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五章 有請金蠶蠱大人

  那鬼臉一人多高,黑氣浮現,滿目的猙獰和恐怖,空洞的眼眶處盡是邪異的黑暗。

  空間似乎被濃霧包裹成了一個狹窄的小圈,鬼臉嘎嘎大笑,聲波在四周回蕩,印在心里,讓人心頭莫名震撼,毛毛的。我曾說過鬼叫,這并不屬于這界的聲音,頻率也是這世間不可聞的,它是一種詭異的磁場,映射入人的心頭時,便會莫名其妙的恐懼,覺得周身鬼影憧憧,身心崩潰。

  不過好在我們這一伙人并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普通人,這等小場面比起黑竹溝那十二魔星之一李子坤依靠古戰場怨靈大陣,所弄出來的景象,也實在是差得老遠,于是我們在片刻后就穩住了心神。

  既入陣中,空間錯亂,前不是前,后不是后,唯恐一步踏空,跌落山澗,于是便不敢胡亂走動。

  我們僵身而立,小心防備著,然后靜待著敵人出招。

  那鬼叫猖獗一會兒后便消失了,于莫名的空間處,傳來了黃鵬飛得意地狂笑。

  許是那空間折射的緣故,他的聲音莫名尖厲,使勁兒奚落我,說陸左,你這個來自蠻荒的鄉巴子,沒有師父的野路貨色,你以為弄幾個猴子出來,就能夠分散貧道的注意力?簡直就是在弄巧成拙嘛!你這點本事,也好意思和我來做對,真的是茅房里面點燈啊!我忍你很久了,沒想到道祖垂憐,讓我在第一時間就遇到了你,你說這事兒巧不巧?真他媽的巧!

  哈哈,受死吧,你們這些垃圾貨色,你們根本就不配與我為伍,還是消失才好!

  他說得暢意,每隔幾句話就忍不住大聲地笑著,開心之極。

  我也冷笑,就這區區一個迷陣,他便如此開心,果然是個心性還需磨練的家伙。我也不慌張,問他為何老是跟我作對?——我為人處事向來謙和,從來沒有惹他,拋開試煉不說,如此咄咄逼人,是不是有些過了,是不是與你所持的道,南轅北轍了?

  聽到我的質疑,黃鵬飛不屑地大聲反駁,說我的道,豈是你這連《道德經》都不能背誦的家伙,所能夠理解的?燕雀安知鴻鵠之志,螻蟻又怎么能夠明白我們這些人的想法!

  我笑了,說得了吧,說得這么天花亂墜,還不就是心中放不下小時候的仇怨?我會跟別人說你小的時候,因為憑著自己舅舅的權勢太過囂張,于是被人惡整,在茅山宗里被人騙著吃泥巴,雞雞老是被人揪著彈,到現在都還沒有消腫的悲慘往事么?我不會說嘛,因為關我鳥事?看在我為你保守秘密的份上,要不然我們相逢一笑泯恩仇,握手言和,共譜一曲將相和?

  我滿口子的胡謅讓黃鵬飛氣得怒火焚身,連那鬼臉都一片恍惚,凝結不穩。

  一個陌生的男聲在旁邊冷哼說道:“老黃,又不是老和尚,打什么機鋒揭語?圖口舌之快,還不如趕緊將他們給滅了,這天氣若是轉晴,你的鬼陰火旗陣定然破了!”

  這話說完,這些人就變得靜默無聲了,唯有我們身邊的這黑霧在翻涌,如旗獵獵。

  在我與黃鵬飛對話的時候,其他七人在各施本領,滕曉已然弄出一個羅盤,蹲地擺弄,想算計出陣的破門;而老趙手中的桃木劍揮舞如龍,將邊界的那些黑霧給驅散一些;朱晨晨手中多了四朵紙扎的紅花,花上繪有符文,往前后左右一扔,便囊括出了一個小空間來,可以自由無礙地踩踏上去,不用擔心走空……

  我們的面色凝重,滕曉瞧了一陣,說這些狗日的早已經算計好,暫時沒有明顯的破綻。

  被這陣法困住,對于常人來說定然會驚慌失措地四處亂跑,跌落山崖,又或者被這陰森森的黑霧給浸染,渾身發冷而亡,不過我們卻并不會如此,只有一邊防備,一邊盤算著這陣法的漏洞,然后脫困。就如同再完美的盾牌都會被捅破,再厲害的防火墻都會有病毒一樣,但凡是陣法,總是有漏洞,也就是所謂的生門,只要認真推演,總是能夠找到的。

  然而黃鵬飛顯然不會給予我們充分的時間,從四面八方處傳來了惡鬼的呼嘯聲,陰靈陡顯。

  這些顯然是被黃鵬飛那個家伙拘過來的孤魂野鬼——茅山宗雖為正道,但門下弟子卻多有些性格古怪之輩,就喜歡研究死人骨頭、鬼魂的玩意,五鬼搬運術以及小鬼養靈術之類的,都是茅山門下所創,不過因為名聲不好聽,故而一直不被正統茅山宗所承認——此等厲鬼一經出現,便在我們的前方游弋,張牙舞爪,發出女鬼哭泣的滲人聲響來……

  嗚嗚嗚……嗚嗚……

  這聲音在耳邊縈繞,或許是從心頭響起,就變得十分恐怖,讓人的心神震蕩,莫名地煩躁起來,只想沖上前去,將其打得灰飛煙滅。秦振便忍耐不住,雙手結出與尋常手印不同的形狀,做降龍伏虎狀,準備前沖,沒走兩步身子就往下滑去。

  所幸我心神繃得緊緊,伸手將他緊緊拽著,拉了上來。

  秦振一臉后怕地大叫,說朱晨晨,你的這鎮霧紅花怎么作不得準?害得哥哥我差一點就報銷了性命!

