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九章 小屋黑眸

  終年生活在城市這中鋼筋混凝土叢林中的人,是很難理解在林地曠野中遭遇暴雨時的人心里,那種對于頭頂片瓦的強烈期望。

  因為沒有親身經歷,所以不會代入的感受。

  這座大瓦房并不是完好如初,里面也零星漏著小雨,不過大部分地方還算是干燥,讓人心中忍不住地歡喜。我們魚貫而入,各自找到一片干燥的地方停住,將自己背上的行囊給取下來,抖去上面的積水,然后通通放在正屋靠里的一張只剩床板的木床上。

  將這些處置妥當,我們都忍不住美美地伸了一個懶腰,然后咒罵這狗日的天氣。

  在此之前,老趙和滕曉已經將這個屋子給搜查了一番,是三間瓦房,不算大,一間堂屋兩間臥房;然后在屋子后面還搭了一個大木棚,是廚房和堆積著一些工具的地方。

  在屋子左側不遠處還有兩間小茅房,一個是茅坑,一個是養牲口的地方。

  房間里基本上沒有什么家具,當時住在這里的傈僳族山民雖然路遠,但是搬遷的時候,能搬的還是都搬走了,所以整個屋子里除了幾張光板床和一張粗制的小木桌之外,就剩下一些缺胳膊短腿的家具,凌亂得很。不過相比之外面那瓢潑如注的大雨,我們已經對這家沒有把頭頂瓦片拆走的主人,十分感激了。

  老趙和滕曉從后面的棚子下抱了幾捆干柴,興高采烈地來到了房中。

  我上前去看,這些干柴雖然有些濕掉了,但在中間的,還是可以燃火的。有了這些干柴,我們便能夠生火,弄點熱的吃食,并且把自己濕透的身子和衣服給烤干凈了。我看到大家忙活著生火,便也不上前去幫忙,而是走到了屋前,盯著頭頂讓人發麻的雨打瓦片聲,然后看著外面昏暗的大地。

  王小加也沒有待在屋子里,她依然是疑慮重重,用強光手電掃視著這已然快要陷入黑暗的爬鬼坡山村,見我過來,說你知道這里為什么叫做爬鬼坡么?

  我搖搖頭說不知道,她語氣低沉,說在六七十多年前的時候,在中緬交界(含中緬境內)曾經發生過一場戰爭,中國遠征軍和日本侵略者生死相搏,無數英勇的中華兒女倒在了這綠野叢中,也有無數可惡的侵略者不能再回返櫻花樹下,在這個地方發生的那一次戰斗相較于整個一場戰爭,實在是很渺小,不值一提,但是后來這里的山民,總是能夠聽到槍聲和鬼魂的哭泣,然后總能看見有黑影在山坡下蠕動。

  傈僳族是南遷的古氏羌人,又叫“施蠻”、“順蠻”、“烏蠻”,信奉巫術,所以人心惶惶,也是弄了好久,終于在千禧年來臨的時候,在上級政府的協調下,完成了搬遷。

  我嘆氣,人類的七宗罪是傲慢、妒忌、暴怒、懶惰、貪婪、貪食及色欲,但是最大的原罪卻是戰爭。無論出發點是好的,還是壞的,都會造成大量同類的死亡,而這些在戰爭中慘死的人們,通常都有不忿者,冤魂不散,若能夠有足夠的怨力,確實是能夠造成傳聞中的這種現象。

  每逢亂世,人不如狗,那孤魂野鬼的傳說便昌盛得厲害,當然,這個時候也容易出英雄,出大拿。

  用大部分人的犧牲來鑄就一部分人的成就,就如同現如今的房地產商,一樣的道理。

  王小加說一會兒需要在外圍布置一個警戒線,既防止有可能出現的其他小隊,也能夠預防此處有可能出現的危險——看看這山坡背陰朝北,座如山凹,積陰殘氣,十足十的陰森恐怖地,也不知道以前這里的傈僳族巫師,是怎么選址的。

  我笑了,說你真的是職業病了,你看看這山村,算上垮了的那幾處房子,也不過十來戶,刀耕火種的生活,自然更多的是考慮農時了,所有的一切,都要滿足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填飽肚子,再來說其他的事情。你先進去吧,把身上的衣服弄一下,不然感冒了可不好,過一會兒,我們一齊布置。

  王小加點頭,轉身進屋,而我則依舊望向了大雨澆注的大山。

  我沒有見到尹悅,這個女教官并不參與我們的行動,她只是作為一個隨時接應我們的后援和與總部聯絡的人員存在,一直在我們的后方若即若離。不過我也不用太擔心她,作為七劍之一,宗教局的翹楚,在她身上肯定有被傾注了大量的資源,而且又沒有試煉的限制,身上的寶貝比我們要多得多。

