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十九章 索魂燃命,天降巨鬼

  中醫認為,五臟六腑氣滯血淤,便會使得臉色晦暗萎黃,形成老人斑。

  然而這個駝背老頭的老人斑竟然是一種厲害的皮膚符文,一經游動,就會變成了摧拉枯朽的大招,將我們在登仙嶺陰面中布置的迷幻霧障給如同十級颶風一般吹散,一時之間符紙紛飛、石塊移動,大部分構建法陣的符紙、石塊和令旗,都在第一時間受到了大尺度的偏移,導致整個法陣都崩潰。

  我們紛紛往后推卻,緊縮著身子,避免被吹飛而起。

  在這颶風之中,唯一站著的只有駝背老頭。他不到一米六五的身材佝僂著,在那一刻卻顯得無比偉岸。

  在氣爆完成之后,見到狼狽趴在地上的我們,這個駝背老頭哈哈大笑,說看看你們這些娃娃,個個都兇老火,不過,倒是蠻有意思的,還想著在這里伏擊我,想法蠻天真的。

  說著話,那桿黑色幡旗終于停止了獵獵的舞動,周身都是黑氣縈繞。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這黑夜之中,那幡旗的黑氣讓我們感覺周邊似乎都光亮了一些,仿佛那種黑色,便是最純粹、最黑暗的色彩,能夠吸收所有的亮光,如此一番對比,倒顯得旁邊更加光明一點。

  我咬著牙,往前一站,問你到底是誰?前面巖地上的那些人,是不是你殺的?

  這老頭兒摸了摸下巴,那里光潔溜溜,沒有一點兒胡碴,略微一思考,竟然回答了我:“我,自然是過來殺你們的人。至于為什么,我也不知道,聽說是有人看了你們這一屆培訓的名單,覺得也許可能是黃金一代,如果茁壯成長,說不定大家混江湖、討生活的苦哈哈,就沒有活路了,于是我就被派過來,當個清理者,收拾收拾而已。至于那邊死的人嘛,倒不是我干的……”

  我接連著問,說是誰派你過來的?

  老頭兒笑了,說這么多問題,不如留著問問閻王吧?他話音剛落,朱晨晨突然在我后邊大喊:“陸左,小心左側……”我身子并沒有動,只是一伸手,掐住了左邊沖來的一頭游離不定的魂幡惡鬼,它張牙舞爪,然而脖子被我死死卡住,卻也動彈不得。

  我的左手寒冷如鐵,一經發力,那虛無縹緲的惡鬼就變成了蒼白慘淡的顏色,凝結成霜。

  駝背老頭笑了,說早聽說這一屆的插班生里,有一個男的是黑手雙城親手安插進來的,能夠讓那個修羅魔王走后門、批條子的,肯定是不凡之輩,現在一看,果然是個有趣的小家伙。若我看得不錯,你這一雙手,是經受過小惡魔級別的地下靈界生物詛咒之后,淬煉而成的惡魔巫手吧?

  我看到那老頭兒渾身有些發顫,顯然剛剛那一招,似乎有些損耗了他的體能,所以才會在這里跟我瞎扯。不過我也正等待外圍人員擺平兩個少年之后過來增援,于是也不急,呼吸之間,氣勁運轉,將那頭從朵朵戰團中溜過來的魂幡惡鬼給驟然湮滅。

  一縷縷寒勁飄散,我冷笑,說不敢當,機緣巧合而已。

  而就在此刻,剛才一直在持續的殺豬般尖叫聲已然停止了,駝背老頭眉頭一挑,大聲叫道好膽!雙手一搓,黑色幡旗上面又跳下一個黑甲鐵武士,身著明光鎧,手上一把長劍,如同一臺坦克般朝我沖來,而也就在這時候,王小加、朱晨晨和兩個朵朵,已然又戰成了一團。

  因為沒有退路,所以更加拼命。

  像這個黑甲鐵武士一般的東西,我曾經見青虛玩過幾次,然而就感覺而言,幾乎如同拖拉機和坦克的區別。它厚重的鎧甲中,蘊含著讓人恐怖的怨力,似乎生前便是一個修行者,只是魂魄被這駝背老頭所煉化而已。

  果然,那黑甲鐵武士沖到我的面前,一劍刺來,氣勢洶涌,朱晨晨手有木棍,橫空一攔,竟然被一劍削斷中間,順勢一絞,差一點兒將她的手掌給削去。

  我連忙從懷里掏出看家法寶震鏡,一聲無量天尊,將這個黑甲鐵武士定在當場。

  然而這家伙幾乎如同人類,并不受震鏡金光的影響,稍一停頓,就朝著朱晨晨追去。朱晨晨心思聰穎,也知道不可力敵此物,轉身就朝著林間嶺上跑去。而這東西也似乎有著自己的想法,并不隨駝背老人的意志來攻擊我,反而使朝著朱晨晨追擊而去。