  朱晨晨一臉委屈,說你的左腳已經跨出了范圍,自然要跌落的……

  兩人正斗著嘴,我鼻子間突然聞到一股生肉腐爛的惡臭,猛地一轉頭,發現從黑暗處沖出一道黑影,直直地朝著我這邊撲了過來。猝不及防之下,我將秦振往上一拉,推倒了滕曉的懷里,然后抽刀往前劈去。那黑影不閃不避,我右手中的虎牙匕首結結實實地砍在了它的肩膀上面。

  這家伙的肩膀又松又軟,我一刀砍下,切落肌肉,濺起了許多黏稠的汁液來。

  接著它與我重重地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力量將我往地上推飛而去。

  我被一具黏滑腐爛的黑影撞得喉頭一甜,眼前有些發黑,當我勉強瞧見這東西的時候,正見到半張腐爛的臉,全是爛肉,張著嘴朝我咬過來。這天色模糊,但是卻還能夠瞧得見景物,我分明看見一具高度腐爛的尸體沖入我的懷中,在這張尋常人見到一眼就要做好幾宿噩夢的臉上,我瞧見了許多黑頭白身的肥碩蛆蟲,正在那爛得發白的眼窩子里翻滾。

  炎熱的夏季里,家住農村的朋友參加別人家的喪事,應該有聞過那種腐臭發爛的死人味。

  我懷中的這氣味,比那種死人味濃烈千百倍。

  我懷里的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什么僵尸,而是一具七成七的腐尸,它一張口,嘴里面黃色的尸水和白色的蛆蟲,便滴滴答答地掉落到我的臉上來。那黏液的臭味讓我有一種想死的沖動,憤怒之極的我連著避開了這腐尸的幾口撕咬,右手終于抓著了它的胳膊,使勁一拽,便將其左臂給輕松地撕扯了下來。

  它斷臂的傷口處有許多碧綠發黑的螞蟥在扭動,仿佛外星怪物的蠕蟲楊柳一般搖動著,就要往我的身上爬了過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剛剛站穩身形的秦振顧不得這惡心至極的骯臟,伸手抓住了這頭腐尸的脖頸,往后使勁一掰。那高度腐爛的尸體,哪里經得住他這么大的力道,一爪之下,一大坨爬滿蛆蟲的爛肉就抓了出來。

  這家伙看著爛得跟骨頭架子沒什么區別,然而力道卻是大得出奇,喉嚨里面有古怪的咀嚼之聲,十分恐怖。我推了幾把,都被這個家伙欲女纏郎一般地抱著,尖銳的黑指甲透過厚厚的軍服往里面伸展,讓我一陣有一陣地肉麻,頭昏欲裂。

  而就在這個時候,老趙果斷出手,手掐法訣,桃木劍斷然定在了這頭腐尸的太陽穴上,運勁兒吞吐。

  秦振顧不得惡心,在后面摟著這個家伙,口中突然高念一聲佛號,曰“阿彌陀佛”,渾身突然有金光外放,將這腐尸又臭又爛的身軀給震得如同過電一般,抖如篩糠。而我雙手的惡魔巫手已然開始發力,在我們三個人的齊心協力之下,這頭腐尸失去了力量,軟趴趴的如同一條死狗,我翻身起來,把這個渾身腐肉都快要散架了的家伙抓起來,往著我剛剛看到的那面黑幻斗罡令旗,使勁兒砸去。

  那具七零八落的腐尸帶著一陣腥風飛出,然后黑霧一卷,腐尸陡然不見,所有的景象又都消失,唯有那一支小旗在那里,浮于空中,靜靜飄動。

  那東西消失無蹤,然而它并非幻想,我身上的這些黃津津的尸水和蠕動的蛆蟲,依舊存在,散發著讓人作嘔的氣味。

  秦振身上也有,不過并沒有我這么恐怖。

  我們兩個一陣疾拍,抖落不少黑頭白蛆,旁邊的幾個女孩子嚇得尖叫,頓時一陣嘔吐,腳步也不知不覺就離得遠遠。

  而在黑霧的外圍,開始傳來了沙沙沙的聲音,如同我小的時候養蠶,那肥嘟嘟的蠶寶寶吞噬桑葉的聲音。敵暗我明,事態十分嚴重,當下我也來不及顧及太多,雙手合攏,大聲一喝,曰:

  有請金蠶蠱大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