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二十二章 震鏡異變,遭遇鬼咬

  這樣的意外層出不窮,讓我感覺自己緊繃的神經,差一點就快要斷掉。

  我讓其他人原地布置防御陣地,然后跟著滕曉悄悄摸到了他們發現打斗的地方去,兩個朵朵緊緊相隨。走了大概十幾米,我們來到了一條小溪的草叢旁邊,黑暗中伸出一雙手,朝我們打手勢,讓我們隱匿起來。我看到了老趙凝重得要滴出水的臉色,心中沉甸甸的,蹲下身子來,朝著發出聲響的地方看去。

  發生戰斗的是那條寬不過三米的小溪邊,青青草地上,四道黑色的身影不斷煽動,快得似乎只有影子。

  真的,我很少有見過這么高速而利落的戰斗,就跟電影《殺破狼》里面最精彩的決斗一樣,雙方的速度簡直讓人瞠目結舌。有人用劍,只不過不是我們中國人常用的那種雙邊闊刃劍,而是《三個火槍手》里面的刺劍,尖銳而鋒利,跟奧運會中所見到的那種擊劍有著截然的不同;也有人直接用雙手應對。

  如此高敏捷的戰斗,險象環生,每一秒都讓人看著心驚肉跳。

  持劍的共有三個人,皆穿這西方電影里中世紀修道士穿的那種寬大的黑色長袍,有著足以將身子包裹住的長度,以及寬大的連袍帽子。袍子里面穿著整潔的黑色西服,脖子一律系著或紅或白的領結,夜色太黑,黯淡得很,看不清臉容,但總感覺有一股子煞氣;而他們的對手則有一人,穿著破破爛爛的連帽登山運動服,胸前還綁著一臺專業級的單反相機,狼狽地避開三人的圍攻,偶爾還被刺上一劍,鮮血飆零。

  不過,若論實力,那個空手的家伙倒應該是這里面最強的,雖然十分狼狽,但速度總是比別人快上一線,不至于喪命。

  這四人一邊打斗,一邊還大聲爭吵著,但是讓人抓狂的事情是,兔崽子們說的,居然是英語。

  好吧,我會告訴你們我高考的時候,英語單科才拿了54分么?

  沒文化,真可怕,有木有?

  不過我身邊的這兩位都是全能發展的人才,特別是滕曉,更是品學兼優的大學生,于是很快就幫欲哭無淚的我,給翻譯了出來:這打斗雙方是突然遭遇上的,相機男據說是黑袍子等人組織的叛徒,所以雙方是熟人一見面,分外眼紅,于是閑話不多講,直接就擼起袖子,就開干了……

  老趙聲音低沉得有幾若無:“陸左,那三個長袍男據稱是一個叫做克拉克伯爵的人派過來,配合麾下組織行動的。根據他們只言片語的零碎拼湊,我估計他們跟那個自稱該隱后裔的龐大組織有著一定關系,再聯系起關于邪靈教一直以來都有的傳聞,只怕這三個人本來應該是在這里伏擊我們的……”

  我點了點頭,心中卻越發的寒冷,感覺有一張密不透風的大網,正朝著我們頭頂上,迎面而來。

  老趙問我的意見是怎么樣的?

  我讓滕曉去將人叫上來,然后我們將這幾個黑袍男子給包圍住,務必不要讓他們給跑了——如果能夠從他們身上搜出什么通訊工具,那是最好的。

  滕曉點頭,悄聲溜了回去叫人,而我和老趙則朝著溪邊緩慢靠近。相隔十幾秒,我們的人員大概地堵住了各個方向,而打斗正酣的黑袍人的其中一個,突然朝著后邊往來,口中大叫了一句話。

  句子太長,我只聽到了里面的一個單詞——Shit!

  當這句話一說出口的時候,我已然如同放閘的猛虎出籠,雙足一蹬,就朝著戰團沖去。

  這幾人的戰斗方式都是以敏捷為主,我的反應速度應該還差上他們一籌,不過不要緊,我懷里的震鏡已然準備妥當。浸潤過牛頭藍血的人妻鏡靈,一路上都在狼吞虎嚼地消化著龐大而莫名的能量,根本就沒空理我,不過生死關頭,她自然也不敢消極罷工,于是當我的“無量天尊”一出口,鏡背上篆刻的破地獄咒立刻運轉。

  我突然感到一種槍械射擊才會有的反震之力,突然從我的手中傳來。

  這感覺前所未有,震得我雙手略微發麻。

  往常的那一道金光不見,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道金邊藍底、如同焰火的圓柱形光芒,分級增倍。

  然后那道幽藍如夢的奇異光芒猛然放出,將場中拼斗的四人給全數籠罩,如同時間機器一般,全部都僵直不動。從我身邊擦肩而過的老趙見此情形,向來淡定的他也忍不住爆出了粗口:“我靠,真牛波伊!”我有些發愣,剛剛的沖勁被驅邪開光銅鏡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震驚住了,就像個傻子一樣,翻轉震鏡,傻愣愣地瞧了起來。