  我在收回震鏡的那當口,已然拔出虎牙,再次朝著駝背老頭沖上去,想要利用年輕人的優勢,將其體力活活耗盡。

  我與這個駝背老頭以及其身邊的幾道黑靈觸手戰成一團,而這家伙最重要的幫手終于開始發威了。作為傳聞中鬼使神差的后裔,不知道在這世間存活多少年、被駝背老頭稱為“索魂”的神通鬼,它并不是剛從麒麟胎中孕育不久的小妖朵朵,或者僅憑著通靈之體吃飯的王小加所能夠比擬的。

  再次交鋒之后,身上藏有印記的王小加被駝背老頭一揚手,身形一頓,便被索魂給將雙手捉住,黑乎乎的鼻孔張得可放雞蛋,現出許多吸力,似乎要將她的神魂吸入體內。

  王小加面露痛苦,雙足蹬地,勉力不被其撕裂。

  小妖朵朵立刻突前,雙手集聚了一種有著洪荒氣息的恐怖力量,朝著這頭猛鬼后背印去。

  那家伙被一擊而中,口中突然發出了驚天的嚎叫。

  這叫聲底蘊雄厚,如同猿啼,抱著王小加就朝著地上倒去。王小加也是機靈之人,身形一伸一縮,就如同游魚一般,從索魂的手中掙脫出來,背部肌肉挪動,竟然躺在地上就朝著后面爬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聽到了一聲清喝:“搏魂大法!”

  正在與駝背老頭相搏的我也忍不住回頭一看,只見正在與五六條身形迅速、游動如飛一般的幡魂鬼影周旋的朵朵,她一聲高喝,鬼妖之體幾近虛幻,通體都發出了幽藍明亮的光華來,小胳膊揮舞,竟然出現了十數道手影,朝著圍繞在自己身旁的那些裊裊黑煙抓去。

  一股莫名而凝重的吸引力出現在朵朵的手心處,如同天體物理學中的黑洞一般,將那些時而淡薄如煙、時而黏稠如漿的鬼東西,給全數都吸到了手心處,一大坨形如籃球一般的污穢之物積累形成,竟然熏臭得要命,四處飄揚。

  而就在朵朵大展神威的時候,我卻在節節敗退。

  這個駝背老頭年紀雖大,但卻不是一個年老體虛的家伙,渾身有如鋼鐵,而且身泛邪氣,讓人有心中發麻的負面效果。

  可以毫不客氣地說,我們這一隊里,除了我,還有不明實力的老趙外,沒有誰能夠支撐五分鐘以上。

  突然,從林子后方踉踉蹌蹌地跑來了一個瘦小的身子,是一個挽著道髻的少年子,年紀不過十二三歲,手持一把青光七星劍,銳利非常,上面還沾有血跡。他一出現,看到正在追殺我的駝背老頭,頓時急得大聲哭泣,說師父、師父,師妹她死了,被一大堆蜈蚣和黑頭螞蟻給咬死了,嗚嗚……

  駝背老頭頓時大罵,說哭甚,死就死了!

  他一邊說話,一邊與我對了一掌。雙手一對,我感覺有排山倒海的力量朝我卷涌而來,腳步便不穩,身子便騰空而起,朝著后面飛跌而去。在空中,我看到了小妖朵朵已然擼起袖子跟神通鬼索魂拼命,兩者都打出了火氣,小妖也不管不顧,一拳換一拳,簡直就是亡命的打法。

  一道身影閃現,插入兩者之間,一劍西來,青光浮動的劍尖點中了索魂的中丹田。

  是一直在外圍的老趙趕了過來,而滕曉和秦振正在朝著那個身形不穩的少年沖去。索魂渾身劇震,朝后飛跌,見此情形,剛剛把我擊飛的駝背老頭惱羞成怒,一邊朝著嶺上跑動,逃出這個包圍圈,一邊凄厲地大聲喊叫:“你們這些該死的,你們這些挨千刀的,等死吧!索魂,燃燒生命,召喚……”

  匆匆趕來的幾名男隊員看到面前這個龐大的長角巨人,心中震撼。而跌倒在地的索魂爬起來,一邊追隨駝背老人,一邊發出了牛一般“哞哞”的叫聲,漆黑的身子突然泛起了清冷的紅光。

  見到此情形,一向淡定自若的老趙突然像被人攻擊菊花了一般,發瘋大叫,說阻止它、阻止它,不然我們都得死了!

  老趙這人向來穩重,從不打誑語,見到他如此緊張,言之鑿鑿,除了秦振外,所有人都朝著那巨漢沖了過去。然而那家伙身高腿長,我們限制敵手行動的法陣又被駝背老人所破解,根本就阻止不了那兩個家伙的逃逸,唯有在空中的小妖和朵朵,朝著嶺上奮力追去。

  我猛追,老趙在我后面狂奔,一邊念念叨叨,說死了、死了,不要跑出去,千萬別……

  當兩人翻過小山嶺的時候,一道黑影從暗處竄了出來,攔住了駝背老頭。

  而就在此刻,前方的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股雄渾的、荒涼的、龐大的氣息,這氣息根本就不屬于這個世界,一個牛頭人面的巨人從虛空的一個圓弧中,探出頭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