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二十章 烈陽破空,震鏡浸染

  這個牛頭人面的頭顱遠遠看去,十分巨大,幾乎遮蓋了我們整個視界,然而具體有多大,我們有根本沒有什么具體的數值可以形容;但是當我們跑到了山嶺上的時候,發現那頭顱其實并沒有我們仰看的時候那么大,不知道是波紋反射,還是其他高深物理空間學的原因,感覺這個家伙最多比索魂大一圈而已。

  這家伙并非像電影中牛魔王那種造型,它臉上的皺紋仿佛全部都是有爬蟲組成,密密麻麻地蠕動,每一條蟲子都有著自己的氣息,無數的顏色將其裝扮成恐怖的魔靈,混亂得讓人看一眼就崩潰——我簡直無法對它的外貌再做任何具象的描寫,因為我從始至終就只有瞧到它一眼,便覺得恐懼的心情,將我給緊緊抓住。

  就如同坐過山車,在頂峰往下面沖刺的那種狀態感,恐怖如斯……恐怖如斯!

  然后老趙像發瘋了一樣招呼滕曉,大叫趕緊勾引地火,破了這個乾坤蟲環……

  “啊……”

  被黑甲鐵武士追逐的朱晨晨已然將后面的家伙引至了陽面坡前,仰望著頭頂上那陡然出顯得恐怖怪物,不由得失聲大叫起來。

  腳程最快的滕曉,早已沖到了山坡朝南向陽面的一處隱秘而簡陋的祭壇前,猛地一咬舌尖,噴出一大口鮮血來,口中急劇地喝念著天雷勾動地火的咒訣。這速度,估計已經創下了他平生以來最快的記錄。在之前的精心布置之下,山體一陣搖動,之前還只是冒著縷縷青煙的地縫之中,一陣如同火山爆發一般的紅光在蘊積。

  大地在搖動,山體在走移,而那個被神通鬼索魂所召喚出來的牛頭巨漢,如同符咒蟲身的臉上,露出了恐懼的表情。

  而在此之前,它的臉上如果要用人的表情來猜度的話,應該是暴戾和蔑視世間一切的殘忍。

  我心中猛跳,伸手將準備前沖而去的朵朵和小妖給攬了回來,火急火燎地強行塞進了槐木牌中,然后緊緊抱著胳膊,雙手歸元,默守本心。接著,在滕曉瘋狂的作法下,在老趙連滾帶爬摸到嶺肩上、忙不迭地用手中桃木劍的指引下,寸草不生的坡地上,突然裂開了一道大縫來。

  然后有明耀如同太陽強光的白色光線,從里面火山噴發一般的綻放開來。

  經過老趙提醒,我們早就知道會是如此的效果,連忙緊閉雙眼,然后將頭低下來,不往前看。

  這光線蘊含著最純粹的陽剛烈意,陡然沖出,如同浴火重生的火鳳凰。

  轟——

  即使低下頭什么也不看,那道光芒仍然穿透所有的一切,抵達了我眼睛中,將我的視野,變成了茫茫的一片白。

  哞……

  我聽到了一聲不屬于這個世界的恐怖怒吼,接著這吼聲仿佛被什么東西給生生掐斷,消失無蹤。僅僅幾秒鐘,我便忍耐不住心中的焦急,眼含著被刺激得流淌不息的淚水,睜開了眼睛,朦朦朧朧之中,看到空地上面除了游動的光能量外,別無他物。

  駝背老頭通過索魂召喚出來的那個恐怖牛頭巨人,因為空間碎裂,已然不見了蹤影。

  呃,不對,我看到一塊熱騰騰的牛頭跌落在剛剛出現的空間下方,流了一地的血。這血很奇怪,是藍色的,上面有五彩夢幻的元素組成。這時槐木牌中的小妖朵朵強忍這空間中那強光照射的不適應感,冒出頭來,拉著我往那個地方飛奔,邊跑邊說,陸左,快點過去,用你的鏡子沾那藍色的血,快,不然就要分解了。

  我本來離得不遠,聽到她如此急迫,也管不得旁人,飛步過去,將震鏡拿出,往血泊中按去。

  這一按,才發現血液只剩下了一點點,一接觸震鏡,那剩余的血液就融匯在銅色的鏡面中,染成了淡淡的幽藍。小妖朵朵又喊,讓我運轉里面的人妻鏡靈,旋轉,吸收空間中那些殘留的陰靈,吸納干凈,要快。我抬起拿著震鏡的手,還沒有跟人妻鏡靈溝通,她便開始瘋狂地轉動起來,將空氣中那股磅礴無盡的力量,給吸收入內。

  這陰靈,純粹得讓人心生嫉妒。

  然而不到十幾秒的功夫,那些氣息便消失不見了,就連我面前的這顆巨大牛頭,都分解成了粉末,風一吹,悄然不蹤影。直到此刻,我才來得及回過頭來,只見一直陪在駝背老頭身邊、燃燒生命一般召喚出那牛頭巨人的神通鬼索魂,已然不見了蹤影,顯然剛才的那道亮光,也順帶著擊中了它。

  而駝背老頭因為體內有鬼力,也被震得渾身顫抖,癱瘓在地。

  至于我們這些人,除了個個都哭得稀里嘩啦之外,基本無恙。朱晨晨身后的那黑甲鐵武士,也悄然無蹤影。

  小妖朵朵并沒有什么事情,倒是朵朵再也沒有出來,顯然那道亮光對她還是有著莫大的威脅。

  白露潭躺倒在一旁,顯然是剛剛阻攔駝背老頭的時候,受到了一些傷害,不過看她勉力站起來,似乎妨礙不大。老趙和滕曉也有一些發愣,似乎在震撼這紫薇融陽炎火陣的威力,在他們的預料中,并不會有這么強悍的,然而事實卻讓人驚訝得失魂落魄。

  那么,我們今天的伏擊,就這么結束了么?

