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二十九章 演尸舞,是誰的援兵?

  能夠將尹悅帶隊的這一群人追得狼狽逃竄的家伙,自然不是簡單之輩。

  看著我面前這個讓威爾都恐懼的愛德華男爵、十幾個皮膚泛著銅色光澤的黑衣人和那幾個打扮看著眼熟的東南亞人,以及黑暗中那些沒有露面的家伙,我心中有喘不過氣來的壓力存在。

  不過當看到我身后的這一眾伙伴,我又變得安心了許多。

  并不是尹悅一行人不厲害,而是她需要照顧那兩個失魂落魄、遍體鱗傷的漏網之魚,而老光他們這些特種兵的熱兵器對這些“銅甲尸”又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所以才會顯得如此狼狽。

  而當我們小隊這七人的加入,使得整個實力的對比呈現出了一種翻盤,優勢反轉。

  不計較那些腦子不過一斤的“銅甲尸”,就人數而言,我們其實是處于絕對優勢的。

  然而愛德華男爵卻在冷笑,他頗有玩味地看著我,就像翱翔于天空中的雄鷹,俯瞰著地上的獵物。

  整個空間的“炁”場開始變得詭異起來,有甜腥的鮮血氣味,也有掩藏不住的尸臭和香料混合的味道在飄揚。腳步聲響起,我的身邊多出了好幾個同伴,西南行者趙興瑞、秦振、王小加以及教官尹悅。久別重逢的尹悅并沒有時間和我打招呼,而是緊緊握著一把造型古樸、上覆朱砂的桃木劍,緊盯著黑暗的林子處。

  在那里,一直有一種類似于夜鶯的啼叫聲,于平靜的夜空中唱響。

  我知道這是敵人在向附近的同伴下召集令,然而我卻根本無法阻止這一切,因為在我面前,有著沉重如山的壓力在逼近。和幾個重要成員迅速交換了眼神之后,我們決定速戰速決,并且盡快撤離,這決定一下,我也顧忌不得許多,將懷中的那震鏡快速祭出,然后當頭朝著這個厲害的愛德華男爵照射過去。

  “無量天尊!”

  震鏡一陣抖動,朝著愛德華以及他身旁的銅甲黑衣人,發出一道金邊藍底的光芒。

  愛德華早就已經有了戰斗準備,身形一晃,影子消散,下一刻,竟然出現在了我的身邊一米處,揮爪朝著我抓來。見這家伙誰也不管,就朝著我一陣猛攻,我這才知曉所謂的第七戒律,果然是有著很實際的副作用。不過我反應還算快速,手中的虎牙匕首已然緊緊握住,果斷朝著他的手腕削去。

  我快,愛德華更快,電光火石之間,那玻璃鋼一般鋒利的指甲就在我的左臂上面劃出一道長長的口子來,火辣辣的疼痛感立刻蔓延到我的神經中樞里去。

  這樣實打實的近身搏斗,我并不如愛德華。

  不過在我身邊的威爾也加入了戰團,那把刺劍在他手中,就如同多了一只手一般,靈活得不像話,總是能夠在最關鍵的時候冒出來,替我解圍。所以雖然我一開始就受了傷,但是卻還能夠勉強應付。

  這場遭遇戰,在我“無量天尊”一喊出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打響,各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對手,好是一通混戰。

  場面一亂,我頓時就顧不得上旁人,只是咬著牙硬抗愛德華男爵這咄咄逼人的攻擊。在經過最開始的混亂之后,我發現愛德華男爵的攻擊似乎很有規律可循——他總是采用直線進攻的方式,這樣子的缺點雖然是容易防御,但是他還有另外一個特點,就是快,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忽左忽右,意識根本就跟不上他的節奏,稍不注意,就會被他那鋒利的指甲給劃上一道。

  然而讓我慶幸的事情是,不但朵朵和小妖給我策應,威爾一直在我旁邊作應援。

  他的那把刺劍神出鬼沒,總是能夠及時有效地抵擋住愛德華男爵的進攻。

  吸血鬼永遠更能夠明白吸血鬼的戰斗方式,所以愛德華剛才對付尹悅等人的制勝法寶,頓時被克制得牢牢的,氣得他哇哇大叫,不斷地咒罵威爾。

  當然,這一回他用的是正宗的倫敦腔,不過英語里面罵人的那幾句,我還是知曉的,也算是聽懂。

  相比我們這邊的僵持,其他方向的戰斗進展似乎要好很多,那些讓老光等特種兵抓狂的“銅甲尸”被燃符的集訓營學員們對付,就顯得有些輕松。所謂銅甲尸,其實是一種跳尸的異種,渾身的肌肉組織受到了陰氣洗滌,僵硬如鐵,金屬敲擊上去,有清脆的響聲穿出來。這種銅甲尸是極為厲害的,屬于跳尸之中的翹楚,有著一定的思維能力,得其一者便是幸甚,如能擁有這么一群,自然是一方豪雄。

  不過我們面前的這銅甲尸,卻并不是上述的那一種,而是有人用邪惡之法,將銅汁煉制,澆灌進活人的身體里,并且將其口鼻封閉,魂魄拘禁,不得出來,然后用種種秘法,將那銅汁遍布全身,達到刀槍不入的效果。然而此法,與正宗養尸地里百十年孕育而出的銅甲尸,卻有著云泥之別。

