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十六章 我們從不怕戰斗

  二十分鐘之后,白露潭很難為情地告訴我,說不行,她請神失敗了,問不到。

  我見她神情憔悴,精神萎靡,似乎耗盡了很大的精力,問她怎么了?

  她搖頭不答,顯得十分內疚。顯然她是因為做法沒成功,不肯罷休,又反復地嘗試了好幾次,結果導致自己的精神損耗過渡,才會如此。我拍拍她的肩膀,沒有再說什么,王小加走過來,緊緊抱住白露潭,豆大的眼淚滴落下來,說謝謝你,小白,謝謝你……

  白露潭能夠理解王小加心中的憤怒和悲傷,還有所有隊員的同仇敵愾,知道自己如果能請神成功,我們就能夠知曉兇手是什么樣的,而且也能夠站在制高點上對付他們。所以她才會這樣耗盡心力地作法,然而事事都難以盡如人意,白露潭的請神若真那么有用,便也不是這般模樣。

  任何一門術法,都不是萬能的,總會有一些破綻。

  我召集了大家過來,問他們有沒有辦法消除王小加身體里的這死亡印記,大家都搖頭,表示這實在不可能。秦振告訴我,或許有一種方法可以,那就是將王小加放入那名山古剎,或者洞天福地的道觀中,由那些常年誦詠的佛經道言來熏陶,用浩然正氣,將這股黑氣給消磨殆盡——這需要時間,或者數日,或者數年,這都做不得準。

  立竿見影的方法也不是沒有,相傳魯東嶗山道們中有一小術,名曰“隱身術”,這玩意并非能夠隱身,而是收斂身形,將自己所有的氣息給收斂殆盡,如同草木一般——諸如此類的法術,也可以。

  不過我們并不擅長這些,而且在這荒郊野里當中,也使不得那水磨的功夫,十分頭疼。

  王小加若能夠融于這天地,或許可以,然而卻行動不了。

  對于接下來的打算,大家各有看法,稍微穩妥的比如秦振和朱晨晨,他們比較傾向于立馬回頭,找到尹教官,然后通報消息,回返百花嶺基地;而帶著僥幸心思的則有滕曉和白露潭,他們則認為這只是一次偶然的遭遇,未必我們會有這么差勁的運氣,不如直走,到那馬吉坡,與尹教官匯合,再作打算;而王小加則是一臉的陰沉,默默看著地上的頭顱,不說話。

  看來她的想法,是想要給這些學員們,報仇雪恨。

  見大家的意見不統一,我問一直沒有發言的老趙,征求他的看法。

  一直在低頭沉思的老趙見我問他的看法,凝重地說道:“或許大家太過樂觀了,你們并沒有把小加剛剛被標記一事,放在心頭。黑暗的森林中,大家都是獵人,也同時都是獵物,如果我們沒有被發現,悄悄撤離也并無礙,倘若已經被人知曉了,不管是進,還是退,都已經被兇手給惦記上。對手能夠滅掉趙磊男帶隊的大部分學員,說明實力很強,而我們若在行軍的路上被攻擊,估計勝算并不大。那么,既然遲早都要碰到,為什么我們不選擇一個有利于自己的伏擊地點呢?”

  秦振眼睛亮了起來,說老趙,你的意思是,我們打他娘的?

  老趙點頭,說我們這里根本就聯絡不上總部,離百花嶺基地也有差不多兩三天的路程,而有被標記的小加在,他們必然會銜尾追擊,各個擊破。既然是這樣,與其被人像狗一樣追擊,還不如主動找尋一個戰場,張網等待敵人的到來,這樣子,或者還有一搏之力呢!

  老趙的分析征服了我們——困難便是這樣,你既然避無可避,那么就得毫不猶豫地迎頭上去,直接把它給干倒在地。

  我之前說過,能夠入選集訓營的,都是各地一時之翹楚,一身本事,這樣的人,哪個沒有脾氣?之前說要避開,是因為見這血腥,心有恐懼,而當老趙給我們詳細地分析起了各種選擇的得失和利弊之后,我們發現,其實我們的勝算其實還是很大的。

  這一切的關鍵,就在于所有人敢不敢擼起袖子、光著膀子上前去拼命。

  說到這里,大家心中的憤怒和興奮都開始從心底里翻騰上來,商量起各種陰人的法子。

  說到埋伏、陰人、挖陷阱,其實我們都是一肚子壞水,層出不窮的妙計和點子往外冒,光聽一聽,都讓人心中生寒,一點也不比黃鵬飛那一伙人差勁。

  大家商議得興高采烈,竟然將所有的恐懼和憤怒都給壓制下來。

  最后,大家都看向了我,王小加咬著嘴唇問我,說陸左,你是隊伍的頭兒,你說我們該怎么辦?