  只不過,一個姑娘家,在這深山里獨自行動,未免太過孤獨。

  便如同《我是傳奇》中的羅伯特-內維爾,孤獨會讓人的內心,遭受到最大的恐懼,很難解脫。不過我還是希望她能夠自我調節,不要太累的好。

  “陸左,陸左……”

  有人叫我,我回身,走進了堂屋,不一會兒工夫大家伙兒已經將那火給生了起來,老趙找來一個只有半邊耳的破鍋,弄了些水,正在上面弄晚上的吃食。陽春三四月,正是春蕨旺盛的季節,而且一路行來,我們都有注意隨手采集可食用的植物,果子和莖塊,再加上我們所帶的一些調味料和干糧,將其熬成一大鍋面糊糊。

  雖然味道不盡如人意,但是卻也能夠補充體能,填飽肚子。

  鍋里的濃湯未開,但是秦振卻從懷里掏出一包東西來,打開,里面全部都是蠕動的肥白蟲子,這些富有高蛋白的東西可以成為最好的營養品,給秦振的傷口帶來快速的復原。

  對于這些蟲子,女士們自然是恐懼莫名,離得遠遠,而我們在有更好選擇的時候,也沒有興趣嘗一嘗。秦振有些失望,找了幾根自制的木簽子,將這些蟲子串起來,然后烤著吃。秦振腿上的傷因為趕了一天路,而且又泡了雨水,所以有些復發,朱晨晨來的路上找了一些草藥,剛剛已經搗了些草汁,給他敷上,然后又用行軍鐵飯盒,熬了一些湯藥喝。

  美美吃著烤蟲子的秦振顯得十分樂觀,不斷地用舌頭舔嘴唇,誘惑大家來吃蟲,然后被人罵得狗頭噴血。我讓他分了一點兒蟲子給我家金蠶蠱,作為報酬,肥蟲子又給他疏通了一下傷口,他爽得啊啊叫,眼睛都瞇住了,一口口地吸冷氣。

  經歷過了生死,自然也不用太過避諱,小妖朵朵和朵朵都出來了,我給大家做了介紹——當然,我并不會將兩個小家伙的所有底細都老實說出。不過饒是如此,大家都紛紛側目看著我,驚訝非常。

  特別是絡腮胡帥哥秦振,這小子的笑容尤其猥瑣,一副你小子艷福不淺的表情。

  看到他這賤樣,我恨不得讓肥蟲子給他來一記絕學“菊花朵朵開”——老子可是很正經、很正經的人呢!

  見篝火生起,大家都脫去了長衣長褲,圍在火堆邊烘烤身子,等待著晚餐的到來。

  我將王小加和我的猜測說出,大家立刻反應過來,我們并不是在野營聚餐,而是一次生死的試煉。說到了預警之法,白露潭和老趙都有獨門的法子,于是在商議好晚上值班的人員后,我陪著白露潭布置內線、王小加跟著老趙去了外圍,將這警戒線給布置起來。

  小心使得萬年船,這個道理恒古不變。

  披著防雨布,我和白露潭在這三四處人家、十幾米的范圍上布置。她的法子很簡單,就是將口水吐在手心上,使勁兒搓動,口中還念念有辭,然后拍打在樹木、墻體和泥土上面。從我的感應中,白露潭根本就沒有使用什么念頭附加,只是將自己的氣息,附著在了上面來。

  很神奇的一門法子,跟我所了解的道術或者巫蠱法門,都不相同,我忍不住好奇,問她這個東西,到底是什么?她有些羞澀,想了一會兒,紅著臉告訴我,你就當這是通靈術吧,跟你和你家朵朵一個樣子。

  布置妥當之后,我們回轉到了瓦房堂屋里,在旺盛的篝火旁,我們吃了一頓熱乎的晚餐,然后將木床拼湊在了一起,開始研究明日的行進路線。我們的下一站是馬吉洞,不過倘若這暴雨持續下的話,我們可能不能夠在這暴雨澆頭和泥濘危險的山路中行走,要耽擱一天。

  畢竟,滑膩的山道一旦失足,我們跌落下去的話,必然不會存活。

  不過那是明天的事情,疲累了一天,除了留著兩個人值班,烘烤衣物,戒備外面,其他人都裹著潮濕的毛毯,圍著篝火休息。我和白露潭值第一班,到了差不多十一點鐘的時候,她突然眉頭一皺,緊緊拉住了我,我不明其意,跟著她來到門口,只見在黑鴉鴉的山坡斜對面,那里有個小屋旁,正好有幾個緩慢移動的黑影。

  那黑影似乎感覺到了我們的關注,也轉頭望了過來,我在一瞬間,感受到了一雙黝黑陰森的眸子。

  白露潭渾身一緊,壓抑不住地大聲叫喚起來:“有情況!”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