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十五章 營地血腥,斷送的暗戀

  當看到這名叫做陳啟昌的集訓營學員伏尸道邊的時候,我的心臟忍不住劇烈地跳動起來。

  雖然我是一個養蠱人,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最厭煩的就是手足相殘。

  在我們最初的計劃中,這一次試煉里我們將扮演著長征中第一紅方面軍的角色,致力于跑路、跑路再跑路,除非遇到阻擊,是不會陷入教官們的規則中,與其他小隊惡意起沖突的,更不會處心積慮地去設伏——我相信持有這一想法的小隊應該不少,這也是所謂的“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的道理。

  畢竟大家以后都是一個系統內的同事,抬頭不見低頭見,沒必要為了一個頭名,去打生打死。

  于是在我們的預想中,抄小路行走的我們會在碧落雪山皚皚的白雪中,與陸續趕到的其他小隊相遇,保持克制而君子的交手,然后皆大歡喜地手拉手,共同迎接試煉的勝利。

  然而殘酷的現實,卻在我們未曾預料的此刻,降臨到了我們的頭頂來。

  沒有人想過,我們真的會有死亡名額,前幾天還活蹦亂跳,一起訓練、一起吃飯、一起罵娘的同期學員,就這么死在了荒山野林子里,悄無聲息。

  陳啟昌真的死了,這個來自“太極起源”陳家溝的年輕人有著絕佳的武學天賦,雖然不修道、不修佛,然而卻已經快要走進了“先天”,武技精湛,日后必定是名大師級的武者。

  可惜,他已然永遠地閉上了眼睛,像包垃圾一樣,被人扔在了路邊。

  他受到了致命的傷害,胸膛處有碗口大的一個洞口,貫通前后,在那空蕩蕩的胸腔之中,血液半凝固,里面血肉模糊,臟器被撕裂成了肉末,心臟也已然沒有了蹤影。陳啟昌的尸體已經冰涼,皮膚發青,瞳孔渙散,表面并沒有中毒的跡象,就其死因來說,應該是被人銳器將胸膛破開。

  而時間,則應是在今天早上或者中午的時間里。

  好強的力量,好快的速度!

  要知道,以陳啟昌的反應,被這般兇猛的掠殺,兇手必定是一個讓人恐懼的近戰高手。

  在我檢查尸體的時候,老趙和滕曉作為尖兵,已然謹慎地朝著前方巖地陰暗處摸去,而其他人則擴散范圍,開始了最高級別的戒備。過了一會兒,滕曉臉色蒼白地跑回來,告訴我在前方發現了一個宿營地,但是……他抿了一下嘴唇,說發現了三具尸體,是集訓營里面的學員,跟陳啟昌是一個小隊的。

  三個?加上陳啟昌,不就是死了四個人?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這哪里是試煉,簡直就是在屠殺。我問前面的情況怎么樣?滕曉說老趙在前面查探,戰斗時間應該發生在6到8個小時之前,兇手應該早已撤離了,不在這里,老趙讓我們趕緊過去,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并不像是集訓營小隊之間的戰斗。

  我們踩著濕滑的巖地,快速朝著前方行去。很快,我們就來到了事發現場。

  當看到滕曉給我們所說的三具尸體的時候,白露潭和朱晨晨忍不住蹲在地上,將早上吃的面糊糊給全部都吐了出來——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大堆碎肉,殘肢斷臂,人體中各種的零件在地上散落著,有一根腸子被拖出了六七米,而之所以能夠分清楚三個人,是因為在巖石凹地里,能夠避雨的地方,整整齊齊地擺放著三個滿臉血污的頭顱,正是和陳啟昌被分在同一個小隊的三名集訓營學員。

  因為過了一些時間,在這個猶如修羅地獄般的案發現場,已經散發出讓人發瘋的惡臭,叢林中特有的綠頭蒼蠅在這里舉行了最盛大的宴會,密密麻麻地爬滿了每一坨肉塊上,已經有蛆出來了,白花花的,蠕動著扁長的身子,正在跟它們的“學長”爭奪著食物。

  角落里還有一個白頭禿鷲,正在懶洋洋地行走,時不時啄食一只淋漓血手。

  臭,惡臭!讓人直想要大聲吶喊、宣泄憤怒的臭!