  我環顧一圈,發現所有人的眼睛都亮晶晶,各種憤怒和期待,然后大聲說道:“我知道各位在這兩天里,被各種不公和突發事件搞得心中憋悶、難受、不得解脫之法,也知道大家看到一起摸爬滾打的同學慘死在自己眼前而同仇敵愾,作為大家推選的隊長,我本來應該為所有人的安全和利益去著想,但是——但是,我他媽的也忍不住了!誰沒有火氣?誰沒有性子?誰不想爆發光亮,讓這個世界圍著自己而轉動?既然麻煩找上來了,避無可避,那么我們就干他娘,弄死這伙狗日的——讓所有瞧不起我們的學員、教官,還有這全世界都看一看,我們,才是真正的No.1!”

  “Yes!”

  所有人歡呼,大家紛紛上前來推我,說陸左,你終于不理智,瘋狂了一回,爺們么,不沖動,不就像娘們一樣?說得好,我們弄死了那一伙兇手,不管結局如何,我們都是最棒的。

  既然豁出了命,所有人的情緒都上來了,將五名遇害的教官和學員草草埋葬之后,開始翻出防水地圖,研究起伏擊地點來。

  在經過激烈的爭吵和辯論,我們終于敲定了路過的登仙嶺。

  那是一個十分奇妙的地方,從它的名字便能夠看得出來。它為何叫做這個名字,我們無人知曉,但是剛才我們路過的時候,向陽面一片光禿,泥地里有裊裊的白色水汽游出,里面蘊含著地熱,乃融陽聚熱的去處;而在山陰處林木卻是尤其茂盛,枝椏旁出,地上的蘚蕨雜草濃密得下不去腳,是匯陰納虛之地。

  這樣的地方,在風水學中來講,是罕見的陰陽魚旋地煞,用來布陣,是再好不過的。

  而且那里林間草叢越密,里面潛藏著的毒蟲便越多。

  作為一名養蠱人,我還從來沒有認認真真地躲在暗處陰過別人,實在是太對不起這個技術工種。平時來往皆是普通人,我也沒有好意思下那個黑手,而對于那一伙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兇手,我自然不會手下留情,能夠有多狠毒,就有多狠毒。

  為了鼓勁,我特意把不知怎么變得有些黃的肥蟲子拉到面前來,給它老人家鼓勁兒,說看到沒有,生意上門了,為你正名的光榮時刻也到了,要給力啊,有木有?!

  肥蟲子回答:吱吱吱……

  見它雄赳赳、氣昂昂,如此地配合,我讓它給每個人都點了一顆殷紅的美人痣,此乃“蟲蠱驅避精元”,往日一滴可以持續半個時辰,但是作為氣息,卻能夠維持大半天的時間,讓被金蠶蠱震懾之后的毒蟲們能夠分辨敵我,不至于自家人不識自家人。

  完成這些之后,我大手一揮,如同偉人一般,讓它去叢林中召集手下,等待著敵手的到來。

  在我忙著與金蠶蠱溝通的時候,隊里面的所有成員,都在為了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戰斗在忙碌——老趙和滕曉在山南向陽面,合作布置了一個吞噬陰物的紫薇融陽炎火陣,采用的多是坡地的煤石,依托地勢,運用紫微斗數的規律布陣,隱秘而正統,倘若碰到什么斗不過的鬼邪之物,直接引入這陣中,將坡下的地火勾出,如同烈陽,將其毀滅;

  白露潭雖然之前損耗了太多精力,但是卻仍然不肯停下,在外圍四處游走,布置外線預警,跟她一般的還有小妖朵朵,雖然麒麟胎重修青木乙罡并不是很順,但是她天性契合自然,也能夠跟花草樹木親近,便四處和這些生長于深山之中的大樹打招呼、拜碼頭,萬一要打起硬仗來,一定要服從命令聽指揮,跟著小妖大姐頭的腳步走;

  朱晨晨和秦振則在布置陰面,在樹木根底里繪制了許多符文,務必將這里的陰氣引出,變化為迷障人的視野和感知之地,以便我等伏擊……

  所有的人里,惟有身中印記的王小加最悠閑。

  她一來到了登仙嶺,便找了一個密林遮蓋的干燥之地,盤坐,盡力借周遭環境之力,嘗試著壓制和操控體內的氣息。圍繞著她,我們設置了種種陷阱和埋伏,無端險惡,等待開張。

  如此這般,我們一邊緊張地布陣挖坑,一邊輪流放哨,一直忙碌到了月上中天,又緩緩西斜,都沒有人過來。而過了凌晨十二點,我們都用工兵鍬挖好了掩體坑,留王小加在林中等待,其他人都藏了起來。月亮一直緩緩西移,當我們以為兇手不會來的時候,貼著地面聆聽的我,發現從西方傳來了輕碎的腳步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