  當然,我停住了,其他的人卻并沒有停止沖勢,那四人在僵持了兩到三秒不等的時間后,發現密林中突然冒出了一大群黑影子,頓時驚詫莫名,罵罵咧咧地,開始條件反射地撤退。

  不過也就是在這寶貴的時間里,朵朵和小妖分別使出了青木乙罡之法。

  青色的光芒灑落泥地里,有瘋狂生長的草莖和藤蔓從泥土中、石縫中和樹林里蔓延開來,將他們的雙腳給纏繞住。雖然他們的力量足以將這些纏繞給扯斷,然而那些青草藤蔓卻前赴后繼,源源不斷地朝著他們糾纏而來。腳程最快的滕曉和沖得最猛的老趙已然和他們交上了手,不過我們的攻擊對象都是那三個黑袍人,至于另外一個,本著“敵人的敵人,也許可能是朋友”的原則,我們只是將其糾纏。

  不過即使是行動受限制,這三個黑袍人的實力仍然是不可小覷的,他們的劍法凌厲毒辣,又急又準,幾乎是那種只攻人必救之處,以傷換傷的那種搏命打法。

  見到這三個家伙如此兇猛,老趙的木劍幾次都差一點被損壞,也不敢再靠前,其他人都持著虎牙匕首,緩緩圍了上來,看著這如同刺猬般的兇猛狠人,都有些犯愁。在空中牽制著幾個人的小妖朵朵叫快些,她堅持不了多久。滕曉眼睛一轉,朝著那個奮力掙扎著、往外圍逃去的那個相機男急速說了幾句話,我聽力很差,大意是拉攏,并肩子戰斗的意思。

  那個家伙很興奮地大叫,積極回應說:“Yes,ofcourse!yes……”

  我一聽這口音,尼瑪,怎么忒耳熟的感覺?

  三個穿著黑袍子的家伙依然還在負隅頑抗,手中的西洋劍像閃電一般刺了又刺,章法有度,將試圖靠近的每一個人都給逼退。根據我的判斷,這三個人的肉搏實力,應該普遍超過我們這里的所有隊員,只不過他們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的肉體強度,而不像是渝中羅鍋劉彧一般氣行于外,抵御這些瘋狂的草纏。

  因為行動受到限制,所以他們的實力,十成才發揮出三四成來。

  我沖得近了,才發現這四個人都是高鼻梁藍眼睛的老外,長得都跟好萊塢明星一樣。

  其實若是一擁而上,我們這些人已經能夠將其淹沒,只是或許會有受傷,所以大家才會止步不前。不過那個相機男既然答應相幫,兩個朵朵壓力頓時一減,在有人防備其外逃的情況下,放開了對他的拘束。相機男一得輕松,立刻欺身上來,將旁邊兩個黑袍人的注意力吸引,形勢就變得有所不同來。

  圍毆是一件讓人相當不齒的事情,但是我卻十分樂意這么干,不過人一多反而容易誤傷,我已然沖上了前來,便叫開旁人,手持著虎牙向落單的那個家伙殺了上去。

  不過比我更快的是小妖朵朵,這個小丫頭似乎迷戀上了短兵相接的感覺,當放開相機男后,她便飄身上來,朝著那個家伙的劍尖抓去。與此同時,與小妖姐姐心靈相通的朵朵雙手一攏,打出一道熒藍色的冰風來。如行泥中的黑袍人躲閃不及,身子就中了這一道冰風,頓時一僵,刺出的劍也沒有那么重力了。

  小妖朵朵的手依然變得堅硬如玉,與這銳利尖頭的西洋劍一碰,黑暗中立刻出現了好大一蓬火花。

  兩者一撞,小妖朵朵被震得往后一飄,而那個黑袍人則連著后退好幾步,撕裂了許多青草。

  經過小妖朵朵在旁牽引策應,我已然沖到了黑袍人的身前,揮刀朝著他的脖子抹去。既然是要對付我們的兇手,我自然毫不留情,這一刀又快又重,想來他是性命不保了。然而在這關鍵時刻,他的左手突然插出,緊緊抓住了我的手。不過即便如此,虎牙也已經捅入了他的脖子處。

  不過那鋒利的虎牙在這一刻,突然變得遲鈍起來。

  我感覺刺中的,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塊十分有韌性的硬木,匕首每前進一分,都遭受到了莫大的壓力。接著這個家伙手上的力量越來越大,臉也開始變得猙獰起來,嘴里面仿佛有什么東西在快速生長。為了避免被他右手的西洋劍回刺,我們緊緊地貼在一起,我甚至能夠聞到他口中發出來的腥臭。

  我身前的這個家伙全身一直在發抖,不斷地顫動,兩人死命地搏力。

  突然,他張開了嘴巴,雪亮而尖銳的獠牙露出,朝著我的脖子咬來。

  “啊……”

1條評論 to“第二十三卷 第二十二章 震鏡異變,遭遇鬼咬”

  1. 回復 2016/03/13

    久賤仙

    意思是震鏡現在還能放雞吧臉的大了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