  我體內的肥蟲子蠢蠢欲動,地上的尸塊是蒼蠅和食腐生物的盛宴,而這些蟲子則是它這個金蠶蠱的美餐,我緊緊夾著腿,不讓它溜出來,不然我可不敢再收留它住在我的體內。

  在經過最開始的震驚、憤怒和恐懼之后,我們大部分人相繼冷靜下來,然后開始在四處查探,看看是否有人在潛伏,以及兇手留下來的蛛絲馬跡。如此兇殘的殺人手法,自然不可能是集訓營的學員——這四個人并不是弱者,其中一個馬臉漢子的道法實力,我個人感覺甚至能夠在集訓營中,排上前五。

  另一個原因,集訓營的學員,即使平日里再有仇怨,便比如黃鵬飛于我,也不可能把人殺了,還碎尸泄憤,擺弄出這般的造型來。

  這根本就不是試煉,而是變態殺人狂了,隨隊教官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前來阻止的。

  然而我們現在所遇到的情況是,在這深山老林巖壁的內里,四名學員遇害,死狀凄慘,另外兩名學員和隨隊教官不見蹤影,而這里根本就無法與外界聯絡,尹悅也因為要處理劉明和日本人的事情,不知道在何處,殺機四伏的叢林中,我們開始迎來了最大的危機。

  我們是該中斷試煉,原路折回,報告情況;還是不管不顧,繼續前行,這無疑是一個很艱難的抉擇。

  擴大了搜索范圍,我們在一棵高山松前找到了這個隊伍的隨隊教官。

  他是教我們武裝泅渡和野外生存的一個助教,他叫趙磊男,很普通的角色,我幾乎沒有為他費過筆墨,然而他表現出來的的實力卻尹悅還要厲害一些。不過此刻的他安然坐在樹前,頭低垂,胸口插著一根三指長、削制尖銳的半圓形竹釬,將他死死地釘在了樹上。而且讓人心生恐怖的事情是,在他的臉、脖子和胸膛處,被人用血描繪出了一幅幅讓人看得頭暈目眩的符文。

  這些符文,老趙認得,他告訴我,這是一種能夠拘人魂魄,煉制法器的邪惡法子。

  這也就是說,趙磊男教官不但人死了,而且魂魄還被人用邪法拘去,做了個不得安生的器靈,說不定還要日日嘗受那比鬼靈還要恐怖的陰風洗滌,迷失心智,變成心中完全只有仇恨的魔靈之物。

  這一番番血腥殘忍的場面,看得我們遍體生寒,濕熱的天氣里,冷得直發抖。

  我返回巖壁凹口的時候,發現王小加跪在地上,淚流滿面。

  我詫異,白露潭湊過來跟我說,這三顆腦袋里其中的一個,是小加她一個省的,小加心中其實對那個男的很中意,但是卻一直不怎么敢于表達,反而是和我們混到了一塊兒來——愛情便是這樣,有的時候你明明很喜歡,然而卻總是假裝著不在意。

  我心想難怪剛才王小加看到了陳啟昌,臉就陰沉得如同昨天兒的天氣。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倔強的短發女孩子,會喜歡那么一個渾身充滿陽剛之氣的男人。

  看到了趙教官身上的符文,我方才想到為何這里的幾個學員會死得這么慘,恐怕兇手也是為了收集怨靈,所以才會如此兇殘吧,連教官都敢殺,那這些人到底是誰呢?自從見到了日本人一伙,我心中就隱隱有些憂慮,在這崇山峻嶺之中,似乎還隱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而就在我們不知道怎么勸導王小加的時候,她突然前跨一步,將那個男學員的頭顱給抱了起來。

  她的本意應該是想將這學員的頭顱給帶回去,然而就在她摸到那個頭顱的時候,我心中一跳,大叫不可,可是王小加已然提了起來。這個動作立刻引起了連鎖反應,旁邊的那兩個頭顱立刻往旁邊跌去,然后一股黑色的陰森氣息冒出,直接就灌涌進了王小加的體內,她的臉在那一刻,變得鐵青。

  我快步沖上前面來,一手扣住她的手,將那頭顱甩開,閉目一窺,才知道這黑氣并非是毒,而是一種念力標記。

  便如同我給雪瑞解降的時候,被記上的那一種標識。

  這三顆頭顱被人動了手腳,讓大型尸腐動物不得靠近,而一旦被人翻動,立刻將印記標注在這人的身上,好知會下印者,快速來襲。

  我問王小加你沒事吧?她木然地搖了搖頭,說沒事,只是有一點兒冷。

  秦振憂心仲仲地走過來,說事態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控制范圍,死了這么多人,而且我們隨時都會陷入死亡的危險中,不然我們就回去吧,現在不是爭奪名次的時候了。

  朱晨晨也連聲附和,她剛才吐得昏天黑地,現在又有一些犯嘔了。

  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誰將這一隊的學員和教官給殘忍地殺害,還有兩個學員呢?

  所有的疑問都擺在了我的面前,卻無從得知,我轉頭問白露潭,說小白,你的通靈術,能夠知曉這里發生的事情么?她有些為難,在沉思了一會兒后,點頭,說不知道,但是可以試一試。

  說完,她顧不得其它,蹲坐在了地上,讓我們轉身過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