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八章 爬鬼坡上的傈僳族山村

  尹悅給我的解釋并不多,就只有一句話:“周嘯天是從西南局二處調過來的教官,以前一直待在賈總教官手下做事!都是聰明人,我立刻明白了前因后果,不過仍然忍不住地多問了一句,說惠明這么做,是不是有些過線了?

  尹悅笑了,告訴我,說你太天真了,周嘯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防止學員之間的惡意傷害,當時的情況,他的所作所為能夠講得過去,你倘若讓你的金蠶蠱或者小妖精纏住山壁上逃跑的人,再追擊下去,說不定他并不敢攔。他們這些人,都是玩弄規則的老油條,所以你終究會吃虧。

  我沉默了,默默地走著路,看到前面精神抖擻的隊員們,心中有些悶。

  尹悅見我不說話,有些擔憂,說陸左,你怎么了?我搖頭,說沒有,感覺心里憋悶而已。當初張偉國曾經試圖招攬我到他的麾下,我因為老蕭而拒絕了。事后老蕭告訴我,說體制內其實一點兒也不好混,有著一身本事,還要戰戰兢兢,生怕做了什么錯事,惹到不該惹的人,還不如兩袖清風,自在逍遙地當一個閑散高人來得暢快,現在我算是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尹悅見我意興蕭索,便解釋說其實也不是,除了那些真正看淡風塵的高人,任誰有這么一身本事,也是不會甘于平淡的。人的天性就是要強,就是要斗爭,沒有這些,我們的辛苦修行又所為何來呢?是人總要吃飯,總要生活,便是那修為高深者,即使能夠辟谷幾個月,也總是要生存的,這是動物的天性,道法自然,是順天意,而非逆天而為,除非你真的能夠超脫于世,又怎么能夠落入這俗套呢?

  我搖搖頭,說我心中的慧明大師,本來不是這個樣子,他應該是個高僧的!

  尹悅嘆息,說雖然不屬于一個派系,說的話不太確信,但是我可以告訴你,賈總教官修的,并不是你所想象的小乘佛教,而且我還有一個信息可以給你知道——但也只能夠到這里截止——賈團結賈總教官固然是剛愎自用,不聽中央的招呼,但是他真正多年來一直得不到升遷的重要原因,是因為他老婆客氏,跟西川鬼面袍哥會隱約有著聯系,而鬼面袍哥會,其實就是邪靈教的酆都鴻廬。

  我渾身一震,難以置信地看著她,說既然這樣,為何不把他拿下?

  尹悅搖搖頭,說陸左,這世間的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簡單,而且我們也拿不出證據來,動靜太大,反倒得不償失。不過要不是如此,陳老大也不會把我和老林派過來的,你自己要小心為好。

  我點點頭,看著尹悅向林間隱去,又看著頭頂上那黑沉沉的天氣,心中略有些寒冷。

  這狗日的天地啊,你怎么就不能夠明亮一點兒呢?

  繼續前行,山路陡峭,這路是古時候的茶馬古道,因為后來山外修了公路,便被廢棄了,年久失修,十分難行。頭頂上面的烏云越發地沉重,幾乎就要壓倒了我們的頭頂來,讓人喘不過氣。我們腳步輕快,密而急,越過那雜草、泥土和苔蘚植物,以及從道路旁側冒出的一頂頂肉色菌子。老趙從尖兵的位置上撤了下來,然后與我并排前行,見我心情不好,他仍然直言不諱地問道:“你跟賈總教官有過節?”

  我摸了摸鼻子,說這很明顯么?

  老趙搖搖頭,又點頭,說看得出來,你們之前認識,我以前不知道他是對你的愛護呢,還是對你責難,不過現在看來,應該是厭惡你多一點。我聳聳肩膀,說人活一世,最怕的就是雁過無聲,人過無名,如果能夠給人留下些印象,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不過他顯然不滿意我的回答,咄咄逼人地問道:“陸左,你的麻煩還真多,先是黃鵬飛也就算了,小角色而已,但是賈總教官,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夠惹得起的了。我不知道,你究竟犯了什么錯誤,竟然能夠惹上他?

  我停下腳步,看著他,說老趙,你這是什么意思?

  這個名叫趙興瑞的西南行者瞇著眼睛盯著我,說陸左,我需要一個解釋,作為小隊其中的一員,我不希望自己莫名其妙地死去。

  見到老趙堅持要我回答,我知道如果我的答案不夠誠懇,不能讓他滿意的話,估計這個獨行俠定會脫離隊伍,像福妞一樣,獨自前行,去找那幾百里外不知何處的月亮潭。小隊的每一個成員都是任務的重要支柱,何況老趙本身也是一個厲害角色,在思考了一會兒,我決定把真相告訴他。

  聽完我的講述,老趙不確認地重復道:“你是說你曾經和他女兒一同出過任務,后來他女兒死在了山溝里,你們大部分人則活著回來了?”

