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章 阿根頭上的黑氣

  我返回東官,只有兩個人知道,一個是阿根,還有一個是他表哥顧老板。

  顧老板聽秦立說起了我求藥未果的事情,在我回程的路上特意打了一個電話給我,談及胡金榮,他大為惱火,說之前已經談妥了的,結果又去接什么勞什子日本人的那生意,結果平添橫禍,弄得重傷進了醫院,還出了人命案子,真活該!

這一通邪火發完,他挺不好意思地問我還要不要找,我當然說要,讓他再幫忙尋摸尋摸,看看哪里還有這東西。

  顧老板安慰我,說這東西本來并不稀奇,只是大家為了經濟效益,隔幾年就拔了賣錢,所以才少,又不珍貴。再看看,仔細找找,廣西云南的藥廠,都可以找,他自去辦。說完這些,他又問我有沒有空,幫他一個小忙。我說什么事?他說香港有個朋友,年紀大他一圈,在大陸包了個二奶,結果那二奶濫交,患上了愛滋病,傳染給了他。這愛滋病,在科學上一時半會是攻克不了的,但是你不是能人么?

  要不……你給看看?

  我連忙搖頭,說這玩意,我真惹不起、折騰不來——我還沒有結婚呢,我還沒有生娃呢,要萬一中鏢了、感染了,我也跪了。我真不是醫生,有事情,還是要相信科學的。顧哥,這次真對不起,我幫不了。快過年了,我準備回家呢。

  他在電話那頭訕笑,說他也是受人所托,那老家伙是他一遠房表叔,聽了李家湖的事,求上門來。他不光染上了AIDS,而且還老夢到他那死去的那個二奶,臉朝下,一身血,血肉模糊地來找他,苦苦哀求,求包養,鬼壓身,各種靈異。

  我翻了翻手機的通訊錄,把雜毛小道的電話給他,讓他問問,那家伙做這筆生意不。

  掛了這電話,我都已經進了東官市。

  我心中那一陣汗啊,這顧老板以前我是十分佩服的,年紀輕輕(四十來歲)的,家產上千萬,游走在大陸、香港和臺灣之間,生意廣、朋友又多,曾經是我以前的奮斗目標、人生偶像,此刻見他不斷地給我拉生意,各種稀奇古怪的病癥(有一次還問我管不管生兒育女的事)都介紹給我,在我心中的形象,頓時變成了都帶烏龜帽的拉皮條了。

  不過說實話,我以前只是一個普通人的時候,每天過著普普通通的生活,吃什么飯、做什么事、遇見什么人,都是可以預料到的,循規蹈矩的,沒有一點兒離奇的地方。每日上著網,看看國際、娛樂新聞,看看電視劇,也就以為這世界就是這個樣子了,也就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都平淡如水的度過了。

  然而自從外婆給我中了金蠶蠱,所有的一切都仿佛變了模樣,在我眼中封建迷信的外婆,居然是這么厲害的角色,而從小一直聽聞的矮騾子,居然真的有;具體的蠱也出現了,肥蟲子的形象,聊齋志異里面說的鬼也出現了,不過頗小,是個蘿莉,暖不得床,只能當女兒養;我住了一年多的房子里出現了個兇厲女鬼,接著又莫名其妙冒出個師叔可以變成了大猴子、力大無窮,淘寶上可以買到真的古曼童而且還能夠迷惑顧客,一個普通的植物園里,不但有著遍地的小鬼娃娃,還有一株妖樹……

  天啊,這世界怎么了?

  所以說,一個圈子都有一個圈子的事情,這是一個圍城,外面的人看不通透,里面的人,也只是盲人摸象,不窺全貌。“怪、力、亂、神”,子所不語也。連孔夫子他老人家都曾經這么說過,世界上也有著那么多詭異的、難以解釋的事情,人類這種區區三維世界的動物,有什么資格去妄稱了解世界呢?

  自07年8月末后,我對這天地間的一切神秘事物,都心存敬畏。

  晚上六點,我返回了了郊區的那套房子,上了樓,打開門,只見到租我房子的那個男技術員和女會計在沙發上做男女之間的劇烈有氧運動,叫聲滔天,一陣高過一陣,嚇我一跳,趕緊合上門,聽到里面一陣慌亂聲。我站在門口,閉上眼睛,想起剛才看到的那白花花的身體,笑,這事情放在小時候,一定要大聲說幾聲晦氣,呸,眼睛不要長針眼的話兒。

  我有些奇怪,那個女會計向來精明,而且一向都要求很高,怎么就看上了那個老實巴交的男人了?

  轉而一想,她即使再精明,再市儈,但終究是有需求、有欲望的,年紀好像也二十七八了,正是女性意識覺醒的時候,那男人長的也耐看,在工廠里面做事,體力也是足的……這樣想一想,心里也釋然了。

  心中釋然,又有些恍然若失——要是小美沒死,此時的我是不是也可以拉著她做一些比較成人的事情,不讓這對狗男女專美于前呢?

  這樣想著,心中又郁結。

  過了一會兒,門打開了,男技術員出來了,黑黑的臉上全部都是尷尬。

  他摸著頭說陸左,陸左……他的脖子上全部都是熾熱的吻痕,又深又重,有細密的牙印,一片狼藉,想來剛才是很激動的。我笑了,說不好意思,突然回來,打擾到你們了吧?他尷尬的笑,說沒有,沒有。我調笑說你不會剛才暴了一下光,痿了吧?