  在經過一陣簡單的沉默之后,我并沒有再讓自己的腦子空白下去,而是朝著駝背老頭大步走過去,必須將這個家伙先制住,不然一切都有可能會翻盤。然而當我快步走過去的時候,那個老家伙突然轉過身來,艱難地抓住掉落在地的黑色幡旗,瘋狂地笑,說老夫居然陰溝里翻船了,太可笑了,果然,摸黑趕路,真的很不應該,這里是陰陽魚旋地煞的登仙嶺吧,我簡直是太蠢了——不過你也不要得意,我要死了,你們很快也會死的。

  黃泉路上不寂寞,暢哉、暢哉!

  見我已然沖到了身前幾米處,駝背老頭的身體突然一陣抖動,口中有一道血箭朝我噴射而來,然后那桿幡旗也從中折斷。

  見這血箭帶著一道勁風撲來,我第一反應自然是躬身躲避。然而這血箭似乎并沒有擊向我,而是斜斜地朝著遠處的黑暗夜空中射去。朱晨晨大叫不好,這狗東西用的是“嘔血瀝箭”,能夠給同伙傳遞他所要表達的大部分意思。

  我心中惱怒,正想著要教訓一下這個老家伙,只見他頭一歪,口中鮮血淋漓。

  我俯下身去,將手指放在了他的鼻間,卻是已經斷了氣。

  靠……

  我忍不住地想爆出粗口來,這個家伙如此兇猛,想來定是一條大魚啊,眼見著就要活捉生擒、大功一件了,卻沒成想這個家伙不但能夠臨死傳訊,而且還帶著自殺絕技呢。此番驚險,我的全身都酸疼得厲害,但是其他人卻沒有受到多少實質性的傷害,即便是白露潭,也僅僅只是脫力而已。

  老趙喘著粗氣走到我的面前,蹲下,然后看著這個滿臉符文老人斑的駝背老者,嘆息,說大名鼎鼎的渝中羅鍋,就這般隕落了,果真是可惜了。

  我眉毛一跳,抓住老趙的手,說你認識這個家伙?

  老趙點頭,說這個駝背老人是大名鼎鼎的渝中羅鍋,本名劉彧,有人開玩笑叫他劉羅鍋,是鬼面袍哥會的大供奉,除了袍哥會的坐館大哥和白紙扇外,就屬他最厲害了。我心中巨震,前兩天剛剛從尹悅口中聽到那鬼面袍哥會的消息,這會兒就有其大供奉殺到這里來了,莫非真的是慧明請人過來,要對付我?

  不可能啊!慧明作為一個混了幾十年江湖的老官油子,他不可能會做出這種沖動的決定。

  讓邪靈教酆都鴻廬的鬼面袍哥會,過來對付所有集訓營的試煉學員,這種做法,實在是太大了,一查起來,慧明的晚節定然不保,只要他沒有失去理智,就不會做出這么二的事情。

  這個時候嶺那邊傳來了王小加的喊聲,我抬起頭,只見這個女孩朝我揮手,說這里有一個活口呢,陸左你趕緊過來。我一聽,想起了劉羅鍋兒還有一個徒弟在,剛剛緊急情況下,我們就交給了秦振來對付,卻沒想到已然將其擒獲。我興奮地跑了過去,只見那個少年躺倒在地,秦振和王小加等人圍在旁邊,并不靠近。

  我走上前,才發現這少年的身上,至少纏著了三條毒蛇,十來條馬陸在衣服中爬動。

  秦振拍著我的肩膀,說多虧你運籌帷幄,之前死的那個少女是被你的蟲子毒倒的,這個小孩兒也是——不過你還別說,看著這兩小孩柔柔弱弱,但是比斗起來,并不輸于我們任何一人。邪道的孩子果然幸福,無數的人命給他們做墊腳石,短時間的成就,就是比我們這些苦修的窮哈哈厲害。

  我叫肥蟲子把它的小兵兵趕走,然后用繩子將這個少年給捆起來,進行拷問。

  然而他十分倔強,怎么問都不肯答,一副蔑視的樣子,問他們的計劃、殺人行為以及目的,不肯說,最后問急了,朝我吐口水,說問你媽B,老子昨天跟著白紙扇殺你們這樣的,跟殺狗一樣,腦袋拿來當球踢,未必會怕你們這些吊毛?艸,要殺要剮,隨便,我老大和白紙扇會跟我、張慧芳和師父報仇的!

  說完這句話,他就變得沉默了。

  我看向了王小加,她咬著嘴唇,眼淚忍不住地往外流,然后從腰間拔出匕首,毫不猶豫地一刀捅入這少年的心臟處。

2條評論 to“第二十三卷 第二十章 烈陽破空,震鏡浸染”

  1. 回復 2014/12/25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現實好殘酷

  2. 回復 2015/01/12

    大拿

    我靠,邪道的死了都能得到安息,好的死了都安息不到,邪道不管做啥子都牛逼哄哄的,隨便砍死100個人都不會被逮,而且修煉的東西沒副作用還威力強大,而且也不會遭天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