  我點頭,說當時情況實在是太危險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下一秒我能否活下來,而且那里的空間時間,完全錯亂顛倒,想要再回去,也沒有道路了。

  老趙點頭,說他曾經去過鬼城酆都,見過時空交疊的情況。

  聊完這些,他說陸左你別介意,我這個人直,而且冷靜,不會為了任何事情失去自己的判斷力。也不想因為你個人的原因,連累整個團隊。所以無論是死是活,我總需要把事情弄清楚,這樣才好說,自己也心安一些,知道自己的堅持,是對是錯。

  我點點頭,表示理解,然而卻又感覺老趙的話語中,似乎另有所指。

  我們沒有再說更多,老趙也沒有提出單獨行動,而是再次替下滕曉,擔當探路尖兵的位置。我看著那個斜背著桃木劍的男人,心中隱約有些不安。他是整個小隊里面,我唯一不了解其想法的人,就我個人而言,并不太喜歡這種不確定因素,總感覺會有什么意外會發生。

  我們在這個山脊上行走了差不多兩個鐘頭,頭頂上面的黑云一直盤繞,但是卻遲遲未曾有大雨澆下,偶爾會有幾陣零落的小雨灑在頭上,將這山上的空氣洗去了許多塵埃。因為這視線昏暗,所以人的心情便不是很好,走得急,但是我們依舊還是很細致,防止再有伏擊的事情發生。

  不過因為路線的原因,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在我們這條線路上的隊伍,應該有且只有兩個。

  一個是我們,一個是黃鵬飛小隊。

  我在黃鵬飛等人落入山澗、安全無恙之后,將那幾根登山繩斬斷,如此陡峭,他們是攀爬不上來的,若在深澗下面的山谷中行走,又需要繞很大一個彎,沒有小半天時間是追不上來的,而且黃鵬飛等人剛剛吃了大虧,損兵折將,他那令旗又少了一面,想來暫時只是窩起來舔傷口,而不會再來招惹麻煩。

  我們越過了山峰,然后開始往下行走,因為天空陰沉,于是越走越急,突然一道金黃色的閃電劃破天際,頭頂炸雷一現,轟隆隆……這雷聲在群山之中回蕩,烈陽純正的雷電仿佛就在身邊炸響,小妖朵朵雖然已得那麒麟胎體質,但也不敢在這雷雨天中出現,終于露出了柔弱的一面,乳燕投林,鉆進了我的懷里,與朵朵共擠一塊槐木牌。

  這炸雷一開始連綿不休,然后頭頂上的落雨開始吧唧、吧唧地砸落在頭頂上,如同擂鼓,雨下如注,又如瓢潑。

  我們那軍用背包是用防雨帆布制成,能夠勉強隔擋水流,在驟雨一起的時候,立刻拿出了一塊防雨布,披在頭頂。我們沒有帶野戰兵的那種頭盔,不過那種沒有徽章的軍帽倒是人人都有,于是披著這塊防雨布使勁兒跑。為了避雷,并不敢跑到那林間的樹下去躲雨。

  人能夠勉強堅持,然而腳下的路卻越發泥濘。

  不過我身上熏臭的味道卻被洗刷一空,心情倒比下雨之前,要好許多。

  傾盆大雨之中,前路一片白茫茫,我們咬著牙往前行了十多分鐘,前面終于一空,在茫茫百霧的前方小山坡上,終于出現了一個小村子,那里有十幾處木質結構的房子,以及一些荒廢的田地。那便是我們所要找的落腳點,我們興奮極了,不知道摔了多少跤的秦振高興地大聲怪叫起來,率著先,沖到了最前面的一棟木屋里面去。

  不過他隨即又出現在了門口,喊說這里爛得不成樣子,頭頂在漏雨呢。

  這破房子上面鋪的,是那盡是碧綠青苔的杉樹皮,早已漏得不成樣子,我抬頭張望了一下,指著坡中間的那間大瓦房,說去那里吧,那里應該還不漏。我們沿著彎彎曲曲的道路前行,王小加突然拉住了我,說這個山坡上面的村子,風水學上呈大兇之境啊?

  在旁的人都知道些風水地勢,看著都點頭,說這個村子很邪門啊!

  然而被這暴雨折磨得快瘋了的我們最不怕的。就是邪門。當下也只想趕緊找一個干燥的地方休息一下,稍微一猶豫,便快步走了過去。推開那扇殘破的門,一股沉積的灰塵之氣吹來,我們心中一松,奔行這么久,終于有了一個干燥之地,太好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