他橫眉怒眼,說怎么可能?

  我看氣氛稍微緩和,就說你們也真是的,拍拖了糖也不發,飯也不請,真不把我當朋友呢。

  一番閑扯,那個女會計也出來了,羞羞答答的,不復之前的精明模樣,倒是多了幾分可愛。

  我進去收拾了一下東西,說準備搬回市里面去了,你們兩個在這里住著,但是盡量不要在公共區域亂來。兩人都羞紅著臉,連說不敢了。我見他們尷尬,說好好干,盡量在這個城市里落腳下來,買個住處,到時候想在哪里在哪里,也不用提心吊膽的啦,這樣,年前我讓房屋中介先別找人了,你們好好過一個春節。說完,他們都很激動,連說謝謝。

  我要走,他們攔住我,說一定要請我吃一頓飯,補償欠著的拖飯。

  我想著反正沒什么事情,于是就答應了。收拾一番,來到附近的一個中檔飯館,小肥羊,吃火鍋涮羊肉。這兩人,男技術員叫做尚玉琳,女會計叫做宋麗娜,除此之外,宋麗娜還叫來一個女伴,沒到二十的一個漂亮女孩子,說是她們廠里一個部門的同事,叫謝旻嘉。那個女孩子在不遠的地方租房子住,我們先去接她,然后再到飯店。

  吃飯時,尚玉琳講起他和宋麗娜兩人的戀愛史。都說“家是心靈的港灣”,果不其然,在家里,心防就降入了最低的警戒線,單身男女同在一個屋檐下,相處久了,一旦出現火花,干柴烈火一點即燃。他倆和我,其實沒有在外面一起吃過飯,尚玉琳很熱情,勸酒勸菜,宋麗娜也是,不斷地慫恿女伴謝旻嘉邀我喝酒,這姓謝的妮子也辣,眼兒媚,陸哥陸哥的喊得親熱。

  我不知道金蠶蠱沉眠了,我的酒量是否依然完好如初,只推說晚上還要開車,勉強喝了兩杯。

  不過這兒的火鍋料子不錯,特別是店家自制的辣椒醬,吃起來很過癮,網上流傳的湘黔川三省的“不怕辣、怕不辣、辣不怕”的口頭禪十分妥貼,我就是個嗜辣的人,所以倒是吃了很多。許是幸福了,宋麗娜倒是有些想當紅娘的想法,不斷地問我是否單身的個人問題,又不住地夸贊旁邊的小謝,而旁邊的謝旻嘉則是一臉羞紅,卻膽兒頗大的看著我,水汪汪的大眼睛,蘊含著一泓秋水。

  若是在兩年前、不,一年以前,沒的說,我只會順手勾搭,今晚立馬去開房滾床單,然而現在,卻是一點心情都沒有。在小美之前,除去一些艷遇,我正經談過兩個女朋友,初戀是懵懂的美好,也是永遠地遺憾,第二個女朋友讓我迅速成熟,教會了我“情大于欲”的道理,讓我沒有那么饑不擇食了。

當然,我仍然沉浸在失去小美的悲痛中,不說難以自拔,但是總是有些愧疚感。

  還有一點兒,有朵朵在場,我還真的不好意思做些什么。

  上一次在浴室里面LOL都已經讓我費盡唇舌,還一再告誡她不能在我洗澡的時候隨意闖入。如果我帶這個叫做謝旻嘉的小妮子去滾床單,萬一朵朵闖進來,我可怎么跟她解釋?這就是家有兒女的尷尬,普通人家,把臥室房門一鎖,歡天喜地地“啪啪啪”;我這兒,把門一鎖,小鬼頭直接從墻上過來……

  飽餐完畢,先送謝旻嘉回住處,臨走時她給我留了電話號碼和QQ號,還把網名告訴了我——“奔馳他媽”,這個網名讓我一頭霧水,搞不懂這小孩兒的心思。我載著兩人回到住處,收拾了點東西,然后驅車返回了在市區的房子。到家時已是晚上10點多,阿根打電話給我,叫我出去喝酒。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梳頭,然后下了樓。

  一樓仍是那個曾被我下蠱的保安在執勤,他見到我,跟見到鬼一樣,但又不敢冒犯,鞠躬,九十度的那種。我一看這姿勢,就聯想到日本人,心中來氣。不過我對樓里鬧鬼事件的后續好奇,找他問起。他說案子還在處理,說那個闞老二(胖保安)可能要被起訴蓄意殺人。我一驚,這可倒了霉,他是被鬼上身,完全沒有意識,這件事情,我可得給歐陽警官說道說道。

  這時阿根又打電話來催,我就先擱下,打了車去附近的A酒吧。

  到了酒吧,一股暖風吹來,嘈雜勁爆的音樂讓人腦殼都疼,無數年輕男女在里面的一個小舞臺上扭動著活力的身軀,跳啊鬧啊,燈光亂射,群魔亂舞。我找到了阿根,他坐在一個吧臺上面,喝酒,細細的品。我過去跟他打招呼,要了一杯酒,剛喝一口,隨意看了一眼阿根,就感覺心中猛的一跳。

  怎么他頭上有著淡淡的黑氣?

  這可不得了。

1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一章 阿根頭上的黑氣”

  1. 回復 2014/01/15

    SB北陵

    原來LOL還有這層意思!漲姿勢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