匿身形,與猴子們相互扔果子石塊,不亦樂乎。

  山口處有一小塊草地,展平,在我們左側是斜立的山坡,而右側則是數十米、上百米高的深澗,道路寬約3米左右,而我們離那山口后面的槐樹林子,則有三十多米。

  我們伏在山道轉彎處,不敢再前行,通過金蠶蠱的視覺,我能夠看到,即使黃鵬飛等人再鬧騰,那個叫做孫靜的女孩子,目光仍一直死死地盯著這邊。

  而就在這個時候,被撩撥了好幾次的黃鵬飛竟然勃然大怒,從懷里摸出了一柄紅色尾巾的飛刀,使勁兒一甩,竟然直接戳進了一個小猴兒的眼眶里,入目三分,腦花兒四濺,然后從樹上墜落下來,砸在了孫靜頭上。從金蠶蠱的角度,那飛快的一刀略微遲緩,然而卻沉重。

  這個小猴兒一死,旁邊幾個玩鬧的猴子便嚇得魂飛魄散,顧不得老大的吩咐,四處逃散而去。

  黃鵬飛不依不饒,再出一刀,又射死一只猴子,得意地哈哈大笑。

  我額頭上的青筋直跳,這個家伙竟然如此暴戾,真不知道他這“道”,是如何修成的。金蠶蠱控制的那只猴子也往遠處蹦,但是視線仍停留在那幾人處,孫露似乎在跟黃鵬飛爭吵起來,不知道是嫌這個家伙殘忍,還是嫌自己被那猴血和腦漿淋了一身,而旁邊幾個人則在規勸。

  我心中雖然不舒服,但是機會難得,叫大家伙兒解下背包,開始沖鋒,爭取第一時間沖上那個平臺去。

  一聽吩咐,滕曉一馬當先,腳尖點地,猶如飄飛一般地狂奔而去。男士們上前,連腿有小疾的秦振也不落人后,我自然把那虎牙給拿出來,一陣狂奔。

  三十米的山路,一旦將身體全部舒展開來,便根本不是距離,不過當滕曉沖上了山口平地時,在爭吵的幾個人也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分散開來,朝著這邊望過來。我僅僅落后滕曉一秒鐘到達地方,往前一看,突然瞧見了黃鵬飛等人滿臉的獰笑,并不似我預想中那驚慌失措的樣子,頓時有一陣不安的感覺浮現,渾身不自在。

  同樣的感覺,幾乎我們每個人都同時感受到了,我剛想上前與之交戰,突然眼前一陣錯亂,天地搖晃,四下居然一陣黑霧浮現,景物也頓時消失無蹤,僅僅只有這狹窄的平臺來。

  我瞧見了右邊十米處有一根三角黃色黑邊令旗,心中驟然暗罵一聲靠,居然又中了圈套里。

  這黃色黑邊令旗雜毛小道曾經跟我說起過,叫做黑幻斗罡令旗,起的作用是快速布陣,聚陰凝氣。說李道子曾經制作過幾套,分流各處,估計這令旗是傳到了楊知修那里,而后又由這個茅山宗話事人傳給了自家外甥。那令旗看著在十米遠處,但是我知道若我前行數步,估計會跌落百丈深澗中了。

  突逢此變,我們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由得一陣驚慌,紛紛背對而站,四處打量。

  天地一片鴉黑,濃霧翻滾,而在我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張恐怖扭曲的惡鬼臉孔,朝著我慘然一笑,然后嘎嘎地發出了恐怖的聲音來。

1條評論 to“第二十三卷 第四章 黃鵬飛的陷阱”

  1. 回復 2016/02/23

    感人

    因為怕下雨就中圈套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