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十一章 林間槍響

  有了加藤原二這里面的情分在,我們便沒有為難這些同樣寄宿在村子中的日本友人。

  那兩個持著武士刀的西裝男子渾身哆嗦地走了進來,在武田直野的厲聲呵斥下,向我們九十度鞠躬道歉。他們的解釋,是太擔心大小姐的安危了,所以才會有這么過激的表現。對于這個解釋,我很不以為然,小日本剛才進攻之犀利,刀法之凌厲,簡直是想要人性命,要是碰到了普通人,說不定已經命喪當場了。

  不過加藤一夫既然放心這一伙人前來深山中尋找肉靈芝,想必總是要帶幾個亡命徒的。

  這個世界上,誰都不是善類,不過大家都不想把話說得那么明白而已。

  不過我不明白的是,他們是怎么在這人生地不熟的深山里搜尋?

  武田直野跟我們解釋,說他們還有一隊人馬,于當地向導的指引下,在前方跟消息提供人在找,如果有消息,會第一時間傳回來的。原來如此,我打量著這房間里大包小包的東西,又看了下這里的幾個人,說這屋子里狹窄,又潮濕又陰冷,不如到我們那邊去烤烤火,暖和暖和身子吧?

  他們連忙推辭,說出門在外,哪里敢享受,只要亞也小姐無礙,他們一切都好說。

  雖然奇怪他們為何不選擇寬敞的瓦房,而蹲在這個寒冷陰森的小屋子里,但是很多東西問得太明,實在就不是一件好事情。再聊了幾句話之后,我們與這里的所有人告辭,退出了這個小屋子,頭頂著防雨布,返回了篝火通明的那間瓦片覆蓋的堂屋。

  秦振在此留守,見我們臉色陰晴不定地陸續回來,問是什么事情,滕曉將情況跟他作了說明。

  秦振聽完,立刻表示了疑意,說這伙小日本未免有些太詭異了吧?——我們傍晚的時候來到了這里,他們肯定是知道了的,但是卻并沒有出現;這一大晚上的時間,既然是認識的熟人,為何不出來相見,反而還鬼鬼祟祟地在那里?是因為我們穿著這一身軍裝,還是因為陸左你跟他們之間其實是有一些仇怨的?所以他們才會怕你,一被發現,拼死反抗?

  見所有人都望向了我,我聳了聳肩,說仇怨也許有一點,但是不至于如此,至于其他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們只是在這里住上一晚,明天各自紛飛,管不得這么些閑事。

  “恐怕不是閑事……”王小加在一旁突然出聲說道。

  見我們都疑慮地瞧過來,王小加不慌不忙地往外面瞥了一眼,說也許大家都發現了,在那小屋里布置了一個日本東密廣澤流的法陣,周邊有游離的鬼魂靈力,說明那兩個大小神官,身上也許還是有些真本事的。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在于我能夠聽懂日語,所以武田直野和那個老神官織田信玄爭吵的對話,其實我能聽得明白的。

  哦?我們的眼睛都亮了起來,秦振興奮地說那看日本片子不是很爽?

  呃……秦振立刻迎來了一陣痛毆,大家忙催促,說兩個小日本都說了些什么?

  王小加說兩個家伙說得很快,不過大意就是那個老神官說我們會影響他們的大事,而武田則跟在老神官講述你的厲害——雖然他對你的了解不多,但是實力卻不是他們這幾個所能夠比擬的,不信就碰壁試試?最后老神官勉強低了頭,不過還是心有不甘。

  大事?是不是找尋肉靈芝的事情?

  不管怎么說,反正這伙日本人出現在這里,都是一件十分蹊蹺的事情,而且似乎還有日本神道教的神官在,所以必須得多留心才是。一番喧鬧,折騰之后的我們有些睡不著,聚攏在一起聊起天來,說起如何找尋碧羅雪山神秘的月亮潭之事,一時間七嘴八舌,好是折騰一番。

  我心中有事,討論得心不在焉,腦海里時不時就浮現起了加藤原二的身影來,感覺心中有掛礙,便不得寧靜。過了好一會兒,我決定再過那邊去瞧瞧,了解我曾經對那個少年的許諾。

  外面不時有閃電劃過,朵朵早就躲入了槐木牌中,而小妖朵朵則是一個傻大膽兒,牽著我的手,一齊走過去。再次來到小屋,我發現里面的大部分人都是一副戒備的表情,武田直野看著我,客氣地問陸桑還有什么事情么?