  不過饒是如此,這些偽銅甲尸仍然是極端厲害的東西,沒有人敢小覷。

  它們的衣服破破爛爛,身上也滿是洞孔,子彈和手雷的破片將其弄得殘破不堪,有的半邊頭顱都沒有了,剩下畸形的腦殼,往這邊瞧來。

  這些僵尸手上的指甲烏黑有毒,牙齒尖利,口鼻處皆有濃黑熏臭的漿汁,在黑夜中尤其恐怖。

  老光他們這些縱橫怒江叢林的軍中精銳見慣了血腥場面,然而這等恐怖情形,卻見得不多,故而心中多少也有一些忐忑。不過倒是我們這些人習以為常了,除了一部分人押陣,防止后面有人突襲外,大部分人都沖上了前去這里面表現最為搶眼的,竟然是來自廣南百色老區的秦振。

  這個絡腮胡帥哥在這次試煉的表現并不是很出彩,這跟他一開始就被黃鵬飛小隊的福妞伏擊時大腿中了有毒木箭,有很大的關系。因為腿上有傷,而且一直處于奔波忙碌中,所以秦振就顯得有些默默無聞起來。不過在經過了一天美美的休息,全然恢復過來的他在偽銅甲尸群里,開始踩著鼓點,跳出了一種古怪之極的舞蹈。

  之所以稱為舞蹈,是因為他在那些撲將上來的偽銅甲尸一抓一咬的攻擊之下,扭頭、頓足、收身、蹲地……一系列的動作,幾乎是將這些僵尸的所有攻擊手段都預測到了,行云流水,手一伸一收,不時地拍打著這些尸體的胸腹,和臍下三寸處。

  隨著他的一系列動作,那些偽銅甲尸的動作居然慢慢地跟上了他的節奏。

  滑稽的事情出現了,剛才兇猛如潮水般的僵尸群漸漸地不再攻擊人了,而是開始和秦振一般,跳起了古怪而神秘的舞蹈來,整齊劃一,讓人瞠目結舌。

  你們能夠想象一群恐怖的僵尸停止了攻擊人類,而是在一個絡腮胡帥哥的帶領下,跳起了舞來么?

  這舞蹈還是僵硬的機械舞,嘭擦擦、嘭擦擦……

  氣氛變得古怪起來,一切都極為戲劇,而看到這一幕的我,突然想起了秦振在最開始跟我自我介紹的時候,就曾提過“演尸舞”和“壯族癲蠱”,沒想到他剛剛使用的法子,竟然就是演尸舞。

  好精彩的一門道術——不,這簡直可以稱作是藝術了。

  就在秦振以一己之力,牽制了敵人最主要戰力的時候,有朵朵、小妖和威爾配合的我,已經開始對愛德華男爵取得了主動的優勢。當然,這主要還是得自于兩個小寶貝灑下的青木乙罡。雖然這東西并不是源源不斷的,她們昨天凌晨還花費了很多,用來束縛那三個來自英國曼城的吸血鬼,但是此刻齊心協力來對付著一個吸血鬼,卻還是十分輕松的。

  不過比起艾瑞克、亨利和阿爾弗雷德那三人,這個愛德華男爵可是要厲害許多。

  這個曾經讓很多梵蒂岡宗教裁判所的神官,鎩羽而歸的另類血族有著超越同族的戰斗意識,地上那些不斷蔓延的野草并不能夠束縛到他的分毫,他永遠能夠更快地將自己的身形給移出,讓人根本就無從捕捉到他的身影。

  而當他發現在我們這里占不到便宜之后,竟然抽身回返,朝著后面歇息的老光等人襲擊而去。

  看得出來,他似乎還是很顧忌那些全副武裝的軍人。

  這些特種兵手中的槍械,才是那些一直不敢露面的家伙,所面臨的真正威脅。

  見這個家伙沖來,在后方打冷槍的老光等人不敢直接用槍射擊,以免誤傷,一邊抽出匕首,一邊往后疾退,旁邊歇息的陳啟盛和方雨生則跨前一步,將其阻攔。

  然而力量懸殊太大,兩者一撞,那名來自陳家溝的武學后進陳啟盛被一擊而飛,朝著后面的荊棘林中跌去。

  正在追趕敵手的我伸手一抓,終于抓到了這個被反震回來的愛德華男爵,剛想將惡魔巫手擊發,突然聽到白露潭焦急地大聲預警:“陸左、尹教官,有大批來歷不明的人從北面趕了過來,怎么辦?”

3條評論 to“第二十三卷 第二十九章 演尸舞,是誰的援兵?”

  1. 回復 2014/05/24

    帽子

    尼瑪,陳啟盛不是一開始就死了么。怎么又蹦達出來了。

  2. 回復 2014/11/10

    西門六公子

    掛掉的那個叫陳啟昌

  3. 回復 2014/12/22

    蠱王王十八

    可惜啊,每次高潮總是持續不到3秒,強度也不高,不如火影精彩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