  我說你們家小少爺加藤原二曾經在臨終之前,囑托我一定要幫他姐姐恢復神志,所以我過來看看亞也小姐的情況,看看有什么可以幫助的。

  聽到我的話語,武田直野臉上露出了高興的笑容,猛鞠躬,說原來如此,不勝感激。

  我正想往前走,然而旁邊一直陰著臉的老神官織田信玄,卻伸手攔住了我,苦瓜臉威嚴地說道:“……”我聽不明白,望向了武田直野,這個長相滄桑俊朗的中年男人跟老神官講了幾句話,又是鞠躬又是賠笑,那個老神官才收回手,慢騰騰地走到角落里坐下,不看這邊。

  我來到了加藤亞也的床前,即使在這樣惡劣的情況下,日本人也依舊將這個女孩兒照顧得很好。我看著她因為營養不良而顯得消瘦的下巴和蒼白的臉,將手放在她的鼻子前,呼吸正常,翻開眼瞼,那眸子如同透明黑亮的玻璃珠子,只是里面沒有任何神采。

  我以前有講過,人有三魂,藏于幽冥,亦有七魄,斂于內腑——三魂為天、地、命三魂,又名“胎光、爽靈、幽精”,各有去處,常人或不能聞,捉摸不定,此乃神秘所在。依照這加藤亞也的情況,身體機能基本正常,說明她的七魄仍在體內,當然這也與她身上這些人工描繪的符文、符紙和鎮寧之物有關,不然換了一般的植物人,早會在數年之后,相繼消散,不見蹤影。

  人體三魂當中,這天地命三魂并不常相聚首,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獨住身。

  命魂于人體之中,透過七魄中的天沖靈慧魄主思想,主智慧,又通過體內各個靈魄輪場支配行為,若命魂殘失,這性命則朝夕不保。常人的命魂穩固,雄厚如林,修行者的這命魂則株株粗壯,然而這加藤亞也靈臺上的命魂,則如風中火燭,閃動不斷,有搖搖欲墜之感。

  當初加藤原二是希望通過十年還魂草來找回她游離不在的地魂,以那同源本體的地魂滋養命魂,然后得以茁壯回返,蘇醒過來。不過那十年還魂草經過一番周折,到了我手,被煉制成九轉還魂丹,被朵朵服用,后來才有的小妖朵朵,以及之后的一系列故事。

  而這次他們所要找的肉靈芝,則是直接用這天材地寶,滋潤神魂,讓其自由成長回復。

  亞也小姐這命魂微弱,隨時可能熄滅,故而無論醫者有再厲害的手段,如無配藥,也束手無策。

  這也是日本國玄學如此昌盛,傳統保留,但也不能夠醫治的原因。

  我看過之后,對著武田直野說道:“我現在身上有任務,不得停留,所以不能夠隨你們一起找尋那肉靈芝。不過我會把這事情記在心頭,幫你們留心,如果見到了肉靈芝的線索,到時候一定會通知你們的。”武田直野連忙鞠躬,表示了感謝。雖然我手上沒有帶手機,不過還是跟他要了號碼,以便日后聯系。

  一切完成之后,我牽著小妖朵朵的手,離開了這個小屋。

  我感到身后有幾雙目光在凝視著我,似乎在懷疑,也似乎在詫異小妖的身份,不過我沒有回頭,這些人跟我并沒有半毛錢關系,我也不是見到加藤亞也長得漂亮才會如此,而是因為我曾經對小日本加藤原二,有一個承諾,結下了因果,在不為害我利益的前提下,我還是要盡力而為的。

  不過,加藤亞也,長得真的讓人忘不了啊……

  我回到了篝火旁,其他人都已經睡去,剩下老趙和朱晨晨值班,見到我回來,老趙欲言又止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嘆了口氣,說早點睡吧,明天還要趕路呢。

  我點點頭,讓小妖去外圍轉一圈,然后裹著毛毯,隨便挨著一個人便睡了過去。

  一夜無話。

  第二天雨勢一直到了中午十一點才稍微停歇了點,我們查看了一下地圖,接下來的路程平緩,并沒有多少陡峭的山峰需要攀爬,于是便決定起程。

  臨走之前,我們前去小屋跟日本人打聲招呼,他們都很客氣地點頭哈腰,說有緣再會。

  繼續趕路,浸泡過一天的小路泥濘,我們在皮靴下面綁上了一些樹枝草葉,能夠勉強防滑。不過雨水沖刷了很多痕跡,而腳踩在上面,一步一個坑,十分難行,速度并不快,走了幾個小時,有一架直升機從遠處的山脊飛過,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走到了山脊下面的時候,路好走一些,我們不由得加快了腳步,試圖在天黑之前,趕到馬吉洞。

  然而世事難料,我們走到了不到一半距離的古家坡時,突然看到視線盡頭出現了一行快速追逐的身影,然后有激烈的槍聲,從山對面的林子中,傳了過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